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众叛亲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浅蓝色的天空透着宁静,流着一丝丝的云,像梳理过的羽毛,漫过远处的山峦,荡过平原上银亮的溪流。

    三位密友手拉着手,嘻笑的遁在空中,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玫瑰花瓣般娇嫩欲滴。这片空域都因这笑声和丽色变得更加的炫丽。

    小月、钝钧讲着魔域的经历,圣域、植域、虫域、海域、魂域的历险,听得承影随着故事的跌宕,时而紧张,时而惊诧,时而会悲伤的掉两滴泪水,随之又被那欢笑声洗去。

    承影没有想到,小月和钝钧经历的那么多,每天都像走在刀刃,过着舔血的生活,她俩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呀!承影最喜欢听的,还是小月讲得魂域的事。也不知为什么,多多少少对那里有一种渴望。

    对于承影,相比小月和钝钧修炼的生涯要单调的多,除了修炼、赚晶石、炼化“百启真晶”、“百识真晶”,就是四处寻找莫邪。然而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似乎三位密友都有意的回避一个名字。承影只好讲了几件危险的事,却把最快乐的时光掩藏在心里。

    突然,承影停了下来,脸色变得很凝重,拉了下小月。“月儿,是否要带着钝钧”。

    小月看了钝钧一眼,也变得为难起来。一路上,小月没有想那么多,如今遇到承影,也变得有些犹豫了。必竟,被魂主困住神识,都会跟着了魔似的听其摆布。这次小月回来,一直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回来?是为了外公?还是圣父?还是另有别的原因。

    “怎么?前面有危险,不把我当朋友了”。钝钧笑了起来。

    “钝钧”?承影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与魂者为伍后果是什么?不经意的手指扶过眉心的黑色花纹。

    这动作很随意,单单被钝钧看在眼中。也许承影和小月都不会发现,她俩有着同样的动作,每每犹豫不决时,都会抚摸眉心的图纹。以前小月从来没有过。

    最不能让钝钧理解的是,承影敢独自面对圣域五位圣祖,没有后盾,她那来的勇气。钝钧更加的期待,想看看两位密友背后那个神秘的影子。

    钝钧什么也没说,独自向前遁去。

    小月、承影互看一眼,没有办法,只好跟了过去。丹青被魔兽拽的跌跌撞撞,不得不跟着。心里早就后悔的要命。

    遁过几座山峰,青青苍苍中,危岩兀立,怪石嶙峋的山峰,山腰飘游着乳白色的云纱。在夕阳映照的重影里,霞光倾泻在云缝间,映着一条飞天的白带。

    转眼间,霞光消退,在暮色降临的苍茫中,峰巅凝聚着一片彩霞,衬着一道苍老的身影。

    “外公,我回来了”。小月激动的喊道。

    干将慢慢的转过身,目光滑落到披头散发的圣士身上。

    丹青愣了下,深行大礼。“见过师父”。

    “哦!是丹青。好久不见了”。

    “是,弟子常常想念师父”。

    “嗯!能想就好,既然来了,就进峰坐坐吧”!干将转身消失在空域。

    “外公竟然也修得了幻影”?小月心头一喜,又现出失落的神色,神识不能大圆满是修炼不了“幻影”的。

    飞流直下的瀑布,撞击着裸露的岩石,地裂般的怒吼声,显得那潺潺而流的小溪,是那么优美、寂静。

    夜晶灯下,分了两伙。干将与丹青切切私语,小月等三位修女咯咯的聊着闺中密事。

    聊得正酣时,空域一阵轻晃。雾气中走出两位中年圣士,掸去身上的雾气,阴森森的拉着脸走到小溪边。

    无涯子瞥眼丹青,脸色变得铁青。转身坐在溪边卵石上。

    仇剑见到丹青,阴沉的脸现出喜色,微微点点头。“师兄来了”。

    “仇师弟”。

    干将没理无涯子。“仇剑,事办的怎么样了”。

    仇剑看眼无涯子,脸又阴了下来。“师伯,这回事大发了”。

    干将眉头挑起,咸城无事,怎么会出大事。“发生何事”。

    仇剑看向承影,又看向溪流尽头的瀑布。“魂兵余光落入龙栖洞”。

    承影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回首看向小月。“月儿,你挡住了魂兵”。

    小月傻傻的点点头。“嗯”!

    “你......呀”!

    “怎么了”?

    承影点着小月。“怎么了,你挡了一技,可知道魂兵余光落入龙栖洞会死多少圣者吗”?

