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赤霄的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9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可以这么说”。

    杀念从两双丽瞳中流出。劲风无名的从山谷中呼啸而来,寒冷刺骨的在山顶、山谷旋转、呼吼。看似光秃的药圣山发出海潮似的吼声,茅草、枯枝摇曳颤抖,互相击碰摩擦,不断吐着呻吟。

    “五行环”在秦姬手腕上阵阵嗡鸣,与山风吹得呜呜声响应,好像千百只野狼在齐声嗥叫。

    琼心摆着流莹小扇,道道香柔柔地震荡波,吹过密集的树叶层,叶叶摩擦,发出凄切的哀鸣。无形的压力令人透不过气来。

    “秦姬,我们交过手了,就凭你那件破圣器,挡不‘流莹扇’一击”。

    “哼!琼心,你别吓唬我,以你的境界,那个破扇子还能催动几次”。秦姬嘴上说的硬,却没有敢轻易出手,上次与琼心交手,秦月为了保护她受了重伤,现在还人事不醒,如今有几分胜算,不好说了。

    “破扇,也是虚兵”。琼心说着,一咬银牙,轻流小扇闪起数点莹光,

    嗖!三道莹光破空而去,虚空竟然被击出三道裂缝,嘶啦啦的向四域裂去,仿佛这天就是一块易碎的琉璃。

    秦姬脸色微红,腕间“五行环”放出一道环光。数道环影在身前打了个旋,化成数十个光环。

    “去”!“五行环”砸向飞来莹光。

    啪啪啪!空中一个个环光随声破碎,三道莹光穿过环心,将“五行环”击得连连暴退。

    秦姬额角瞬间凝满了冷汗,连点数下术指,想加持“五行环”。

    啪!一声爆音,退得不能再退的“五行环”碎成五块,爆落在空中。

    嗯!秦姬闷哼一声,打出一道光盾。圣体随着“五行环”爆光向后飞去。

    噔噔噔!残叶般在急风飞落的秦姬,刚一落空,向后又连连爆退而去。胸口一阵发闷,脸被憋的菲红。

    三道莹光凝在秦姬身前,幻化成三支金钗。

    秦姬痛的直不腰,双手捂着胸口,抬头凝着怒目盯着琼心。

    “怎么样,秦姬,我说过,你不自量力。还是跟我回圣魂城认罪吧!只要你点个头,我可以放你一马,不然只能为你收尸了”。琼心扭着柳蛇腰,笑得混身乱颤。

    秦姬闭上眼睛。“杀了我吧!死,我都不会回圣魂城”。

    “想死,那有那么容易的事”。金钗变成三只巨嘴,咬向秦姬的脖胫和手腕。

    秦姬双目紧闭,这么近,那还有躲的机会。

    “噗”!怪异的声音响起,秦姬打了个冷战,没有感觉到痛,锁了下眉头。“死,就这么容易吗”?

    秦姬微微睁开抖动着灵光的眼神,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三只瘪了壳的怪脑袋,塌陷在空中。流着长长的血喇子。

    药圣子光溜溜着背脊和屁股,白嫩的肩膀上扛着个大大的药槌子,槌子大了点,重了点,把嫩白的肩肉压出三道子红印。

    “啊”!秦姬脸上飘过一缕红霞,抬手挡住了脸。

    琼心握着流莹扇,微微的抖动着,几乎要拿不住了,像似刚刚砸到晶铁上,震的手都要麻木了。

    “嘻嘻!我还以为谁哪?拿着把破扇子,在本祖的家门口逞强,原来又是那个老正经养的烂货”。药圣子奶声奶气的骂着,边骂边放下药槌子,似乎嫌它太重了。

    琼心听着眼前小圣童骂的那个磕碜,气得脸都凝满了青气,嘴哆嗦不成个,想还嘴,牙抖着的说不出话来。

    “药祖,手下留情”。

    金光闪过,赤霄搧着“如意扇”笑呵呵的走出空域。

    药圣子黑眼仁变成白眼仁,瞟了赤霄一眼。心里骂道:“臭子小子不快逃命去,还敢回来英雄救美”。

    赤霄呲着白牙,笑呵呵的向药圣子一礼。“这位琼圣友是在下密友,药祖......”。

    药圣子瞪了赤霄一眼,真想狠狠的骂他两句,张张小嘴,只骂出个“滚”。一扭白胖的出了褶子的小屁股要落到山域。

    “药祖,请救救月儿”。秦姬双膝跪有空域,伏地痛哭。

    药圣子身影消失在雾气中,只留下淡淡的药香和酸溜溜的泪息。

    赤霄扫眼秦姬,心里微微一动。这美圣女一哭呀!赤霄的心跟扭了一团子乱麻,那个难受呀!目光忙回到站在空中琼心身上。

    “心儿,好久不见了”。

    琼心拿着流莹扇抖着流光,那里还能听进去赤霄的问候,腿一软,轻柳细腰向下坠去。

    淡淡的气息飘来,琼心倒在赤霄的怀里,那双凶巴巴的眼神没了影子,失神的跳着眼皮,头一歪,软在温暖而又有力的怀里。

    看着怀中雕琢的无比精致的美玉,那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两条弯如月牙般的眉毛,跳动着勾魂的眼波,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的樱唇,如花般凝着诱人的香气。

