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悲切圣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94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赤霄低着头,黑发挡住了脸。

    赤晓早就感应到那近在咫尺的狂乱,像是一把铅锤在他的心上敲击着。

    “霄儿怎么了”?

    “霄儿,先回殿内等我”。赤晓走过赤霄轻声的说过。

    “是少主”。赤霄行了一礼,向古林深处遁去。

    赤晓眼皮一阵惊跳,赤霄很久没叫自己少主了。难道出了什么问题?赤晓扫眼消失在淡雾中的残影,心里疑惑重重。

    一闪,赤晓出现在兵殿前。殿壁上的光门没有消失,依旧闪着青淡的光芒,反映着月影的光华。

    老圣士站在光门前。“赤晓少主,少主在殿内等你”。

    赤晓点点头,步入光门内。

    灵然子背着手站在血色的光环前。挺秀的身材,蕴含着坚韧,流露出一种光亮至美的气息。

    “赤晓少主,这就是你要的赤日”。

    赤晓刚好走近灵然子,神识嗡的一声,目光定格在血光中的残兵。

    只见血光中,凤尾剑柄上只有寸许长的红刃。那血光正是从寸长的锋尖上闪出,照耀着整个光环。

    “这是赤日”?赤晓不敢相信是真的。

    “还要吗”?灵然子瞄眼赤晓激动的有些淡红的面容。

    虚兵已经残破,当古董也许还有点价值。赤晓面色潮红,许久才点点头。“灵然子少主,此兵可以送我”。

    灵然子嘴角挑了下,似乎想说什么,目光落在剑柄上那寸许的剑锋上。“当然”。

    红光一闪,罩在赤日上的光环消失。暗红的剑柄落入赤晓手中。

    冰寒透体而过,阵阵的悲鸣声在耳边环绕。赤晓抖了下,心像似被刺痛了,不觉得胸口发闷。

    “少主,还有喜欢的吗”?灵然子冰冷的问道。

    赤晓回来神来。“这一件就好了”。

    灵然子应了声,遁向兵殿深处。轻拍圣袋,取出一件看不出形状的圣物。指尖闪了数下,在空中写了个“封”字,说了声“落”。圣物泛起黄色淡光,飞向殿空中,嵌入一处空旷的光环内。

    “又是一件残破的虚兵”。赤晓的眼神跳个不停,圣云城的家底这么厚重吗?

    突然,赤晓受到电击一般混身麻木。看着莽然封印残兵,有些半痴半呆。

    赤晓这时才想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这些都是虚兵,是何物能毁坏虚兵?难道是圣兵?莽然在试兵吗?

    赤晓想的一点不错,虚兵铸造分六级虚空斩力,级别越高,斩力越强,威力越甚。一级虚空斩力的虚兵会败给五级虚空斩力的虚兵,但想毁坏其兵形,绝对办不到。必竟虚兵有一定的灵性,保护本体是虚兵器灵的本性。

    兵殿内有数百件残破的虚兵,如果不是圣兵,何兵能在器灵逃遁前,一剑斩杀其形体。

    灵然子转过身来,微侧着脸。“赤晓少主想的不错,这些虚兵正是圣兵所破”。

    “圣剑山又铸出圣兵”?赤晓突然问道。

    “哈哈哈!圣兵那有那么好铸造,走吧!今夜,我宴请少主”。

    灵然子带着神情迷糊的赤晓出了兵殿,径直向寝殿行去。

    飒飒的晨风轻悄悄地吹着发丝,伴着草丛、树叶间雾露的滴落声,散发出丝丝清冷的香味。

    清晨的雾雨如烟如丝,无声地飘洒在那空地上的岩石上凉丝丝滑过面颊,流进嘴里。

    赤霄站在冰冷的雾雨中等了两日,依旧没有看到赤晓从寝殿中出来。几次,赤霄试图进入殿域,被数位化身级圣祖挡住。

    “晓儿”。赤霄神识着沉睡在深灰色迷雾中的寝殿,一道神识波反馈,赤霄被震退数十丈。

    一位圣士出现雾空中,看眼面色苍白的赤霄,嘴角高高的撇了撇。心里骂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哎,这是赤晓少主给你的”。一道暗红光芒飞来。

    赤霄抻手去接,手心一道血光。浓重的血气冲来,赤霄翻了个跟头,重重的坐在桥面上。

    阵阵火燎燎的灼痛从手心传遍整个圣体,啊!赤霄抱着手大叫着,差点没痛昏过去。

    半截手指掉在地上,断口处没有半点血,黑枯枯的留下半截指根。赤霄又哼了几声,满脸凝满了冷汗,颤抖的拾起半根手指。治气红光在手指上弥漫,咬咬着牙接了数次,半根手指已经枯黑了,失去了活性。