    小月如梦方醒,不错,小月本可不进咸城,绕城而过。偏偏小月进了,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挡住魂祖杀戮。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大的祸事。

    “我......”。小月惭愧的低着头,心里埋怨着。

    无涯子本来阴着脸,听到是小月惹得祸,脸色反而缓了过来。“不就是死了几个圣者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月儿,这不关咱的事”。

    仇剑眼皮惊跳,想想当年为报门派仇恨,而攻打玄剑门,死伤十余万人。至今都愧疚在心。仇剑一直把修炼慢,归结于罪孽太深。

    一阵风卷来阵阵水气,天越来越暗,岩石在狂风中呜呜响着魔音。?

    众修者被这突如其来的风刮愣了,失了神的目光盯着暗去的山域。许久,承影寒栗中清醒过来。跟着小月、钝钧等相继醒来。

    干将木纳的取出光梭。“走吧!去邛崃洞”。

    承影脸色十分的难看,转头看向小月、钝钧。叹了口气,遁入光梭内。

    流星飞逝,这片荒凉的山域更加的冷清了。

    龙栖洞沉浸在血色中,整个山域被斩出一道长长的深不见底的裂谷,谷底红光滚滚,火气飞腾,谷口的石岩滴哒的流着岩浆。

    五位圣祖站在谷口处,一脸的悲切,欲哭无泪,朦胧的雾色里,只能看到嘴边的胡须在轻轻的抽动。

    “魂士,我与你世不两立”。霸天咬牙切齿的吼着,手中“无极剑”阵阵嗡鸣。

    元老折剑闭着眼睛摇着头,他亲眼见过了魂兵的威力,与当年见过的圣兵,有过之无不及。术法再精,战力再强,只有一柄虚兵,怎么可能敌过魂兵。

    咸城是龙栖洞外域重城,在洞中举足轻重。相距内洞百万里。咸城外魔兵与魂兵一击,余力打在龙栖洞内洞,竟然将万里洞域一分为二。这威力难以形容。

    不说洞中死伤多少圣者,如今,龙栖洞主峰龙栖峰都被斩断了,防御大阵被打的四分五裂,至今还在空中悲鸣。

    “霸天,是否请圣主出洞”。折剑紧闭的嘴里挤出几个字。

    洞主霸天眼神一沉。“不可,如今被灭城的圣地不光本洞,都没有请出圣主,龙栖圣主出关,必引起圣界耻笑”。

    “不错,洞主说的极是”。另位老圣祖附和道。

    折剑性子狂烦起来。“没有圣兵,难道就让魂士这样杀戮吗”?

    众圣祖默然无声,魂士倚仗魂兵,已经连灭圣族数城。虽然个个都火气冲天,没有敢出头的,必竟修炼到这种境界已经是圣界的巅峰,谁会为一城一地玩命哪?

    两道圣影出现在空中,如同鬼魂一般悄无声音,仿佛圣影就在身边,只是没有圣者再意罢了。

    霸天等圣祖眼神迷幻,像似在思考。

    “苍行子、苍天子”?

    “龙栖五主,苍某有礼了”。苍行子拱拱手,看向深不见底的山谷。

    “魂士在何处”?苍天子急色问道。

    霸天、折剑回过神来,苍行子、苍天子怎么出现在近前,没有圣祖看到,太惊圣了,不知这是何种密技?神色一变。“两位圣友,你们可算来了”。

    其它圣祖也是满脸的喜色,连连向二圣见礼。

    苍天子、苍行子嗯了声,脚下一阵流光云色,消失在天际。

    霸天等还没收了笑容,苍天子、苍行子已经飞出神识域。“这.......”。

    “踏云”!众圣祖都惊在空域,眼里流云飞落。

    万里无风,邛崃穹顶上白云平铺万里,犹如巨大的玉盘悬浮在天地之间。远近的群山被云雾吞没,只有几座山头露出云端。微风吹来,云海浮波,诸峰隐现,捉摸不定的岛影上下飞腾,倒海翻江。

    “魂主,已到邛崃洞”。干将守了一天一夜,终于看到邛崃山影。

    隆隆碧水倾泻而下,从悬崖跌入潭内,远远望去青山裹着碧水,白银连着彩虹。

    魂识如风,排山倒海之势,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承影等圣者眼睛化了魂,溅起如烟水花。

    承影脸色阴了下来,看眼化魂的小月、钝钧。神识飞向夜色中的凝雾。“魂主,不可再开杀戮”。

    夜域在风中抖动,谁也看不清,那夜幕笼罩着的是什么样的景色。

    小月、钝钧也清醒过来,细眉锁在一起。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边夜空。

    “魂主,我们不想再助你为虐”。

    “不错,这种为害圣域的事,我们不干了”。清醒过来的干将、丹青也随声附和。过节极深的无涯子也挺身助力。

    一时,空域鬼一般的静了下来,周围漆黑一片,哀鸣的夜风撕破此刻的沉寂,一种莫名的恐惧袭遍身。

    远处的景物都隐藏在深黑色的夜幕中,透过星光的树影,在树影的背阴处站着一道模糊的黑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