    赤霄的手抖了,眼里闪过一点光,像似被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照亮了,禁不住向怀里紧了紧。微熏香气扑面而来。

    “还是那么香”。失神的赤霄,自言自语。

    怀里曼妙纤细的柳腰动了下,转动的眼眶显得灵动俏媚。

    阵阵急风,撞开微动的雾气。赤霄把光梭都忘记了,抱着琼心出现在万里之外。落到一片不大的湖边。

    “钧妹快把这里收拾下”。赤霄喊了声,从圣袋里取出一个小小的楼型,轻轻抛向湖边。

    微风吹拂过湖面,掀起层层涟漪,在夕阳的照耀下,一座古香古色的二层小楼出现在湖边。

    钝钧看眼走进小楼的赤霄,小嘴撇了撇。想不明白,赤霄哥怎么对这个小狐狸精这么上心。看着熠熠生辉湖水,钝钧又犯难了,收拾什么呀!荒山野岭,难不成要造个花园吗?

    “赤霄哥怎么收拾呀”!钝钧没有好气的跟了进去。不由得愣了下。楼内幽香弥漫,朦胧的烘托着气氛,轻纱低垂,绣鸟粘花,显得既温暖又温馨。楼内摆设与少女闺房没有两样,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上,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像似这小楼天天都有细心的主人在整理。

    “呵!这是要金屋藏娇呀”!钝钧不由得有些愤然。

    “真没用,好好的看着”。赤霄不舍的看了眼床上的琼心,走出楼门。

    “哼!重色轻友”。钝钧咬着细牙走到床边,斜了眼,肉白的玉锋。眼仁都翻没了。

    琼心见的次数不多,但对她的印象总是与泼辣、跋扈、刁蛮这些名词分不开。今天看来,又多了几个词:狠毒、骚气。

    钝钧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个躺在床上的圣女,总之,从第一眼看到时,就对她没有一点的好印象,想不明白,赤霄哥怎么就能让她迷得神魂颠倒。

    “琼心醒了吗”?才出去没有半杯茶功夫,赤霄摇着“如意扇”,洒脱的走进了楼。

    一阵轻香随之涌来。钝钧禁不住锁起眉头。“天哪!这都是什么香”。

    赤霄看眼有点楞的钝钧,淡淡一笑。“钧妹,你出去休息会,这儿我来”。

    钝钧撇下嘴,明明是要赶人家走,还说的这么好听。转眼出了小楼。

    湖岸边,垂柳依依。一阵暖风吹过,一大片荷叶层层叠叠,像翠绿的伞。在荷叶间,几枝含苞乍开,在翠色中点上粉色的一点。

    楼前,晶石小径曲折在花丛里,一株茂盛的郁金香,绽开着黑色的花朵,微微四散的花瓣如同黑色的丝绒,散发出沁人心肺的阵阵清香,。

    只有四五片花瓣的花儿连成一片,大多叫不上名字,枝条长累,花枝低垂,舒展着那美丽的花瓣儿,多得几乎要把花枝盖起来。

    “这都是那来的花呀!就是种,也一时半会开不出来”。钝钧有些迷了眼,不觉得被眼前的花儿醉了心。

    钝钧走进湖边小亭,坐在迷人悠长的香气里,看着那翡翠般的碧叶丛中抽出洁白的花朵,那迷人的影子,令人魂牵梦萦。似乎感觉莫邪哥正坐在身边,依偎着看着荷花丽景。

    “莫邪哥哥家也有荷花池”。钝钧情不自尽的嘟囔一句。心儿被这景溶化了。

    “心儿,你看这景和家里一样吧”!

    湖边走近两道身影,赤霄走在侧前轻轻给琼心搧着扇子。面容矜持,眼神却没有离开过琼心的脸。

    琼心脸色微白,挂了一层冷艳的冰霜,看眼荷花池,走回楼前花丛。“我讨厌荷花”。

    赤霄面上的笑容微僵,立即又笑了起来,忙跟了上去。“我让它消失”。

    青光一闪,满湖的荷花消失了。沉浸在花影里的钝钧站了起来,看着粼粼的水面,不由得僵住了,是幻景?

    “她是谁”?站在花蕾里琼心,手中“流莹扇”闪出寒光。

    “哦!我的弟妹,不幸落入魔域,才让我救回,来找药圣子求解药”。赤霄脸色一变,忙挡了下。

    “无可救药,让她离开这里”。琼心冷冷说道,虽然收了“流莹扇”,神识中的杀气却没有减。

    赤霄忙向钝钧使了个眼色,神识道:“钧妹,给哥个面子,到山外等会儿”。

    钝钧这个气呀!银牙都要咬碎了。真想上前给琼心一巴掌,不过看在赤霄的面子上,只好转身遁出山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