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幻影再现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53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十年前,“魔心石”运回后,等了数载,魔岛魔气非旦没有充裕,反而岛域更小了。这回岛主司赫傻了眼,忙请魔城魔使前来勘查。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正好遇到熊废从圣域回魔城,路过魔林岛看看这位昔日的魔奴密友。

    一到魔林岛,熊废也吓了一跳。魔林岛在七十二岛中是边陲小岛,得到的“魔心石”品质极低。数千万年前,魔主为奖励一位誓死而战的魔奴,而特设的魔岛。很多刚入魔域的修者都在此修炼。算得上魔族魔奴的大本营,当年钝钧、小月、盎然都在此修炼过。

    岛再小,也不可能低于十万里。如今魔气被无缘无故吞噬,熊废怎么能不惊。当年,魔林岛也是熊废起家的地方。

    不用司赫岛主求,熊废带着四位魔卫、魔奴查了起来。走遍魔林岛角落也没找到原因。

    熊废想想也是,如果能轻易的找到根原,魔林岛内数百魔老早就找到了,还用得着自己吗?也只好放弃。

    回魔林峰时,熊废郁闷的不得了。路过巫洛河时小寝半日,醒来时,正是残日西落。

    巫洛河悠长的流水,沉着深墨的水色,如绢的波光蜿蜒在血色的红光中。

    突然,站在水边远眺残日的小月惊呼的指着河水。“快看那是什么”。

    钝钧、泰阿都聚了过去,熊废懒懒的打着哈欠。瞥了一眼。

    腾!熊废跳了起来,差点撞进了大树杈子里。

    只见赤阳与墨水之间,一束丝绒似的气流灿然闪烁,一根银线似地蜿蜒的流入河水中。飞星溅沫,墨黑的湖水闪闪发亮,在银线落下处,闪起蛇鳞一般的光芒。

    再看巫洛河两岸的山峰,无数巨龙似的气流在红光下扭在一起飞旋而下,在窄窄两山之间,咆哮奔腾,冲起的雪白浪头,扑向河岸。

    是魔气?熊废大惊。魔气有如圣气,无色、无味,无形,根本无法感应到其存在,只有在魔心石化气时,因魔气聚集才能看到滚滚气流。

    此地,地处魔林岛中部,魔气早已稀释,不可能聚成气流,难道此峰有魔心石。

    熊废极速遁上山峰,峰外黑漆漆的那里有魔气的影子。突如其来地魔气似从地下岩石中窜出来,闲荡一阵,神不知鬼不觉地钻入河中,沓无踪影了。

    顺着残阳最后一缕余光看去,映着微弱的星光河水中,闪闪发亮的巨蛇,逆流而上,直冲天际的黝黑而去。

    钝钧、小月等魔者都聚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只是看着夕阳景色有些怪异。

    “此河从何起源”?熊废问道。

    泰阿看看钝钧、小月,两位魔女都摇摇头。

    “谢天谢地!走”。

    熊废带着众魔沿“巫洛河”水气而上,不知不觉的寻到巫铭山。

    既然老圣士从巫铭山来,熊废乐了。哭吧!哭吧!接着哭,本魔祖还不急了。

    “夏禹生火,我要宴请圣友”。熊废来了机灵劲,把泰阿、夏禹都吓了一起。难不成,魔祖要烤了干将,小月能和他拼命。

    熊废瞪眼迷糊糊的魔士,呲着两排大门牙,眉开眼笑的遁近小月。“月儿别哭了,见到干将外公是件高兴的事,来来,我请干将外公吃千年古蜜”。

    干将见到一位看不清境界的魔士遁来,忙推开小月。“月儿,外公还有要事,如果想外公可以到‘巫铭山’”。

    “不,外公”。小月紧紧拉着干将,见熊废遁来,知道外公担心什么?只好放开手。

    “外公,我跟你去”。

    干将打了寒战,头摇的跟别浪鼓似的。

    “月儿不可……”。干将还想往下说,欲言又止。撇开小月的手,急遁而去。

    小月愣了,刚才外公还肝肠寸断,一直埋怨没有照顾好她,这一会儿功夫怎么就变了。

    “外公”!小月紧随而去。

    干将猛的停在空中,转过身来,一双鹰目凶狠的盯着小月。“站住,不准跟来”。

    小月傻了眼,立即又明白过来。巫铭山一定有危险,不然外公怎么会变得如此冷寞。

    “外公”!

    “月儿,千万记住,不得靠近巫铭山千里内,切记”!神识完,干将消失在夜幕中。

    钝钧遁近,轻轻的拉着小月的手。“月儿别难过,干将前辈定有难言之隐”。

    熊废摸着光秃的下巴,琢磨着干将神识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轩圣友,本魔还有要事,改日再见”。熊废说完,转身遁向魔林岛。

    钝钧拉着恋恋不舍的小月。“走吧!办完事后,再来看干将前辈”。

    夏禹、泰阿一脸的狐疑,跟了熊废这么久,从来没见过其这么精,以他的境界,在此域还有什么可怕的吗?

