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十万火急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40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怎么,来讨债的”。药鹊嘴边凝着冷笑。

    赤霄一本正经的上前,向药鹊深行一礼。“药祖,你伤了琼心的事,我们可以不追究,请药祖售一剂圣药”。

    药鹊撇撇嘴,心里骂道:“臭小子,你还来劲了,本祖根本没伤她,怎么要表现一把吗”?

    “一剂药也没有,我只说一字‘滚’”。药鹊凶巴巴的骂道。

    “别急着吹胡子瞪眼,我只要一剂隐匿魔气的圣药”。赤霄笑盈盈的用扇子托着个圣袋送了过去。

    药鹊扫眼虚空,心道:“这小子还有点义气”。

    脸色也缓了下来。“即是这样,还有的谈”。

    圣袋落到药鹊身前的石桌上,药鹊神识一眼,眼皮惊跳了数下。这小子底蕴不浅呀!两根长眉飘了飘。粉瓷似的脸上红光灿灿。

    “药是有,只是这......少了点”。掂了下圣袋,药鹊摇了摇头。

    “如意随心”扇面凝出两字“混蛋”。赤霄潇洒的收了扇子。“药圣果然识货”。

    又一圣袋落到桌上,起了一层灰圈。

    药鹊眼皮跳个不停。取过药葫芦,倒出一粒药晶。“小子,我可说明白了,此药还有瑕疵,遇阳而隐,遇阴而现”。

    赤霄激动的接过药晶,没想到药祖这次能痛快的答应。“记住了”。

    药鹊顾不上赤霄还没走,从圣袋中取出一粒晶珠,眼睛都化了魂。“这是什么宝贝,怎么能吸引神识”。

    群山环绕着一片小小的平川,隐没在浓滞的雾色里。钝钧站在森林的顶端浮现的浓雾上面。

    秦姬带着秦月走出游移的雾色,见到魔女依旧守在这里,不由得相互看了眼。刚要遁走。

    流动着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片沉思的森林、小溪都显现出来。赤霄扶着琼心遁入平川。

    秦姬、秦月忙立盾挡在身前,瞪着赤霄怀中的琼心。

    “钧妹!这是你要的圣药”。

    钝钧接过飞来晶光,一颗小小的药晶落在手心。这就是“隐魔散”。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

    “此药,遇阳而隐,遇阴而现,千万记住”。赤霄叮嘱道。

    秦姬、秦月看着赤霄怀中柔弱的琼心,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不像琼心呀”!

    琼心微微抬头,半眯的眼皮里闪过一道煞光。吓得秦姬、秦月禁不住退了步。那道眼神太吓人了,冰针似的刺寒了心。

    赤霄看眼秦姬、秦月,眼里流出怪怪的目光。

    “钝钧妹妹,我走了”。揽紧琼心的腰,赤霄遁入光梭内。

    钝钧放出魔兽,向秦姬、秦月微微一笑。“两位圣友后会有期”。

    秦姬、秦月凝视着远去的流光,脸色没有半点缓和。

    “圣母真的要去”。秦月噘着小嘴。

    “不错,虽然琼心与我有成见,必竟有数千年的交情”。秦姬取出光梭。

    “圣母,她差点杀你女儿呀”!秦月不满的跟入光梭,声调高了不少。

    “别小人之见,那有不救的道理”。光梭一闪,追向赤霄遁去的方向。

    远远近近,令人肃穆、层次分明、深深浅浅的绿色,在浓浓淡淡的晨光晃动。

    药鹊拿着晶珠看个不停,此珠,不是第一次看到,曾经在莫邪手中得到过。

    看的正出神,猛得看向远天慢慢爬升的圆月。神色慢慢的阴了下来。

    灰蒙蒙的云遮去月光,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山峰,掩去刚刚的满眼猩红。那云沉沉的坠下来,压抑得整个药圣山都静悄悄。十分得冷,小草低下了头,树枝弯弯曲曲,压抑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药鹊将晶珠握在手中,另手持杖轻轻的点着空域。唰!一个穿着肚兜的圣童,拉着药槌子,咬着手指站在药鹊身后,那双顽皮的机灵的瞳影凝满了黑光,死死的盯着压在山巅的黑云。

    很少有这么恐惧过,就是当年与魔主、魂主、虫主相视时,药鹊也没有这么慌张和胆怯。此时,鼻尖都凝着冰冷的汗滴。

    眉头一挑,药鹊的脸皮抽了下。一位皮肤像放了太多盐杀得皱巴巴的老圣士遁出黑云。满脸的黑斑,眼窝套着黑圈,呲着参差不齐的牙,嘿嘿的笑着向药鹊见礼。

    “药祖,我家魂祖请你入内一叙”。

    药鹊上下打量老圣士,真的不认识。也对名门圣地怎么会与魂者为伍。

    药鹊有心不去,魂压笼罩山域。很明显,魂者境界远在其上,不去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本祖与魂者没有什么好谈的,也没有资格。还是请魂友回魂域为好”。

    老圣士的脸抽动着,嘴向两边咧着。“药祖,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劝你,还是进来,不然圣云城、虫域边城就是圣药山的榜样”。

    药鹊脸色铁青,如临深渊,惊得头发都扎扎着。“圣兵出世”?药鹊或多或少都听到些消息。只是没想到祸事说来就来了。只是这药圣山没有魂者要的东西呀!

