第二百章千鳞魂甲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35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噗!一缕火焰从魂体燃起,裹着烟气将魂体烧得透了明,火燃先是黑色,慢慢的在黑焰内升起绿色的火苗,苗心包着青影。一点点的由内向外变幻着颜色。火燃层次分明,又交融在一起,不同的火影在魂体外跳跃。

    莫魂手捻术指,盘坐在三色火燃里,魂识随着火苗的跳动和变幻,压抑着紧张和激动。

    一道骨影从魂袋中飞出,瞬间被三色火焰包裹,几道“凝神术”符文落入火团里,加了催化剂的骨影,爆开朵朵的骨花,慢慢的越炼越小。

    莫魂的魂识随着火花跳动,凝聚着难以说清的激动,符文越落越多,三色火燃里骨花越爆越少。

    啪!魂骨花吸入符文,燃起三色火苗,每缕火苗化成道道夺目的光圈将小小的骨影包裹。唰!啪!三色光圈每一次交错和变幻,在骨影上形成跳跃的光点。

    啪......啪!骨影被光圈一次次的锤炼,越锤越小,小到魂识都无法看清炼化的是什么鳞影。

    莫魂加了数次魂骨,不久就小到了极至。半眯的瞳影闪过暴光,映着扑朔迷离的惊光。

    三色火流明暗不一,恍惚迷离。随着内吸的火流聚向小小的影子,啪!一股青焰冲天而起,四开的散去,跟着又是紫焰和黑焰。金鸣声从火焰爆过的美丽火影中传来,叮叮的像似玉锤敲着簿厚不一的编钟。

    阵阵金鸣声浪,震撼着周围的空域。尖利、昂扬,冲破着三色火焰尘雾,眨眼间形成密布火流,向空域漫延而去。庞大的三色焰发出嘹亮的尖鸣声,随之爆发开,内吸,急骤如电摆着长长的火丝。

    一月、二月......,魂体在跳跃的火燃里激动的微微抖着,鳞影渐渐的变得清晰。

    莫魂魂识不由的缩紧,变得极其的紧张。

    自从“坠魂峰”回来,殿少主重重的奖励各魂使,几乎把数千载积累的身家都拿了出来。莫魂得到十五万魂晶,虽然比其他魂使少了点,比堂主们答应的要多出不少。

    莫魂花了所有魂晶,得到一座专门用来修炼的“炼亭”,准备闭关修炼百年,专为凝炼魂甲。

    经过几年的炼甲,莫魂渐渐摸到了门道。以一种魂火起炼得到的都盔鳞,不论是黑燃、粉燃、还是紫粉,炼得两种颜色的盔鳞,加持到魂盔上,很难看出魂盔威力有何变化,只是盔形变得有点怪异,越变越恐怖,现出狰狞的盔影。

    盔影成形后,莫魂又炼了数次盔鳞,盔鳞溶入魂盔的速度慢下来,虽然可炼,但极其的艰难。

    数次炼化不佳后,莫魂动用两种魂火,一月过后,炼出小小的鳞影。莫魂凝识数次都看不清鳞影是什么,术指一点,想将鳞影吸入魂盔。

    鳞光闪过,鳞影消失在手臂。“我晕”!

    莫魂吓得跳了起来,在魂体上摸了半天也没找到鳞影隐入何处,凝识魂体内外,除了头上的魂盔,魂体透明无物,空空如野。

    愣了会儿,莫魂再次凝出两色魂火,非要看看炼出是什么东西。月余日过去,再次凝炼出来小的不能再小的鳞影。

    盯着鳞影,莫魂依旧傻了眼,太小了,什么也看不清,就是个小小的光点。无耐只好吸入魂体。

    一年、二年过去,莫魂终于看清是炼出的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一对护臂魂镯。十年过后,魂镯聚化成形。魂念闪过,整个魂臂被霸气的甲胄包裹。

    莫魂激动的差点没乐死,魂念一闪,魂镯化成护臂,魂识一动,护臂变成魂镯。傻傻的玩了一日,莫魂才静下心来。

    一种魂火炼成魂盔,两种魂火可以炼成魂镯,三种是何魂物?

    莫魂随意聚化了黑、绿、青三色魂火,又改变以前只炼化一缕魂骨方法,改为每炼十日,加入一缕魂骨。

    听着阵阵金鸣声,莫魂的心都被敲的化了魂,瞳影里跳动着绿、粉、红三色火焰,炫丽的火焰里是一对半腿战靴,靴壁印着鬼异的符文,随着每缕小小的鳞光飞入,符文变幻着形状,时而似枯爪抓着靴壁,时而似鬼头挂在靴上,转成变成虎骷龙髅,越变越是慎人。

