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石化兽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15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数日后,魂都峰沉浸在破晓的朦胧中,西落的魂冕笼罩着一层银灰色的轻纱。

    天色迅速变化,由鱼白变得暗蓝色。一面硕大的光盘落到峰前,遮住了淡灰的冕光。

    光盘耀眼的光环熄去,数位圣者站在光盘上。

    众圣簇拥着一位红衣圣女,凝红的战甲衬着胜雪的肌肤更加的白嫩,一双白玉手放在膝盖上,纤柔的身子轻靠在黑晶雕花宝座上,笑吟吟的斜眼瞅着峰域。

    在红衣圣女身边站着一位黑甲圣士,黑发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俊美绝伦的脸如雕刻般标致,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那双剑眉下的眼神,吸了魂似的令人陶醉。不用细看就令人惊愕不已,此圣活脱脱就像莫邪再生。

    再看圣士身边,能瞬间惊掉了眼。盎然、白涓、古欣,竟然还有一位黑纱圣女稍稍偏后,那双绝美的黑瞳,一看便知,就是扁乐。

    圣士晶光的眼神动了下,瞄眼裂石间一棵古树。轻轻抬手,一条黑纱挡住白皙的脸。

    红衣圣女看眼圣士,嘴角凝出磁性的微笑。“少主有点不适应吗”?

    圣士点点头。“大元老,我还是不去了吧,我带几位圣爱回圣魂城”。

    红衣圣女凤目闪过灵光,微微的点下头。“梅析保护少主回城”。

    一道光梭从飞盘上飞起,几息后,飞盘上圣者隐入环光内,飞向魂都峰。

    巍巍然,横空出魅的魂都峰沉睡在层层烟岚飘忽中,螺纹的石旋像怒吼的怪兽,喷出炽热的青烟和白色的火焰。

    峰石各呈奇状,或如巨齿,或似矛头,重叠的倒映在巍巍的山影中,细濛濛,白黝黝,仿佛琉璃光影变幻的梦境。

    莫邪猛得顿住“千里梭”,停在山峰入口处,空洞的眼神落在峰下残破的梭体上。

    从焦讯神识中得知,“魂都峰”是“焓炅峰”的天然屏障,说是峰不如说是开启的护峰大阵,是当年魂族为保“焓炅峰”所设,阻止圣域各族入峰采集“阳炅之火”。

    莫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圣族攻打“九魂山”,意在采集“阳炅之火”,难怪“九魂山”只有小小的魂族看守。

    “我晕”!莫邪站在梭域里直翻白眼。“这不是拿自己当驴使吗”?

    “****的”。魂声魂气的骂了句,莫邪驱动“千里梭”小心翼翼的进了峰口。

    陡崖像乌云压顶似的阴森下来,寒凛凛的风刮着裂口的岩石,嘶嘶的响着怪声。

    莫邪瞄眼碎在山下的梭体,脸上凝满了青云。这山是怪了点,没有焦讯记忆中的可怕,什么鬼涛怒剑,流石飞影,那有呀!无非是笼罩一片灰沉沉的云雾,上不见魂冕,下生满硕石,叫声虽然怪了点,比魂者说话好听多了。

    “千里梭”穿山过谷,遁入“魂都峰”深处。

    轰隆!远处白花阻塞的山峰突然塌陷下去,滚落的石硝砸的白烟翻腾,吞没了阴森的天宇。白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飘散,猛得一道青黛色的兽脊从雾**起,巨大的阴影隐伏在阴森森地耸立在云端。

    嗖嗖嗖!数道虚光飞向雾域,化成巨兵砸向雾中兽脊。

    雾中抡出粗大的石质爪子,一阵爆烟砸飞巨兵,接连几声爆响,飞入雾中的巨兵吩吩化成流烟。

    啊!一道圣影被击出战团,喘着粗气,伸着脖子,脸上流着泥浆似的汗流。

    史迪吐了两口息到嘴里的石粉,转头看了眼远处的“千里梭”。“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帮把手”。

    嗖!史迪抡起麒麟枪杀入雾中。

    莫邪默默的看着混乱的战团。汪鹤、唐琅、史迪和另两位圣魂城长老益盈、楚雄,围攻着一头石化的巨怪,别看五位都是化身三阶圣者,想攻破巨兽的防御似乎还差那么点火候。

    汪鹤巨戳砸在兽爪上,石光一闪,巨戳连削数下,爪上飞下几根白毛。嘭!飞出数丈后,白毛变成尖砺的石箭落下,吓得汪鹤,挥戳挑开石箭。戳光飞溅,汪鹤反被震得两手发麻,眼神化魂。

    噔噔噔!连退数十丈,点在空中术指被“开峰戳”反馈的震波,震断术光。“开峰戳”停在了空中。

    汪鹤神识眼身后空荡的山谷,心里骂了句。“奸诈”。

    透明的冕曦里,焦讯不知何时没了影子,汪鹤气得鼻子里喷出一团白烟球,眼睛直翻巴。焦讯来到时,汪鹤心里一喜,“石化兽”虽然难缠,不是不可攻破,五圣攻击时,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没想到焦讯看到形势不对,退回了山谷。

