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苛刻条件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41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怎么了干将”。圣女收了笑声。

    “你看”!晶珠送入圣女手中,灵光一闪,圣女小脸也变了色。

    “先用锁心链锁住他,解开丹海封印”。干将冰冷的说道。

    几声哗啦,于霸的四肢被晶链锁上,圣女一指点在其丹海处。呼!真气弥漫丹海,红光从脸上流过,瘪下去的脸又鼓了起来。

    干将眼中凶光毕现。“说,这晶珠是什么意思”。

    “等等!我的牙”!于霸拾起地上的掉牙,忙着往嘴里塞。

    几位圣者不屑的看着圣士的狼狈相,见多了,比他还狼狈的多得是。不过,圣士躬起的大屁股,鼓得满性感的,扭着、晃着那个来劲。真想上前踹一脚。

    于霸摸着长好的牙,吸了口气。嘶!一股子风进了嗓子眼,差点没呛到。

    咦!少了一颗牙。于霸伸手摸了下,躬起大屁股趴在草丛中又找了起来。

    圣女媚眼咯楞两下,咬着银牙踢了踢于霸的屁股。“起来”。

    于霸回手打了下。“别闹,还差颗牙”。

    啪!于霸一个狗啃屎,头扎进了草泥中。圆圆的屁股上多了一个深陷的靴印。

    “哎呀!妈呀”!于霸一骨碌翻过身来,双手不停的揉着屁股。呲着牙,露出个小小的黑洞,额头上青筋都爆了起来。大呼小叫的哼呀着。

    “起来”。圣女厉声娇呵。

    于霸吓得青着脸,渗着冷汗珠子。爬了几下,跌跌撞撞的起来,腿刚要吃劲,半边屁股钻心的痛,趔趄下,差点又摔倒。

    干将阴着脸,慈目里凝着厉光。“说,什么意思”。

    于霸瞄眼草丛,舌头舔着空了的牙洞。“我哪儿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

    晶珠里有什么,干将没给众圣女看,圣女们看着干将的脸色,知道事情不一般。

    “压着他,去见世祖”。

    圣女伸手抓向于霸,一提腰间软带,将于霸提在手中。

    于霸挣扎了两下,嘴里嘟囔着。“我的牙”。

    雾气涌开一条青路,抖落几道纤细的影子。枝条稀疏,隐在雾气的青影极净、极冷、极美。

    几吸后,青影停在林间石洞前。

    “干将……,参见世祖”。

    “进来吧”!

    干将小心翼翼的起身,低首走到洞边。“世祖,刚才抓到一个圣士,得到一枚晶珠,你可以看看”。

    洞边飞出一位圣女,接过干将手中的晶珠。转眼又消失在洞中。

    干将不敢抬头,等了很久不见洞内有回应,不由得锁起眉头。偷偷的瞄了眼,吓得忙低下了头。世祖必心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其前边。

    必心子捻着晶珠,嘴角微挑着笑意。“圣士在何处”。

    干将忙跪拜。“师祖,圣士已经带来”。

    “你们先退下,让他进来”。

    “是”。干将低首退出山林。

    哗啦啦,细细的晶链声响个不停,于霸一腿长一腿短的晃进了林子。

    必心子瞄了眼圣影,眉头挑了下。“咦!这小子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时想不起来”。

    于霸晃了两下身子,突然瞄到洞口边清瘦的影子,一愣,嗵的跪在地上。“于霸见过圣祖”。

    “于霸”?必心子眼神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凝起了笑意。

    “你是于霸,怎么不卖包子,改害人了”。

    噹噹噹!于霸捣米似的磕着头。“圣祖,我也是迫不得已,是魂祖逼我的”。

    “魂祖”?必心子心头一紧,难道是那个要与紫铃对决的魂祖?如果是,这事可就不好说了。必心子隐隐感觉到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刺骨的阴风吹过洞口,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在何处”?

    于霸神神秘秘的窥视四域,神识道:“在千里外的石洞”。

    啪!晶链掉落,反而吓得于霸一哆嗦。迟了半天才谢过必心子。

    “去吧!先留在我这儿”。

    于霸心里暗喜,总算找到家了,比起跟魂祖混,安心多了,可是一想那满梭的宝贝,心里又堵得荒。

    “谢圣祖,我去找牙”。一溜烟,于霸遁出林域。

    舞动的萤光,像一群精灵在聚会。山路上布满斑驳的树影,秋虫幽婉的吟唱,枝叶间透出的寒星闪闪的落在灰白的发髻上。

    必心子站在林阴的草丛上,凝目窥视着千丈外的山洞。以其境界,不用靠近,已经感应到了魂息的强大。没想到,魂祖的境界远在其上。不过以此境界怎么可能与圣云城城主紫铃为敌哪?

