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圣令追杀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74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细雨霏霏,飘飘洒洒。如丝,如雾,抚慰着淡灰色的天空。一道梭光划破了天空的沉寂,吓得根根银箭疾射而下,狂猛暴戾地射向每个角落。似乎要把天地的怨气洗尽,要把心中的愤懑填平。

    莫邪猛的睁开爆瞳,狠狠的瞪了眼于霸。“臭小子,你敢吃里扒外”。

    梭光落尽,淋淋的雨雾里,白涓站在梭盘上,挡住了莫邪的“千里梭”。

    “啊”!于霸张着大嘴叫了声。“魂祖,光顾着清点圣物,忘记驱梭了”。

    莫邪看着淋着雨的白涓,雨水结了珠从额头流下。

    “赤少主,请赤霄近一步说话”。落在脸上的凉丝丝流进嘴里,在白涓的嘴内变得异常的苦涩。

    于霸偷偷回头看眼雾团,心里有点小确幸。很想看看魂祖如何应对。

    雾字凝出。“告诉他,赤霄不在”。

    于霸脸挖苦着,怯怯的说道:“魂祖,我说了在铸虚兵”。

    “你......”。

    莫邪真想给于霸一脚,还是压住了火。

    “告诉她,赤霄不想见任何圣友”。

    梭影里伸出憨厚的大方脸。“主人,赤霄圣祖不想见任何圣者”。

    白涓的心痛了下,仿佛被千万条银丝穿过,痛痛的,凉凉的透了心。圣云城的事,白涓有许多疑惑,一直想找到其中的答案,可是没有人为其解答。

    她见过扁乐、古欣和承影,三位与莫邪最亲密的圣女,个个变得冰如止水。正眼都不看她,别说要解答疑问。泰阿、夏禹更不用说了。即是白涓到了今天的地位,也不愿见他们,那隔阂,在那座小亭里已经不可弥补和跨跃。如今,只有赤霄,也只有他能告诉自己,那些天发生了什么?

    白甲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的轻纱迷了眼睛。白涓的声音突然有些颤抖。“二哥,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如此冷落我,我当时也身不由已,你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我希望你能告诉我,那几天发生了什么”?

    莫邪闭着爆瞳,聆听着那令人心碎的声音。千年前的那一景一幕,在眼前闪过。此时莫邪才想起,那时真的没有见到白涓。发生了什么?莫邪的心颤抖了起来。

    “不知道”。

    于霸伸长着耳朵,什么事?回头看看雾字。

    “不知道”!

    白涓眉头轻颦,她不相信赤霄不知道,为什么每个人都不想说?

    “走”。

    “千里梭”划出一道惨白的光芒,飞向淋淋的雨空。

    风急了点,雨落的更密了,打在白涓的脸上,沿着轻纱,雨落在树梢上,卷起了一阵轻烟。

    梭光远了,只有雨孤独的淋着白涓的心境。

    于霸眨巴下眼睛,第一次见过雾还能生有四肢,吓得咧咧嘴。如果没雾团,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魂祖,你别生气。那圣女心不坏,只是用情太专一,有点死木头”。

    莫邪徘徊在空中,停了下来,看眼于霸。

    雾字凝出。“她为了何事”?

    于霸心神微动,呵呵呵!这个魂主还挺好信的。好!本圣就给你讲个故事。

    “魂祖可认识莫邪”?

    “不认识”。

    嘿嘿嘿!不认识就好,认识了老子还不好讲哪?

    于霸咽口吐沫,生怕讲的时候吐沫星子飞出伤到魂祖。有时候,故事出点小插曲,那就不生动了。

    于是,于霸口若悬河的讲了起来。这一讲可不了得,竟然讲了半月有余......。

    莫邪站在树影下,树木干枯的枝条朦朦胧胧有一层淡绿的色彩,雨水顺着树尖滴下来,变成一串串水灵灵的音符。落在树下的乱石上。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气息。

    淡影穿破雨雾,于霸头发打着绺,遁到古树下。“魂祖,打探过了,飘渺峰真的很穷,博图山早被夷为平地”。

    “晶信发了吗”?

    “发了,穷那样,发不发有何用”。于霸撇着嘴,对魂祖在飘渺峰上耽误时日,心里很是不爽。

    “去吧!做你应该做的事”。

    于霸嗯了声,魂祖这点真讲究,从来不约束行踪。于霸想逃的话,早进了圣城。

    夜,因雨,来的比平时都要早些,树域变得朦胧,只能听到细雨沙沙的打着树叶。

    莫邪抬首凝视雨空,慢慢的隐入黑影里。

    风卷的雨雾中,走出低矮的影子。如果不是石杖点空的那一点光亮,很难发现雨中多出的这道身影。

    身影在雨中停了会儿,落到古林中。

    “那位圣友约本祖”。闷雷在树域中滚动,惊落了阵阵雨剑。

    “苗长老”!

    苗盟一愣,这声音太陌生,也太熟悉,又太刺耳。激灵打了个寒战,忙深行大礼。“苗盟见过峰主”。

    “苗长老客气,我心中有些疑惑,请长老解疑”。

    “峰主请问”。

    “好!如今飘渺峰主是谁”?

