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难兄难妹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四道圣体浮在空中,抽羊角风似的抽搐着,嘴里喷着白沫子。

    “必心子?顾丰?还有焦讯”?承影眼睛都化了魂了,另外两位圣祖不认识,看到焦讯,承影心里也就明白个大概了。

    “还等什么,逃吧”!承影取出光梭,目光落在悬在空中的一把残破的圣器上。想不了那么多,伸手收了圣器,躲入光梭内。

    一道金光直射西域,追赶着渐落的夕阳而去。

    黎明的娇阳顶着灰蓝色的穹隆,逐渐淡下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重影山域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双重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

    必心子慢慢的睁开眼睛,眼里闪着无数的星星。猛得一瞪,针刺般跳了起来。“发生了何事”?

    想了很久,必心子才想出一点眉头。“爆域”?看眼千丈外的四道圣影,擦去嘴角的白沫子。万幸呀!没有裂地,“爆域”!九死一生呀!

    “裂地残兵”哪?必心子神识一闪,手抓空了。

    “啊!我的裂地”!胸口一闷,必心子满嘴的腥气,噗的喷出一口精血。这一股子火冲上来,差点把他闷过去。

    必心子这才发现“裂地残兵”没了,吓得他头发都立了起来,“裂地残兵”是什么存在,堪比“圣兵”呀!怎么说没就没了。

    一阵手脚冰冷,整个圣体都冻僵了。必心子张着嘴,牙齿不停的打着颤。半天才说出个颤音。“我的‘裂地’......”。

    一股子急火攻心,必心子两眼一黑,什么也看不见。

    “裂地......”。必心子疯了似的冲了出去,转眼消失在晨光中,空洞的山域不停的回荡着凄切、悲凉的回声。

    又过了数个时辰,天说变就变,一通子“擂鼓磨刀”的轰隆隆的雷声,卷来滚滚的黑云。滴哒,豆大的雨点子打在焦讯的脸上。

    焦讯的脸抽动了下,腾的跳了起来。“孽圣,你敢害我”。

    一颗蛋大的冰雹迎面飞来,焦讯一把抓住。苍白的脸黑的比乌云还深。回首看眼倒在不远处的三位长老,气得牙都要咬碎了。“再让我遇到,我非生吃了你不可”。

    焦讯咬牙切齿的骂了几句,打出几道光环,点在顾丰等圣祖眉心处。

    红光过后,三位圣祖扶手坐了起来。慌张的神识四域,脸红脖子粗的站起。“殿主......”。

    “行了,先别管那些,带两位侍女回圣云城”。焦讯强压着心中的火气,牙齿还有点颤。

    焦讯后怕呀!那位老圣士早就逃走了,如果不逃,怕是几位早就魂归魂域了。

    顾丰锁着眉头,想不明白这期间发生了何事,看眼凶神一般的焦讯,心里似乎也明白个差不多,“爆域”后,焦讯一定也没吃到好果子。伸手抓向山峰,将树枝上挂着两道纤影提在手中,真想一念,捏爆了其圣体。

    “晕,为了你俩,差点把本祖的命搭上”。顾丰心中虽然恨,又不敢那么做。两位小圣女境界一般,但是少主的侍女。

    狂风夹着冰雹,砸得山域在阴影中摇晃。雹影飞近四位圣祖,划了个弧,劈劈啪啪落下山域。

    焦讯刚要走,转身看向一域。

    咔!一道青光斩开黑云,巨大的蓝色裂缝里闪过一道青色的杖影。疯狂的冰雹没了影子,被风吹得如烟、如雾、如尘。

    四位圣祖头皮一阵发麻,眼睛对着空中消失的杖影。“达摩杖”。

    正惊愣时,两道圣影走出青光,威风凛凛的站在空域。刀子似的目光落在焦讯身上。

    焦讯等圣吓得面如土色,忙深行大礼。“见过两位元老”。

    剑灵子、剑真子看眼空中久久不散的“达摩圣光”,眼色惊跳个不停。

    昨夜,剑灵子、剑真子与圣海城城主、元老们读经论术,突然,一道杖影劈开空域,剑灵子和剑真子没等反应过来,跟着杖影消失。

    “焦讯,此处发生何事”?剑灵子还有些懵。想不明白“达摩”为何会飞到这里。

    焦讯眨巴下眼睛,两位元老应该在镇守圣海城,怎么会出现这里,此处距圣海城少说也有数百万里。

    “元老,我等在接少主侍女回圣云城”。

    剑灵子看向剑真子。“师兄有何看法”。

    剑真子眼皮阵阵惊跳,他知道剑灵子什么意思,圣兵“达摩”无因飞遁,必有原因。能让圣兵自启,必有极大的危险。能是什么?剑真子虽然说不准,也不觉得心里打着寒战。

    见剑灵子又看过来。低声问道:“此处发生何事”?

