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生死逃亡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面色冰结的赤霄坐在花丛中。扇子支着地,挣扎了几下,才站了起来。

    回首看那一座座苍翠欲滴的山,峰峦下条条晶莹剔透的溪,映着座座古色古香的小亭。灰白的月辉下,卧在雾海中的黑脊城影,只留下座座金碧辉煌的晶塔,高耸入云。

    赤霄打了打内甲的尘土,从圣袋中取出一位圣服,轻轻的裹在圣体上。大略分辩了下方向,慢慢的遁空而起。

    一步一回头,赤霄遁的很慢,心不甘哪?

    蔽云服被老圣士收走了,赤霄不可能再进入圣云城,虽然还有很多办法,只是不能,也不想那么做。

    月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所有的影物好像都变得不堪入目。

    赤霄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夜色深处。

    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露水晶莹的影子。两道纤细的身影坐在山石尖上,眨眨的睫毛凝着一泓碧绿的泉水,在天影映波的飘渺中,轻轻荡漾。

    钝钧青丝缕缕,在微风送拂的花香中,扶着微跳的心口。这些日子,那缠绵的雨丝沁润压抑的心,更加的沉重了。

    钝钧、小月越来越担心赤霄,原先还能平静的等候,如今也变得有些急躁。几次钝钧都想入城,被小月拦下。

    “再等等,赤霄不会失言的”。

    钝钧相信赤霄,只是怕赤霄出事。必竟“赤日”是一件虚兵,无论在那位圣祖手中都不会轻易的得到。

    无数层峦叠嶂之上,迷蒙云雾里映出一团红雾。两面巨岩,倒影如墨,曲曲折折的让开一条闪光的道路,上面荡着细碎的波光。

    夜雾慢慢淡了,颜色变白,像流动着的透明体,轻纱一般笼罩着隐隐树木的轮廓,迷雾着了红光,反而更加的浓了。

    粘湿而冷酷的晨雾缓缓飘来,一道淡灰的身影透出悠悠的昏雾。圣影渐渐的清晰,摇摇晃晃的悄然独步山中,好像一个幽灵,鬼魅的飘行。

    钝钧、小月凝视着雾中的身影,眼里凝着太多的不可思议。

    “是赤霄哥”。小月喊了起来。

    钝钧眼神迷茫的站身,被雾中的身影惊愣了。与赤霄相处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的狼狈。头发蓬松的跟草窝,挂着几片干枯的草叶。脸白一道,黑一道,红一道的花花的,不细看根本分辨不出个模样。战服褶皱得不成样子,长长的耷拉着。

    这那是赤霄,从来没有见过赤霄这副样子。就算当年被野猪追时,也保持着潇洒的仪容。这是怎么了?

