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放归神识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戳影凌空抡起,暴喊一声。金光斩出万道雷霆,猛得劈向黑幕重重的靛白色的空域。

    几声石崩,“开峰戳”接连斩破数道石爪砺光。轰!戳影金光斩在“石化兽”的粗石腿上。金光斜斜劈入,齐刷刷的将石腿劈穿。

    “石化兽”一声哀嚎,退回怒涛滚涌的雾气中,接着发出声声嘶吼。

    益盈、楚雄对眼前的一幕吃惊不小,那道幻影竟然能催动“聚化虚兵”,这还了得。圣者化身难聚,两位圣祖至今也不过凝出一道化身。汪鹤凝出的幻影完可以以化身匹敌。

    汪鹤再次催动五行环。幻影提戳杀入雾气中。

    咔!咔!道道金光穿破雾空,硕大的石头从“五行环”上飞过,重重的砸在不远处的石壁上,爆起焦臭的石硝。

    五道催动虚兵的圣影被石气吞没,虽然看不清爆怒的雾团里发生何事,但能感应到,“石化兽”的威能在慢慢的弱去。

    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迷离,数股石云腾空。一道幻影像白鹞翻空而起。狰狞的兽头跟着伸出石云,张开黑洞的大口,呲开尖尖的弯月石牙,咬向幻影。

    幻影踏着阵阵霞烟,双手抡起“开峰戳”,一记力劈华山。万道金光劈得雾云向两侧涌去,恐怖的兽齿獠牙显得更加的凶悍。

    喀嚓!巨戳金光斩在兽鼻上,硬生生的将兽头斩开。两双血瞳瞪了下,噗!爆开两股红光,隐入雾域深处。

    灰白色的雾从乱石纵横的山峰上落下,渐渐的压在山巅,越来越低沉了,现出一片黑色的山脊。

    幻影持戳凝视一眼身后的山谷,虚光抖动数次,消失在空域。汪鹤收起五行环,回首看了一眼,眼神里凝起疑光。“谷中有什么,为何幻影这么怕”。

    四位圣祖收回虚兵,心里不由得一紧。汪鹤幻影竟然有这般战力,唐琅、史迪心头热了起来。

    “走”。汪鹤冰冷的命令道。

    众圣祖持盾飞过山脊。

    一阵诡异的风吹着薰人的火气,焦讯木纳的行出山谷,空洞的眼神凝视过远空,落到光秃秃的石头疙瘩里,从石缝中拾起两颗红色的晶骨。嘿嘿的傻笑了几声。

    莫邪虽然不知道红色晶骨是什么,但能意识到两颗晶骨正是此阵的阵魂。只是当初凝魂设阵的魂祖魂识太弱了,大阵威力太一般。

    数道魂骨光飞出眉心,隐入红色晶骨里。呼!两只血目睁开,狰狞的盯着焦讯空洞的眼神。

    焦讯抬起手,伸入口中。咔嚓!噗!一股子精血喷出,仿佛手指头都咬碎了。

    精血飞入晶骨内,血目凶光毕现,一闪卷着狂暴的火气飞入满山秃露的乱石中。

    空洞的眼神看眼远域山空,踏着飞梭跃过山脊。

    秃石山峰在灰淡的冕光下显得苍老丑陋,仿佛生了癞疤的秃头,大大小小的黑斑上生着细毛,看得几位圣祖直犯呕。

    益盈俏脸抽抽着,目光落到山峰上那壶形的阴影。

    转眼进入“魂都峰”十载,五位圣祖连破“石剑阵”、“石衍阵”、“石魂阵”等数道大阵。每破一阵,都得休息数月,阵阵都令圣祖们战后心寒胆战。特别是二年前破的“石鬼阵”,史迪、唐塘、楚雄都受了重伤,经过数年休整,三位圣祖的气色好多了。

    眼前是“魂都峰”主峰,圣族典籍中记载,此处是魂都大阵中最后一阵,“魂都石”。

    那个壶状的石头,据说就是“魂都石”。这几年,汪鹤用幻影探过数次,未见“魂都石”有何异样。就因无异才诡异,汪鹤等更不敢轻易靠近。

    汪鹤走近益盈。“有变化吗”?

    益盈摇摇头。“平静的连阵风都没有”。

    “楚雄明日就会破关,我们分头准备吧”!

