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叫号魂祖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7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魔主,我回来了”。熊废带着小月、承影出了延城,瞥眼毕焚,做了个鬼脸。

    “细肉吃”。羽刀提起“魔刃”,转眼遁向一域。

    小月斜了一眼空域,拉着承影骑着魔兽跟了上去。

    熊废挥挥手。“老毕头别害怕,本魔没偷你东西”。

    毕焚气得咬牙切齿,又没有办法。如今遇上灭族之事,那里还有闲心管偷不偷东西的事。

    暮色从远山外暗暗袭来,山色一刻儿深赭,一刻儿淡青。那迷人的霞光雾霭,在那最后一抹的光辉中退了颜色。

    羽刀默默的遁行数万里,慢慢的转过身来。

    “细肉吃”。

    熊废、小月惊愕的回首看向身后,脸儿被一抹晚霞映红。

    露水滋润着萎靡的花草,没有风,四周异常宁静,附近的空气似乎特别清澈透明。

    清明的空域,一道淡影走入暗色的空域,像被一阵风儿吹过来。

    一阵魂识波动,刺耳的声音回荡着。“魔主可知灵域之门”。

    “细肉吃”。

    羽刀说了句魔语,手中的“鬼骨魔刃”惊鸣声声。

    “即然不知,留下两位修女”。

    “细肉吃”。

    羽刀似与魂祖讨价还价,寸步不让。几次商讨之后,羽刀一挥手,承影落到魂祖身前。狠狠的瞪眼魂士,气呼呼的带着熊废和小月遁向远空。

    承影凝视着近处的清烟,看不清烟中是何物,但能够感应到那是个可怕的存在。

    清烟像一阵风,慢慢的向远处飘动。承影心跳个不停,默默的跟了过去。遁行数万里后,清烟停在淡白的山峰前,魂识动了下,消失在雾气中。

    承影神识眼山域。这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平常得在圣域随处可见。“这是魂族的秘地”?

    想了想,承影跟着落入浓雾包裹的黑林里。走了不久,在林中找到了个石洞。

    嗡嗡声,从洞中转来。听着像似洞域深处有一个巨大的风口。

    承影小心走入山洞,点亮夜晶灯。灯虽然亮,只能照到一小片洞壁,其余处,黑黑的被浓雾笼罩着。

    雾壁亮起,闪现一行篆字。“交出‘裂地残兵’”。

    承影忙捂住圣袋,小脸变得凶巴巴的。“什么裂地残兵,我没有”。

    “你藏着它,会引来杀身之祸”。篆字再次闪亮。

    “就是没有”。承影几乎要把圣袋抱在怀里,惊慌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洞域。一脸的蛮横劲,看了就想笑。

    “那是我铸的魔兵,堪比圣兵”。

    “什么魔兵,圣兵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东西与我有心灵感应。就是我用过的赤日”。

    “不对,是裂地,只是已经不是昔日的裂地,延城时,它灭杀了毕家一族”。红光闪出一溜长长的篆字。

    “那与我无关,就是赤日,是莫邪送我的,我不会送任何人”。承影抱着圣袋,脸上挂满了泪花。

    空中的篆字消失了,孤独的夜晶灯下,轻泣的圣女抹着酸酸的泪水。

    夜色里,叮咚的声音在洞域回荡着,似在回应那滴落的泪水,一声接着一声,一滴跟着一滴。“咚......咚......咚”。

    三道圣影穿破夜幕,老圣士在前,两位中年圣士跟在后面,贼溜溜的眼睛没有盯着可怖的夜色,反而盯着老圣士干瘦的身影。

    “是这里了”。三道圣影停住脚步,淋着露水的脸露出一点喜色。很快又被忌惮的心境阴了脸。

    承影急忙摸去泪水,双目闪着晶光,按在圣袋的手符光闪动。

    “不是小月”。老圣士的胡子嗡的抖了起,惊得头毛都扎了起来。术指点出两道黑影抡锤砸向山洞。

    两位中年圣士也不弱,双剑左右开攻,剑芒沿洞壁直刺洞心。

    突然,洞口爆起蓝色闪光,拳头大小的球形闪电,飞出洞域。一声惊爆,球形闪电炸出无数电纹。

    三位圣士眼珠大了,升起蓝火。啊!整个圣体被蓝弧包裹,转眼间就烧成了炭人。

    “吗呀!熟了”。中年圣士一个高跳了起来,抖落身上的黑糊异物,转身要逃。

    承影闪现圣士身前,伸手掐住其脖子,喊了声。“封”!

    圣士胳膊脚一软,像只死了的狐狸吊在空中。

    老圣士与另位圣士都吓直了眼,抖落异物后,没敢动,伸着脖子,瞪着烧红的眼珠子,僵在空中。

    “承影”!中年圣士叫了起来。

    承影一愣,捂住要惊叫出声的小嘴。许久都喊了声。“师父,怎么是你”。

    中年圣士解去“移容术”。眼泪汪汪的笑着。“是我呀!承影”!

