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巫铭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干将脸皮跳个不停,胡子都抖了起来。

    “哈哈哈!老头,我逗你玩”。于霸拍着干将肩膀笑道。

    干将咬着牙,一把抓住于霸的手。“真的”?

    “你脑袋让驴踢了”。于霸骂了句,挣手想离开。身子一趔趄,又被干将拉了回去。

    “小子,说话算话”。小小的灵力波动,一根发杈飞入干将手中。

    于霸的眼睛跟起了水泡似的大了,盯着发杈的上的一颗金星,直了眼。

    虚兵与圣器从表面上看,没有大的差别。但是铸造者为了虚兵有个好的卖价,以星为阶,标注虚兵斩杀力,虚兵斩杀为六阶。这一星,明显说明发杈的斩杀力在虚兵中是最低的。

    真正的虚兵,很少有星阶标注,特别是化身境圣祖用的虚兵,根本就没有星阶。看到星阶,于霸心里也明白个大概,这是一件舶来品。那也是了不得了,要知道,想得到这种虚兵,晶石少不了,地位也低不了。要不谁敢用呀!会引来杀身之祸。

    “嘿嘿嘿”!于霸的眼睛又亮又大又聚光,两个嘴角都裂到了耳朵边,咽着口水。“真的”。

    “真的”。干将抓住于霸的手,将发杈放入其手心。

    强大的灵力立即融入于霸心脉,整个人都随着灵力波动打起了筛子。于霸激动的嘴都瓢了,结巴着,就是说不出话来。太激动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有虚兵,如今就握在手心里。

    于霸忙收回手,紧紧的握着发杈,没等捂热乎,急火火的放入圣袋中。

    干将笑呵呵的看着,没有阻止。

    “老头子,讲究。东行万里有座巫铭山,山腰有泉水,山洞就在泉溪边”。

    干将脸挂着微笑,拍拍于霸。“谢了”。

    于霸没心思理干将,心里都麻了爪子,长了毛。到处都痒的利害。

    一道青光飞出林域,干将消失在雾气中。

    云雾朦胧的纱衣下,青云子随手采了一朵小花,一滴露水滴下,花儿的香味迎面扑来,纤细的手禁不住抚摸过,花儿好像怕羞似地低下了头。

    “师父,干将擅自离开魔凌峰”。雾影里,模糊的影子行礼说道。

    “知道了,由他去吧”!

    影子沉默一息。“用不用禀报世祖”。

    青云子嗅了下花儿,淡淡一笑。“有必要吗”?

    “这……”。影子一时语止。

    于霸坐在卵石上,神识着干将远去的身影,等残影消失。高悬的心才放到了底。颤抖的取出发杈,两双黑瞳凝着一对杈影。

    “不知道这小家伙叫什么,连个标记都没有,真是抠门死了”。于霸小声嘟囔着,小心的注入念力。

    唰!一道杈影飞起。哎哟!于霸惨叫一声,一个跟头倒翻在地。变了形的脸上多了条血淋淋的口子。

    于霸抱着脸嚎叫了半天,才想起来用治气。红光从血脸掠过,右腮边上多了一条血红的长疤。

    摸了几下,红光泛过数次。于霸变了形的脸,露出可怖的白牙。“干将,我日你大爷,你敢骗老子,还破了老子的相,我跟你没完”。

    于霸骂完,跳了起来,看着远域,想追去,心里又一阵阵发毛。咬牙切齿的又骂了一会儿,心里实在不甘呀!鼓着腮帮着,遁向空域。

    黑绿色的叶子里串出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幽香。青云子轻轻的走过花丛,瞄眼空域,轻轻的摇了摇头。

    “师父……”。

    “我知道了,放他走吧”!

    影子停在雾中,看着青云子花中的纤影,默默的守望着。

    微黑的天空下,群山苍黑似铁,拱起的背脊延伸到淡灰的雾霭深处。干将站在乳纱重影间隔的岩石尖,隐隐约约听到阵阵淡轻的流水声,仿佛敲打着水缝中的石砾。

    已近黎明,饱吸一夜阴气的溪水应该冰冷,而这小溪里的水升腾起缕缕轻烟,像雾化的长龙在密林内穿梭。

    轻轻一吸,干将打了个惊战,这水气不但不凉,还带着温气。不对?是火气?

