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魔虫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2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承影最先清醒过来,锁眉看向洞域。“那是什么,难道是魂者”?

    无涯子、干将、仇剑眼神化了会魂,渐渐的清醒了。相互看了眼,站在原地没有动。

    仇剑黑着脸,从圣袋中取出“千里梭”。“师兄”?

    无涯子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黑洞洞的空域,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干将拉着大长脸,眼睛咯楞着。

    “嗵”!二圣齐刷刷的跪在空域。“魂祖,不能走,求你救回小月”。

    唰!一道青光飞来,硬生生将二圣拉起。空中凝出一个字“走”。

    啪!空中魂光大字被打了个粉碎。

    承影捻着术指,指尖跳着蓝色电弧。“就不走”。

    “对,你不救小月,我们就不走”。无涯子跟着吼着,仇剑看看三圣,慢慢将“千里梭”放入怀中。

    除了承影,三圣跟了魂祖很久,知道魂者与圣者不同,走到那里,都会因身上的阴魂之气,将山域生灵的灵气吸光,现出枯败的景像。因此,魂祖为了少露出阴魂之气,只好借助“千里梭”,没有众圣驾梭,魂祖的行踪早就败露了。

    不过,三圣可不敢以此要挟魂祖,魂祖想杀他们也只是一息之间。何况三圣都未到凝气境,魂魄不分,死也是白死呀!化魂的机会都没有。

    这回因小月的事,又有承影撑腰,也变得硬气起来。

    果然,洞域平静了会儿。淡黑的空域凝出三个字。“好,向西南”。

    “嘢”!承影跳了起来。干将、无涯子脸色缓了缓,依旧心事重重。难说魂祖说的是真是假。

    梭光闪过,在夜空中撇下长长的亮线,直落西部天域。

    悬崖峭壁,雄奇险幽。万古沉积的叶石堆成万丈雄峰。山崖间根本没有路,只有一大块一大块的乱石,不平整的切割着凝固的云雾。置身其中使人顿觉腾云驾雾一般,脚下白云飘逸,阴风飕飕。

