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意外收获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9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穿过这片密林,看到峰顶笼罩在一片灰沉沉的云雾之中,被太阳遗弃的群山,像个满腹委屈的怨妇,阴森森地耸立在云端下。

    天色虽然还早,但山峰离着这儿还很远,看着被浓雾笼罩的山腰,很难想像那里是什么样子。但愿不是山谷呀!

    呀!承影惊叫了一声。手臂上的圣服竟然被荆棘刮开了一道口子,白嫩的肌肤上也划出了长长的血痕。

    承影狠狠的拽下圣服,没有真气灌注的圣服,比麻布还脆生。

    三位圣女被关在这座山峰十个春秋,这十年里,承影无时无刻不想逃出去。春天刚近,山顶又被滚滚黑云笼罩,每年这时,隆隆的雷声从山峰上传来,时而有巨大的闪电在云端趴升。

    想不了那么多了,时限一到,少主必会派圣使来,必心子再利害也不过是一个。到时,又会被带回圣云城。

    承影怕了,真的怕了,她再也不想看到那可怕的眼神和那双令人作呕的手。想到哪!混身都会起鸡皮疙瘩。

    那闪电,也许是最后的机会,或是被闪电劈死,或是在闪电中重生。

    承影咬着牙关,顾不上痛了,爬也要爬到山顶。

    嘶啦!又是一声,圣服被撕碎几条。

    咕噜噜!一阵饥肠的鸣叫声。

    古欣揉了揉肚子,小脸抽到一起。“师妹,这丫头是不是跳崖了,去了这么久,饿死我了”。

    扁乐从沉思中缓过神来,看眼古欣,肚子也拉起风车。

    晚霞像火焰一般地燃烧,遮掩了半个天空,远山沉浸在火红的气焰里,从云缝里射出的落日炎热,光辉照耀着那片火云山顶。

    “她去多久了”。

    “多久了,师妹你在想什么?大半天了,太阳都要落山了”。古欣真的急了,今天是承影采山果,明显是堵气不回来,想饿死人呀!

    “这么久”?扁乐像是在问自已,也像是在问古欣。

    “你呀!真不知道一天到晚的想什么。再这么等下去,要老死了”。古欣这个气呀!自从圣云城的事后,师妹变了人似的,不就是骗了莫邪吗?如今莫邪成了少主,不一样对你好吗?

    “是吗”!

    “行了,跟你没法说,圣使快到了,你还是想想是回圣云城,还是逃避吧!我去找她”。古欣气呼呼的站了起来,看看承影走的方向,拿着木棒打着草,进了树林中。

    扁乐看着古欣的背影,眼里凝着一片阴云。当年在圣云城,为了报师兄的仇,帮助大长老汪鹤演了一出大戏。如今到底是报了仇,还是被利用了,扁乐自己都想不明白。

    每次见到少主,扁乐都在怀疑,他是莫邪,还是灵然子,真的分不清呀!扁乐怕了,真的怕再见到那双勾魂的眼睛。

    夜色更深了,已经看不清脚下踩的是什么?

    啊!承影脚一空,摔倒在黑石下。

    不知过了多久,石头下才哼呀的有了声音。一只血淋淋的手伸到石头上,月光落在石缝间那张苍白的脸。扣着石隙的手,用力了几次,半截身子才爬上石头。

    “我不想死”!承影咬牙切齿的哼着,支着身子爬上了山崖。咳咳咳!咳嗽了一阵后,背靠着黑石坐了下来。身前缀满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河斜躺在天空中。月亮惨淡的照着苍白的脸上滚落的汗水,一点点的流入胸襟。