    赤霄慢慢的遁近山岩,抬起头,散在脸前的发隙里无神的眼光落在钝钧身上。

    “赤霄哥,你怎么了”。

    钝钧和小月急忙遁近,扶住枯草一般轻的圣体。

    “你受伤了,伤在那里”?钝钧急得眼眶满是泪花。

    “给,你”。赤霄伸出半个枯黑的手掌,暗红的剑柄在黑、红间晃动。

    钝钧目光落到那半支枯黑的手上,眼睛瞪得大大的,一把抱住赤霄的手,嘴角不停的抽着。“这......这怎么了,快告诉我”。

    赤霄苦苦的笑笑。“没什么,这是赤日的残体”。

    啪!钝钧拿起剑柄狠狠的摔入岩体。“赤霄哥,你都伤成了这样,还要这破东西有何用,我来帮你疗伤”。

    赤霄抬手想挡下,被钝钧拉着进入林中。

    小月看着岩石上的黑洞,那破剑柄就是赤日。嘴唇微动,一道咒语飞入石缝内。

    暗红的剑柄落在手中。嗡的声,闪出数尺虚影剑芒。果然是“赤日”残体。小月心里一阵狂喜。来时,魂祖和外公都叮嘱过,无论赤日残破成何样,都要带回去。

    小月看眼密林,小心的将“赤日”放入圣袋中。

    赤日、裂地、欺天是当年剑山的神兵,只有剑山亲传弟子才知晓分辨真假的秘术。另看赤日已经残破,在小月手中似乎有了灵性。

    转眼间,西天的一抹晚霞融进冥冥的暮色之中,天色逐渐暗下来了。四周的群山,呈现出青黛色的轮廓,暮色渐浓,山域一片混沌迷茫。

    小月焦急等待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既然赤日已经到手了,应该快点送到魂祖手中。

    轻轻风动,小月踏着水气落在山林间的泉眼边。

    岩壁缝隙中细流脉脉,如线如缕。股股清亮亮的泉水,从岩缝里挤落下来,“叮咚!叮咚”!水花飞溅,抖动着碎银似的月影。

    赤霄躺在泉边的青石上,身被紫色的烟波蒸腾着,雾气弥漫,缥缈的纱罩着圣体。

    见小月遁来,轻轻的将头斜到另一侧。

    “钧姐出了什么事”?小月关心的问道。

    钝钧摇了摇头,神识道:“他不说”。

    小月看眼赤霄的烟影,轻轻的锁起眉头。“这分明是被情削了一榔头的囧样”。

    小月相思过,失恋过,颓废过。有过那种被抛弃的经历,那种神情、心态和痛苦,能让一个人彻底的崩溃。

    看赤霄的眼神,分明就是有泪往肚里咽。

    “没出息”。小月心里骂了句。

    “钝姐,我这种人,心气高,有时呀总是坐在水边看月亮,可惜呀!有那个心,没个命”。

    钝钧小脸一沉。“月儿,你说什么哪”?

    “没什么,我就是看不起那些软骨头,一脸的挨揍样”。小月看眼雾影,嘴里“呸”了声。

    钝钧似乎听明白了,心里一亮。“月儿,不许乱说,不然,我急了”。

    “怎么,心意改了。我可没时间跟你婆婆妈妈的,我走了”。小月撇撇嘴,走向林外。

    “月儿,你去哪儿”?钝钧看眼疗伤中的赤霄,急切的问道。

    “去,幽冥域,有事到那儿找我”。

    “等等,月儿,能否把‘魔乳晶’给我”。

    小月回过头,“魔乳晶”是魔域圣女重塑美颜、定容之物,难不成要帮赤霄重塑容颜。

    想了下,小月将维一一颗“魔乳晶”交到钝钧手中。“小心点,另让这小子给骗了”。

    钝钧点点头,接过“魔乳晶”。目送着小月离开山域。

    墨黑的山脊上,浓重的雾气滚向山谷。两道淡影出现在谷口处,凝视着月影急去的流星。

    “怎么样,我说这里有蹊跷,你不信。一把破虚兵都要,这事可就有研头了”。

    “为何不跟着”?

    “哈哈哈!这事,有圣者会去办理”。

    两道身影聊了两句,转身消失在林影里。一阵淡淡的清香留在了林边。

    被春雨洗浴后的青山,苍翠欲滴的浓绿挑着几缕乳白色的雾,没来得散尽的雾气像淡雅丝绸,一缕缕地缠在尖刀似的小山间,隐约可见一根细长的线。

    三位圣女秀发上挂着晶莹的露水,一脸的茫然盯着眼前冒着烟的黑炭。

    啪!承影狠敲了下炭灰,升起一缕白烟。“他的限期已经到了,还要在这里躲吗”?

    扁乐拄着身边的灰石,闭着眼睛,葱白的玉指轻轻的揉着脑信子。

    这事真的太伤脑筋,如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难道真的要逃到虫域吗?

    古欣咧着嘴角,趴在膝盖间,眼睛盯着那缕白烟。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为了逃避少主的纠缠,三位圣女以炼化“百启真晶”、“百识真晶”来到虫域边城,如今少主规定的百年期限将近。怎么办?古欣更没有主意。

    “你说哪”?扁乐睁开冷漠的眼神看向承影。古欣不用说,她没有主见,扁乐去哪儿,她就会跟到哪儿。

    承影咬着苍白的下唇。“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还商量什么”?古欣没好气的嘟囔句。

    “你什么意思?这是我自己的事吗?让我拿主意”。承影气氛的扔下手中的干木根,怒气冲冲的瞪着古欣。

    “没什么意思,到虫域来是你的主意,当然现在也由你拿主意。难不成让少主派圣使抓我们吗”?古欣气呼呼的回敬道。

    “什么?我的主意,你不想来,我能拉你出来吗?你死人呀”!

    古欣、承影,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谁也不让着谁,少不了有一股子酸溜溜的劲。

    扁乐听得实在不耐烦了。“行了,吵什么,眼前这挡子事还没有过去”。

    两位圣女都没了声。不错,如今被必心子禁在这片山域,还想什么回不回圣云城的事。

    三位圣女又愣了神,谁也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来到虫域,本想修炼更快些,没想到遇到这挡子事。不然突破凝气六阶不成问题。

    现在被必心子印封了丹海,还修什么炼呀!在这穷山里,吃喝都成了问题。

    “我去采野果”。承影看看天色,起身走向雾蒙蒙的山林。

    扁乐、古欣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炭枝。

    承影荡着齐腰的草,走进茂密的森林。

    正值春分,枯草疯长,找野果那有那么容易,就是找点干了的树杆都是问题。万木吐翠,深藏在草丛中闷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仿佛这林间仅有的那点空气都让争着绽放的千朵万朵小小的骨朵儿吸光了。

    承影在密密麻麻花草中走了很久,圣服打湿了一大半,裹不住的乳峰露出尖尖的一点。让人有一种看之欲喷的冲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