    苗盟迟疑一息。“峰主没见过,不过代峰主为泰阿”!

    “谁任命其为代峰主”。

    “圣云城”。

    竟然又指向圣云城,莫邪心里疑惑重重,自从离开飘渺峰,千年间,飘渺峰峰主无圣,不久前,才有代峰主。

    “‘博图山’因何而灭”?

    “‘博图山’是圣域叛军必心子老巢,数百年前被圣云城和圣剑山所灭......”。苗盟讲了一段战史。

    莫邪点点头,这段故事似乎与记忆中的“灭魂阵”的事能联系上。

    “可知必心子在何处”?

    苗盟长皮眼瞪了起来。“峰主,不可与其搅在一起”。

    “我知道,他在何处,我有几件虚兵在其手中”。

    苗盟锁起眉头,神识道:“当年博图山被清剿后,大多弟子都战死,一直未听说必心子去了何处”。

    “好吧!本魂不强求你,知道其踪迹让其去‘魂都峰’”。

    “魂都峰”。苗盟吓了一跳,百年前,“魂都峰”之战至今还是圣域茶余之后话题。

    “是,峰主”。

    “去吧”!

    苗盟看眼黑湿的古树,行了一礼,遁入淋淋的夜雨中。

    林中是峰主莫邪,这是苗盟万万没有想到的,莫邪成为魂祖,这简直就是晴天的霹雳。这颗原本已苍老的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心纠结、撕裂,流了血。他一直以为,峰主千年未回,是因有重要事务,代峰主是峰主密友理所当然。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为何是代峰主,而不是峰主。种种疑团在心中升起。

    峰主莫邪为何回到飘渺峰,要查什么?找必心子真的只为了那件圣物?苗盟越想疑惑越多。

    “魂祖,我回来了”。于霸伸头进了树域,见苗盟走了。大咧咧的甩着膀子坐到坐根上。

    “事办的如何”?

    “没问题,照你的意思发了信息。哈哈哈,怕是不久整个圣域都知道了”。于霸龌龊的奸笑着。

    “好!即如此,带我去魔域”。

    “啊!那么远”。于霸听到去魔域脑袋都麻木了。魔域,那可是混乱而疯狂的地方,距圣云城不远,去了那里怕是好圣都能疯了。

    “怕什么,去魔域边城即可”。

    于霸想了会儿,取出“千里梭”。梭光闪过,天际留下惨淡的白光。

    数日后,有消息在圣域传开,“叛贼必心子造出圣兵烈火弓”。

    消息一经传开,整个圣域都震惊了。圣域各族又闻风而动,四处打探必心子的下落。

    圣剑山圣兵殿腾起阵阵红光,一团黑云压在殿顶,任凭红光如何耀目,都无法穿透黑云。

    殿内黑鸦鸦的站着数百位圣祖,看境界,能吓死人,个个都在化身三阶以上。

    一柄黑光闪闪的奇形怪剑插在祭坛上。三道红色光字在坛匾上闪着光芒。“衍天剑”。

    剑芒下坐着一位长发落地的老圣祖。双手放在膝盖上,鹰目锐利的凝视着众圣祖。

    玄声四起,垂首而立的圣祖们身子随之低了些。

    “剑风子,此消息从何而来”。

    剑风子雪发微飘,轻轻一礼。“剑祖,据查,从被灭的博图山发出”。

    “博图山?谁在阵守”?

    “圣云城镇守使泰阿”。

    “在哪”?

    “剑祖,已经在殿外等候”。

    “喧”!

    青光微动,泰阿出现在大殿内,头也没敢抬。嗵的跪在空中。

    “罪圣泰阿见过圣祖”。噹噹噹......,一连九个响头。

    萧仙子走出圣列。“泰阿,你可知罪”。

    泰阿吓得两股颤颤,连连叩首。“在下有失职之罪,已查出发信圣者”。

    “说”!

    “无涯子”!

    “无涯子是谁”?萧仙子愣了,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弟子送过晶轴,萧仙子点了几下,不可思议的摇摇头。

    “培行五阶圣士怎么可能”?

    萧仙子脸色一沉。“泰阿,你想欺祖,就不怕魂飞魄散吗”?

    “不敢,不敢,有摄影晶为证”。泰阿取出晶珠,双手送上。

    唰!圣影闪现在空中,一位方面圣士在与信盟商讨发信之事,看面容与晶轴中圣士无二。

    “瞎眼”!萧仙子狠狠的骂道。“这是必心子移容术”。

    泰阿吓得又连连磕头。“圣祖饶命,圣祖饶命”。

    数位弟子遁来,提起泰阿遁出大殿。

    萧仙子回身向剑祖深行大礼。“剑祖,此事极为蹊跷,不可不查”。

    剑祖凝视着“圣兵威能榜”,弓影闪烁着六色光芒。

    “各峰听令,此事无论是否与必心子有关,都无所谓,关键是圣兵已铸成,必需收回圣剑山,发“圣剑令”追杀持兵者”。

    “剑祖圣明”。众圣祖深行大礼。数百“圣剑令”落入手中,这是圣剑山数千万年来,第一次发这么多的“圣剑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