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魔心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9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轩鹏盯着千丈外的魔兽,嘴里比吃了苦莲还苦。

    四只魔兽上坐着二位魔女二位魔士,魔女境界相当于凝气四阶,一位魔士可了不得,境界到了魔化三阶。

    轩鹏心里虽然怯场,还是壮着胆子喝问道:“孽魔,此乃圣域边地”。

    “嘿嘿嘿,怕你了”。熊废放下大树杈子,瞪起豆眼。

    夏禹抖抖缰绳,魔兽一声长啸,移前半步。“原来是轩长老,怎么这条河也成圣族的了”。

    “狗日的,你不是圣族养大的”。轩鹏在心里狠狠的骂了句。的确,四位魔者正好遁停在界河上,还真没法说。

    轩鹏瞪了两下眼睛。“哼!知趣就好”。

    四位魔者鬼魅的笑着,眼神却未在轩鹏身上。

    “不好”。轩鹏心神一紧,似乎明白四位魔者的来意。

    魔、圣两族以水为界,数百里外的巫铭山,正是因一条小溪而分属于两族。因此巫铭山为两族共有,不知,异像是出自溪南,还是溪北。

    轩鹏顾做平静的看眼魔者,见四位魔者没有前行的意思,难道其神识远在自己之上。

    魔者不动,轩鹏反而倒退十里,远远的观望着。

    “魔使扰乱魔域的气息,果然由此而来”。夏禹凑近魔废神识道。

    熊废咯楞着眼,本想再近百里,没想到遇到了轩鹏这个跟屁虫。神识都放到极点了,也感应不到巫铭山中的异样。

    “你去探下虚实”。

    一脸得瑟的夏禹立即傻了眼,变得结巴起来。“我……我”。

    “我什么我,你不去难道让我去”。熊废的眼睛大了起来,呲着牙有点要咬夏禹的架势。

    夏禹瞄眼一脸傲气的钝钧和小月。也是,自己不去,总不能让这两位大小姐去吧!心里虽然怕得很,还是壮壮胆子,催动魔兽遁向巫铭山。

    轩鹏一看,急了。一挥手。“迁立”。

    一位凝气境弟子遁出山林,沿着小河追去。

    夏禹一见有圣士追来,这下心里乐了,故意放慢了速度。魔兽慢下来,追来的圣士也慢了下来。

    “晕”!夏禹狠狠的骂了句。神识一闪,魔兽四蹄飞扬,遁出百里。

    迁立急了,可惜手里没有遁器。只好骂咧着,死命的追着。

    咚!缓缓流动的河水浮起一块大水泡,像一个大大的白蘑菇,在卵石上撞成了飞溅的雪花。

    夏禹惊的头发都立了起来,光顾着神识巫铭山,没想到小溪会出问题,忙驱停魔兽。

    飞溅的雪花,卷成急速的镙纹。间隙里飞抛出数道黑光。

    魔兽未等停下,夏禹已经感应到不妥。连结数道术指,封印空域。嘶嘶数声,随着巨大的轰鸣。夏禹被飞沫击出数丈远。

    魔兽随着爆音窜起,夏禹手腕差点被缰绳扯断了。脚下冒着烟,死命的拉了数次,才把狂燥的魔兽安抚下来。

    “那个不知死活的,敢害老子”。夏禹看得七窍生烟,黑着脸骂道。

    “哈哈哈!我的好孙儿,这么没有礼貌”。溪水中飞起无数的小小的气泡,啪啪的爆成了一连串的水花。

    “避水环”!夏禹先是一惊,马上又平静下来。这世上会“遁水术”的圣者多了。指着溪水喝问道:“小小遁术,在本魔面前装神弄鬼,快给我滚出来”。

    几串水泡爆开。“数千年不见,孙儿变化不小呀!不但脾气长了,说话也不中听了”。

    夏禹心里紧了下,好熟悉的声音,在那儿听过。似乎又太久远,一时想不起来。“娘的,谁能叫我孙子哪”?

    “圣友既然与本圣熟悉,何必避而不见”。夏禹一拱手,脸上现出几分豪气。

    “哈哈哈”!一层水浪推向岸边,拍过石头。腾起的浪花里伸出支手臂,抱着碧黑的霄光。

    夏禹满眼闪亮的水痕,微微漾着。不由得被那道碧黑的霄光渗出的寒气冻住了眼神,黑瞳被吸入深色湖底似的看不见半点光芒。

    啊!一声惊呼。夏禹的神识从黑暗中清明过来,被黎明那缕微弱的光刺得眼睛都要瞎了。惊呼中忙护住眼睛。

    许久,夏禹才敢慢慢的抬起手,偷眼看向那片从水中伸出的黑光。眼前,袅袅的水烟上荡着秋风,悠然地,无拘无束地旋转。

    水烟中,一位老圣士秋丝如瀑,背着双手,脸上飘着凌乱发丝。眉角微微向上扬起,狭长的凤目凝着笑意,淡然的看着夏禹。

    “干将”?夏禹立即认出眼前这位老圣士,虽然事隔数千年,当年那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和那双笑里藏刀的眼神,令其刻骨铭心。

    稍稍愣过,夏禹微行一礼。“夏禹见过干将前辈”。

    干将嘴角挑出笑意。“什么前辈,在小友面前,在下无地自容呀”!