    啪!一声碎空的尖音,抽得云霄碎去。浓重的浮云被惊出一面筋骨般青色叶岩石。

    陡立的岩石边,凌空站着发丝凌乱的魔女,脖子和四肢被指粗的晶链锁着,沉沉的坠在空中。

    魔女趔趄下,趴在尖厉的崖石上。

    “欠打,采不够三朵魔虫花,等着今晚吃鞭子”。两位魔卫走出雾域,手里拿着刺鬼魔鞭,凶巴巴的瞪着微微扭动魔体的魔女。

    只见魔女背上,数道鞭痕印在魔甲上,点点血迹从微陷的甲面上渗出。魔女挣扎的支起身子,嘴角流着血,露出一点白牙。

    “钝钧还以为是你和小月、盎然的天下哪!落到今天的地步,还装硬气,快起来”。怒气蒙面魔女挥起刺鬼魔鞭,空中响起风哨声。

    被鞭打的魔女竟然是钝钧,她应该去圣云城,怎么会在这里。

    钝钧激灵的打了个寒战,咬着牙支身子,痛得美丽的小脸都变了形,那里还看得出昔日的艳丽。

    痛得牙直哆嗦的钝钧,看眼手中的魔镜,还好魔镜没有半点破损,不然,又不知要吃几鞭子。

    灵光一闪,魔镜飞出环形青光。照在叶岩上,一片片的移动。青光中,灰色的岩石和石缝中长出的一点绿色。

    移了一片,又一片,青光中依旧空空如野。钝钧没有急,身后的魔卫急了。

    啪!一声鞭哨,钝钧的后背闪起一条血光,像似柳条抽在水面上,渐起两道血幕。

    嗯!钝钧撞到崖壁上,钻了心的疼痛漫延到四肢,手脚都失去了知觉,眼前一片黑蒙,失去了知觉,昏死在砺石上。

    “咯咯咯!蓉妹,看我这鞭抽的够劲吧”!魔卫握着刺鬼魔鞭,笑得混身乱颤。

    “行了,我们都魔卫,早晚都有这么一天,轻点吧”!跟在后面的魔女看着钝钧的样子,脸儿转到一边,不忍心再看。

    “就你慈心,魔卫就要冷血无情”。魔女遁近钝钧,抬脚狠狠的踢在钝钧的屁股上。

    “装死,快起来,采不够,有你好看的”。

    踢了几脚,钝钧慢慢的醒了过来。颤抖的撑起身子,看眼手中的魔镜。“还好没有坏”。

    青光照在叶岩上。嘶啦!白烟升起。灰白的崖壁上,现出小小的虫影,头上顶着朵白色的小花,身上冒着白烟,扭着身子向叶岩内钻去。

    “让你跑”。魔影扑了过来,拿着魔泡打向虫影。

    噗!虫影被罩住。一道花影爆开,虫影又消失了。

    “在这儿”。另位魔卫扑了过来,魔泡重重的砸在青光里。

    小小的虫影被魔泡罩住,拼命的挣扎着,却无法撞开泡壁。魔泡缩小,落到魔卫手中。

    “啊!终于抓到了一只”。

    雾气涌动,飘来一阵甜香。熊废扛着大树杈子拉着晶链遁入崖壁。

    “抓到什么了”?熊废瞪着黑眼,呲牙问道。

    “见过魔奴,刚才抓到一只爆花魔虫”。两位魔卫忙跪在空域。

    “爆花的,好呀!我看看”。熊废伸过大手。魔卫脸色不太好看,又不敢得罪熊废,只好心痛的将困有魔虫花的魔泡举过头顶。

    熊废猛的拉了下晶链,一位魔女跌跌撞撞的飞出雾域。

    “看看,你看着点,这才叫明智”。熊废拿着魔虫花在魔女面前晃晃。

    魔女扬起头,秀发飞空而起,露出精致的小脸。“滚!你个贪婪的狗熊”。

    “嘿嘿!你骂我,骂的好”。熊废狂笑着,手一甩,晶链落到魔卫手中。

    “看好了,每天采四只‘魔虫花’,少一只你俩也不用回去了”。

    “是,是,魔奴”。两位魔卫吓得脸色苍白,混身抖个不停。那有一点小月、钝钧当魔卫的气势。

    熊废拿着魔泡,瞥眼小月。“臭丫头,装硬气,不让你吃点苦,你不知道见了本魔得下跪”。

    扛起大树杈子,熊废哼哼呀呀的遁离山崖。

    “月儿,你怎么回来了”。

    “什么回来了,我是让魔主抓回来的”。小月气呼呼的撇着嘴,一脸的不服气。

    静了许久,两位魔女才趴了起来,眺望会远域,收回的魔瞳变得冰冷。

    “聊什么,还不快采花”。魔女抡起刺鬼魔鞭,气呼呼的瞪着低声细聊的钝钧。

    小月猛得转过头,一团杀气凝在眉心。

    两位魔女眼里现出两个骷髅影,慢慢的变成紫色的光环。“啊”!一声惊呼,刺鬼魔鞭掉在空域,两魔女见鬼了似的捂上眼睛。

    钝钧打了寒战,惊愕的看向小月。“月儿,你......”。

    紫光从眉心消失,小月激灵一下。

    “怎么了钝钧”?小月瞪着好奇的眼神,笑呵呵的看着目瞪口呆的钝钧。顽皮的样子,着实令人心动。

    钝钧半掩着口,盯着小月刻着魔纹的眉心。“你的眉心有把剑”。

    小月咯咯的乐了起来,伸手摸了下钝钧魔纹,惊叫的收回了手,瞪着圆圆大眼睛,眼仁都直了。“钧姐,你的眉心有点色,是色剑呀”!

    “去,你的,我说真的”。钝钧打了下小月,一本正经的道。

    “真的,哇!吓死我了,快帮我看看剑插那儿了”。小月笑着拉着钝钧的手放在魔纹上。

    钝钧细细看着魔纹。魔纹是魔族的标志,形如水浪,一点镶红。有的魔女喜好颜色不同,魔纹的色彩各异。钝钧喜红色,因此点上红妆。小月没什么喜好,长长跟着钝钧、盎然换着颜色。如今,小月眉心那一点是紫色。

    看了会,钝钧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也只好笑笑。“走吧!沦落的小伊人,这回轮到咱俩采‘魔虫花’”。

    “是呀!好久没采了”。小月从魔袋中取出魔镜,这小镜子千年没用了,好像都锈了,轻轻一晃,闪出青色的魔光。

    两位魔女从惊恐中清醒过来,过度的紧张,使其脖颈发硬,酸痛的要命,盯着嘻笑的小月和钝钧。手不停的抖着,不怕的,是气的要命呀!

    “柳姐,刚才发生何事”?

    “不知道,怪怪的,手中的‘刺鬼魔鞭’不听使唤”。

    银蓉咬咬牙,没敢抬起魔鞭。“柳姐,让他们乐,采不够魔虫花,自有她们的苦吃”。

    “啊”!钝钧趋起眉头,钻心的痛从后背传遍身。禁不住抱着胸呻吟两声。

    “钧姐怎么了”。小月收了手,凝惑的目光落向钝钧的后背,轻轻的扳过钝钧的肩膀。眼神都变了色,小脸气白了。回头看向两位魔卫。

    两魔女早有预料似的,忙挡住眼神,侧头躲过小月的怒光。

    “小月,她们在执行魔主令,怪不得她们”。钝钧拉住小月,生怕她惹出事来。

    “你......俩......”。小月呶着嘴,咬着牙,指尖点着两位魔卫。

    “好了,小月”。钝钧拉着小月遁向石崖的更高处。

    “钧姐,你都让她们打成这样了,你还能忍得了”。

    钝钧忙挡住小月的嘴。“你疯了,小点声”。

    “我......”。小月气得直跺脚。她知道钝钧的意思,能处罚她俩的不是魔主,而是魔母。即然此地有“魔虫花”。魔母盛晴必在不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