    轩鹏盯着众魔者远去的流光,心里也犯了嘀咕,以其境界,干将的神识完可以感应到,难道因距离太远了?

    魔者莫名的退去,轩鹏想不出为了何事,看看巫铭山,心里又痒了起来。

    “你们等着,我去拜会山主”。

    轩鹏沿河遁去。

    转眼巫铭山已近千里。

    呼!夜风卷起沙土,鳞白的小河被挡住。一切的景物变了色,两侧山峰一点影子也看见了。顶在头上的天,渐渐地成为沉重的黑板,压了下来。

    嘶!轩鹏倒吸口凉气,停住遁光。

    “圣域边城长老轩鹏拜会山主”

    黑幕拉开一道黑光,一位憨厚的圣士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上下打量几眼,扬头,撇着嘴角,一脸的傲气。

    轩鹏看着圣士的眼神,气得差点没吐血,小小凝气境圣士见了圣祖不见礼,反而直视其面容。如果换了别的圣者,轩鹏非得一巴掌拍死他。

    “我家主人正在修炼,不见客,改日再来吧”!

    轩鹏听到圣士傲慢的口气,鼻子都要气歪了。咬咬牙,心平气和的道:“告诉你家主人,巫铭山虽然地处圣魔两界,如想修炼请到边城购山”。

    快气死的轩鹏来了硬气劲,无中生有的事,说得跟真的一样。

    “知道了”。于霸转身要进黑幕。

    “一月为期,不然本城必来封山”。轩鹏接着说道。

    “有本事,现在就封”。

    于霸回首看着轩鹏,眉毛挑得老高,似有意在气他。

    轩鹏气得鼻孔冒了烟,入化身境以来,还没有圣士敢这样对他说话,何况是小小的凝气境圣士。

    “小圣士,我今天先替你家主人教教训训”。说话间,黑色铁手锁住于霸喉咙,拉到身前,啪!一嘴巴子,打得满手都是烟。

    轩鹏看着手上的烟气,惊愣了。小圣士竟然会幻影术,不过幻影只是影子,怎么会说话。

    这下可把轩鹏惊坏了,放开神识追踪逃脱的圣士。

    咚!轩鹏捂着眉心飞出数十丈远,重重的跌在空中,嘎的一声,差点跌背过气去,眼睛都鼓了出来,脑袋跟撞在铁墙上,嗡嗡的响着空洞的声音。

    转了几圈,轩鹏才找到方向,忙在身前立起战盾。刚才太疏忽了,如果被对手攻击,怕是命都没了。

    轩鹏躲在战盾后,神识着黑幕。“好强的魂识”。

    魂识?我晕!轩鹏脑信子一阵冰凉,寒透到了脚跟子。“是魂者”?

    嗖!轩鹏惊退百里,两股发颤,能将他震飞数十丈远,魂者不但神识极强,境界也远在其上。

    轩鹏再也不敢久留,一溜烟的逃没了影。

    风儿打了个急卷,树林沙沙的吹着树叶,风长的荒草惊狂的摇着大片的叶子。

    一道白光,切开风卷的树域。猛的扩开,冲出三道魔影,白色裂缝闪动了几下,渐渐的消失。

    熊废伸着长脖子,嘿嘿了两声。果然是魂者,为何魔气会聚向此处。

    摸了会光秃的下巴。“夏禹,这回看你了”。

    夏禹心都要揪到了一起,挖苦着脸看向小月。“月儿姐”。

    熊废眼珠子一瞪。“怎么,本祖支不动你了”。

    “我......”。刚才圣祖的狼狈像,夏禹都看在眼中,那可是化身境圣祖,小小凝气境算得了什么?

    “让我试试”。小月思外公心切,不等熊废有所表示,已经飞近河岸。

    哗啦!河水冲天而起,像一匹银缎,挂在空中,又如一条轻纱,风一吹,如烟似雾,飘着朵朵白梅。

    银白色的水流里,走出一位白胡子老圣士,一缕一缕地银丝倾泻在胸前。劲风吹过,一层轻雾洒在脸上,凉丝丝的。

    “月儿”。

    小月站在水花四溅的碎雾里,愣了下。仅仅一日,外公容颜变了不少,比昨天见到更神采奕奕。总觉得有几分不妥的地方。

    “外公”。小月眼里又浸了泪水。

    干将只是点点头。“回去吧!这里不可久留”。

    “月儿想和外公在一起”。小月声音有些颤抖。

    “站住......”。干将急遁而来,挡住小月的身影。

    小月怪异的凝视着外公身后如飞珠碎玉般的晶莹水幕。幕后有什么?外公为何如此紧张?

    熊废瞄眼夏禹,心里嘿嘿两声。脚一抬,愣着神的夏禹跟个肉球似的飞了出去。

    干将只觉近处青团闪过,想挡已经来不及。水幕一抖,又一位干将遁出,抬手打出一道红光,直斩青团。

    夏禹感觉脑信子冰冷,眼睛都转花了。刚凝出战盾,嗵!盾身猛的一压,魔体顿停在空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