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三圣战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宁城城主大殿里,数百位凝气境圣者脸上都挂了寒霜。城主来回踱着步。愁云锁在眉头上,不时的看着晶案上的晶信。

    此信太蹊跷了,竟然让定城十日内清空城池,不然城毁圣亡。定城虽然立城不如欲心洞久远,也有千万年的历史。又是欲心洞的门户,怎么可能因为一纸的恐吓就要清城哪?

    “刘巡法,为何不擒下孽圣”?

    刘巡法低着头,这事已经解释不止十次了。小小的守门巡法,也不过培行境,哪敢进“恶风谷”。

    “城主,还是防范为好,这可关系到城圣者的性命”。有圣士低声劝道。

    城主抬头看向一位身着腾云服的老圣士。“镇守使,防御大阵防御力如何”!

    腾云服老圣士微行一礼,吞吞吐吐的说道:“城主,宁城防御最大可接二阶九十攻”。

    城主面现疑色。“怎么这么弱,十年前不升阶了吗”?

    “是呀!应该升阶,因筑资不足……”。镇守使身子微抖,话后没了声。

    城主脸色一变,怒火烧红的面堂。“刘跃,我要送你到圣云城正法”。

    “嗵”!刘跃跪在空中。“城主,城中事务都有难事要办呀”!

    “混账!你还敢推脱,来呀!给我拿下”。城主气得混身发抖,脸都青了。

    两侧数位长老互看一眼。“城主息怒,如今不是查清此事时候,不能事情未查清,自斩羽翼呀”!

    城主铁青着脸,斜眼几位长老,心里明白了几分,防务之事,虽然是刘跃镇守使主抓,没有长老会支持,他也吞不下如此巨资。

    城主摆摆手,数位护法押着刘跃出了大殿。

    “林长老带众长老及弟子封锁‘恶风谷’,没有城主谕不得入城”。

    “是”。

    众长老散去,一时间,宁城热闹起来,四处发布训令:“攻打恶风谷”。

    数十万计圣者出了城,但对宁城来说,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无涯子看着近处的山峰,不由得阵阵心寒。仿佛秋尽冬来,树枝光秃秃的,草儿枯了,山域一片苍凉。傲雪而立的松柏,飘着枯黄的松针。

    干将遁住圣影,斜眼看着无涯子。“怎么怕了”。

    “这点幻景,也想吓唬本圣”。无涯子嘴上硬,却没敢进入山域。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干将,心里骂道:“老不死的,你玩阴的”。

    树枝一阵轻摇,小月笑盈盈的飞了出来。凛冽的寒气,瞬间变得炽烈。

    “外公,你回来了”。

    干将嗯了声,撇眼无涯子。

    无涯子直了眼。“月儿”。

    小月一愣,这才感应到外公身后的圣士是谁,张着小嘴,久久的才哽咽的说了声。“圣父”。

    “啊!是我,我……”。无涯子心头滚热,激动的有些语塞。

    仇剑慢慢的凑了过来。“师兄,魔女呀”!

    “滚,我女儿,魔女也是我女儿”。

    小月神识眼仇剑,目光落在远空浮动的云层上。“外公,你怎么带外圣来此”。

    干将愣了,无涯子、仇剑也愣了。一时不知说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快进来”。

    干将对着无涯子冷笑一声,遁入山域。

    无涯子哼了声,心里道:“这是我女儿”。

    身后默然站着的仇剑阴着脸。“说我哪!就我是外圣”。

    “想什么哪你,进”。无涯子拉着仇剑遁入山中。

    刚遁入山里,无涯子、仇剑都傻了眼。这山比看到的还要惨,阴寒之气笼罩着山林,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灰暗的天空凛冽的像刀刮脸一样。

    这是?

    无涯子、仇剑被山域的阴霾之气惊得头发都酥酥的,阴霾之地见过,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阴气极盛的山域。

    干将坐在阴风狂舞着干巴巴的树枝下,一脸的阴笑。无涯子立即明白了,心神道:“师弟退”。

    “喀嚓”的声音,从山域谷地响起,无涯子、仇剑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身都麻木了。一霎间,紧张得像一块石头,身子坠得像灌满了冷铅。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瞪着四只眼睛发痴地盯着枯萎的草,许久后,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在狂风中战栗着。

