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仇人相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凝在峰下缕缕白色的雾,被山谷衬托着,一下子浓了过来,一下子又散进黑色中。

    峰尖的雾气里,站着淡淡的魂影,背着手,凝视着一颗流星拖着长尾巴似的蓝色磷光,在夜空中划出长长的弧线,好大一会儿才渐渐地消失了。

    小月、干将远远的跟着,在她们眼前,什么也没有,有的不过是雾遮蔽了夜色。

    小月眨眨挂着雾珠的睫毛,转身走向古树。

    干将刚要转身愣了下。低声道:“月儿在此等我,我去欲心洞”。

    小月神识四域,看不到魂祖在哪里。“外公,小心些”。

    干将脸色凝重的点点头,转身遁向空域。

    圣魂城游魂关沉睡在月光下,神算子披挂着圣服,掐着指头,翻着白眼,嘴角微微的动着。眉头一锁,指尖、白眼同时定格。神识落在远域的晶光上。

    伸手夹住晶信,锁着起白白的眉头,嘴里不知嘟囔着什么,慢慢的把晶信按在眉心处。唰!反着月光的脸布满了黑云。小声嘟囔道:“要翻天了”。说完月光下的影子淡了下去。

    圣魂城圣魂殿,数十百晶案摆在空中,每个晶案后坐着一位化身四阶圣士,个个神采熠熠,气宇非凡。

    “各位,此次魂族一役,不但得到‘落魂绿晶’,还大量消耗了植族、虫族、兽族的底蕴,各位元老功不可没......”。卞寒举着杯子谈笑着,意气之色,尽显在脸上。

    “那里,这次是城主运筹帷幄,方可决胜万里之外”。众元老随声附和着。

    “哈哈哈,来!来!干”。卞寒举起晶杯,一饮而尽。刚要放下杯,一道晶光飞现在眼前。

    卞寒捻下晶信,放在案上。又与身边的元老笑谈起来。

    一个时辰后,酒宴即要散去。大殿中只留下城主卞寒和几位亲近元老依旧推杯换盏,大谈快事。

    “城主,你怎么还有心思喝酒”。神算子裹着寒气冲入大殿内。

    “‘算命的’过来,过来,来的正是时候,来来喝一盅”。卞寒醉意深浓浓的半眯着眼睛,举着酒杯摇晃着。

    神算子锁着眉头,看眼案上的晶信,心里明白个大概,十有八九是没看晶信。看了眼左右,神算子神识眼卞寒。

    “啪”!晶杯碎在手中,卞寒酒醒了大半。一双鹰目凝出红光。

    周围元老都愣了,不知发生了何事?忙看向神算子。“老家伙,又拿他的预言坏大家的好事”。

    卞寒慢慢的坐下,面色渐凝冰冷。

    大元老逸晨忙问道:“城主发生何事”?

    卞寒将案上晶信递给大元老,逸晨接过晶信按在眉心,不由得吸了口冷气。沉色道:“城主何意”?

    “杀”。卞寒牙齿中挤出一字。目光落到神算子身上,许久才说道:“益元老可愿接此任”。

    神算子益仞摇摇头。“城主此事事关圣族安危,怕是在下担不起此任,还是请大元老和城主商议后定夺”。

    大元老逸晨点点头。“益仞说的不错,此魂敢入圣域,必有些战力,不可不防呀”!

    “好!请大元老召集元老会,共商此事”。卞寒也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忙将此事推给元老会。

    “请城主放心”。逸晨起身,抖落一身的酒气,遁出殿域。

    卞寒见大元老离去,沉着脸问神算子。“药罐子说的事可准”?

    神算子点点头。“比我算的准”。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神算子撇撇嘴,心里那股气呀!就别提多郁闷了。

    欲心洞定城,比昔日更加的繁华,入城的圣者,男多女少,圣士们个个羽扇纶巾、气宇非凡,似有意披挂的整整齐齐,入城时,有意的在晶镜前整理一番。

    一位老圣士乐癫癫的挤在圣群里,吓得两侧的圣士们忙让开一条道,生怕让这满身蒐气的老圣士粘上。

    守门巡法看眼挤到晶门前老圣士。这是什么日子,怎么有这种圣士来捣乱。“老圣友请整装”。

    老圣士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一道涟漪,迅速划过。“好好”!转眼跑到晶镜前,打了打身上的灰尘。

    咳咳!周围圣者被呛的急忙掩住呼吸,看看老圣士的境界,锁锁眉毛,没有几圣敢有怨气的。

    老圣士坏笑的转身到了门前。“巡法大人,可否引见城主”。

    巡法使趋起眉头,看看培行境老圣士。就这境界也想见城主!笑笑的摇摇头。“我都没有见城主的资格”。

    “哦!那见田涓长老如何”?

