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倒霉于霸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0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一阵山风,夜晶灯晃着疲惫的影子,洞域被晃得退去了阴沉的灰色,山峦、湖面上的薄雾渐渐消逝,湖水泛着绿光,山影清晰可见,山与天的距离变得越来越短。

    那影子站在洞口,遥视着天际那一层灰色。

    “师父,这是有意陷害,想引来圣域各族围剿,其心太毒”。佝偻着大背的老圣士言词极厉的说道。引起洞内几位圣者呼应。

    “不错,圣剑山太阴狠了,这明明要借刀杀人”。

    “怕什么,让他们来就是,当年百万征伐,我们还不是杀出重围”。

    必心子回首看看洞内孤零的几位弟子。当年一战,精英尽失,如今偏安一隅,苟且偷生。那里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青雨子、青雷子、青风子......。必心子的心在隐隐做痛。

    “不要争了,此事非同一般,依我看,非假即真,圣剑山追杀我数千年,用不着,为我编这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必心子苦苦的笑道。他相信这是真的,只是造出圣兵的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师父的意思,此事是真的”。青云子诧异的问道。

    “或许吧!也许只是为了引我出来,也许别有所图,派弟子继续打探”。

    “是”,青云子弹飞一道晶光。

    必心子站在洞口默然不语,谁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要干什么?近来,圣域太乱了,魂士要挑战圣云城城主紫铃,圣兵风云再起,很多惊天的消息一个个传来。

    灰色的天际,晶光眨了眨。瞬息停在必心子眼前。又发生何事?必心子忙捻过信晶。跟着倒吸了口凉气,黑瞳啪的打了个灵花。“竟然有圣兵攻击圣云城”?

    此时,圣云城早已大乱,圣使们争先恐后的涌向城外。

    深夜,一道黑色箭光射中城墙,数千年来,从来没被攻破的圣云城城墙竟然被射塌了十里。这可了不得。圣域圣城城外都有护城大阵,其防护力按城池等级不同划分,圣云城是圣域三大圣城之一,护城大阵非圣兵难破。

    城倒十里,是何概念。那还用说,不用想都知道怎么回事。

    城毁之处,被数万圣族圣祖包围,里三层,外三层,化身以下圣使根本无权入内。

    紫铃、梅析、汪鹤等圣祖站在倒塌的城墙边,铁晶铸就的城墙被打化了,方圆数十里地面黑漆漆的闪着光,连生息都没有。

    “太狠了,这明明是挑衅”。汪鹤恶狠狠的喊道。

    紫铃丽瞳如冰,凝视着远域,数十位圣祖身影出现在空域。

    “城主,我等追杀十万里,没见贼子的身影”。

    紫铃点点头,对手有备而来,看情形,不过是想制造事端,给圣族一个下马威。不过谁能做出这种事?是那位神秘的挑战者?还是必心子?

