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鬼域延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灼热的风硬生生的将毕焚等圣祖吹出数百丈远,身前的棱盾都变了形。圣服上破了半个袖口、襟边。

    毕焚的脸抽动数下,血色漫上苦楚的面容。“毕家血脉呀”!

    堂堂毕家之主,竟然站在空中黯然泪下,老泪纵横,湿透了身前的战襟。身后的两位圣祖阵阵哽咽,身体摇摇欲坠,被痛苦击得已经无力支撑苍老的身躯。

    莫邪精魂收了“烈火残弓”,暴瞳凝视着空中荡动的魔气。反而呲着魂牙傻傻的笑了起来。

    看也没看毕焚,随着灼热的风消失在山域里。

    毕家延城圣者在城外被灭没有惊动圣界,魔兵出世,有似一声惊雷,震得六族同慌。

    圣剑山爆了营,被接连而至的消息,惊得上下六神无主。“魂兵出世”已经让圣剑殿不知如何应对,已经派出苍行子、苍天子带“踏云”追踪魂兵。

    如今,魂兵与魔兵同时出现在毕家延城,惊天一击,灭杀了城外千万圣者,断送了毕家一支血脉。

    剑圣瞪着腥红的眼睛看着“圣兵威能榜”,宝座晶玉打造的扶手都捏碎了。

    “苍辰子,请药祖、胄祖出山,另请灵然子少主”。

    不多时,圣剑大殿内多了一位面着轻纱的圣士,身着黑色战甲,手按鬼头剑柄,风姿威严的大步行到殿中。带到殿内那阵灵气,令两侧圣祖们无不汗颜。

    暗惊:“好强血气”。

    “灵然子见过剑祖”。

    剑祖上下打量着,面色微缓。“灵然子,如今天下将大乱,本祖想令你出征,可否”。

    “剑祖,在下已经听到消息,弟子愿现出‘神针’,帮圣剑山力克魔兵、魂兵,而我......,想留在山中再铸圣兵”。

    “好!有‘雷影’帮阵,本祖也放宽心了”。剑祖大喜过望,铸兵者有制兵权,灵然子不交“雷影龙纹匕”,圣剑山没有半点办法。

    “必炎子,倾圣剑山力,助灵然子再铸圣兵”。

    “是”。山主必炎子忙深行大礼。

    灵然子说到办到,从圣袋内取出龙纹短匕,道道黑色符文从匕上漫开。那黑色的光芒,几乎把众圣祖的眼神都吸了进去,吓得圣祖们忙斩断神识,挡住眼神,不敢再直视匕身。

    “好兵”。剑祖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雷影”,依然禁不住赞不绝口。这可是圣剑山数百万年来铸成第一件圣兵。

    “剑祖,这是兵诀”。灵然子取出一颗晶珠,双手捧着连同“雷影”一起举过头顶。

    “好好!灵然子不出山,已经为圣剑山立下奇功一件。来呀授‘圣剑令’,元老以下圣祖,听从灵然子调遣”。剑祖大喜过望,从怀中取出令牌,交与身边爱徒。

    “谢!剑祖”。灵然子忙深行大礼。

    “去吧!不日为你加冕”。

    灵然子又谢过后,转身离开大殿。

    两道虚影出现在剑祖左右,淡然的看着离去的身影。

    “师兄为何不让其献出‘暗云’”?

    剑祖淡然一笑。“两位师弟,‘暗云’本就是山中神物,献与不献都一样,怎么也要给紫铃些面子。只是这......”。

    剑祖眉开眼笑的看着案上的“雷影龙纹匕”。眼里爆起了黑花。

    “师兄,你可真是个老滑头。说吧!把我俩叫来何事”?

    剑祖收了笑容,面色变得威严。脸子变得那个快,就连身边的两位圣祖都变了脸子。不知道师兄要说什么惊天的大事。

    “我想请两位师弟妹出山收回魂兵、魔兵”。

    药祖、胄祖互看一眼,笑了。“师兄是看我们老命活的太久吧”!

    “那里话,只要收回二兵,师妹、师弟可带入灵域”。剑祖眉头一挑,神识波在三祖间流动。

    许久,药祖、胄祖乐了起来。“师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虚影胄祖看向药祖。“师妹,先请”。

    虚影药祖看眼案上的“雷影”,半笑半媚的伸出细纤的手。“这小家伙好看的很,就用他吧”!