    “坐吧!无涯子来了,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干将嘿嘿的干笑起来。

    “老不死的,你害我可以,你还害了月儿,我和你拼了”。事到如今,无涯子都要气疯了,像一只发了疯的雄狮一样凶猛地吼着,凝出月牙刀,恶狠狠的斩向干将。

    “行了,都这地步了,还有心打架”。小月轻声呵止。

    无涯子挥着寒光闪闪的月牙刀,脸都闷红了,双目瞪的跟牛眼珠子似的。刀尖微落指着干将。“老不死的,我跟你没完”。

    干将冷笑连连。心里骂道:“活该,谁让你遇到我”。

    两个老家伙吹胡子瞪眼,怒目而视。仇剑挖苦着脸,心里怨道:“你俩有仇有怨,把我都搭进去了”。

    数日后,一股暖气扑来,凉嗖嗖的。薄雾笼罩着山林,像层白纱,隐隐约约,几棵光秃秃的树枝上开着洁白花蕾。近了,原来是树枝上结满了洁白晶莹的霜花。

    三位丽甲圣女,浓密如云的发髻高高耸立,修长的细眉微弯,明亮的丹唇里洁白的牙齿鲜明呈现,晶亮动人的眼眸灵动的闪着晶光,似被这晶莹的霜花眩耀了。

    长老田涓顾盼着,两只美丽的酒窝儿隐现在脸颊。“大元老,应该就是这儿”。

    元老简雨披着鲜丽明净的腾云服,脸儿平静,眼里透着疑光。

    两位圣祖前,是一位姿态奇美,明艳高雅的圣女,双耳戴着雕刻华美的晶环,额前点缀的明珠照亮着美丽的容颜。轻薄的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

    “田涓叩门”。

    “是”。田涓向前一步,踏出百里远。

    “魂友,欲心洞瑾瑜大元老前来拜访”。

    一道淡影凝着青雾,踏着白蒙蒙的雾点子走出山域。那伟岸的影子,慢慢的殷实,现出魂光耀目的魂躯。

    三目与暴瞳凝在一起,心头一惊,也不由得一喜。原来不过是暴影魂者。

    田涓退后一步,回到大元老瑾瑜身后。

    瑾瑜上下打量着百里外的魂士,魂甲如冕,目如红炬,而身上背着的长弓,没有半点灵气,残破的可以扔掉了。

    “魂友,来圣族游历,也不应该如此咄咄逼人吧”!瑾瑜话声柔腻,不失威压之势。

    莫邪精魂站在阵阵翻腾雾气上,淡然的看了眼瑾瑜。“本魂想请教圣友一事,望如实回复”。

    瑾瑜长长的睫毛惊跳着,瞳影里分出两道虚影。这两道影子都背着残破的弯弓。一道影子冷目的看眼简雨和田涓,一抬手,取下背部残弓。嗡的一声,六道火珠燃烧在弓弦上。

    “请说”。瑾瑜看眼弓芒的指向,脸色微寒。

    晶光一闪,魂骨闪动柔合的骨光。瑾瑜的眼神都吸进去。

    “万魂之骨”。三位圣女嘴唇抖颇起来,被骨光惊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魂骨从眼前消失。

    “圣友,请问灵域之门在何处”。尖厉的声音传来。

    瑾瑜收回目光,心头一紧。摇了摇头。“不知道”。

    嗖!一道黑色闪电直射天宇,碧碧的天空碎出百道美丽的折线。转瞬间,天暗一下,又从黑暗中清明过来。

    “你”!瑾瑜指着魂士,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唰!田涓、简雨成犄角之势拉开架势。

    砰!瑾瑜手中的晶珠爆起一团黑烟,一把利剑划破珠壁,斩在城影之上。宁城黑烟涌起,血光映透了珠域。

    啊!瑾瑜悲鸣一声,哀音回荡四域。“恶魂,我与你世不两立”。

    厉声中,一条白色的带子展现在眼前,耀眼的银光闪过。白带化成银色蛟龙直扑魂士。

    简雨、田涓早已怒发冲冠。唰!万点晶光布满天域,一道白光,斩破天域随之而来。

    莫邪精魂收起“烈焰魂弓”,取出虚影骷髅弓。冷冷的看了眼空中飞来的三道虚兵。

    一抬魂手,身侧虚影同时拉弓,啪啪啪!二弓三鸣。

    碧蓝的空中飞出三支骷髅箭,迎头射向三道虚兵。

    白色蛟龙一头撞在骷髅箭芒上,瞬间化成黑白两道光芒绞杀在一起。

    叮叮叮!数点雪融针打在骷髅箭上,爆出点点黑芒。

    田涓羞花剑说是迟那是快,跟着斩到,一剑劈下碧空裂开两半,剑锋直斩在骷髅箭芒。

    三位圣女不由得吸了口灼气,眼前被一片黑光挡住的神识,只能看见一片可怕的黑暗里,露出三只贪婪的骷髅头,拼命的撕扯着三道虚兵。

    “去”!瑾瑜发了狂似的点出数道符光,加持“玉灵带”。闪电白龙,伸爪撕开黑光,想钻入黑暗中去。骷髅箭芒闪着刺目血光,一口咬住龙躯,再次绞杀在一起。

    田涓额头凝满了细汗,三位圣祖中数她境界最低,战力最弱,想挡住骷髅箭,显得格外的吃力。好在骷髅箭只是与羞花剑搅在一起,没有半点要攻破之意。

    简雨有些沉不住气了,“雪融针”是虚兵五阶,虚空斩力极至,很少有这么尴尬过,竟然面对一支骷髅箭,没有半点的威力,就像雨打晶石,噼啪的爆着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