    雪白的小花,在惊忧的树枝上片片落下。雪白雪白的,好像下了雪一般。

    “必心圣友即然来了,是为了赏月夜惊花,还是与本魂祖约谈”。风动的林间,传来尖厉的声音,刺得耳朵都嗡鸣起来。

    “呵呵!本祖与魂友无怨无仇,为何这般害我,难道想让圣族灭杀本门吗”?必心子也不遮掩,开门见山的呵斥道。

    “这道不是,只因本魂祖有求于圣友,不得已出此下策”。

    必心子冷冷的笑道:“真是好计,本圣虽然与圣剑山仇深似海,但与魂族从不为谋”。

    嘻嘻嘻!林中传来尖厉刺耳的笑声。

    笑声荡过,林域平静下来。“不见得吧!圣友仇再深,有报的希望吗”?

    “与你何甘”!

    “我能帮你”。

    林域又静了下来,必心子瞳光闪闪的凝着林中雾影。“藩金平原”一战,必心子败在圣器上,在圣兵的威压之下,不久就败得一塌糊涂。这些年来,那隐隐的痛一直折磨着他寝食难安。

    魂祖的一席话,必心子将信将疑,经历过无数的风雨,花言巧雨骗不了他。突然,心动了下,幽深的瞳影里闪起一点点的灵光。

    “哈哈哈,让我为你挡箭吗”?必心子淡淡的说道。

    “错,我要让圣境血雨腥风”。

    必心子凝视着林雾,心里呵呵一声。一位魂祖有再大的本事有何用,圣族的底蕴不是其想的那么一点点。数千年来,必心子虽然一心反圣族,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发泄一下当年失去圣剑山山主的私忿。真是想闹个天翻地覆,说心里话,必心子比谁都清楚,那不过是个梦话。

    “魂祖有魂族支持”?

    “没有”。

    必心子呵呵两声,心里明白个大概。“这小子不过是一已私愤罢了”。

    “即如此,在下恕不奉陪”。必心子一拱手,要离开此域。

    “我可助你铸得圣兵”。

    必心子残影僵在空中,慢慢的殷实。回首看着风轻雾动的林域。

    想铸圣兵谈何容易,神识大圆满,仅此一条就已经圣域剑祖们望而止步。何况炼化阴、阳六火,这件恐怖的事,必心子想都不敢去想。

    呵呵呵!必心子傻傻的笑了几声。“魂友在开玩笑吧”!

    “你看像吗?我听说圣友有两件不错的虚兵,可以试一试”。

    必心子心头一惊,不错,手里确实有两件虚兵:欺天和裂地。不过,这两件虚兵,当年“藩金平原”一战都打残了。至今没有扔,是忘记了,还是没有心情想这事,魂祖不提,必心子早就想不起来了。

    唰!黑、紫两道残光飞入林域。必心子看也不看的,转身遁入空域。遁了几息,必心子神识身后,撇着嘴,摇摇头。这种不自量力的修者见得多了。满口的胡言乱语,能顶个屁用。

    那两件残兵送他玩去吧!留着,也没有意义。自兵败“藩金平原”后,必心子行事更加的小心。在事情不明朗前,不愿搅进去。

    “难道这些年圣域出的大事都是此魂所为”。必心子停遁在空中又犹豫起来。说心里话,还是心不甘呀!

    “师父,事办的怎么样”。青云子遁近,见师父脸色不佳,小声的问道。

    “疯子”!

    青云子愣了下,没听明白师父说的什么意思。“谁是疯子”。

    “回去再说”。必心子心事重重的遁向远域。

    青云子神识一眼,默然的跟了过去。

    青鳞鳞的溪水边,于霸焦燥不安的坐着。噗……噗!不由自主地捧起锃亮的溪水,冰凉的洗了一把脸。这已经不知道洗了多少次了,怎么洗,脸上都流着热辣辣的汗滴子。炭烤似的脸热得心烦气燥,仿佛有无数的着了火的虫子爬在心口窝里。

    噗噗!于霸把脸伸到水中,只留下个身子。

    “小子,很热吗”?

    干将走到于霸身后,脚尖踢了下圆圆的屁股。

    溪水里冒出一串泡泡,于霸嗯了声。脑袋扎在水中一动未动。

    干将蹲下身,捻着胡子呵呵的笑了两声。“小子商量点事,带我去见你主人”。

    噗!于霸抬起头,嘴里喷出长长的水柱,斜眼看向干将。

    “怎么,怕我说你逃到了这儿”。

    于霸擦着脸上的水,一下子感到神清气爽了不少。“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有点好奇”。

    于霸哼了声,白了眼干将。心里骂道:“老杂毛想找死呀”!

    干将眼神变了下,笑容变得更加的慈爱。“圣友只要告诉我位置,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于霸一听,差点没骂干将。心里道:“老不死的,你当我雏呀!就你这境界能有个屁”。

    “虚兵”!于霸笑着伸出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