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败事有余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那黑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众圣者早就商量好了,不能再这么下去,助纣为虐,将来必被圣族唾弃。权衡利弊后,以承影为主的三位密友,达成了共识。必竟,以这些圣者当前的境界,没一个敢与圣族翻脸。虽然大树底下好乘凉,以魂主一已之力,真能与整个圣族抗衡吗?

    空域变得极其的阴冷,冰凉的雾气拍在脸上,滴进心里,感觉特别的冷。不仅是身体在寒颤,心都寒透了。

    干将、丹青、仇剑嘴里说得硬,心里却打着鼓。站在凛冽的夜风里,刺骨的寒意似要吞噬其灵魂。

    等了许久,可怕的,最坏的打算没有发生。夜平静的只留下飕飕的风声。

    远域,一条淡淡的身影飘在夜色中。这夜的深色似他的战甲,挡住了面容,挡住了服色。幽幽的飘在夜色里。

    邛崃洞域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

    雨帘漫过的山域,顷刻间变成白茫茫的一片。闪电撕扯着乌云。黑压压的,令人胆战心寒。

    喀嚓!炸雷响起,银白的鬼爪从黑云中伸出,黑沉沉的天域发出耀眼的蓝光。

    邛崃洞在几声炸雷后,立即乱了起来。护洞大阵闪起青光,黑傲傲的鬼影,在蓝色的闪电中,手持黑剑傲视着狂烦的天域。

    那轰隆隆的雷鸣散成一阵阵霹雳的刹那,蓝色的闪电中,数十道化身四阶的圣祖走出大阵凝结的鬼影阵。

    在闪电爆光中,众圣祖个个脸上挂着黑铅,一双黑目都挂满了血丝。

    如今圣域劫难不断,各圣地早已经调集圣祖,以防灭族的大患。没想到,说来就来。只是这次来的与任何一次都不一样,狂爆的血煞之气,直逼邛崃洞圣地。

    黑云灌顶,不禁使人惊心动魄。狂燥的霹雳卡嚓嚓地响个不停。乌云裂开,金箭似的闪电从密布的浓云中射向黑沉沉的山域。震得山摇地动,似天地在随着雷霆塌陷。

    众圣祖凝重的眼神里闪着可怕的蓝色火焰。从来没见过魂者能引动如此大的劫雷,可见魂者的境界已经到了极至。

    只要是圣族圣祖都明白,魂族魂祖动怒必然引起天地的雷劫。为什么会这样,没有圣者细研过,多数圣祖认为,魂族本就不应该存在于圣境,其要祸乱圣境必招天遣,引来天地雷劫。可惜的是,至今没有劈死的魂者,道是听说不少被劈死的圣者。

    雷声轰鸣,乌云在燃烧,喷着可怕的蓝色火焰的闪电,从黑云深处伸窜来。天空在颤抖,大地随之胆怯地震动......。

    一道惊天的闪电亮起,燃烧的天域透出两颗腥红的爆瞳,瞳光滴血似的渲染着天域,阵阵寒杀的气焰逼近众圣祖。

    圣祖们神识微颤,寒到了识域。

    “‘灵域之门’在何处”?

    洞主问铭半眯着眼,呵呵的笑笑,甩过身前那缕飘逸的黑发,拱了拱手。

    “魂友,‘灵域之门’事关圣族安危,魂友想知道,还要稍等一时半刻,我与众元老、长老商议后再答复如何”?

    裹着雷霆的风,吹得天域寒战。天地间凝结的怒气消了点。

    洞主问铭术指点在空域,放下数层隔音罩,将数十位圣祖围在透明的光罩内。

    在光罩外,只能看到圣祖们指手划脚,神色激动的争吵着,说了什么,根本就听不见。

    这一商议,就是三天。光罩内的圣祖们跟打了鸡血似的争得脸红脖子粗。能看出来,分成了两派。不过,都没能说服对方。

    咔嚓!一道燃烧的惊雷落在光罩前,透明的光罩被震得泛起水波。噼啪的连碎数层。

    问铭洞主阴着脸走出光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魂友,本洞元老也决定不了呀”!

    天宇上的黑云凝出绿芒,瞬间绿色火焰燃透了天空,绿芒直指邛崃洞山域。

    嗡嗡!邛崃洞域抖动了起来,像被半透的水波挡住。众圣祖吓得头发都扎了起来,凝出虚兵,想要挡住令防御大阵颤抖的魂兵杀气。

    两道圣影落到洞域,一黑一紫两道剑芒挡住了煞气的魂兵气焰。

    颤抖的大阵,瞬间恢复清明,洞域立即乱了套,无数遁光向三域逃去。

    绿芒破空而来,紫黑剑芒齐刷刷的斩出两道剑光。

    三色光环在空中爆开,绿芒被弹向天域,转眼空域风平浪静。

    两位修女随之消失,留下一群惊得头皮都发麻的圣祖。

    “圣女?魔女?魔兵?天哪”?

