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再求药祖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5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淡青的晨辉里,金灿的光线撒扯着云雾。风儿打碎了琉璃,把隐约的山影擦的更清。

    钝钧噘着嘴,眉头微趋。轻泣声,在晨风中忽远忽近。

    遁了几息,遁近近似光秃的药圣山。山前小溪边,秦姬抱着秦月嘤嘤的哭泣。

    秦月脸色苍白的透了明,已经看不出较好的面容。

    钝钧遁近,魔气笼罩了山域。秦姬的哭声依旧没有停止。

    “老不死药鹊,不就是会点狗屁医术,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救本魔也就算了,本族圣者也不救,要你还有何用......”。钝钧竟然气势汹汹的骂了起来,这一骂就是半个时辰。把秦姬都骂的停了哭声。

    “谢谢魔友,本圣还是另想办法”。秦姬拭着泪水站了起来,求也求过了,骂也骂过了。药圣子根本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躲在药圣山里就是不出来。

    叮铃铃!身材娇小的雪奴,拉着带着铃铛的链晶锤遁出空域,一把接过秦姬手中的秦月。“主人,我砸了这座山吧”!

    “我们走”。秦姬看眼才能化形的雪奴,轻轻的摇摇头。

    空域微动,长发如雪的老圣士,拄着石杖,背着药葫芦站在空中,身散发着剑一般冰冷的气质。上下打量了会禁识奴。

    “你,跟我来”。药鹊指着秦姬,淡漠的说道。

    秦姬一愣,忙跪拜空域。“谢药祖”。

    “行了,来吧”!

    药鹊摆着大袖子落入药圣山。

    钝钧张着小嘴,还有半句骂音没发出来。回头看眼远域,想起赤霄的话,跟着落向山域。

    啪!一道花影爆开,钝钧被光波弹出数十丈远,险些撞到石壁上。

    钝钧理了下散开的秀发。“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身上的魔气量你也解不了”。

    秦姬眼前,那座光秃的山峰没了影子,茏葱佳木,闪灼奇花,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清溪泻雪,石磴穿云,晶石雕成的栏杆环抱碧水幽池。隐约在山溪的尽头,一座雕甍绣槛的圣殿飞插云空,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

    一闪,秦姬眼前景物消失。阵阵药香扑面而来,药雾吞没了四域,神识都弱了下来。

    药鹊四散着圣服,盘坐的“寒香玉石”上。目光炯炯的看着秦姬。

    秦姬忙跪拜在地。“请药祖救救月儿”。

    药鹊眼里灵光闪闪,淡淡一笑。“救可以,你要如实回答一个问题”。

    “是,药祖”。秦姬心里虽然惊,还是答应下来,对于自己有什么问题可以保密到比救月儿还重要的吗?努力的点着头。

    “好”!药鹊看眼站在秦姬身后的雪奴。“谁教你的术法”?

    “寒波识禁”?秦姬心头一惊,这术法飘渺峰苗盟长老送来的,说是莫邪的秘术。由于神识太弱一直没有修炼,炼化不少“百识真晶”后,刚刚达到修炼秘术的要求。

    “药祖,此术是飘渺峰苗盟长老所传”。

    药鹊神识窥视着秦姬的心神,没有感应到半点波动。眉头不由锁的紧紧的,两双鹰目利刀似的割着秦姬的脸。

    苗盟,药鹊略有耳闻,听说是飘渺峰开峰长老,为飘渺新开峰立下汗马功劳。至今在圣魂城,只可惜没见过面。

    “他为何传你此术”?药鹊刨根问底的问道。

    “我从飘渺傀境而来,后跟圣魂城主到了圣魂城,苗盟长老到圣魂城为了打通些关系,因此送我此术”。秦姬的嘴真严呀!只字不提与莫邪的关系。

    “哦”!药鹊暗叹了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莫邪是飘渺峰少主,飘渺峰长老会此术也就不为过了。药鹊还真希望此女与莫邪有些关系,还是失望了。

