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魂祖现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0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夏禹停在空中,圣体极速向后退去。嘴里嘶的一声。“幻影”。

    远域,站着两位老圣士,长的一模一样。看到此景,夏禹脑袋嗡的一声,像似被狠狠的打了一闷棒。

    “幻影”是莫邪的秘术,曾经传与夏禹、泰阿。夏禹一直没有修炼,不是因为别的,每次想修炼,看到此术,心里就像压了块石头,苦闷的要死。

    见到干将竟然会“幻影”,无名之火腾的燃烧起来,盯着干将的眼神都红了起来,手指头都咯嘣嘣的响个不停。

    手中闪过珠光,数颗“流心念珠”飞旋在空中。

    “夏禹,你要干什么”。小月见到珠光,怒呵道。

    唰!小月分不清那个是真外公,管不了那么多了,急速挡在另一个外公身前。

    夏禹晃下头,清醒了不少。慢慢的收起“流心念珠”。

    “月儿”。

    干将猛然喊着,伸手推向小月后背。

    水幕随风而动,飞流中,印出一道爪影。水影激揣翻腾,水气四溅。虚形爪影已经抓住小月的额头。

    熊废大惊,猛抖大树杈子。数道飞网落向水幕。

    飞爪一收,小月消失在水幕内,千万枝银箭直射而下。飞网抖出一缕白烟,化成银白色的狂涛。

    熊废脸色微变,飞爆千万朵水花已经扑到近前。大树杈子轻轻一挥,想挡住水花。轰!白烟升起。熊废被硬生生的击退了数十丈远,一屁股坐在地上。

    舌头酸溜溜的,熊废眯着眼睛遁了起来,额头凝满了汗滴子。哒哒的滚了下来。

    熊废魔化三阶,在圣域已经是巅峰的修者,能被对手一击退出数十丈,就算是魔主羽刀也做不到这一点。

    冰冷的寒意从心间升起,熊废的轻狂收敛不少,持着大树杈子。“魂友放了魔卫,不然魔母饶不了你”。

    干将早已消失在水幕中,只留下幻影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位魔者。

    “不用喊了,进入巫铭山,想出去怕是没了希望”。

    熊废脸抽动着,知道来硬的肯定不行。“呵呵呵!就算其留在这里也只有死路一条,从来没有魔卫能活着离开魔族”。

    干将幻影一听,脸色变得铁青。当年在师祖必心子口中听过不少魔族的事,魔卫、魔奴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听到此话心都要吓停跳了。

    唰!幻影消失在水幕后。

    夏禹唯唯诺诺的遁到熊废身边。“魔祖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回魔林岛请帮手”。熊废说完,遁向远空。

    晶莹的溪水像一条剔透的银练在脚下抖动翻滚,像条银蛇在水雾迷蒙的峭崖间时隐时现。

    啊!一声尖叫刺破水练,整个山涧都嗡鸣了起来。

    嗵!纤影跌落在碧绿的溪水中,一个个白色水泡缓缓上升,托着水带似的身影向下游流去。

    许久,干将走到水溪边,看到浮在水中的白影,一把捞起,抱在怀中。“月儿”。

    小月嘴唇发紫,双目紧闭,牙关咬的紧紧的,脸抽搐的变了形。

    干将眼仁红了,渐渐的烧红了整个眼球。“魂祖,你为什么这样,她是我的外孙”。

    远处微熏的雾林,平静的流动着水雾。“她死不了”。

    干将恶狠狠的瞪着雾林,心都在流血,可惜一点办法都没有。雾林不是谁都能靠近的,那缕魂者太霸气了,一万个干将都无法进去。

    生了会闷气,干将只好抱着小月离开雾林。

    走不多远,于霸撇着嘴走了过来。“老家伙,你真会装,明明的得了便宜,还装成这样”。

    “滚”!干将狠狠的骂道。

    “哼!我的神识如果卓越,怕是轮不到她”。于霸酸溜溜的,心头跟被割了肉似的痛着。

    干将不理他,找了块青石,抖去石上的尘土。轻轻的将小月放下,取出“百识真晶”放入月儿口中。

    千仞山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无数的魔者零零星星散布在狭长的白带上。

    “熊魔祖回来了”。

    寂静的魔山沸腾了起来。数百魔者从山径上遁出,把熊废团团的围了起来。

    “见过魔祖”。哗啦!空中跪倒一大片。

    “嘿嘿嘿!拍你了”。

    熊废乐得合不拢嘴,大牙都呲了出来。“夏禹,给赏”。

    夏禹撇着嘴,心里怨道:“又拿我的东西送人情”。

    不给还不行,只好强装笑脸,从魔袋中取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撒向空中。

    魔影闪动。众魔者欢呼雀跃起来,险些把夏禹推翻了。

    熊废咧着大嘴,哈哈哈的乐着。几百年来,四处征战,心都麻木,从来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

    “岛主哪”?