    “滚,凭你也敢在我面前叫嚣”。药鹊勃然大怒,气得脸色发青,手中石杖嗡鸣阵阵。

    老圣士被涌来的火气,冲得头皮都麻颤了,胡子粘到了下巴上。退了一步,没有半点退却意思,身子向前倾着。顶着冲来的煞气。

    几息过后,煞气弱了下来。被火气薰到的山域清明起来。

    老圣士塌架子似的差点瘫在空中。一道圣影落在老圣士身边。“外公没事吧”!

    “哎呀!你的脸”。硬撑着的老圣士,吓得来了精神,伸手挡住圣女的脸。

    美艳的圣女瞬间变成怒容老圣婆。

    “我怕什么,我是魔女,魔主的魔卫,他能把我怎样”。圣女抻手扯下脸上薄皮,又现出惊艳的面容。

    竟然是小月。

    “玩药的,你听着,是魂祖请你,你想进就进,不进请回,别在我们面前展威风”。小月冰艳的瞪着药鹊。

    药鹊刚才虽然怒发冲冠,却没敢动手,不过是长长威风,杀杀老圣士的气焰。见到魔卫小月,药鹊大吃一惊,难道魔主也与魂者混到一起。

    药鹊瞪着眼睛,吹着胡子。遁入魂雾中。

    “你呀,你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会引来杀身之祸的”。干将点着外孙小月的额头,怨声怨气的道。

    “还说哪!我不出来,你就瘫那了”。小月撇撇嘴,小鼻子哼了声。

    “谁说的,我那是以弱示强”。干将吹胡子瞪眼道。

    “以弱示强”。小月做了个鬼脸,跑进雾气中。

    “嗨!你个小丫头,还看不起你外公”。干将嘟囔的跟在后面。

    药鹊眼前变得清明,心头一紧,环视四域,那里有羽刀的影子。

    域内,竹椅里坐着身着魂甲的暴影魂者,侧背着身,肩上斜挎着一把魂弓。

    药鹊心中一寒,暴影魂者是化身三阶的存在,别看一阶之差,战力可不在一个挡次上,何况魂术比圣术强的可不是一层二层。

    “魂友,约本祖有何见教”。

    暴影魂者侧着身,没有直视药鹊。“药祖久居圣域,常来往于各圣城之间,见识自然极广,我有一事想问药祖,请药祖指点迷津”。

    药鹊心头一惊,暴影魂者境界在自己之上,怎么一口一个药祖。“魂友不敢当,只要不关乎圣族秘事,在下知无不言”

    “那好,请问灵域之门在何处”?

    “灵域之门”?药鹊脸色沉了下。

    圣域修者想入灵域,只要突破化身四阶,即可飞升灵域。但,为保圣域安定,在圣域某处,有连通两域的界洞。不需要突破化身四阶即可入灵域。

    “灵域之门”在何处?很少有修者知道。药鹊以前也不知晓,只是有一次,因灵域急域一味奇药,下谕于圣域。药鹊身为圣族药圣,有幸参与此事。

    “魂友,在下虽然在圣域地位不低,不是什么事都知晓的,此事,还得问元老级圣祖们”。

    暴影魂者沉思一息,一道魂光出现在魂手上。“此物,圣友可认得”。

    药鹊神识紧缩,似被巨手拉扯。眼神刺痛的睁不开眼睛。

    “万魂之骨”?药鹊遮蔽神识,不敢再直视魂光。

    “不错,此物是打开灵域之门的钥匙,药祖可否告之”。暴影魂士厉声尖吼道。

    药鹊虽然惊得要命,还是摇摇头。“魂友,在下真的不知”。

    暴影魂士沉默许久,叹了口魂气。“即是如此,我再找找!药祖自便吧”!

    药鹊描眼暴影魂士侧影,很难分辨其魂容。魂雾挡住了影子,只有淡淡的轮廓,如果能看清,或许能知道此魂生前是谁。药鹊转过身,停了下,本想问,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孤独的月光落在药鹊苍白的发髻上,泛着淡白的光芒。挂了霜,显得四域都冰冷的让人牙齿发颤。

    药鹊凝视着退进黑域的魂雾,眼神都僵住了。“万魂之骨”应该在圣魂城魂园“镇魂塔”,怎么会落到魂者手中,这还了得。

    不容在细想,关乎圣族存亡的大事,药鹊没有半点犹豫,取出晶信,按在眉心,嘶嘶啦啦!升起阵阵白烟。取下晶信,连连点落数道符文,晶光消失在夜域深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