    “我看过了,令爱的伤是虚兵所至,吃了这‘化虚散’,不久就会愈”。药鹊闷闷不乐的取出药噬晶交给秦姬,轻轻的摆摆手示意秦姬离开。

    秦姬千谢万谢的接过药晶,带着雪奴离开药圣山。

    水晶蓝的天空扯着几缕云,淡淡的阳光穿透云层,清澈透明的天空上呈现出一道彩虹。

    钝钧站在七彩霞云间,看着眼前光秃的石缝间挤出几簇青的荒山。眼皮微跳几下,秦姬遁出山域。

    “圣友”!钝钧飞遁到近前,笑嘻嘻的向秦姬见礼。“那老药罐子给药了”。

    秦姬看眼魔气环绕的钝钧,点点头。“魔友还是远离此域吧!被圣族巡使感应到,后果不堪”。

    “没事,想跑还不容易,只是这老药罐子太抠门了,求点药都不给。......”。

    钝钧还想说,秦姬没了心思,微微一笑,带着雪奴向另一域遁去。

    “圣友等等”。钝钧追了过去。

    秦姬遁出数千里,落入云气雾霭透射的紫色烟雾里。

    钝钧停了下,神识着云雾中若隐若现奇峰异峦。咬了下红唇,狠下心跟了进去。

    一丝丝地雨雾飘落在山林间,细细的雾丝是绿的,从苍穹中软软地洒下。林子的泥土夹杂着清新的气味,草叶慢慢地探头,看着一处浅浅的山洞。

    秦姬扶着秦月,手中的水晶滴着小小的水珠,慢慢的落在秦月微干的口中。几滴落入后,秦姬轻轻的放下秦月。

    “圣友,我有事找你”。钝钧站在山洞外,探进半张脸。

    叮铃铃。雪奴扭着小蛮腰,抖着挂着金铃的链晶锤挡在钝钧身前。

    一股子寒气扑面而来,空中飘飞的雾雨凝成根根的银针,针芒直指钝钧。

    钝钧被雪奴摆出的阵势吓了一跳,化雨为针是圣者都会,只是这雪怪的针芒,有一种刺骨的惊寒。

    秦姬凝视着秦月的脸,渐渐的目光柔和了。“雪奴!魔友,魔族与圣族不相往来,还是早些离开吧”!

    “圣友,我只想问问,怎么才能让那老家伙医治,我想驱去魔气”。

    “驱魔气”?秦姬从来没有听说过,魔者身上的魔气可以驱去吗?不过,对魔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至少也帮了自己。

    “魔友实不相瞒,药祖因此术而授药”。秦姬指着雪奴,笑了笑。她都不知道药祖为何问那些事。

    钝钧眨着长长的睫毛,看着冰甲雪怪。这怪物是有些怪,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呀!

    “圣母”!

    秦姬哆嗦下,欣喜看着向秦月。

    “月儿醒了,吓死母亲了”。

    秦月扫眼洞外,目光落在钝钧身上。现出一脸的惊色。“那是魔女吗?真漂亮”。

    秦姬瞪了秦月一眼。“伤才好,好好的休息,别惹事”。

    “魔女姐姐进来坐坐好吗”?秦月瞪着好奇的眼神,半怨半求的问道。

    钝钧看眼秦姬,微微一笑。“圣女妹妹等伤养好的吧!我还有事”。

    说完,钝钧退出山域,登上山巅,站在云海翻滚石崖上。一边是苦尽甘来的母女,一边是情意绵绵的挚友。只有自己仰视天空,看着远天云霞落尽。

    “莫邪哥,你在那里”?站在怪石屹立的山巅之上,钝钧摇摇欲坠,张开双臂,一阵阵微风吹过,真想拥抱那远天的身影。

    “钧妹”!赤霄摇着“如意扇”出现在身后。

    钝钧收回手臂,不好意思的脸儿红了起来。“赤霄哥”。

    赤霄扇子微微挡了下脸,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钧妹,我与琼心约好了,去虫域修炼。你去吗”?

    钝钧摇摇头,她心里明白赤霄的心思。如今,小月找到外公,魔域都不回了。赤霄本可以结伴,见了琼心后也要走了。钝钧的心乱了,竟管魔域有泰阿和夏禹,心儿却早已飞到莫邪的身边。

    “我不去,我要去找莫邪”。

    赤霄脸色微变,挡在下巴上的扇子高了点。一时没了话。他不知道如何说清此事,现在很多的事都说不清楚。

    “赤霄哥,你怎么了”。钝钧被赤霄的心神变化吓了一跳,心里跟着打起了鼓。

    “没事,没事。四弟失踪很久了,我太想他了”。

    “失踪了”?钝钧吓得嘴都哆嗦了。

    “不是,不是。没失踪,我在圣云城见过他,只是四弟地位太高了,轻易见不到。你进不了圣云城,千万别冒险呀”!

    “在圣云城,那就好,赤霄哥,我求你一件事”。钝钧激动了起来,小脸挂满了红晕。

    “求什么,尽管说”。赤霄收了扇子,一脸的傲气。

    “真的,帮我求一粒隐蔽魔气的圣药”。钝钧激动的拉着赤霄的战襟,生怕他反悔跑了。

    “你说是找药圣子”。赤霄的脸上挂满了难色,看着钝钧期待的眼神。“让我想想办法”。

    “赤霄哥,我等着你”。

    清色的雾影里,药圣药鹊坐在四处迷茫药气中,眼前只有看不透的乳白色混沌。唉乃之声由远而近,和悦耳的金鸣声相应和。白色的空洞里隐隐约约座落着火鼎,升腾着草影花魂。

    药鹊并不恋惜那花魂的逃逸,饶有兴趣的凝视着花影,时而轻轻抬手弹碎一缕浮花。

    瞳影跳动,碎去的花魂,一瓣瓣的爆开。像那秋风中的落花,片片的飘去,转眼无影无踪。

    “药祖”。赤霄扶着琼心出现在殿域。

    药鹊捻着花魂,看着文弱的像一片秋叶的琼心,脸上浮起层层阴云。斜眼盯着赤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