    汪鹤这个气呀!也想不了那么多,术指催动虚兵“开峰戳”杀入战团里。

    “石化兽”挥起石爪,空中飞下大大小小燃烧着白燃的石头疙瘩,哗哗啦啦飞向穿入雾中的唐琅。

    唐琅最先吃过白燃疙瘩的亏,见到大大小小的白光飞来,连推数道光盾,向一侧急退而去。

    “晕”!益盈刚刚打出“双龙戟”,神识到唐琅引来数道白光,暗叫不好,拔脚向后急退,一失神,尖尖石砺划过残云服。

    噗!益盈胸口发闷,一道血光喷口而出,染红银白色的雪烟。蝶影般飞出了战团。

    嗖嗖!四道圣影同时退出,一窜千丈,退出飞腾的雾气。

    “怎么回事”?汪鹤看着伏胸站在血气中的益盈。

    益盈面颊微白,纤指点着唐琅。“汪鹤,能不能约束好圣云城的废物,不是临阵脱逃,就是改变阵位,拿我圣魂城不识数吗”?

    汪鹤被益盈骂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回首看向烟瘴山谷。“焦讯,你给我出来”。

    汪鹤连声怒喊,山谷回荡着嗡鸣,却不见焦讯的身影。

    楚雄干呵呵两声。“别喊了,一群鼠辈”!

    “楚雄,你骂谁”。站在一边的喘着粗气的史迪也火了,吸了口气,怒问道。

    “我骂躲着不出手的圣云城的大圣祖”。楚雄不势弱的瞪眼道。

    “你......”。史迪气得真想抡起流星锤砸塌了楚雄秃脑袋。

    “行了,谁都没想到‘石化兽’变得这么难缠,火气大点也难免,都将就点”。汪鹤语气软了些,必竟这次入“焓炅峰”是圣云城的主意,益盈和楚雄都是城主请来的。先行一步,只是为了探明“魂都峰”虚实。数万年圣云城没有来“焓炅峰”采“阳炅之火”,谁知道魂族又变幻了何种阵法。

    几位圣祖翻着白眼不吱了声。

    汪鹤看看益盈。“益长老伤势如何”?

    益盈扶着微痛的玉峰,脸上升起点红晕,有点不好意思。刚才被火磷石击中,喷了口血,伤势却不是太重,只是撞的不是地方,所以一时来了火气。

    “没事,大长老,不用担心”。

    汪鹤取出一颗晶药交与益盈。“益长老久住圣魂城,对此阵有何看法”。

    益盈接过圣药,轻轻放在口中,微挑了下眉头。停了一会儿道:“万年来圣族三城和圣剑山很少有神识大圆满圣者,更没有能炼化五种阴、阳之火的圣士,因此没有组织破阵,只有零星的散圣来此试过。因此大阵久未破除,凝结了更多的阴气,以我等战力怕是破除不了,还是等大元老吧”!

    汪鹤阴沉的挂了一层冰霜,想想当年很多事,都让那些奉承者沾了光,自己却背着被圣域唾弃的骂名。特别是刑湖的事,千年来,无时无刻不再折磨着看似坚强的心,每每看到那个背影,像一把剑刺穿了心脏,隐隐滴着血。

    虚光从圣体上闪动,微微的抖动后,汪鹤疑出一道虚影,看面容很神似,与主体无二,只是虚影有些虚幻。

    益盈、楚雄眼神变幻着晶光,对视了一眼。幻术大圣者几乎都会,但汪鹤的幻术非同一般,竟然能手持虚兵,看样子灵性不少。

    “唐琅、史迪”?汪鹤突然问一句。

    二位圣祖脸上现出愧色,轻轻的摇摇头。

    “幻影术不是圣祖就能凝出”。汪鹤没有看幻影,今日是迫不得已,如果是以往,幻影术是不会用的。每次用术总感觉,幻影的那双眼神怪怪的,看着自己总是充满着仇恨和怒火。

    “站好五行六站”。汪鹤冰冷的声音,令沉思的几位圣祖心里紧了紧,站到五行环上。

    唰!道道光芒从环体上向外泄出,流出漂亮的彩纹。汪鹤遁到环心上。五行环一阵嗡鸣冲向滚动的兽雾。

    躲在雾中的“石化兽”跟着咆哮起来,两只石爪遮天蔽日的拍了下来。只听见空域一阵咆哮声,十道爪影交错成密集的箭雨阵!刺耳欲聋的磨砺声,听得令人跟着磨牙。

    爪风“箭”雨,顷刻间狂燥,越来越响,风在吼,兽在咆哮!石爪在怒吼!整个空域陷入恐怖的黑暗与刺目的光芒中。

    “去”!汪鹤打出一道五形环,唐琅等圣祖同时寄出虚兵。五件虚兵镶入环内,同时射出五道金光。瞬间金光融合在一起,幻影汪鹤出现金光中,伸手一抓,竟然从金光抓出一把怪异的“开峰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