    问铭眼神乱跳,小小的修女竟然能用魔兵?只是两位修女是怎么出现的,谁都没有发现,消失的也太快了,一缕清烟。是幻影?

    糟糕!问铭脑袋嗡的一声,猛然想起龙栖洞。

    “快,找到魂兵余威”。

    众圣祖清醒过来,化成道道惊鸿遁向绿芒消失的天域。

    问铭长出口气,邛崃洞危机终于过去了。魂士虽然凶残,对一地一域没有攻击过第二次。

    晶光一闪,晶信落在手中。问铭洞主忙将晶信按在眉心,愣了下,急速带着数位元老撕开空域。

    百万里外,一座圣城变成火海,城域破碎,升腾着滚滚的浓烟。整座城池还能看得清轮廓,却感觉不到一点生息。偶有一股子焦臭味,令人不时的作呕。

    数十位圣祖围在丈许空域,莫名的看着青光环绕的两躯圣体。这是驼城唯一活下来的两位圣祖,虽然看似还活着,也已经进气多,出气少了。

    问铭撕开虚空,走到焦糊的圣体前。眉头锁成了疙瘩。“真是奇了,两位圣士能在魂兵攻击中活下来”。

    “这是......”?问铭洞主疑光落到一位圣祖脚上完好无损的战靴上。惊得眼皮直跳。

    眼中青色云影闪过,问铭差点惊呼出来。“天哪!是踏云靴?两位是”?

    “快!取来‘续魂散’”。

    一位元老利索的从圣袋中拿出晶珠,珠内飘着红色的粉末。

    问铭接过“续魂散”,一分为二。两股红色烟雾飞入黑糊的脑袋上。红光泛起,黑糊的圣体奇迹般的变着颜色,几声爆声后,黑糊变成黑烟,露出两躯白晰的圣体。

    青光闪过,云形圣服穿在圣体上,两位圣祖脸上有了点红晕。

    “苍行子、苍天子”!众圣祖吓了一跳,长出口气,还好两位圣友没有问题。

    腾!苍行子、苍天子坐了起来。“魂兵在何处”?

    众圣祖你看我,我看你,都想知道发生了何事。

    问铭走到近前,面色微沉。“苍圣友,不知发生何事”。

    苍行子摸了下战靴。发生何事,他也不知道。只记得,与苍天子在虚空中遁行,突然,“踏云”爆起青光。苍行子眼睛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问铭看看苍行子,又看看苍天子。早就听说二圣带着圣兵出山,没想到会吃这么大的暗亏。

    “哈哈哈!苍圣友,‘踏云’圣兵果然了得,能在虚空中挡下魂兵一击,了不起呀”!

    问铭莫名的奉承起来。众圣祖交换了下眼色,都笑了起来。立即对“踏云”赞不绝口。

    苍行子、苍天子见有台阶下,摇晃的站了起来。“死魂士敢偷袭本祖,看本祖如何斩杀魂兵”。

    众圣祖笑容未变,心里暗笑:“‘踏云’非攻非防,追踪还可以,真是遇到魂兵能挡得住吗”?

    苍行子、苍天子脸上还是有点挂不住,必竟被打的十分狼狈。

    “本祖还有要事”。二位圣祖遁空而去,转眼即逝。

    众圣祖神识天域。好快的遁速,“踏云”果然了得。

    问铭阴下脸来,看着残破的城池,心里阵阵酸痛。

    突然有圣祖说道:“还好这一剑没落在邛崃洞”。

    问铭转过脸,狠狠的瞪了眼。心里也侥幸起来。

    灰蒙蒙的群峰披着蜿蜒无尽的翠绿,重重迭迭的枝丫,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颤动着的枝丫墙,抖落满目的金叶和枯枝,显得林域更加苍脆、深沉。

    枯叶落在圣女的身上,慢慢的滑到了干瘪树根间。

    坐在树下的圣者们默然无声,数双眼神徘徊在小月和承影身上。

    沉默了会儿,干将沉着脸,心里不痛快,还是拉着长音。“月儿,这么做太莽撞了”。

    小月看眼承影。承影不以为然的玩着圣袋,轻轻扣着袋上的花纹。是呀!当时只是一时的冲动,就跟承影去了。如今真的有些后怕。

    无涯子叹了口气,已经发过火了,有什么办法,月儿的脾气太像自己,认准的事,说是没有用的。

    仇剑、丹青附和两句也就不再说了,与干将、无涯子比二圣只是个外圣,两位姑奶奶高兴叫一声师叔,不高兴,一巴掌能拍个半死。

    钝钧气性可不小,小月和承影回来后,就没吱声,背着脸看都不看她们。

    “知道了,下次不会这么冒险”。

    “下次,还想有下次。去,立即向魂主陪罪”。干将气的胡子乱颤,神识瞄过枯落的林域。这么多年跟着魂主,第一次看到这怪异的景像。

    小月有点犹豫,回来后,这片山域变得寒林矗立,抖掉浑身的苍绿,发出寒浸浸的冷气。魂祖真的怒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