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震关一箭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02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一声鸟唳划破夜色中寂寥的山谷,黝黑的天际被撕开道红缝。数百道裂缝向远天延伸,灰蒙蒙的山域,被红色的火焰映得着了火,像熔化的铁水一样艳红,喷薄四射的光芒瞬间吞没岭脊上的薄雾。

    暗淡的魂影出现的红光中,闪闪的消失在鲜艳的红霞背后。道道飞泻下来的红链落入黑暗的峡谷,形成无形的气墙。?

    众圣女都吓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红光落尽后才惊呼起来。

    莫邪站在黑暗的谷域,圣女们四处逃散,一群疯拥的白鸽子呼啦啦的乱飞。

    “什么地方”?

    “那来的这么多的圣女”?莫邪未理逃遁的圣女,转眼想飘离。

    一股子柔香扑入魂识,水灵灵的大眼睛对视着,丝丝黑发随风飞扬,发梢扫过莫邪魂容。

    “这是......”?两双惊目被吸引在一起,朵朵无法看清的灵花在惊眸与淡漠爆瞳间跳动。莫邪锁起魂眉,侧身飘走。

    秦姬眼里闪着泪花,那双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惊慌的闪耀着的眼神,亲切的注视着他的脸,好像在辨认他一样。

    “你......”?秦姬伸手抓向闪过的残影,想看清那尊冷俊的魂容,看似抓到了魂甲,轻轻攥紧,手中空空如野,什么也不曾抓到。

    看着手中留下的残光,秦姬的手抖了起来。“是他,真的是他,他怎么是魂士......魂士”。

    秦姬眼睛模糊了,淡淡的影子随着泪水滚滚而下。

    “莫邪—”!悲泣声回荡在空寂的天空。秦姬追向魂影飘去的山域。

    莫邪魂识着泪花如雨的圣女。那个月夜的琴声,那段温柔的缠绵,在魂识中闪过。这个面容不曾忘记,一景一幕在识域里跳着痛触火花。

    如今,圣、魂两域,何必再缠绵不清。几次飘移,莫邪消失在秦姬的神识外。

    两行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秀丽的两颊汩汩地流着。远空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了。秦姬疯了一样飞遁着,用力擦着,使劲擦着……不清的眼睛。

    只有山,雾蒙蒙的山,淡淡的绿,在远处晃动、飞逝。

    云遮雾涌的山峰间,渐渐浓重的雾气里站着两尊圣影,飘忽的抖飞动的战襟。

    莫邪飘飘的站在山影里,魂识四域,数十道圣祖飞遁而来。

    “大胆魂士敢擅闯圣魂城”。杀气腾腾的圣影厉声吼道。

    “本魂路过此地,请圣友让个道”。

    “放肆!你以为圣魂城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另一圣祖呵斥道,声音洪亮,震得地动山摇。

    “化身一阶也有胆量挡着本魂祖”。莫邪爆瞳凝过,踏着晨风而去,根本没把两位圣祖放在眼中。

    此时,圣者已经看着魂者境界,吓得脸都青了,纷纷向后退去。

    “这里可有圣云城圣使”。莫邪逼近一步,凝瞳爆退的圣士。

    “没有”!圣祖吓得嘴都瓢了,说话结巴巴的。

    “转告圣云城城主,本祖在九魂山恭候”。莫邪说完,悠然的飘离空域。

    遁在空中的圣祖们愣愣的看着魂者背影,头发丝都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说魂域有魂者要声讨圣城城主的。

    “快回去通报”。圣祖们疯了样遁离,没有一个敢阻挡魂士。

    消息不经而走,数月间,整个圣境都惊动了,各族闻风而动,一面通过各种手段打探消息,一面派本族大修者急赴“九魂山”。

    魂城也得到讯息,一时惊得不得了。密查是那位魂祖要挑战圣云城城主。数千万年来,圣、魂两族少有战事,就算有也是磕磕碰碰的小事。必竟,两族同根同源,同祖同宗,没有必要大打出手。挑战圣城城主的事,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查来查去,也没查出谁挑的事端,魂族魂老们都在族内。

    魂城大殿漂浮在魂峰半空,晶光闪闪的殿宇,透了明般飘着凝白的雾气。

    数十位锋瞳魂祖匆匆遁入魂殿,守殿的魂者们都沉着魂容,不敢有半点礼错。万年来,魂族很少聚集锋影魂祖,即使是各族入侵魂域,也只是零星的锋影魂祖参战。

    魂光一闪,魂殿内鸦雀无声,数百魂影雕像飘渺的殿域两侧,闪着淡白的光芒。除了魂像,殿域再无它物,刚才遁入殿内的数十缕魂祖不知去了何处。

    魂像个个惟妙惟肖,有如圣者站在像位上,等待着万圣朝拜。这里是魂族魂殿,怎么会有圣族雕像?