    不可能?当年剿灭博图山,圣云城并未出手,必心子不可能与圣云城为敌。

    只可惜,“暗云服”没在城中,不然决不会这个结果。

    “梅析速请圣剑山来铸城”。

    “汪鹤,召少主回城”。

    紫铃连下两道命令,心里还是有点慌,从来没有这样过,似乎一双死目已经盯住了圣云城。

    消息不经而走,别说圣云城大乱,就是圣剑山都被消息惊傻了。

    数百位圣祖聚集在圣兵殿,个个脸上都灌了铅,死气沉沉的。

    圣兵威能榜亮着黑光。位列未尾的弓影越居第三位,黑芒直逼凌空刀。

    在众圣祖前列多了一位身型修长的圣士,轻纱挡着面容,只留下一双蚕眉和勾魂眼神。

    剑祖默不作声的轻揉着脑信子,天有不测风云,怕什么事,出什么事,竟然有圣兵攻击圣云城。

    剑祖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个个惊魂未定的圣祖。目光落到圣士身上。

    “少主的圣兵何时能炼成”。

    圣士微行一礼。“剑祖少说百年,‘雷影龙纹匕’必铸成”。

    剑祖点点头,千年还早着哪,圣典记载,几位先祖都是用毕生精力才铸成圣兵。

    “事以至此,对手逼着我圣剑山出手。剑风子、剑圣子”。

    “剑祖”。两位圣祖行出班列,跪在空域。

    “你二圣带‘九天’镇守圣云城”。一道晶令飞向剑风子。

    “是”。剑风子忙双手接令,激动的手都有点抖了。千万年来,“九天”从来不出圣剑山,这次剑祖动用“九天”可见其战意。

    “剑真子、剑灵子”。

    “弟子在”。

    “带‘达摩’镇守圣魂城”。晶令飞落剑灵子手中。

    “剑心子、剑阵子”。

    “剑祖”。又有两位圣祖跪在空中。

    “带‘混元’镇守‘圣海城’”。

    “遵命”。剑心子接过晶令,脸都红了,持在手心的令牌闪着阵阵红光。

    剑祖咬着牙站起来,嘴一挑,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我道要看看谁敢乱我圣域”。

    “剑祖英明,圣兵出,天下平”。众圣祖高声喊道。

    那位少主冷冷的站着,没有张嘴,眼里却闪着凶光。拳头握得爆了青筋。

    无数飞舞的莹羽化成天边几抹微红的霞光,在夕阳下闪着昏暗又明亮的光芒里,金梭迎着夕阳的背影,拉长着冗长的影子。这影子随着夕阳渐渐落下,留下一片星光和月影。

    于霸咧着大嘴,呵呵的一阵傻笑。“魂祖,你那一箭行不行,真能射穿圣云城”。

    灰雾中凝出一行字。“别管闲事”。

    于霸伸伸舌头。如今天天的飞呀飞,面对着这么一团不会说话的死雾,都快憋疯了。不说两句话,再过个十年半载的怕是要成了哑巴。

    闷了一会儿。于霸又咧了嘴。“魂祖,到了泰沂洞,不卡点油吗”?

    太师椅里的雾团没回应。于霸心里起了毛,不去泰沂洞就没了油水,本祖还侍奉你干什么。

    梭域内没了声,又急遁数月。

    看着江流惊魂一样从脚底万丈深渊涌出。氤氲的峡谷对岸,白色云雾环绕着山峰,逶迤而青黛,与朦胧的天空相处,尽显着宁静天籁与神秘莫测。

    于霸忙取出晶轴看了会儿,长长出了口气。“魂祖,过了汩魔江,就是魔域了”。

    “休息几日”。

    于霸心一喜,收了“千里梭”。找到一处山洞,将魂祖安顿好。

    “魂祖,‘千里梭’放这儿了,我去打探”。

    “这个拿着,到了边城放了它”。莫邪拿出晶珠,弹了过去。

    “好嘞!请魂祖放心”。于霸大摇大摆的出了山洞,看眼晶轴,沿江飞去。

    噗!一道晶光射来,于霸张嘴想叫,没等发出声来,一个跟头栽下空域。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谷地,一阵微风拂过,阵阵香气沁人心脾,古藤间映出几道纤纤细影,头儿上顶着花环,绿叶偷偷地钻出黑发,黑、绿、白相衬显得格外美丽。

    随后走出一位银眉鹤发老圣士,银丝冲向前额,落下两耳,向身后拢去。银白的胡须像流苏似的稀稀朗朗地垂着,仪容倍加威严、可敬。

    “干将快点,又抓到一个”。

    圣女笑着冲向山下石砾。

    于霸趴在石缝里,嘴角流着血丝,混身闪着蚯蚓似的闪光,一双惊目里闪着两道纤影。

    咕噜!嘴里冒着血泡泡。“倒霉”。

    “哎哟,还没死,有点活气”。圣女走到石头前,伸手拉着于霸的腿提了起来。

    “干将,这只还可以,肉多了点”。

    “我......”。于霸刚要喊,圣女手急眼快的点中其喉咙,余声哽在了嗓子眼,身都酥了,不是见美女激动的,是吓的软了。

    “不好,这些是魔女”。

    干将走到圣女身边,抓起蓬松的头发,看了一眼。伸手拍拍于霸的脸蛋子,回手又拍下屁股。“膘不错,在圣域吃的肥呀”!

    于霸想挣扎,那有一点力气,若大个大男人,像小鸡似的被圣女提在手中。

    干将拽下于霸腰间的圣袋。神识眼后,重重的给了于霸一巴掌。“吃得肥,穷的要命”。

    青烟从圣袋升起,干将已经解开识禁。

    “真的假的,我看看”。另一位圣女凑了过来,瞪着笑眼瞄过。

    “真穷”。回手拍了下于霸的下巴。“说,你的宝贝哪?不然现在就烤了你”。

    于霸脸都青了,跟中了毒似的。吸了口气,混身散了架子似的痛的要命,哎呀两声。“姑奶奶”。

    “啪”!于霸的嘴撇到了一边,余下的话没了音。

    “谁是你姑奶奶”。

    噗噗!于霸吐了颗门牙。嘴角流着血。“魔女姐姐......”。

    “啪”!又是一缕香风,于霸的脸骨像似打断了,半边脸都瘪了进去。

    “行了,让他说,再打,话都说不清了”。

    于霸嘴动着,数不出掉了几颗牙,本想说点谎,骗过魔女,被这两巴掌打醒了。

    “有,有,都在我师父那儿”。

    “你还有师父”。圣女们一惊,忙神识远域。此圣士培行六阶,其师父的境界不能低了,如果不是偷袭,未必能这么轻易拿下圣士。

    “在哪儿”?

    “就在千里外的山洞中”。于霸含含糊糊的。

    圣女瞪着凤眼,伸过脖子。“说清楚点”。

    于霸半边牙都要打没了还能说清楚吗?又呜噜一遍。

    圣女耸耸柳肩,笑道:“改鸟语了”。

    干将凝视着从圣袋中取出的晶珠,脸色渐渐的阴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