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魔母追杀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96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小月遁到钝钧身边,歪着头看了眼。小嘴撇撇。“你太绝情了”。

    钝钧没有回答,她知道小月说的什么意思,没有办法,为了莫邪,伤害再多的士者都再所不惜。只是泰阿有些不同罢了。

    风从树叶的缝隙间荡过来,凉凉的,柔柔的,吹着这两道各怀心思的魔女。月亮的清辉似水一样在白晰的面容上流过,凉凉的有心寒意。

    薄薄的轻雾如纱般漂浮起来,一道晶光落入钝钧手中。

    钝钧神识眼后,拉着小月向谷口遁去。

    小月面容有点微变,不能吧!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谷吗?

    朦朦胧胧中,两位魔女遁近谷口,守卫谷口的魔奴看都未看。谷口空域荡起水纹光,像凝空飘着一弘水洼。

    站在魔奴中神思的夏禹,眉头猛的趋起。看眼点开防御阵门的泰阿,心里一阵惊慌,暗道:“糟糕”!

    钝钧、小月不再多想,一头扎入水纹中,消失在暗色的空域里。

    弥漫着灵气扑面而来,冰凉的,带着泥土、花叶和花儿的清香。

    遁出虚空的二位魔女急忙放出魔兽,向西域猖狂逃去。

    碧色的天空下,一束青光伸出浓密的雾气,急速中化成一只青色的大手,手指弯曲,闪过雪白尖亮的指甲,直抓急遁的魔兽。

    顿时,狂怒的风扫荡而来,黑云被风裹挟着飞上半空。遮昏了烈阳,嘶吼着,回荡着,象惊狂恶鬼,扯天扯地的疾呼而去。

    急遁中的小月、钝钧同时感应到透骨的冰寒,魔体被疾风撕裂般的疼痛。

    小月眉心魔纹间,一点紫光闪现,瞬间一道紫环跳跃空中,紫环放射着百道紫光。将急追来的阴云罩住。

    裹来的黑云忽然慌乱,四面八方的乱卷而去,青色的劲爪也随之消失,现出碧色天空。

    小月惊愕的回头看向空中的紫环,就听得咔的一声,手脚一轻,魔晶链断的粉碎,哗啦啦的掉落空域。

    钝钧被眼前的紫光惊愣,没等缓过神来,锁在四肢和脖胫上的魔晶链闪了下。迅速的缩短。

    腾!钝钧的脸爆了黑光,涂了炭般失去了血色。眼睛凸了出来,像被一只大手紧紧的卡住了脖子,俏容都变了形。眼前一黑,一头栽下急驰的魔兽。

    小月看眼身上的碎链,急忙遁住魔兽,回手抱住栽下空域的钝钧,喊了声钝钧的名字。驱兽逃离这片山域。

    雾雨萌滴的绿叶下,顺着叶儿滑落的晶莹,颤着叶点,飘落一点惹了娇艳,涂了一袭芬芳的露水。哒的打在一张成熟惊艳的面容上。

    魔女抬起细白的玉指,点落那滴欲滑的香露。猛的睁开浓密的睫毛下,显得阴暗的闪耀着灰芒的眼睛。丽影一闪,消失在花丛中。

    盛晴站在一碧如洗的空中,术指一点,一束细细的光柱直射远域。嗡!光柱飞去,默然的消失,只在远空留下一点紫光。

    盛晴的眼皮一阵惊跳,“竟然,有圣器能让挡住‘分水玉’”。

    “圣兵”。盛晴的眼睛立即大了。身前漾起一圈圈涟漪,丽影消失在水环中。

    万里外,盛晴一步踏出虚空,扫眼空域里急遁的兽影,凌空又是指。

    “分水玉”形成一道水花,无声无息的飞近小月的后心。

    嗡!一道紫环飞来,“分水玉”被击成一缕白烟。这回盛晴终于看清是何物击碎了“分水玉”。深灰色的瞳仁里迸发火星,眼白泛出蓝色的闪光。

    盛晴惊得骨子都麻了。“分水玉”是虚兵六阶,算得上不是魔兵的虚兵,竟然被那一道紫环击碎了。“天哪!那能是什么”。

    惊也没有用,盛晴楞了一息,也想不明白,两个小魔卫在依仗什么在逃命。水纹在眼前荡开,盛晴再次消失。

    小月被吓掉了魂。那道晶光是魔母的虚兵。小月看过魔母用其一技斩杀过化身四阶圣祖。虽然两技都是虚惊一场,小月跟掉到冰窟窿里,从脚凉到了头发尖。

    水纹在碧空荡开,盛晴凌空而立,惊艳的面容没有半点温色。

    小月突然停住魔兽,被钉在那里,好像空域在脚前裂开似的,被吓得脸上的皮肤都收缩了,嘴唇闭得紧紧的,抑止住正要发出来的惊呼。

    “小月,你要背叛魔族,可知后果”。盛晴冰冷的声音,令整个空域冰寒的要死。

    “魔母,我......”。

    小月变得结巴,不知道如何解释。胸部的双峰起伏着,呼吸都变得短促而痉挛。

    “我什么,跟我回魔域”。

    小月两脚扎了根,根本就迈不动。抱着钝钧瑟瑟发抖。

    盛晴看眼钝钧青黑的脸,细眉微微动动,一条长长的魔晶链落入手中。

    几息过后,钝钧的脸上有了些血色,眼皮跳动,慢慢的睁开,迷糊的看清吓掉魂的小月,目光转向魔母盛晴。

    嗖!钝钧从小月怀中飞起,跪拜在空中,惊慌失措的道:“见过魔母”。

    转脸见小月还傻站着,忙拉了下小月。

    盛晴点点头,钝钧低头起身,撞了下小月。“怎么回事”?