    巡法使眼睛瞪大了一圈,怎么?是来找茬的。脸色阴沉下来。“圣友,你胆子太大了吧,长老名讳,你也敢叫”。

    “其实,我想见简雨元老”。老圣士傻傻的笑着,根本没把巡法使看在眼中。

    “放肆!来呀!拿下”。巡法使一声怒喝,手中抖出晶链,就要索拿老圣士。

    “等等”!老圣士一摆手,脸上凝出奸笑。“巡法大人,这个有封晶信,望速交大元老,此信关系欲心洞安危”。

    老圣士放下晶信,一溜烟的逃没了影。巡法使看着晶信犯了难,心里骂道:“怎么没抓他哪”?

    “还愣着干什么,追呀”!

    数位巡法如梦方醒,急忙遁空而去。

    老圣士没命的遁行,回首身后,冷汗成缕的流了下来。“我晕!真追来了”。

    数道流星急速而来,遁速比老圣士快得多了。

    嗖嗖嗖!三道寒光射中空中留下的遁影。

    吓得老圣士后背直冒冷汗,这三术未击中,是因距离太远。再追下去,可就不好说了。

    老圣士心一横,咬着牙玩命的逃。每逃一息,随手寄出数道光盾。

    破碎声越来越密集,飞来的秘术已经可以二次斩杀。老圣士心都快吓停了。“死魂者,你要害死我了”。

    嗖嗖!山域里窜出两道身影。“师兄快逃,又追来了”。

    老圣士愣了下,看向那两道百里外逃窜的影子。脸皮抽了起来。本想逃向另一域,看到那两道身影,老圣士乐了,跟着后屁股追去。

    “你妈的,老家伙,别跟着我们”。骂咧咧的神识波飞来。

    老圣士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嘿嘿的一阵的冷笑。

    一阵急风,打到老圣士的脸上,刺骨地痛。山风卷着松涛,扬澜般带着骇人的声浪滚滚而来。

    老圣士一愣,眼前的两道身影在风摇过山巅时,没了影子。“呀呵!会遁术”!

    一转身,老圣士化成一缕清烟,随风而去。

    数息后,四位巡法使遁到山域上空,听着呼——呼——呼,犹如滔滔河水翻腾咆哮的山谷口。谷侧的树枝猛烈地晃动,到处尘土飞扬,排山倒海的气势,韵动崖谷。

    “怎么没了”。巡法使看着谷口,没有进去意思。

    “行了,王巡法,这地方还是不进的好”。四位巡法对视一眼,转身遁回宁城。

    视之既静,其听如远,怒号的嘶鸣声,随着几位圣影的消失渐渐的静了下来。流云浮动在谷口前,像山中的妖怪在深处游戈。

    小半个时辰后,轻淡的云雾间,古树晃了下,走出两道圣影,打打身上的水渍。对着空域骂道:“老家伙想死呀”!

    映着斑点的古木虬枝后,走出一位老圣士,靠着湿淋淋的树皮。呵呵呵的一阵干笑。

    两位圣士的脸唰的变了色,眼神都瞪爆了珠。

    “老不死,你还活着”。宽面圣士狠叨叨的骂道。

    “你混成这样都不死,我能死吗”?老圣士没有半点客气,回嘴骂道。

    “哼!要死你也得先死”。

    “可惜,我还活着,是不是气得要死呀”!

    “没他妈功夫跟你逼呲,师弟走”。

    瘦脸圣士一脸的尴尬,看眼老圣士。“师祖,我,我走了”。

    老圣士咬着牙,瞥着两位圣士。鼻子里哼出一股子气。“我见到小月了”。

    宽面圣士僵在空中,慢慢的转过身。两眼放着晶光。“老家伙敢骗我,信不信现在我就废了你”。

    说着,宽面圣士手中闪现一把月牙刀,刺目的寒光直逼老圣士。

    “师哥,师哥,别激动,有话好说”。瘦脸圣士忙拉住师哥。

    “没什么好说的,一肚子的坏水”。宽面圣士骂咧咧着,提着月牙刀要走。

    “月儿很想你”。老圣士说完,转身不紧不慢的遁走了。

    宽面圣士转过身,眼神变了变。

    “师兄,你真的要去”。

    宽面圣士不吱声,鼓着腮帮子。遁了几息后,骂道:“他要骗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瘦面圣士没了辙,只好默默的跟在身后。

    老圣士神识眼杀气腾腾的宽面圣士,骂道:“无涯子,别给你脸不要脸,看在小月的份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不然,今天定让你魂气魄散”。

    无涯子咧下嘴。“就你那点本事,吹牛可以,动真格的,我让你尸骨无,不信,你动手试试”。

    两位圣士一前一后,你一言,我一语的骂着,没有半点相让,那骂的一个比一个狠,似乎两圣间的仇恨不共戴天。

    仇剑没有办法,只好远远的跟着。他心里明白,这两圣嘴上硬,一时半会的还打不起来。真是要打起来,也等不到现在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