    圣士冷笑着。“带着赤日,滚出圣云城”。

    赤霄颤抖着拿过空中残破的赤日,看了眼寝殿。“晓儿”。

    “快滚”!圣士怒呵一声,两眼凶光毕现。数道圣影出现在殿外,一脸的恶毒,步步逼来。

    赤霄慢慢的站起身,看眼残破的赤日,放进圣袋中。走了一步。按在圣袋上的手握成了拳头。

    两道闪电蛟龙离弦之箭般直射天空,噗!吐出两颗红珠,射向两位圣士,

    刃光闪过,一片可怕的黑暗像贪婪的魔鬼一样把黎明的光芒吞噬掉。三道峰光像一条矫健的白龙,撕得黑暗四分五裂。这一剑斩在另位圣士的战甲上。

    三位圣士没想到赤霄敢在圣云城内出手,凶光与冷笑没等消失,红火珠与刃光已经斩到身前。

    三道火影飞出,赤霄闪身冲向寝殿。

    遁影还未等接近殿壁,一柄利剑从壁内斩来,殿壁抖出阵阵光波,红色火线斩破黑光,直刺赤霄面门。

    赤霄早有准备,手中“如意随心扇”轻轻一挡,“羽叶清丝盾”落在身前。

    嗵!盾影七零八落,无穷大的天宇熠熠生辉。赤霄身形猛的一顿,被强大的斩杀力定在空中,红润的脸抽搐几下,瞬间变得苍白。

    噗!一口精血喷出数丈远。赤霄持着残破的战盾倒飞出去。

    晶手透出殿壁,一爪掐在赤霄的喉咙。

    一位老圣士走出寝殿,提着口吐鲜血,眼睛都快爆出来的赤霄。“本想放你一马,还敢硬闯。不知死活”。

    手一紧,赤霄感觉脑袋嗡的涨大了,魂魄都要脱体而出。眼前一黑,神识渐渐远去。

    “住手”!殿内转来柔声。

    老圣士手松了,掐在脖子上的鹰爪却没有放开。

    赤霄缓了口气,长嗯一声。嘴里吐着血,失神的目光看向寝殿。“晓......”。

    “儿......”字没等出来,老圣士手微微一紧,赤霄嘴里吐出几个血泡。

    “放他走”!柔声回荡开来,等了一息。“霄儿,我要在此铸兵,不能陪你了”。

    赤霄抬了抬软塌塌的头,慢慢的闭上爆血的双瞳。“晓......”。

    几滴精血流出,滴哒哒的落下空域。黎光照着那晶莹的红珠,慢慢的落在林间雪白的荷花上,一丝丝红线从花尖向花瓣蔓延,映着带水气的霞光,渐渐的红透了花蕊。

    老圣士不等赤晓再说话,提着赤霄遁向城外,一滴精血碎在空中。“你是四弟,还是少主”。

    悲切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一阵强风撼树,无数带着阳光的水珠从树叶上层层滴下,万点彩色的流星陨落殿影深处。

    皎白的千层长瓣倏尔颤动,幽幽吐出粉黄娇嫩的簇蕊,刺目的烈阳照着整株绽开的花朵,幽幽的馨香里迎风玉立那般的身影,冰清玉洁滴下一缕甘甜的气息。

    苍白的脸上晃着阳光点点的光斑,斜下影子深了,赤霄死人一般躺在花丛中。

    雨丝儿银针般落在花丛中,好似牛毛,风儿一吹,便飘飘扬扬吹过脆弱的枝叶像一滴冰冷的泪水落了下来。仿佛云在落泪,风在哭泣,花儿在悲怆中呜咽。

    这雨不知落了多久,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冷色的灰白云层,灰蒙蒙的,十分阴冷,小草、花儿低下了头,吸足了水的枝头弯弯曲曲,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空域都静悄悄的。

    淡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吹着卷在枝叶中的发丝,柔弱的花儿、草儿战栗着,仿佛被风中的嘶嘶声惊吓了。

    一身泥水的圣体动了动,慢慢的睁开疲惫的布满血丝的肿大的眼皮,看着阴沉的天,赤霄又闭上了眼睛。

    他太累了,不仅是圣体瘫软的没有一点力气,那心累的,已经失去了跳动的动力。沉沉的被胸口的雨水压得无法呼吸。

    温暖的秋阳从云朵中洒下丝丝耀眼的光芒,花儿显得更娇艳、红润。镶满宝石的珠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刺得赤霄半眯着红肿的眼睛。

    许久,珠光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火,烤得那张白脸红红的。

    啪!赤霄打开“如意随心扇”盖在脸上,扇面微微的抖动了起来,“不要哭”几个带着湿痕的字迹显现。

    沾着黑泥的手盖在扇面上,把那几个字抓没了。

    “呜......呜......”扇下传来粗重的泣声,悲痛的震得肋骨发抖,起伏的胸口不停挤压着。

    梗在喉口的抽搐声许久才停了下来,赤霄觉得喉咙里有一个硬块塞上来,不停的压着气。

    寂静的夜,月光如水,清辉满地。淡雾与露水没有去体谅花的泪水,更没有人能倾听到花丛下的哭泣。

    秋凉的风肆虐着圣体,萧瑟轻抚着满地忧伤。浓重的悲哀,笼罩在花的蕊头,心冷得发颤。

    赤霄的脸色异样地悲戚、沉痛,月色照耀着,散乱的头发被风轻轻的吹着,扯动着枝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