    一晃过去二十载,莫魂足下蹬着血目骷髅靴,凝视血目,魂识似乎都能被吸进去。

    啪啪......!四缕魂火跳焰,莫魂暴瞳不由得跳了起来,自从炼化出血目骷髅靴,魂火不再包裹魂体,而是聚在魂体上。

    心神一动,莫魂诡异的乐了,不用说,这回应该炼化魂甲。

    嗖......嗖!莫魂一口气投入四色火燃里千缕魂骨。凝炼过魂盔、魂镯、魂靴后,发现,三种魂物正好用千缕魂骨,到了千缕,再想凝炼难于登天。

    “凝神术”即未提到炼化魂甲用多少魂骨,只说与魂识有关。莫魂凝识千里,炼化千缕魂骨应该是极限。

    四缕魂火时聚时散,随着符文的落下,聚成四色锤光。锤光一闪,美丽的流光划着虹弧落在魂骨间,千点光华飞溅而去。

    百骨鸣啭,银瓶乍破飞着点点骨花,似无数哀怨,苍凉的哭泣声从锤光中丝丝缕缕、欲断又连的流出。哀怨、幽愤如轻云无定地飘浮,呜呜咽咽的,似乎溅着点点的泪花。

    莫魂在怨气的苍凉中,面容抖动,以前凝炼魂盔、魂镯、魂靴,只是一缕一缕的炼化,一直以为那骨花不过是魂骨的杂质。当千缕魂骨同时凝炼时,终于听声,那不是什么骨花,是魂者的哀怨、不甘的魂怨。

    啼血的哀鸣、悲痛震得魂体发抖。堵了心,梗了喉,变得嘶哑。莫魂像掉到虫穴里,被无数虫子在咬着,毒刺鳌了似的一下一下随着悲鸣紧缩。心口发辣,似想随之狂喊一阵,痛苦的声音冰结的发不出声来。

    阵阵作痛,漫天大火燃起,熠熠的骨花,被滚滚焰云吞没,驰驰闪电,轰轰雷声,豁力地垂压着魂骨。疾射着,轰击着,捶打着,千缕魂骨在漩涡锤击中拼命地挣扎,低吟的抗拒。渐渐的失去,隐隐传来断断续续的呜咽。

    莫魂锁着眉头,暴瞳闪着迷离的光芒,心神似铁的催动着“凝神术”,万点光华落下。十载、二十载......,转眼五十载过去。

    莫魂眼角落下两珠晶泪,魂者能哭,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是莫魂的眼角确实有泪光,小小的一点,像似骨花落在魂容上,久久的未能逝去。

    四色火圈里,鳞光闪闪,魂气飘荡。陡然成急的金鸣声,变得沉雄混厚,鳞光霹雳腾空,哗啦啦的抖着刺目魂光。

    一件千鳞魂甲挂在烟雾中,四色魂火渐渐的熄去,缕缕飘渺的仙气从鳞甲间升起,环绕着奇光异色。

    千鳞魂甲抖着青气,一股冰流浸入魂体,莫魂感觉轻盈顿失,魂体微沉,反而被吓了一跳。

    伸了两下胳膊脚,莫魂放心了,千鳞魂甲没有透体而过,穿在轻盈的魂体上。

    欢喜了会儿,莫魂又平静下来。凝识看着“凝神术”最后几句注语。“心甲为虚,分而不合,虚实逆转,铸识为坚”

    莫魂想了许久,这么说魂甲还有瑕疵,还可以炼化。只是不知要如何炼得,“凝神术”里只有几句提示,却没有说明如何再次凝炼魂甲。

    啪!五缕魂火在指尖燃起,闪着诡异的火苗,瞬间手心上形成空洞,深深的陷入五道环光中心。

    一缕魂骨飞入魂火中心空洞,噗!魂烟升起,莫魂惊得暴瞳对了眼。“凝神术”催生的五道魂火竟然能将魂骨炼没了。别说一点点的晶光,毛都没有呀!

    这!莫魂不甘心,十缕魂骨再次飞入空洞,又是魂烟缕缕,魂骨化成了灰烬。又试了几次,莫魂只好放弃了。看来,五缕魂火炼不出任何魂物。

    莫魂取下魂巾,如今魂甲已经炼成,魂巾再也挡不魂瞳。

    迟疑了会儿,莫魂想取下魂镯,魂手拉了数下,魂镯劳劳的锁在魂臂上,根本无法取下。莫魂气急败坏的将魂巾扔在地上,魂甲脱不下来,扮猪都扮不成了。

    生了会闷气,依旧无法掩去内心的欢喜,莫魂飘起走出魂亭。

    魂亭外数以千计的魂者熙熙攘攘的闹着,抢购着修亭。

    呼!暴虐的气息席卷上空域,喧闹的街道变得鸦雀无声。

    莫魂瞥眼伏拜在空中魂者,忙收了外放的魂识。瘫在虚椅上的凶影魂者忙爬了起来,抿着嘴,遁近莫魂,低声说道:“魂祖,这是你先前交的魂晶”。

    莫魂看着微抖的魂袋,想起百年前交的魂晶。“交了就收了吧”!

    “不敢不敢!魂祖能在‘百冥魂城’修炼,是本城的荣誉,那敢收费用”。凶影魂者举着根本不敢收回。

    莫魂接过魂晶,取出一些收入魂袋,余下交回凶影魂士手中。“这些算是小费”。

    “多谢魂祖,多谢魂祖”。凶影魂士低首收回魂袋。

    “我应该去哪儿”?莫魂莫明的问了句。

    凶影魂士心里打了个紧,猛得明白魂祖的意思。“魂祖是魂域翘楚,巅峰之境,应该去魂城领职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