    干将在傀境时炼过剑,轻轻一嗅就能分辨出火种。到了圣境,干将这点本事,可是没有星点的浪费,如今培行六阶,却找到两种阴阳之气。

    这一嗅。竟然分辨出此火并非阴阳三气。干将惊得不得了。圣域阴、阳六火互生互化,万变不离其中,但是这缕火气太奇怪了。禁不住长长的吮吸着。

    正当干将诧异时,一条虚光从雾中伸出,转眼飘到身前。腰带一紧,干将这才感觉到危险,没等挣扎,消失在雾气中。

    水的玲珑声大了点,惊得干将打了个寒战。震耳欲聋尖厉声刺破耳骨。“你来的正好,可以助我铸兵”。

    干将的白眉惊跳着,眼前出现一座古晶鼎炉,鼎炉生有六孔,瀑布般的雾气倾泻而下,撞在周围的岩石上,飞花碎玉一般爆着雾花。

    “干将见过魂祖”。干将不敢多看,忙深行大礼。腿没等跪下,后脖子一紧,被硬生生的提了起来。

    “礼毕了,借用你一缕神识”。

    干将一听,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以其境界那能分魂呀!忙道:“魂祖,本圣无法分识”。

    唰!虚影按在干将眉心处,干将感觉脑信子生痛,像似一根筋硬生生的从脑袋里拉了出来。

    啊!干将一捂眉心抑头栽倒在地上,跟着身抽筋似的抽在一起,大口大口的白沫从嘴里喷了出来。

    虚影幻成骨手,尖尖的骨指上捻着小小晶光。轻轻一弹,晶光飞入鼎内。

    呼!原本腾着青雾的鼎炉燃起鬼异的火焰。在火焰中心,一柄残破的黑光剑,被六条火龙盘绕着,不停的爆着黑光。

    “魂祖,我回来了”。于霸大咧咧的遁进雾,看见岩石上抽成团的干将,吓得脸都白了。在异色的火燃里,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魂……祖……怎……么……回……事”。于霸虽然恨干将入骨,看看这一幕也吓傻了,仿佛感觉到后脑信子冰冷的掉冰渣。

    “拿些‘百启真晶’和‘百识真晶’给他”。

    “是……是……”。于霸心里这个后悔,狗脑袋想什么来的,为什么要回来哪?

    启动“千里梭”,于霸的手都不听使唤。摸了半天才找到那几个袋子。

    “魂……祖……是……他……吗”?

    “拿去吧!百年内突破不了境界,我把你也当药引子”。

    于霸一听,嘎巴两下嘴,什么也没敢说,抱起干将出了山洞。

    浓荫遮蔽着清涧流水,幽径盘盘曲曲,铺满了落叶。丽影一闪,一阵风儿吹散了淡雾,卷起阵阵滚滚滔滔的绿浪。

    一道圣影出现在毛肠小径上,神识眼身后的空域,隐入密林中。

    “深秋之时,轩圣友有何事来访”。

    圣影从古树间现身,抖抖身上的雨露,扬起一张清秀的脸。“哈哈哈!青圣友,怎么?我来的不是时候”?

    青云子走到古杉下,轻轻的坐在青石上。抖抖青纱,细小的水珠折射出美丽光芒。

    “轩圣友无事怎么会来我这种乡辟之地”。

    “青圣友说对了,正是有一事,想与圣友商量”。轩鹏坐到对面,细眼瞄过纱影里那道沟影。

    青云子未回应,冷眼的瞟过。

    “是这么回事,近日,我有弟子路过万里外的巫铭山,发现此山有异动,我也远远窥视过,果然山升异象,因此,我想请圣友同探究竟”。

    “巫铭山”?青云子眼皮跳了跳。这些年来,师父必心子将“巫铭山”划为禁区,从来不让门内弟子靠近。至于为何,师父从来没有说过。

    “轩圣友,本祖在铸造圣器,到了关键时刻,怕是没有心思与圣友同行”。

    轩鹏心里一阵失落,对着眼盯了会青云子。“那我先去看看”。

    “轩圣友最好别去,怕是魔族陷阱”。青云子忙劝道。

    “即是这样,我更得探探虚实”。轩鹏回了一礼,抖袖踏云而去。

    青云子脸上现出一丝微笑,摇摇头,转身行入幽径深处。

    繁星从浮着云片的蓝天上消失,残余着一线灰亮的弦月。

    轩鹏带着数位弟子站在峰巅,看着渐渐地亮起的淡青色的天畔,一抹粉红隐藏着无数道金光,照得涌出的白色晨霭,镶了金边,不住地向山脚下滚动。

    “师父,那就是巫铭山”。有弟子逆光指着青白和淡粉的晨雾交织在一起一点山影。

    轩鹏脸色有些凝重。“小心些”。

    “师父”。又有弟子神识道。

    轩鹏脸色跟着阴了下来。只见裸露的岩壁、峭石,被霞光染得赤红一角,几只兽影停在空中。

    “是魔兽”?众圣者忙隐入林中,收回神识。

    唰!一抹淡青的光芒飞过森林,停在密林空域。阵阵銮铃响起,四只魔兽摇头摆尾径直飞遁而来。

    轩鹏心知不好,魔者已经发现其踪迹。一咬牙,孤身行出山林,扬着头看向停在空中的魔兽。

    此地地处边城,是圣族与魔族交界,有魔者出现并不奇怪,奇怪的是,魔族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进入圣域。

    圣族对植、兽、虫、魂等族防御极严,唯独对魔族不设关城,只有寥寥几座边城了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