    “魔祖,岛主正在魔殿中议事”。有魔者回道。

    “好!好!都散了吧!你们这些小魔头差点误了我的要事”。

    熊废笑骂着,遁向魔林峰。

    峰影急缩。转眼间,熊废伫立湖边,四面风起云涌,水天一色。湖心三山兀立,云雾缭绕,山间佳木成荫依稀可见,有如仙岛一般。熊废涉湖水而过,似脚踏青波,渐渐的消失在荡漾的波光中。

    银色的碎光闪过。熊废出现在茂密的森林里,天空被高大的树木枝条割成了一绺绺的蓝缎,斑斑驳驳的光点散射下来,随着树叶的曳动,晃着诡秘的光柱。

    林间花草低矮,枝干上黑皮皴裂,挂满了苔丝,显得林域十分的开阔。熊废行了几步,林域魔幻般的变化着,伸来的枝条,随着熊废的残影掠过,啪的弹回树冠内。就连地下的大大小小的花儿,也喷出阵阵浓郁的花香。

    “魔祖,岛主在魔池等候”。

    魔径闪出一位飘逸潇洒魔士向熊废深行一礼。

    “呵呵呵!这小子架子越来越大了”。

    熊废说了句魔语,身影已经消失在魔林深处。

    魔林恍惚的动了下,眼前现出一片碧绿水色,奔腾的瀑布从几十米高的悬崖绝壁上直泻池中,激起一朵朵晶莹的浪花,卷起一个个漩涡。一片雪白的水珠,脱线一般撒在徊旋的水面上,随着圆晕一圈儿一圈儿地荡漾开。

    池水间,零散着数十块黑石。每块石头上坐着一位魔祖。熊废抬脚踏入碧池,一块黑石浮出水面,托着熊废飘向池心。

    “熊魔使”!黑石飘过几位魔祖,众魔忙深行一礼,轻声问候。

    熊废只是点点头,也不回礼,黑石直飘池心黑幕。

    黑光从石上泛起,一位魔者慢慢的睁开魔瞳。

    “死不要脸”。魔者说了句怪异的魔语。

    熊废乐了。“嘿嘿嘿,拍你了”。

    “熊魔使查到根源了”。魔者瞪起幻影般的魔瞳。

    “是魂者”。

    “魂者?魂族竟敢犯我魔域”?魔者声音高亢起来,黑石上的魔老都看了过来。

    魂域与魔域相隔甚远。几乎没有魂者会来到魔域这种荒僻的地方,两族之间八杆打不着,根本就没有什么瓜葛。

    “魔使可否拿到”。

    熊废呲着牙,苦笑的摇着头。“拿什么拿,我能回来就不容易了”。

    魔者惊得站了起来。魔光中,瘦骨嶙峋的身影变得清晰。黑苍苍的脸上,飘动着白胡须,像一缕缕的雪花在飞舞。

    熊废魔化三阶,仅仅比岛主低了一阶。他都无法制住魂者,可见魂者境界不低。

    “请魔老”。

    池水中浮出三块黑石,一闪飘入水瀑内。

    几息后,水瀑后出现三道魔影,在粼粼水流中,晃着不清的影子。

    魔者微行一礼。“死不要脸”。

    水幕后传出惊吸声。“好,我等去看看”。

    熊废眨巴下眼睛。“我跟魔老去”。

    月的影子高高地挂在天空,在水面上投下淡淡的银光。巫铭山冷清清地耸立在银光下,几声哗啦,一线鳞光流过,在青冷的月光中增加了几分凉意。

    干将、于霸站在银白色的月光下,月光撒在树叶上,披了银辉的树影晃着清凉的光辉。

    “魂祖又在炼何种魂兵”。于霸两眼放光的问道。

    干将摸了下圣袋。从来没有想过“裂地”能被铸成这般的可怖。师祖即然把“裂地”给了魂祖,那“欺天”必定在其手中。

    干将脸角微微动动,目光落到小月身上。月儿炼化了数颗“百识真晶”,依旧没有清醒过来,看来伤的不轻呀!

    于霸没好气撇眼默不作声的干将,他一直怀疑,这爷孙俩没安好心,怎么好事都让他占了。想是这么想,也没个证据,只好有苦往肚子里咽。

    嗡!身前的光环惊鸣了起来。于霸猛的捂住眉心,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干将大惊,于霸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不好,于霸的幻影爆了”。

    今日,是于霸的幻影守河,竟然有修者直接秒杀了幻影。“能是谁”?

    干将凝向远空。一道道闪电腾空而起,直冲云霄。那电光猛烈而耀眼,伴着沉闷钟鸣声。

    喀嚓!耀眼的白光划破黑沉沉的夜空,无数的龟裂细纹在空中闪动。跟着哗啦一声,整个天似乎都碎掉了。

    一刹那,电光消失了,天地连成一体,一切都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

    一阵鬼冽的山风,从雾林中吹出,雨状雾,唰的抖开风口。雾中现出淡淡的影子,一双暴瞳凝向墨黑的天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