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四处敲诈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于霸,有本事逃,没本事死吗”?恶狠狠的声音咬牙切齿道。

    于霸虽然觉得不寒而栗,怕得要命,经受不住他那锐利的目光。脸上流着汗,却没有现出怯弱、讨饶的神情。咬咬牙,一双死目盯着行近的圣影,伸伸脖子,咽了口吐沫。

    “呸!夏禹,你别吓唬老子,本祖可不是吓大的”。于霸跳将起来,指着圣影破口大骂。

    “哈哈哈!骂的好,骂的痛快。终于看到你有种了”。硕大的晶手凝出空域,迅雷不及掩耳势抓向于霸的脑壳子。

    于霸已知逃是没了机会,软弱地摇着下垂的尾巴,不如硬气点。反正落在他手中都是一死,痛快一下嘴,总比占不到便宜死强,两眼一闭,大骂起来。

    “****妈,你害友,求生,......”。骂的真痛快,没了恐惧,抱着必死之心。于霸骂得吐沫星子直飞,掘了他八辈祖宗。眉头一挑,慢慢睁开三角眼。低头看看乖乖,自己没死呀!

    斜眼看向空中,瞳孔不由得要大了。只见空中一只晶手被骷髅箭钉住,啪啪的爆着火花。夏禹早就逃没了影子。在其现身处,一团淡黑的雾气凝在空中。

    于霸眼睛越瞪越大,刚才闭眼痛骂时候,发生何事?

    雾气在空中凝结,现出几个晶光大字“驾梭,跟我走”。

    金光梭影飞出,在空中闪着刺眼的光芒。

    “装神弄鬼,本祖不怕你”。于霸以为夏禹想抓自己回圣云城,心一横,眼一瞪。遁入“千里梭”。

    雾团随之消失。金光闪过,梭影消失在晨光中。

    露光照着粘着霞光的小草嫩嫩叶儿,无涯子、仇剑顶着几片叶子,从草丛中伸出脑袋,盯着逝去的晨光看了会儿。

    “师兄,你看到了什么”。

    无涯子翻着白眼,脑子里翻转昏旋,耳朵里发着尖音和幽灵之音,面前仿佛站着如尘烟一般的膝胧鬼影。看到什么?什么也没看到,就连夏禹怎么逃的都没看到。不过,于霸进了“千里梭”道是看得清清楚楚。

    “闹鬼了,于霸被魂勾走了”。仇剑又嘟囔道。

    无涯子打了个寒战,回手给了仇剑巴掌。“瞎掰!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哦”!仇剑看眼远空,吓得跟着无涯子逃没了影。

    天空中几颗发亮的星,百无聊赖眨着眼睛,寥寥的飘着几片白云,满月像玉盘一样嵌在蓝色天幕里。一道晶光从西向东划过天穹,转眼消失在天的尽头。

    宽阔的梭域里,于霸撇着嘴,驾驭着“千里梭”。在其身后不远处,雕花太师椅里凝着一团黑雾,沉沉的陷入椅中,吱吱嘎嘎的晃着。

    “魂祖,去什么地方”。

    空域闪出几道黑光。“飘渺峰”。

    “去哪地方有何用,那是圣云城的走狗”。于霸小声嘟囔着。

    嗵!于霸的屁股重重的挨了一脚。踢得于霸差点翻个跟头。

    “誓可杀,不可辱”。于霸坐回原地,嘴里极其不服气。没办法,谁踢的屁股都不知道,是那团云,还是夏禹。娘的,什么破事都让老子赶上了。

    “好好驾梭,不许嘟囔”。空中又凝出八个字。

    于霸瞥了眼,挪了挪屁股。那一脚一点都不痛,就是太突然了。

    “传功石”。又有三个字出现在空中。

    “真他妈穷,破石头都没有”。于霸心里骂着,从圣袋中取出“传功石”。双手捧着送到太师椅前,眼神翻了翻,眼前灰雾缭绕,就是一团雾,什么也没有。

    “传功石”消失了,怎么没的,于霸没看到,脸上的肉抽了下。回到原位。心里突突着。“娘的,见鬼了”。

    嗵!后脑勺生痛,于霸哎哟一声,回头看到几个雾字凝在空中。“别闲着,炼术”。

    于霸呲呲牙,拾起“传功石”,按在眉心处。眼神跟着闪起了灵光。

    一晃年许过去,朝阳照在于霸的脸上。“啊”!于霸活动了下肩膀,伸了个懒腰,想放个屁,回头看看太师椅,硬是憋了回去。

    “魂祖,万云洞到了,有什么可以抢的吗”?

    这一路,“千里梭”飞过二山、四洞、七个世家。于霸得了不少的好处,腰间的圣袋都从培行袋换成化身袋,还不只一个。挂了十三个,每到一个圣地必搜刮不少圣物。这把于霸乐得,不用说,这些都是自己的了。

    雾影扭曲变形。“看看还少什么”?