    “那好,我可就不客气了,我去取‘凌空’”。虚影一闪,胄祖虚影从空中消失。

    空荡荡的延城,在晚风中飘着淡白的雾气,一阵轻烟在眼前飘过。无声无息的街道,挂了霜似的令人惊寒。

    承影在冷清清的街市里已经走了十几日,整个延城变成了一座鬼城,街上的店铺没有关门,摊点的包子都腾着热气。这城中的圣者仿佛凭空消失了。

    传送晶门去过了,已经关闭。那么一点希望也落空了。没有办法,承影只好疲惫的走向来时的晶门。

    承影实在想不明白,如此巨大的圣城,怎么说废就废弃了。半月有余,连一个圣者都没有看到。

    “出了什么事”?承影满脑子都是大大的问号。

    失魂落魄的走了一段距离,承影怨狠的看眼城空。“破城,都走了,禁空还开着”。

    嗡嗡嗡!空中的警示声依旧响个不停。承影扣了下耳朵,进城不久后,城中的警示声就没有停过。应该有异族?不过,这么大的圣城,开着禁空,就是有也不好遇到。

    承影苦笑的摇摇头,放下按在圣袋上的手,生怕“残破的裂地”再飞出来。

    突然,承影停住脚步,长长的睫毛惊跳。

    淡淡的白雾里,站着细纤的身影。那影子虽然淡,但那凝着冷香,让承影的心狂跳个不停。

    “小月,是你吗”?

    “承影,是我”。

    “呀!真的是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到鬼了”。

    承影孩子般的跑了过去,一路撞飞的雾气,似跟着她笑了起来。

    小月迎了上去,眼看与承影欢跳拥在一起。一侧身躲过,反手拍了下承影的圆滑滑的小屁股,半掩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哎呀!你这个小魔头,学坏了呀”!承影喊叫着,反动摸向小月的胸。

    “啊!你换招了,这么色”。小月打着承影龌龊的手,向后退着。

    承影占了点便宜,手指放在俏鼻前嗅了嗅。“好滑呀!呀!好久没洗澡,都骚了”。

    小月抱着胸,急色的怨声道:“你才馊了”。

    “看你哪囧样,我说是骚了”。

    “你才骚了”。小月伸手摸向承影的胸。

    承影转身就逃。“好了,好了,我服了,快说说,你怎么到这鬼城来了”。

    小月笑盈盈的打了个圈。“来救你呀”!

    承影吓了一跳,看看四域鬼静的街道,晃动的楼影。“不是吧!这里让魔族攻占了”。

    “什么呀!你手里有件魔兵,魔兵知道吗?再不走,圣剑山会来抓你的”。小月半开玩笑的拉着承影,转身向城外急行。

    “魔兵”?承影想起袋中残破的圣器。只是因为喜欢才拾的,又因使用时酷似裂地,才爱不释手。怎么就成了魔兵了。

    “别傻了,快跟我走,这里不易久留,到时我再告诉你”。小月不再打闹,急走奔行。

    承影也问不清怎么回事,跟着小月后面跑了起来。“怎么回事呀!你想累死我呀”!

    小月没时间向承影解释,跑的更快了。

    一魔一圣在迷雾的街道跑的飞快,咚咚的一连串的脚步声,像打了长长的一阵鼓点儿,显得这城更加的静。

    突然,小月停下了脚步,木鸡似的愣呆在那儿,拉着承影的小手都冰冷了。

    承影也吓得屏住呼吸,神识着四域。想问小月,张着小嘴,一脸的惊魂。

    小月指指天域,承影惊跳的眼神瞥了眼。警钟何时停了,整个街域,只能听到两颗狂跳的心声。咚咚的,好吓人。

    呼!一股子甜香味扑来,硕大的熊头脸伸出雾气,跟着呲了两排白白的大门牙。

    “小月,魔主在城外等你”。

    小月吓得手脚冰凉,嘴唇和面颊惨白的吓人。承影都被其感染了,小脸儿煞白。

    “怎么,身为魔卫抗谕的后果,你是知道的”。熊废呲着大白牙狞笑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在承影身上打着转。

    “熊废,快离开这里,别蹚浑水”。

    “什么浑水,延城已经成为鬼城,延家都死绝了”。熊废不以为然,手中大树杈子一横,狞笑的脸现出狠色。

    “走吧”!

    小月无耐,不论是境界,还是战力,与熊废都差的远了。逃都没有一点机会。拉了拉承影。“我们走”。

    黄昏,夕阳洒在河水上,金针银线般随着水波晃动着。几日不见,延城外变成一边汪洋的大湖,拍打着城墙,跳跃着金芒。

    在暮色的霞光里,四道圣影凌空而立。

    羽刀迎着红霞,满脸跳着红光,拄着“鬼骨魔刃”挡在延城城门前。

    “羽刀,你灭杀我延族一脉,还敢占城吗”?毕焚脸色铁青,说话的声音都颤抖着,嘶哑的有些力竭。

    “我可没你那么大的火气,本魔祖只是路过,看不中这座破城”。羽刀没有让开的意思,赖皮的挡着。

    毕焚和两位元老都气疯了,瞪着血红的眼睛,牙齿都要咬碎了。却迟迟没有出手。

    魔兵与魂兵的一技惊杀,令毕焚十几日才从恶梦中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回到延城,却遇到了羽刀。

    毕焚与两位元老没有出手,不是没有理由,那惊天的一击从何而来,至今都让三个圣祖心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