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咸城劫难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嗖嗖嗖!数十道圣光从天际遁来,瞬间与魔光交会。

    小月和钝钧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飞去。

    梭光掠过,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转眼就消失在夜色里。

    “发生何事”?小月、钝钧警惕的按下遁速。不解的看向远域。这些都是化身境圣祖,怎么可能见了魔女,问一句的意思都没有。

    两位魔女迷惑不解。突然,远空数百道圣光蜂拥而来。遁速微微慢了些,几息到了近前。

    小月看看钝钧,钝钧脸上的汗还没有消,瞪着魔瞳,眨巴着长长的睫毛。

    数百圣光刚近,远空数千道随之而来。跟着整个天域都遁光布满。

    小月、钝钧被遁光的急风吹得头发都乱了,太多了,是凝气境圣者,后面还有,忽悠悠的遁来,速度虽然慢了点,看得出来,那也是玩命的在逃。

    偶有神识扫来,转眼就遁了过去。

    小月、钝钧只好落到山巅,看着满天滑落的圣影。不觉得有些毛骨怵然。

    钝钧拉了拉小月,低声道:“我们换个方向吧”!

    “不用,这样反而更安”。

    “你疯了,这些圣者回过味来,能踩死我们”。钝钧惊呼道,想不出小月的脑袋里想什么?

    “疯什么,你看他们那神色,那有心思管我们”。

    钝钧早就看到了,只是见过虫爆,没见过圣潮。这可不比虫爆的规模小呀!

    “行了,还是躲躲吧”!钝钧拉着小月向山下密林遁去。

    “魔友往哪儿去,快走。咸城接到灭杀令了”。一位中年圣士牵着美艳圣妇的手,遁过山巅时,神识了一息。

    小月惊愕的回过头。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

    “看什么”?钝钧惊问道。

    “是丹青”?

    “谁”?钝钧一愣,在脑海中搜索这个名字。跟着惊道:“是他”?

    “跟上”。小月掠空而去。

    “跟什么”?钝钧伸手一抓,魔爪凌空抓碎数道残影后,索住了中年圣士的后脖子,轻轻一带,连同美艳圣妇都拉下空域。

    “啊”!丹青吓得目瞪口呆,他慌了,眼里爆着金星。嘴张得大大的,瞪着眼前两位标致的俏魔女。

    接着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似的,有点沙哑。“月儿,怎么是你”。

    “见过山主”。小月行了一礼。

    腾!丹青脸红到了脖子根。“什么山主,现在只是个散圣”。

    丹青当然认得小月和钝钧,看看境界,竟然一片模糊。“月儿、钝钧姑娘好久不见,没想到成了魔女,到了这般境界,在下惭愧呀”!

    小月笑笑。“山主咸城发生何事,怎么乱成这样”。

    丹青涨红的脸变了色,白了起来。慌张的看眼远空。“小月没听说圣族延城被灭的事吗?咸城也接到‘灭杀令’了。快走吧!起码要逃出千万里外”。

    “有这事”!小月心头一喜,果然灵剑感应的不错,外公就在这里。

    “不知是何圣送的‘灭杀令’”。

    “不知道,听说是给延城送信的老圣士”。

    小月笑了起来。“怕什么,走跟我回去”。

    “去哪?咸城,不不不”。丹青吓得往后退了两三步,脸上先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身边的美艳圣妇躲到了他身后。

    “你不想见我外公”。

    “师父老人家在”?丹青挑起浓黑的剑眉,疑惑的看向小月,这些年来,找过师父老人家,可是茫茫圣域到那里去寻找。

    “是的,必在咸城外”。

    丹青摇摇头,想师父是有那么一点,必竟圣域的孤独和修炼的艰辛,早已经让丹青麻木了,时常回忆起傀境风光的日子。不过,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怀旧也不至于拿命开玩笑吧!