    于霸忙打开晶轴,像模像样的看了会儿。其实,这些东西看得多了,早就熟于心中。不过,于霸不是傻子,太能装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魂祖赤火晶、地晶、日心晶还少些”。

    雾中凝出几个大字。“送个贴”。

    “好嘞”!这事,于霸早已经干得轻车熟路。拿出信晶,弹入空域。

    看着晶信飞入“万云洞”域,于霸嘴角凝出笑意,眼睛眯成了缝,手指不由自主在肚皮上敲了两下。

    远处云海翻滚的山峰,霎时峭壁生辉,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块块怪石屹立在山巅之上,掩映着雕檐玲珑的古殿。

    数道圣影,从古殿中遁出,转眼间,到了近前。

    长老易天、文渝、卜神、柔佳、旗琢簇拥着一位圣女。白纱、白甲,轻巾挡着尊容,只留下两双灵动的双瞳。

    那双若有所思、梦幻般的眼睛瞧来,不由得令人有种想入非非的冲动。

    众长老远远的凝视“千里梭”,心头一喜。果然是圣海城少主“金光梭”。

    圣女带着众长老向“千里梭”微行一礼。“‘万云洞’洞主白涓恭迎赤晓少主”。

    腾!太师椅中的雾团跳了下。于霸吓得激灵打个寒战,忙遁出梭域。

    “主子,于霸有礼子”。于霸喊完跪拜在空中,咚咚咚,一点不吝啬,连磕六个响头。

    白涓丽瞳微闪,眼里凝满了疑光。“怎么是于霸,应该是赤霄呀”!

    几位长老也不自主的神识眼“千里梭”。“没错,是赤晓少主的神梭,这梭太熟了,如此贵重之物,是身份的象征,不会错的”。

    不久前,“万云洞”已经接到通报。赤晓少主在巡查防务,只是这次巡查有些奇怪,收些礼物就走。“万去洞”也乐在其中,这是好事。防备巡查太认真,少不了要花晶石。这样反而好对付。

    “哦!是于圣友,高升了”。白涓轻盈的笑道。

    于霸也乐了,这不是第一次骗了,那种心慌早没了影子。何况是熟圣了。

    大嘴一咧,哈哈了两声。“主子,少主正在会晤,不方便出来。这儿有晶轴,有少主要用的圣物”。

    于霸说完,双手举着晶轴,又神识道:“主子,别的圣地,我可是狮子大开口,‘万云洞’都是自家人,我少少的要了点”。

    白涓示意旗琢长老收下,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回少主,请等片刻,稍后送到,请少主到洞内叙旧”。

    于霸站起身,神识道:“主子,实不相瞒,少主在铸虚兵,少了点圣物,所以来求购,她和赤霄主人都在闭关,分不得心呀”!

    “哦!怪不得,原来是这样”。白涓心境豁然开朗,疑虑消。何止是赤晓少主,白涓也是因要铸造虚兵才从“圣云城”回到“万云洞”。赤晓要早来几日,白涓还在闭关铸虚兵。

    “柔长老”。

    柔佳媚笑的遁近于霸,热情的将于霸拉到一边。“于圣友,这是本洞的一点心意”。

    “哎”!于霸沉下脸子,看眼白涓。“圣祖,白涓是我主人,怎么能收主人的礼物,你要羞死我了”。

    柔佳将圣袋系到于霸腰间,笑道:“白洞主如果不是你主人,还会高看你一眼吗?收下,要不白洞主会生气的”。

    于霸又看眼白涓,见白涓点点头。于霸只好红着脸将圣袋移到圣袋堆里。“那我就收下了,改日事务忙完,我回来孝敬主人”。

    “你有这个心就好,怕是我以后也得求于圣友呀”!柔佳笑道。

    “不敢不敢,圣祖说话就是,求字可说不得,我不过是个跑脚的”。

    说话间,旗琢拿着圣袋遁出空域。双手送到白涓身前。

    白涓未接,只是摆摆手。于霸忙遁到近前,跪拜在地,双手高高的举起。

    白涓拿过圣袋,低首轻轻放在于霸手中,轻纱微动,耳言了几句。

    于霸叩了头,又向几位长老拜了拜,起身遁回“千里梭”。

    金光一闪,梭影消失在空域。

    众圣者凝视远空,直到梭影出了神识。

    白涓突然说道:“各位长老先回洞中,我出去办些事务”。

    易天等长老眼神变变。“洞主,带那位长老出行”。

    “不用,我去去就回”。白涓柔声变得十分强硬。易天还想说什么,卜神拉了他一下。

    梭光闪过,白涓驱梭消失在天际。

    文渝收回神识,看向众长老。“是否通报圣云城”?

    众长老面面相觑,又谁也不说话。心里都明白,现在有些事,真的不好办了,那边都不能得罪,那边又都不是人。

    旗琢顶了下柔佳。“还是等一等吧!洞主说一会儿就回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