    小月一声不吱,脸儿变着色。

    “走,回魔域”。

    “是”。钝钧刚要走,见小月没有动,只好又停了下来。

    盛晴冰颜挂了霜。“小月,你想抗谕”。

    小月嘴唇颤动着。“我要找外公”。

    “嗯......”。盛晴眼里冷色冰结,丽瞳慢慢的迷起。

    “魔母息怒,小月一时糊涂”。钝钧拉着僵硬的小月,向盛晴连连谢罪。

    盛晴冷面无声,斜眉凝视着碧色的天域。

    空域微动,一位圣女笑吟吟的站在莹光中,肤光胜雪,清澈明亮的瞳孔犹似一泓清水,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拖着雾一样轻薄的纱裙,隐隐散发出幽幽兰香。

    盛晴薄薄的双唇轻启,露出一口利白。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咯咯咯”!圣女娇笑连连,香风乱颤。“没想道堂堂魔域魔母连个小魔卫都驾驭不了”。

    “水寒,你管的太宽了”。盛情双目变暗了,漆黑眼孔里燃起不可遏制的怒火。

    “这么多年未见,你还是火爆的脾气”。水寒不怒反而笑的更加的灿烂。

    “我们走”。盛情转身要遁走。

    小月、钝钧犹豫不决,看得出来,魔母多少对这位圣祖有些忌惮。

    嗯!

    “你俩让开,我和魔母有点事谈”。

    小月和钝钧一听,那还等什么,跑吧!顾不上见礼,放出魔兽逃得无影无踪。

    盛晴想阻拦,水寒已经出现千丈之内。对于修者来说,千丈是防御的临界点,再近点,很难在术法攻击中反应过来。

    盛晴不由得退了步,“分水晶”闪出一道虚光。

    水寒未动,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了,阴云遮住了眼睛,与盛晴对视着。

    “盛晴过去的恩怨,今日放下不谈,你应该知道我为何找你”。

    “既然不谈恩怨,你我之间没什么可谈”。

    “错,关系到圣魔两族的事,比你我间的恩怨更重要”。

    “别和我讲大道理,要谈先接下本祖一技”。盛晴说完,一改昔日的庄重,杀气笼罩天宇。手中“分水玉”爆起青光,四域瞬间落下十二道青色光柱向水寒绞杀而去。

    光柱如锋,每一次转动都将水寒所在的空域狡出片片鳞光,天域被一点点刮落,转眼就到了近前。

    水寒手中黑光一闪,出现一把黑纹短匕,匕影惊现之季。空中青色光锋上洞穿十个小小的黑焰洞,呼啦!青色光锋被黑焰吸去。

    盛晴一愣,看眼手中的“分水玉”。脸上挂满了寒霜。

    此时,盛晴明白了,水寒有备而来。不过,此兵从未见过,难道圣域又铸成一件圣兵。

    水寒收了“雷影”。笑盈盈的看着盛晴。“怎么,这回可以谈谈吧”!

    盛晴瞥眼。“有屁放”。

    “我喜欢你的个性,数万年都没改过。好!只问你一事,魔兵在何处,交出来”。

    “我可奉告”!

    “盛晴,魔兵已经伤我圣域数城,交不出魔兵,魔域七十二岛也会同样的下场”。

    “你威胁我”。

    “不错”。

    两位圣界巅峰修祖默然无声,只有神识在空域中交峰。

    鳞光一闪,盛晴消失在空中。

    水寒淡淡一笑。“想跑没那么容易”。

    空域直直的裂开,水寒消失在白光里。

    山谷中涌来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浓白的雾气。山峰的阴影倒压过来,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

    两道兽光似天空中的流星,从一域滑向另一域,转眼跨入黑暗里。

    钝钧脸上香汗滴滴,顾不得擦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没有回头路,逃不逃都是死,不如没命的逃。

    这一逃已经一月有余,要逃到那里,钝钧也不知道。跟着小月没黑没白的遁行。钝钧可不想死,还没见到莫邪哥哪!

    小月的遁影还在前方闪烁,这么逃到何时是个头?

    “月儿,我们到底要去那里”。

    “去找外公”。

    钝钧听得头都大了,每次问小月都是这句话。这茫茫圣域那能轻易的找到。如果好找的话,数千年了,早就找到莫邪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