    “圣父无涯子、仇剑师叔也在”。小月见丹青犹豫不绝,大有退缩之意,于是又加了一把火。

    这火一点,可了不得。丹青此生最恨得咬牙切齿的就是大师兄无涯子。每一次突破境界都惊喜异常,如果此时遇到无涯子,定将其碎尸万段,以解夺妻之恨。

    丹青听到无涯子在,那个火浇了油似的燃烧起来,压抑在心底的恨再也压不住了。什么生与死念头都被怒火燃烧光了,脸上凶光毕现。

    “走,我会会他”。

    “青哥”!美圣妇吓得小脸煞白,艳红的嘴唇哆嗦个不停。

    “你先走,我会会久违的大师兄,过些日子,我去找你”。丹青甩手将圣妇推出山域。

    美圣妇愣了下,泪水哗的涌了出来。“青哥,别忘了找我”。

    说完,泣不成声的遁入圣流中。

    丹青看都不看,瞪着血红的眼睛。“走”。

    小月走到丹青前,将手中的缰绳交到他手中。“钧姐,我们同乘”。

    丹青气呼呼的接过缰绳,回首看眼空域,又后悔了。

    魔光飞上碧空,向咸城飞去。

    丹青犹豫的坐在魔兽背上,耳边一阵风鸣声。

    “啊”!丹青被劲气吹落兽背,吓得他通体冰凉,一只手死死抓着缰绳,像一件空洞圣服在空中抖着。

    丹青睁开眼睛,拼命的想挣开缰绳,缰绳似长到了肉里,越挣越紧。挣扎数次后,丹青只好咬着牙,拉着缰绳爬到魔兽背上。死死的抱住兽胫,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雄伟的咸城出现神识内,钝钧顿住魔兽。“月儿,要进城吗”?

    “哇”!丹青趴在兽背上,胃都要吐出来了。“远......哇......”。

    密麻麻的圣影从数百里外的咸城涌出,遁速慢了许多,头也不回的拼命逃遁。没有圣者叫嚷,只能听到嗖嗖的风遁声。山林中要乱得多,哭声阵阵,喊骂声回荡着。灵动期小圣者们穿梭在茂密的林里,不时有枝折树断声传来。

    “哇”!丹青吐得脸都白了,挣扎的想要下来。魔光一闪,吐了半程的污物,被丹青硬咽了回去。抱住兽胫,死死的闭着眼睛。

    两道魔光遁近咸城。咚......咚......。洪声回荡在天际,城域上空钟声回荡,一双枯目凝住飞近城域的魔光。

    涌出城门的圣者惊呼的抱住头,凝出件件光盾。等了几息后,才发现只不过是城域警钟,轰的跃起,逃向城外山域。

    魔光遁入城内,硕大的咸城空了半城,城内的圣者都急红了眼。每座圣城只有四座光门,这么多圣者想出去太难了。留下在城内的只有固根境和灵动期圣者,人山人海的挤在光门前,那些大圣者早就逃没了影。

    魔兽四蹄飞扬,在空荡的圣街上,留下长长的一溜白烟。城内的巡法早就跑光了,警钟长鸣不止,却没有圣者拦截。

    三日后,魔影穿过光门,瞬间遁入夜空。

    晴朗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一道白光划破夜空,坠至远方。

    五位化身四阶圣者站在莹光点点的空域,脸上闪着寒光,盯着站在空域的美艳圣女。

    这圣女美得惊人,也美得令人寒栗。虽然只有凝气五阶,足可以让五位圣祖望而生畏。

    圣女俏眉一挑。“说吧!灵域之门在哪里”。

    众圣祖寒栗,紧紧的闭着嘴。咸城已经清的差不多了,就算城废,死的也不过是那些小圣者,没什么大不了的。

    “三日已到,五位圣祖还没想好”。

    “此事,事关圣域安危,不是我等可以知道的,小圣友不用再墨迹”。一位圣祖不耐烦的吼道。

    圣女瞄眼数百里外的咸城,眼里闪出厌恶的神色。真没想到,圣族的圣祖们这么无耻。

    “就算你灭了咸城,本祖也不会说”!

    圣女气得凤目倒立,银牙细咬。“你们疯了”。

    夜幕里,一道闪着粉光的流星划过天际,像一柄利剑将夜暮划成左右两边。闪亮的粉线直射咸城空域。

    唰!一道耀眼的紫色光弧划过寂静寒冷的夜空。墨黑而惨淡的夜空里,一瞬,刀光火石,打破万籁的沉寂,粉光流星般绚烂在夜空里,留下了片刻的美丽……。越过咸城,不知飞向何处。

    五位圣祖愣了下,立即狂喜,抑面大笑起来。看来圣剑山使者已到,挡住了魂兵一击。

    狂笑的圣祖们猛的收住笑容,目光落到飞遁而来的两道魔光。

    “是魔者,那是?魔兵”。

    没等圣祖们回过神来,两只魔兽已经到了近前。

    面色冷艳的圣女惊得眼睛大了圈,捂着嘴。好一会儿才喊出声。“钝钧、小月是你们”。

    “承影”!两位魔女遁到近前,三位密友拥在一起。嘤嘤的哭了起来。

    五位圣祖看迷糊了,等了一会儿见咸城无事,远域的魂祖也消失了。相互使了个眼色,悄悄的遁离此域。

    “哇”!丹青抱着痉挛的胸,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难受的不得了,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小月。

    那道紫光,丹青看在眼中,惊在心里。是“欺天神兵”,天哪!怎么会在小月手里。难道是师父干将给她的?

    丹青无力的眼神化了魂,数千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可惜以他的境界,没有一件趁手的圣器,报仇都是空想。见到“欺天神兵”一击挡开飞来粉光,丹青激动的泪流满面,比三位修女哭的还上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