    益盈转身看向身后的林石,青牙似的林影,沉着灰淡的雾气,吞吐的从石林漫出又吸了回去。

    “去吧!只有你能请动他”。汪鹤一直想不明白,焦讯为何躲的远远的,无论几位圣祖面临何种危险,从来不出手相助。

    益盈迟疑了一会儿,焦讯与其在凝气境时有过不小瓜葛。这种瓜葛让两圣至今见面都十分的尴尬。益盈一直以为,焦讯不入魂都峰,跟入峰中破阵不出手与自己有极大的关系。但听汪鹤说,又不是因为她,到底为何?益盈心里也没底。

    如今“魂都石”近在眼前,过了此阵就是“焓炅峰”。“阳炅之火”近在咫尺,没有不拼一下的理由。

    汪鹤本不想求焦讯,这种圣士太冷血。汪鹤一直以为自己够冷的了,没想到焦讯更绝情。几次生死大战,与其交情不错的唐琅、史迪死里逃生,焦讯冷血到手指都没动一下。就那么漠然的站在阴影里。

    原打算等大元老和少主,不知为何,大元老所带的数十位圣祖们迟迟未到,更诡异的是,刚刚破开不久的大阵,又封闭上,汪鹤想回去看看究竟都办不到。

    离开魂都峰容易,撕开虚空,即可回到圣域,但是走到了这一步,汪鹤心不甘。不只是他,唐琅等伤势那么重,也没有回去的意思。还用说:“阳炅之火”近在咫尺。

    益盈看眼石林,咬咬细牙,脸儿不觉得热了起来。隐在内心深处那缕火苗莫明的又燃起,烧得益盈心儿跳了,脸儿红了,粉粉的像点红妆。

    脸儿涨了会红晕,益盈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似乎已经镇静下来。

    汪鹤忽而眼睛放着异样的光,看着益盈羞怩的样子,反而笑了,对于汪鹤,这笑来之不易,也笑的那样的怪异。

    益盈羞怩的遁近石林,神识四位圣友期待的目光。低首落入石林里。

    怪生的岩石,娇小玲珑,宛如破土而出的春笋,长得高了些,也壮了些。渐渐的隐去灰白的空域。

    林域暗了,淡黑的暗影里,焦讯背对着石林,半依着湿淋淋的石壁。

    益盈落在不远的石笋边,看着焦讯轻瘦的背影,心里不由得一酸,声音变得低柔带着颤音。“讯师哥,还在生我的气”。

    焦讯识域内,莫邪枯手攥着粉色的光点,魂识过益盈羞怯的神态,瞳光聚在粉光上。万年来那段青涩的记忆激荡着莫邪魂识,风雨相随、月影双飞、生死濡沫、爱恨相离,一景一幕在瞳影闪现。转眼间,数千的相思聚成阵阵涟漪。

    莫邪魂识回荡着轻远的琴声。那一抹旖旎霞晖,在广裘萧瑟的风里染上清寒的寂寞,月影长亭,圣士悲歌。“一曲长泪,酒醉月当歌?相思雁飞阙,天涯人不回”。

    柔情的细语说了多少,莫邪没有听到,默默的魂识着焦讯神识流淌的感情波澜。

    一抹清香飘近,莫邪被那柔骨似的情思,弄的意乱神迷。紧紧握着粉光的枯手不由得抖了起来,下意识的手松了。

    粉芒照耀整个识域,焦讯圣体微微的动动,飘近的益盈惊兔般愣了下,两片榴花瓣飞贴在腮上,两颊排红。身的血液都集中到她的脸上来了,热辣辣的,碰上去都会烫手。慢慢的停了脚步。

    “盈师妹,我会帮你,给我一点时间”。焦讯轻声说道。

    益盈看着焦讯的背影,眼里闪满了泪花,当年如果不是她为了修炼更快,弃师哥而去,会到今天这一步吗?

    “师哥,我站在这等你”。益盈的声音里带着哭声。

    焦讯识域,虚影与光点遥遥相视。

    “多谢莫魂友”?粉光沉声谢道。

    莫邪魂容跳了跳,说心里话,真没有放过焦讯的意思,只是那情、那景令莫邪神伤,似被感化了,一失神放了手。

    沉默了会儿,莫邪苦苦笑笑。“圣友送我入焓炅峰,以前恩怨一笔勾销”。

    粉光幽芒闪闪。“魂友放心,只希望魂友得到阳炅之火后,能履行承诺”。

    莫邪点了点头,飘向识域深处。

    焦讯慢慢转过身,看着益盈百合凝露的面容,有些憔悴不堪,像一朵盛开的花挂了霜儿。眼睛里不由得燃起温情的火焰,脑口闷气要爆裂,心剧烈地绞痛,脑袋里混乱起来。

    “走吧”!焦讯忍着痛,难以说清内心的矛盾。

    益盈飘近,轻轻拉了拉焦讯的战袖。焦讯躲了躲,被益盈挽住了手。

    拉了下,焦讯木纳的脸跳了下。“师妹,圣友们都看着哪!

    益盈撇撇嘴,掐了下那双冰冷的手,轻轻的放下了。

    两道圣影出现在石林边,四对期待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汪鹤回首看眼唐琅,众圣祖压着满脸的兴奋。

    “焦殿主”唐琅打着哈哈,问候一声。

    焦讯忙向几位圣友见礼,一脸的愧色。“大长老、楚长老实在不好意思,因有一术未修炼成,所以来晚了,请见谅”。

    “哈哈哈!焦殿主这桌菜没你可不成呀”!汪鹤笑道。心里骂着。“狗屁借口,一点没有理由”。

    其它几位圣祖都笑笑,借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焦讯出手相助,想过“魂都石”谈何容易。什么理由都不重要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