    “真的是你,师父,怎么还用移容术,大黑天的也怕师祖干将抓你吗”?承影咯咯的乐了起来。

    无涯子干咽了口吐沫,本想骂两句,就是张不开嘴。“没,没”。

    老圣士哼了声,撇着嘴,没吱声。眼前这位圣女的境界不低呀!少说也有凝气三阶。刚才明显是手下留情了,不然可不是烧糊巴那么简单了。

    “哦!承影叫无涯子师父”。老圣士乐了,这么说,自己的辈分长了。眼神不由得灵光起来。

    “快,快把你师叔放下”。无涯子心痛的看着伸着长舌头的仇剑。

    “师叔”?是琼寂?还是丹青?承影俏皮的伸手揭下移容术,咦!不认识。还好要是丹青,那可真是笑话死了。

    承影做个鬼脸,解开封印。仇剑长吁了口气。“哎呀!烧死我了”。

    说完,眼珠子就绿了,看着承影直咧嘴。

    “师叔呀!别生气,我不知道是你老人家”。承影咯咯的乐着,伸手去扶仇剑。

    “哎呀!妈呀”!仇剑吓得一步逃到无涯子身后,腿都哆嗦了。“师……师……兄”。

    无涯子拉住仇剑。“师弟,我来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经常跟你提起的承影,我的爱徒”。

    “哦!哦!见过圣祖”。仇剑深行大礼。

    “什么呀!他叫你师叔,辈分都分不清了”。无涯子撞了下仇剑,狠狠的瞪了眼。

    “承影,凝气几阶了”。

    “师父,五阶了,眼看摸到六阶的瓶颈”。承影笑着,眼儿笑成了半月型。

    “啊”!无涯子张着大嘴,牙差点惊掉了,酸痛的半天没合上。

    无涯子拼命的修炼,如今也不过培行六阶,凝气五阶,对于无涯子和仇剑跟做梦一样。不过转念一想,当年见到莫邪时,都是化身境了。

    哎!天姿呀!无涯子心里长叹不已。脸上笑开了花,厚着脸皮道:“师父好高兴,再也不怕被欺负了”。

    “谁欺负你了师父,我烤了他”。承影凤目立起,脸现杀气。

    “啊!影儿呀!我是你干将爷爷”。干将一听,急忙摘下移容术,慈眉善目的笑着。

    “哎哟”!承影心里叫了声。

    “这两个冤大头怎么遇到了一起,没打架哪”!

    “孙儿,见过干将爷爷”。说着脸儿阴得更厉害了,凤目斜挑干将,细牙不经意咬了咬。

    干将脸色一变,想起数千年前在玉剑山那档子事。“影呀!过去的事,都过去了。你看,我和你师父都不生气了。是吧!无涯子”。

    无涯子的眼睛都要剜到脑袋里,不过看到承影的样子,心里又怕了。真把这老家伙杀了,小月回来不好交代呀!只好冷冷的嗯了声。

    “你看看,都过去了”。干将僵硬的笑了起来。

    “哼!看在……”。承影想说莫邪,心里一痛,没有说出来。“师父,走,进洞里休息”。

    “好!好!承影还是那么孝敬”。无涯子笑不绝口的进了山洞。

    干将看着无涯子神气的样子,心里这个气呀!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什么小月被魔主带走”?刚进洞的干将,听到承影的话,立即跳了脚。急得一时间嗓子都哑了,想喊下一句,张着嘴,只剩下嘶哑声。

    “急什么,老头子就是压不住火,月儿是魔女,怕什么”?无涯子愤愤的回了句。

    “你!你!还是亲爹吗”?干将刚恢复的声音,又封了喉。气得差点昏过去,跳着脚,指着无涯子大骂,直张嘴,听不出骂的是什么。

    “我不是,还能你是”。

    “你!我和你拼了”。干将也不骂了,伸手抓向无涯子,劈头盖脸的抡起了拳头。

    “呀!呀!老家伙,这段时间是不是给你脸了”。无涯子举着“月牙刀”,挥了两下,没劈下来,拿着刀把砸向干将。

    “快松手,怎么又打起来了”。仇剑冲上前要拉架。

    承影眼珠子一瞪,一把将仇剑拉了回来。同时打出一道珠光,将二圣罩住。“让他们打”。

    无涯子猛的推开干将。“老东西看在承影的面子,要不今天让你头破血流”。

    干将气得混身发抖,指着无涯子。“你打,你打,没本事救自己女儿,你有本事就打死我”。

    “没人跟你计较,我烦着哪”!

    其实,无涯子上火呀!听到小月被抓走,这火腾的就上来了。可是有什么办法,那是魔主,魔域的主宰,在他眼里,自己连个臭虫都比不上。

    突然,神识响起阵阵嗡鸣。众圣者眼睛都化了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