    夏禹呵呵干笑了两声,眼神一转。“前辈大喜呀!月儿和我在一起”。

    干将僵直在空中,似乎没有听清夏禹说的什么。木纳的站了会儿。声音微抖的问道:“小月,在哪儿”。

    夏禹满脸堆着笑容。“前辈别急,我这就带你去”。

    干将的胡子都抖了起来,那能不急呀!数千年来,天天想,夜夜盼,梦里都喊着月儿的名字。顾不上夏禹,沿着溪流遁向远域。

    “月儿……,月儿……”。干将的声音都变了调,鼻子一酸,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了。

    数百里外,小月与钝钧小声的谈笑,看得泰阿眼睛都直了,早就分了心,伸着耳朵听着钝钧在说什么,时而还偷偷笑笑。

    “嘿嘿嘿!拍你了”。熊废说了句魔语,大树杈子爆起威鸣。

    轩鹏心神一动,不能让魔者占了先,一对飞轮转出圈圈火星。

    小月娇媚的笑容变了色,猛然一声尖喝,座下魔兽化成一线流光。“都住手”。

    熊废斜眼看向轩鹏。“嘿嘿嘿!拍你了”。

    飞之欲出“流星轮”暗下光芒,轩鹏伸长了脖子。“怎么是位老圣士,魔士和迁立哪”?

    这时所有修者神识都集中在老圣士身上。钝钧惊的捂住小嘴。

    “干将前辈”。泰阿惊道。

    熊废瞪着三角眼,瞥眼泰阿。“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钝钧拉了下泰阿,二魔跟着遁去。

    “月儿,外公来了”。干将撕心裂肺的喊着,转眼到了小月近前。

    “外公”。小月激动的根本就看不清外公在那里,两抹雾气在眼中凝聚,哽咽了许久才变成两滴泪珠,沿着她的面颊滚落下来。

    哇的一声扑入干将怀中。

    熊废伸了下手,又收了回来。小声的嘟囔句。“魔者不可沾圣气”。

    干将抱着哭得星花如雨的小月,颤抖的抚摸湿了的秀发,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眼眶中滚滚的流着泪水,潮湿地划过脸颊,在干燥的皮肤上留下一道曲折的水线。

    “外公,我找的你好苦,呜……呜呜”!

    “外公也是,头发都找白了”。

    站在一边陪着流泪的钝钧,差点被祖孙的话说乐了。心道:“老家伙,在傀境时,你头发就白了”。

    小月抬头看着干将的泪脸。“外公,你又老了……”。

    小月还想说,一时哽咽,说不下去了。

    干将擦擦脸上的泪水。“是呀!白了”。

    钝钧一弯腰,这肚子太痛了。

    “钧儿,怎么了”。泰阿顾不上看那对祖孙,忙扶住钝钧,吓得脸儿都变了色。

    钝钧躬着腰,腮绑子都鼓了起来。真的憋不住,这祖孙俩跟白头发过不去了。

    “没事,没事,我太高兴了”。钝钧躲了躲,从泰阿怀中逃出。

    哦!泰阿一脸的失望。

    祖孙俩说了两句,又抱着头哭了起来。

    “好月儿,外公终于找到你了”。

    干将哭了会儿,慢慢的扶起小月的头,月儿眉宇间凝固着伤心与思念,一股清泪夺眶而出,流到嘴角钻进口中。

    “外公,你的头发都找白了”。

    “是呀!找白了,想你呀!不白都不行呀”!鼻尖一酸,干将抿了一下嘴,又控制不住自己,任凭泪水疯狂奔涌。

    这一哭就是数个时辰,哭得熊废脸都黑了,心里骂道:“死老圣士死爹也不能哭成这样”。

    夏禹偷偷的凑了过来。“魔祖,他从巫铭山来”。

    咦!熊废的眼睛亮了起来。

    巫铭山在魔域并不起眼,常有圣者采药,魔气污浊,根本没有魔者喜欢在这里修炼。近百年来,巫铭山突发异相,把周边的魔气吸引向山内,魔族修炼与圣族不同,在圣域圣气浓郁,魔气被圣气冲到狭小的几片区域内。因此,魔域并非象圣域、植域连成一片,到何处都可以修炼。魔域是无数的魔气孤岛组成,名为魔岛。魔者只能是在魔岛上进行修炼,才能得魔气。

    魔域共有七十二岛,魔城处在最大的魔岛—魔心岛。巫铭山正处在魔域边岛—魔林岛边缘。每座魔岛都核心岛山,山上必有产生魔气的“魔心石”,才能保持魔岛魔气经久不枯竭。

    近百年来,魔林岛魔气大乱,像似刮了百年的西北风,吹得魔气越来越稀薄,十万里魔岛,被削去了十之有九。开始魔林岛岛主并未再意此事,只当“魔心石”魔气枯竭。立即派魔者去“魔心岛”采购“魔心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