    魂殿空域微微一动,一道魂影消失上首雕像中。两侧雕像动了起来。“见过魂主”。

    上首雕像环视众魂像。“可知谁引起的风波”。

    众雕像晃着头,空洞的声音回道:“‘九魂山’已经恢复防御,没有魂祖在山域”。

    “大魂老细查此事,本魂不希望另生事端,少与各族为敌,如果查到此魂,归劝其放弃此役”。

    下首雕像微微欠身。“城主放心,以派数位魂祖镇守‘九魂山’,一旦有所异动,必挡下此事”。

    “好,九大影殿、三十六虚殿都派爆祖前往不得耽搁”。

    “是,遵城主谕”。

    殿域随之静了下来,尊尊雕像纹丝不动的立在殿域内。缕缕青光从像体流过,荡着清冷的气息。

    殿外,数十缕魂影飘进淡白的雾气中,只留下一座孤独殿影。

    雾流瀑布从高山上泻下来,激起一片水雾,朦朦胧胧之间,隐约看见青山与绿苔间夹杂着洁白的瀑布。秦姬坐着雾雨濛濛的黑石上,耳边是那清脆的水流声,“哗啦啦”,“哗啦啦”,好像是水精灵在唱歌。

    在秦姬听来,那水声是泪在滴落,在孤夜月明中给人一种悲凉、寂寥的感觉,感叹着生命的无常。

    落雾在随风盘旋,带着一丝的无助、一丝的落寂、一丝的不舍、一丝的心痛,轻轻的落在水中,低低的吟唱着离别的歌。

    轻轻揽过身边的竖琴,不经意的拨动一根粗弦。噔—,沉重的低音,在秦姬心里颤动,禁不住震得一行冰冷的泪水从面颊落下。

    那重音回落在雾流中,击来一片黑空。留下大大小小的不清的字迹。字影随着雾雨落下,在落入水面时,字迹变得更加的清晰。“莫邪,你在哪里”。

    好久不曾弹琴了,手生了吗?秦姬按在琴弦上的手指抖动着。自从当年回到圣魂城,事事都变得那么坎坷。这琴放在圣袋中,不知落了多少的灰尘。这声变得这么沉,这么重。

    百里外,就是魂域。“莫邪那是你吗?真的是你,难道去了魂域,忘了姬儿吗”?

    孤寂的身影,薄薄的凄凉,穿越过一畔的风尘。秦姬执着的守护着心中的那片风景。

    清泪,新月,沉壁的静影。凉月悄寂相伴,幽弦轻拔,奏一曲过往红尘,断弦有谁听?

    瑟瑟的夜风里,树树啾声,山山寒色。交错的寒枝秋叶,在清角吹寒中,呜咽的打着寒战。

    莫邪慢慢睁开爆瞳,那低沉,空寂的声音,有如急煞的秋风铺天卷地,疾风飒然。空气中到处酝酿着离别的气氛,落着离人泪。

    那琴声虽然旧,依然像数千年前,傀境的那个月圆之夜,清冷的琴音,能催人泪下,能埋藏凄凉。

    佳人近在咫尺,莫邪却没有勇气相见,一个是圣族怨女,一个是魂族独魂,两域相隔,见与不见能有何种结果。

    看着零落树叶,凄凉片片,到处弥漫,心虽然欲发的伤感,莫邪的爆瞳越发变得冷酷。

    看眼恍若寒冰,晶莹清冷的月华。莫邪踏着淡静的月光撒下一地的银霜向远空飘去。

    久久的在残影消失的清冷中,只有那一声沉沉的琴音,在山域回荡。

    游魂关,神算子坐在石椅里,露出半张凝白的脸,眼神半吊着,眯着石案上的鳌骨。手指叮噹,三三两两的敲着。

    近来,神算子有些心神不定,卜封?那里还有心思,一种预感袭来,很难说清那是什么?

    “神算子没那么可怕吧”?尚宏压着声音,从牙缝里挤出。

    哒!哒!神算子轻轻的敲着,看似不紧不慢,心已经乱的不能再乱。

    从来没有听过,有魂族魂祖会挑战圣云城城主,这事有些太离奇。魂族有谁会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做,想干什么?

    太多的疑问,困扰着神算子,是的,本来事不关已,用不着这么烦心。但是,这事太蹊跷了。是他?不可能,据魂族密报:“他已消失在魂族数百年之久,据说当年死在‘焓炅峰’”。

    如果......,神算子打了个寒战,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身的冷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空域微动,一道晶光透空飞落。神算子抬起半残的白眉,看眼停在空中的晶信。“城主会有何事”?

    捻过晶信,轻轻按在眉心。不由得眉心锁成了疙瘩。“城主这么急着召见为了何事”?

    啪!晶信掉在案上。神算子抬头看向黑沉沉的殿域。

    唰!数位圣祖也惊得站了起来。

    嗡嗡嗡!护城大阵惊鸣起来,殿域都随之颤动。哗啦啦!落下一片灰尘。

    冷清清的天空,一道闪电劈向护城大阵,道道弧光在空中弥漫,头顶的阵幕被击出红色的火洞。震得游魂关剧烈的摇晃起来。

    噗!游魂殿被射出空洞,一枚虚影晶箭不偏不正的射在殿柱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