    焦讯忙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不知道,两位元老为何对此事感兴趣。

    “有这事”?剑灵子满脸的狐疑,不是不相信焦讯的话,只是“爆域”这种平常的事,怎么会惊动圣兵“达摩”。

    “叫醒,两位侍女”。剑真子低声道。

    “是”。顾丰慌张的解开扁乐、古欣丹海封印。打出数道红光,点在两位圣女眉心处。

    扁乐扶着额角,滴滴冷汗凝在额间,呻吟着瘫在空域。

    “见到元老,还不跪拜”。顾丰厉声吼道。

    扁乐支了数下圣体,瘫伏在空中。怯声道:“见过各位圣祖”。

    顾丰脸色一沉,心里暗骂,让你拜见元老,你道是拜的。

    剑灵子没有计较,看着混身颤栗的绝色圣女。少主真行呀!侍女都选得这么标致。

    “是谁劫持你”。

    扁乐喘着粗气,似乎有一股子气闷在胸口,就是喘不出来。许久才断续道:“是......必......心......子”。

    剑灵子等圣祖都惊愣了。“必心子!怎么是他”?

    剑灵子与剑真子互换了下神识。“焦讯你们回去吧!两位圣女留下,助我追杀必心子”。

    焦讯等圣祖忙谢过,不敢有太多的停留。竟管少主严令要带回二圣女,但二位元老要留下,谁敢不从。要知道剑灵子和剑真子可不是一般的元老,地位只在三大剑祖之下。

    剑真子收回“达摩圣光”。剑灵子撕开空域,带着扁乐和古欣离开山域。

    一颗流星拖着淡青色的尾巴,从天边坠落下来,瞬息间便消失在拂晓的淡明中。

    小月、干将坐在光梭里,凝惑重重的神识着梭域那缕青烟。这烟似篝火不经意撩起的那一缕黑烟,只是淡了一点,浮在宝座里,不飘也不动。

    这烟有灵性,每每小月、干将走错了方向,便有一道神识飞来。

    小月和干将真的有些怕了,难道那缕青烟就是所谓的魂祖。

    月儿不敢与外公说话,那怕一点神识都不敢交流。只能用眼神相互示意。

    “月儿,这个月,我当值,你去修炼吧”!干将看眼外孙有些憔悴的脸,心痛的说道。

    “外公,我想陪着你”。小月心里一阵发怵。修什么炼呀!看着那缕青烟就混身起鸡皮疙瘩,心里发毛。

    干将明白外孙小月的心思,别说是她,就是自己也一样,自从跟着那缕青烟离开幽冥域,这个心呀!就再也没有落过地。总感觉每个神识的波动都在被窥视,在这里没有秘密可言。

    “去吧!只要我们为魂祖尽心尽力办事,魂祖会给我们很多机会”。

    小月嘴角动动,似想要说什么,含糊的又咽了回去。

    突然,梭域内亮起一道光轴,凝出三个血淋淋的篆字。“圣海城”!

    “是”!干将心里一阵发慌,圣海城远在东海,即是乘坐“千里梭”,也要数十载。

    天空中忽然闪出银色的刺眼的白光,把碧蓝的睛空从天际裂开,眨眼间,“千里梭”消失在白光中。

    林木幽深,古树参天,说不清生长多少载的苦楝树密密茂茂,连成一片,远远看去,凝聚在山脚下,浓重的绿色云烟,无边无际的爬上山岗,消失在茫茫的天涯。

    魔幻的光影踏着绿色云烟而来,转眼间,掠过这片无垠的林海。魔影慢了下来,现出鳞甲魔兽。

    钝钧坐兽背上,驮着蔫头耷拉脑袋的赤霄。

    魔兽四蹄腾跃,遁姿极其平稳,放慢了速度,一闪也有数十里。身前有风罩破空,没有一点风势随之而动。坐在后面的赤霄,却左右的摇晃着,就是一根软塌塌的绢布条。

    “赤霄哥,你没事吧”!

    钝钧回首轻瞀,这一路一直担心赤霄。钝钧细细的查过他的伤势,没有检查出半点症状,不知为什么?赤霄就是混身酸软,无法支撑圣体。

    “没......事,就......是......混......身......无......力”。赤霄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完,软软的靠在钝钧的身上。

    “赤霄哥,药圣子圣祖真的在药圣山吗”?

    “应......该......”。赤霄还想说,气又喘不匀了。只好青着脸,耷拉着头。

    钝钧虽然在魔域久住,也是圣域的常客,听过药圣子的名头,也见过两次。如今能救赤霄哥的也许只有他了。

    “小......心......哪”!赤霄突然说道。

    “放心,圣域来的多了,不会出事的”。钝钧笑笑,这一路赤霄哥不知道说了多少个“小心哪”。都听得好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