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阳炅炼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50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紫珠微微抖动,一股子火气透出珠壁。瞬间,形成紫色火珠。

    圣祖霜眉挑起,猛的抖手,想甩掉火珠。右手随着火气燃起紫烟,转眼间,整个手臂化为乌有。圣祖眼里围着云雾,愣愣的看着消失的手臂。

    噗!黑光闪过,这位圣祖双眼灰暗下,圣体如箭般飞出数十丈。

    嗵的一声。“啊......!我的手......”。撕心裂肺的惊呼声传来,那位圣祖才反应过来,抱着光秃的膀子嚎啕起来。

    这一幕,吓得正在采集阳炅精气的圣祖们都闪开,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见廖青在空中打着滚。

    紫铃收起“煞光幻影剑”,指尖只留下一道黑芒。“华莹去看看廖青”。

    青影落在廖青圣祖身边,幽香散发开,深吸了口气,众圣祖脸色平静下来。

    翻滚的廖青身边多了位肌肤胜雪的圣女,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那双眼睛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灼热的空域都变得清新起来。

    “别动”!

    红光点在断臂上。廖青停止挣扎,眼神暗淡无光,如污泥死水般混沌。

    紫铃眼睛眯成月牙儿似的弯弯的细缝。“阳炅之火变异了”?

    苍辰子行近。“城主,看来‘火云珠’无法封印‘阳炅精气’”。

    紫铃神色未动,面上轻纱微动。“苍元老可有办法”?

    数次进入焓炅峰,紫铃城主算是见多识广。“阳炅之气”无法封印已经不是第一次,圣族经典中记载甚多。否则也不会这么及时救下廖青。

    苍辰子嘴角凝着笑意,点点头。“来时,剑祖已经有所意料,用了百年时间,炼铸了‘烈火珠’”。

    一颗白珠出现在苍辰子手中,众圣祖凝神白珠,看不出“烈火珠”与“火云珠”有何区别。不过听说是剑祖炼的,没有圣祖敢怀疑。撇撇嘴,心里这个骂呀!明明有所准备,为何还让我等冒险。

    紫铃看出众圣祖的心思,丽眸凝着魂牵梦绕的神色,轻纱微动。“‘阳炅之火’在焓炅峰聚天地灵气五十万年,至今没有圣者可以采下火种,这么久,不知吞噬、炼化多少圣祖们的阴、阳之火,剑祖即使有所准备,也要试过才知道”。

    苍辰子笑笑。“那位圣友不满意可以先试”。

    众圣祖脸阴了下来,瞄眼闷哼的廖青。齐声道:“剑祖圣物,我等那敢试用”。

    苍辰子冷哼一声。“真齐呀”!

    转眼看向紫铃。“城主,圣云城也有准备吗”?

    紫铃被问得卡了声,粉腮微晕,竟然透了轻纱。

    圣剑山不把圣域三大圣城放在眼中,傲气凌人也不足为过。只是这么不给圣云城城主面子,当面质问,紫铃还真有点下不来台。

    苍行子、苍天子、苍辰子三位圣剑山元老是圣云城请来的,说的话再不顺耳,也得受着。

    “师弟别卖官子,师兄要顶不住了”。苍行子出现在五道环光下,盘膝坐在苍天子身边,一道青光打在光环上。

    苍天子面色缓了些,鼻尖凝的点点汗点流了下来。瞥眼苍辰子。神识怨道:“没事找事,你以为这是在家哪”!

    苍辰子转过身,不自然的挠下脑门。

    白凝的气体从“烈火珠”腾起。

    “去”!

    “烈火珠”飞入岩缝中,道道白芒从缝中弥漫出,渐渐的变成紫色。数道符光落下,几息后,紫色的“烈火珠”飞来。

    苍辰子未用手接,取出化身袋,轻轻一抖,将“烈火珠”收入袋内。

    众圣祖看过苍辰子采集“精石”的手法,与先前没什么区别,只是用圣袋收了。眨眨着眼睛,心里虽然有疑问,也闷着不说。

    苍辰子收好圣袋笑道:“各位圣友可看好了,采集之术、封印之法都没有变,变的是收纳的手法,千万别用错了”。

    紫铃眼皮跳了跳,轻纱动动,印出滴水樱桃般的朱唇。“剑祖果然高明,‘烈火珠’比‘火云珠’更胜一筹,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干活”。

    最后这一嗓子可管用,众圣祖忙连连称颂。“请圣友赐珠”。

    苍辰子轻盈潇脱的取出另一个圣袋,轻轻抖去,数百“烈火珠”落入众圣祖手中。

    手一沉,众圣祖面色微动。“是重了点”。

    这点重与先前的“火云珠”有什么区别,顾不得细想,“烈火珠”一到手,众圣祖遁向紫岩缝,一双双贪婪的目光里不仅闪着紫光,还透着红晕。

    崖口外,四族圣祖凝视着透空的紫光,心急如焚,眉头紧皱,沉默不语。羽刀不停地搓着双手在那里走过来走过去,一双魔瞳跳着黑焰。

    几位族主想再次进入焓炅崖,灼烈的火气涌出,才进去即被巨大的蒸笼罩住,寄出数位圣器,都被紫花穿破,焦头烂额的逃了出来。

    羽刀虽然急,也舍不得魔器“鬼骨魔刃”,只好急切的等着阳炅火气落尽,或许还能收点残羹。

    无耐,各族都没有上好的圣器能挡住阳炅之火。

    茏蕲沉吟着,走近魔气凝重的羽刀。“魔兄,你我联手如何”?