    喀嚓!一道闪电腾空而起,直冲云霄,像似从背后黑域中倒插天宇。跟着是几声隆隆的声音。

    迷神的承影猛的转过头,看向黑石后被闪电穿透的黑云。想不出,这山为什么在此时凝云聚电,那来的能量能让其变得如此的可怖。

    承影是雷属性,对闪电有特别的感应,每次突破境界都在雷雨交加的空域。这次,承影不想突破,如果可能,越许可以用雷电解开丹海的封印。

    云朵掩住了月儿,清辉在云边镶上灿烂的光环。月影下的浓雾层层弥漫、漾开,树叶儿“簌簌”作响。

    必心子抖着满身的残云,恶狠狠的神识着紧紧跟着的几道圣影。

    “死焦讯,真以为本祖不敢杀你吗”?必心子狠的牙根都痛了。

    焦讯的境界比必心子高一阶,必心子有心动手,又没有胜算,必竟对付几位圣祖不值得用“裂地残兵”。

    必心子原以来焦讯识破了自己,是来夺“裂地”的。渐渐发现,焦讯等圣祖只是跟着他,到底为了什么,必心子也想不出来。

    如今眼看到了绿影关,再这么跟着,再想用“裂地”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

    “狗日的,为什么总跟着我”。必心子狠狠的骂着。

    看眼远域的群山,必心子慢了下来,不能再等了,过了山,千里之外就是“绿影关”。

    “圣友,本祖已经到了圣城边关,就不容远送了”。必心子神识道。

    焦讯停在十里外,凝神看着远处的老圣士。这位老圣士是谁,已经查过了。竟然在圣祖名录中没有此圣。

    “哈哈哈!圣域不把本殿主放在眼中的圣者不多,不知圣友尊名”。

    必心子撇撇嘴,心里暗骂。“焦讯扒了你的皮,我认得你骨头”。

    “殿主?圣友,在下惭愧呀!虽然身为化身境,却无缘圣云城,没有圣云服,只好流落异地,请圣友见谅”。

    “散圣”?圣域散圣入化身境确实不少,但不可能没有收录。

    “哦!不知圣友根源何在,报上名来”。焦讯再次问必心子名讳。

    “在下,流浪在外,什么名不名,对我没用呀”!

    “别和他啰嗦,老东西交出圣女”。焦讯身后的顾丰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怒声喊道。

    必心子眨巴着眼睛,一头雾水。满脸挂着大大的问号。神识眼圣袋,难道说得是雷霆珠。三位小圣女被囚禁在珠内,已经十余载。

    “哈哈哈!圣友说笑话了,我一个糟老头子,与圣女早就没了交集”。必心子表面冤屈。心里却吃惊不小,难道焦讯等圣有秘术?

    “这么说圣友不交了,那就别怪本祖无情了”。顾丰阴下了脸,身旁二位圣祖手中虚兵光芒闪动,杀气聚笼在眉间。

    必心子一看不好,马上就变了脸子,笑得更加的灿烂。“圣友别生气,别生气。刚才,我一时糊涂,没想起来。不错,前段时间,我请几位圣友在‘域’内论道,看看是不是她们”。

    一道晶光飞向空域。噗!扩成数丈大的透明光球。

    球内,万千景像变幻着,山、河、林、草,仿佛万里江山凝缩在丈许乾坤中。

    焦讯等圣祖没有半点好奇。凝“域”是化身境圣祖特有的能力,神识越强,凝“域”越大。圣祖们凝出数百里的“域”,作为自己的极乐世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

    “域”景在空中流动,转眼间,两位圣女现身在山林中,一位默然而坐,凝思着空域。一位在树林中小心翼翼的前行,似在寻觅什么?

    “是少主侍女”。

    顾丰等圣祖没有半点惊喜,神识一眼后,冷漠的说道:“放了她们”。

    必心子惊得眼皮直跳,强压着内心的惊狂,挤出一丝笑容。“好说”。

    突然,众圣祖眼神变了色。

    透明“域”珠,忽而迸出火花,好像连根拔起来的金树,千万束光栩齐射云端,在半空中爆炸成奇形怪状的金蛇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爆域”,圣祖们脸都白透了明。猛地挥起虚兵,剑光挡向空域。

    必心子吓懵了,“爆域”,伤害最大的就是本体,不到万不得已,圣祖们是不会玩这么危险的手段。“骂的,怎么就爆了”。

    顾不得多想,必心子念力微动。天域瞬间墨黑如炭,爆开的光芒,被黑环吸光,竟然没有一丝光芒逃出域空。

    焦讯等圣祖,被粉丝闪电击中,虽然手中有虚兵护体,圣体没有半点的伤害。神识有如掉进了风钟中,嗡嗡的响个不停,眼皮一翻,栽倒在空中,口喷白沫。

    必心子斜持“裂地残兵”,吸尽空域中的爆光。

    脑袋却像被重捶击中,向后一次次抑去。嗵的倒在空域,晕了过去。

    万千景像在黑域中落下,原本葱绿的山川,竟然变幻成另一番景色。

    承影站在空中,两双大大的瞳影里闪着粉色的闪电光芒。

    刚才,承影鼓起勇气,走进山巅的雷区。一道粉色的球形闪电击在圣体上。瞬间,整个圣体被弧光吞没,羽化的光芒飞溅而去,圣体被击碎了一般轻盈。

    浩瀚的真气突破封印,竟然直达那莫名的空间,聚神凝气,突破凝气六阶。承影被环光笼罩,蓝色的球形闪电打着朵朵电花。

    承影被惊呆了,球形闪光护体,突破境界时比一般的圣者要快,但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仿佛只在一息之间就聚化成珠。神识波浪一般向四域扩去,千里空域里万物生息泉涌进识域。

    “啊!我又回到圣域了”。承影惊喜万分。

    突然,挂着粉彩的脸儿又阴了下来。目光落在千丈外的数具圣体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