    “细肉吃”。羽刀第一次魔咒说的这么轻柔。

    茏蕲从植袋中取出黑鳞片战甲,苦笑道:“魔兄,这是本族凝炼的唯一一件‘黑鳞叶甲’。入崖内还望一同催动”。

    众植祖,听到“黑鳞叶甲”,倒吸了口冷气。异族不知“黑鳞叶甲”是何物,这些族内植祖怎能不知晓。欲心、木檑一脸的惜色,不停的摇着头。

    植族长老级植祖着三甲:“绿灼甲、黑焰叶甲、黑鳞叶甲”。

    “绿灼甲”、“黑焰叶甲”还好凝炼,“黑鳞叶甲”植祖们都没有见过。植主茏蕲能拿出“黑鳞叶甲”闯“焓炅崖”,心痛呀!

    羽刀身为魔主,魔识虽然混乱,见识可不浅,魔瞳瞥眼“黑鳞叶甲”。“细肉吃”。

    茏蕲呵呵两声。植指一点“黑鳞叶甲”,无数鳞光飞散,黑甲挡在崖口处。

    “进”!茏蕲、羽刀同时遁入“焓炅崖”。

    漫天放射的光芒落尽,天空澄紫,纤云不染,变得透明晶亮。

    啊!秋骊惊呼一声,有如浮云般瘫在莫邪怀中。

    莫邪魂体燃起五色火环,凝瞳看向紫晶峰巅。

    不知不觉,竟然到了峰顶。一座数丈高的紫晶祭台座落在峰上。紫气从台顶流出,哗啦啦的渐在石阶上,随之腾空而起消失在峰下。

    莫邪魂识一会儿,并未见异样,看看怀中晕死过去的秋骊,心里疑惑重重,怎么就晕了?

    紫蒙蒙的雾点子,翻腾,飘散,沙沙有声。听得异常的刺耳,像一条条银蛇在紫气中乱舞。

    “别动,我咬你了”。尖鸣的声转来。

    莫邪吓了一跳,凝识四域,空荡如野,那有说话者的影子。“在紫气中”。

    透空的紫气,晶莹透亮,能看到紫晶彻成的石阶。

    莫邪抱着秋骊,抬脚飘向祭台。

    “叫你别动”!尖声又从沙沙中转来。紫气阵阵烟霞里,突然伸出吐着红舌的三角头。两个立瞳跟着透出浮去飘来的紫气。

    莫邪猛的停住,对视着紫瞳。

    两片朦朦胧胧的紫气挡住立瞳。“别看我,再近,我就烤了你”。

    “烤我”?莫邪乐了,笑道:“要烤,还用等到现在吗”?

    立瞳瞪起紫光,瞳影里映满了魂影。凶巴巴吼道:“告诉你,本祖烤了无数修者,就差魂者了”。

    莫邪这个乐呀!这点小伎俩还吓唬人,灵动期小圣者都不会怕,何况莫邪这种在生与死间打过滚的魂士。

    “好好,我怕了。你告诉我你是何物”?

    紫瞳眨巴着,想了会儿。“你先说”。

    莫邪笑了。“我有什么可说的,我就是个魂者”。

    “是呀”!紫瞳由立影变成横影,又变了回去。“我是火者”。

    “火者”。莫邪疑惑的看着紫瞳,头伸了过去。“我怎么看不出来,明明就是兽者”。

    “嘻嘻嘻嘻!这是我变的”。紫瞳扬起三角头,得意的笑了起来。

    “看不出,看不出,变得真像呀”!

    紫瞳更加的得意起来,不由得玩起了媚眼。“我还会变,你看着”。

    紫光一闪,紫瞳消失,滚滚的雾气里,豆大的雨点“霹雳啪啦”落在古树上,一道紫电,紫瞳从摇摆的树叶中凝出。“哈哈哈,看我变得像不”。

    莫邪饶有兴趣摸着下巴。“嗯!有那么点意思,只是叶子快掉光了”。

    紫电闪过,疯摇的古树消失了。尖利略带凄凉的叫声从紫空中传来,一只湿淋翅膀、羽毛脱落、嶙峋瘦骨的老秃鹰,在天空中翱翔,明亮的紫瞳凝向莫邪。平展双翅,擦着祭台如离弦之箭般俯冲下去,利爪闪电般抓来。

    莫邪哈哈的笑了起来。“这是一只老掉毛的秃鹰”。

    “什么老秃鹰”。空中掉毛秃鹰收了利爪,消失在紫气中。一道低矮的紫影行出。

    莫邪差点没笑背过气去。

    老巫婆拄着石杖,根根银发,半遮半掩着脸,若隐若现的条条皱纹里,多了只鹰勾鼻和半眯的紫瞳。

    “老的都掉了牙”。莫邪想明白了,这些都是”阳炅之火”烧化的修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