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闺阁蜜事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47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这些圣祖为何来,说白了,一个是给罗苎面子,另一个重要原因也是被罗苎忽悠了。赤晓少主的宠男,多少也有几分好奇。

    也有不知趣的圣祖,好事的走近赤霄。神神秘秘的拉着赤霄走到一边。

    “赤圣友,赤晓少主在哪里”。

    腾!红云漫过了面颊,赤霄被问得有点口干。这事赤霄想过怎么回答,真是遇到了,又感觉事先想好的都是一堆的废话,这些话当着众圣祖的面,说了,怕是要成了笑柄。

    “在圣剑山炼剑”。

    “哦!炼剑去了”。

    赤霄听出弦外之音,这么问也算是最好的了。话峰一转,找个事由谈起另的事。

    多事的圣祖那肯就此罢休,粘着赤霄刨根问底。

    赤霄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更狠不得给这些碎嘴子圣女几巴掌,想想必竟有求于各位圣祖,咬咬牙,告诉自己忍住!忍住。

    这杯茶一直喝到了深夜,茶味才浓了不少,借着茶酣。赤霄走到茶间中心,轻轻的拍拍手掌,笑呵呵环视着一圈。

    叽叽喳喳的声音静了下来。众圣祖看向赤霄,眼里有了几分迷醉。

    赤霄从圣袋中取出水晶盒,轻托在手心。

    “各位挚友,本祖与众位美女第一次相会,没有带太好的礼品,这里有‘百识真晶’一颗,请各位收纳”。

    十几道晶光分散在空中,飘着淡青的光芒。

    这种水晶盒见得多了,能装什么好东西,何况是送出这么多。

    一直装文静的罗苎坐不住了,淡定的眼神里现出急色,她没想到赤霄会来这么一手,拿出这么多的“真晶”送人。那东西怎么样,罗苎试过了。不是为了它,也不来呀!

    看到透着光芒的水晶盒,罗苎的冷寞和淡然失。站了起来。

    “赤圣友客气什么?要送就送点好东西,这东西还是留着吧”!

    赤霄手一抬,十几道晶光飞去,落到众圣女面前。“这不是什么好东西,是赤晓少主美颜专用”。

    此话一出,原本还矜持的圣女们伸手接过晶盒,收入圣袋中。那速度几乎是眨眼就消失了。

    罗苎这个气呀!又不好表现出来,狠狠的瞪了眼赤霄。“今天不早了,姐妹们都修炼去吧”!

    众圣女虽然茶意未尽,多多少少有些留恋,必竟这么多族人聚在一起,在族内也是很难有的机会。罗苎发了话,只好向赤霄道别。

    “赤圣友,这是我的信物,有时间去殿里论道”。

    赤霄收了几件信物,送罗苎出了“沉香阁”。

    罗苎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赤圣友可有时间”。

    赤霄轻摇着扇子,微笑的点点头。“罗圣友有事,没时间都要陪着”。

    罗苎瞥眼,嘴唇轻动。转身追向众圣女。

    赤霄站在残月下,一阵清凉掠过面容,预感到,这罗苎有点怪怪的,那儿怪,一时又说不出来。

    夜深人静,来时喧嚣的街市冷清了下来,除了几位巡街的圣者,很少再有圣者在街上走动。

    赤霄在柔和的月光下,不紧不慢的走着,偶遇巡法使,见到赤霄也吓得躲得远远的。

    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洒在赤霄的身上。越是走近内城,树林越密了,失去月光的树域,黑洞洞的向远方延伸。

    拐了几个弯,赤霄神识眼空域,停在树阴遮掩的大殿前,殿门唰的亮起。一条长长的通道伸向殿内。

    赤霄抬起“如意扇”,挡住光门溢出的香气。这香不难分辨,是罗苎身上固有的气息。

    青光一闪,悠长的通道消失了。映入眼帘的是绿色的晶桌。桌面上放着花瓶,一朵黑色的石花羞答答还未开放。一面小小的晶镜放在桌边,有点倾斜,似有人刚刚的用过。

    一张蓝花白点的晶床铺着绣花被子,雪白的长方形绣花枕头,半斜在床边,枕身微微的弯着。

    “寝殿”!赤霄心头一紧,脚步僵在空域。

    “怎么,我的闺房很吓人吗”?

    香风飘来,罗苎披着透明纱衣从幔帘后走出。在夜晶灯柔合的光线下,肉色的香肩更加的清晰。赤霄身过了电,忙低头向罗苎见礼。

    香风扑了过来,一双白嫩的手搭在赤霄的肩膀上。

    “怎么?我很吓人吗”?

    “如意扇”慢慢的伸起,挡住如兰的气息。赤霄侧头,躲过罗苎火燎燎的目光。

    “罗圣友有何要事相商”。

    罗苎抬着头,媚眼盯着赤霄的脸颊。“怎么,看我不是要事吗”?

    赤霄侧过身,躲过罗苎如兰的气息。笑呵呵的走到石桌前,顾作镇静的看着那朵奇异的黑色花朵。“罗圣友天香国色,一笑倾城,但在下更关心那件虚兵”。

    罗苎走了过来,鼻息贴近赤霄的耳朵。“本祖更关心,那颗真晶从何而来”。

    “你说的是‘百识真晶’”。赤霄坐到石桌前,取出水晶盒放在桌上。

    罗苎眼神聚了光。她之所以对此真晶如此敏感,事出有因。不久前,罗苎去见圣剑山药祖,偶然得到了一颗赏赐。想想,药祖赏的圣物,在赤霄手里当作礼物馈赠,能不让罗苎怀疑吗?

    “不错”。

    赤霄收起“真晶”。差点把罗苎的眼睛都放到了圣袋里。

    “只要圣友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自然告诉你”。

    罗苎没说话,也算是默许了。

    “十日后鉴兵是何虚兵”?

    “我只知道名为吞雷,什么样没见过”。罗苎也没迟疑,这事早晚都知道,不算什么秘密。

    “吞雷”?赤霄吃惊不小,这个名字太熟了,时常在耳边回荡。自从进了炜城,那个声音就没有消停过。

    “如何能得到”?

    罗苎想了下,摇摇头。这事她真的不知道,“吞雷”这个名字是药祖告诉她的。

    想得到“吞雷”谈何容易,罗苎跟着药祖数百年,游历近百城,逢城必办“论剑大会”。万名圣祖都鉴过此兵,没有一位能得到。

    见赤霄急切的样子,罗苎掩唇笑了起来。手一抬,轻纱滑落,露出雪白香肩。

    赤霄移开目光,躲过散着肉息的白光。“怎么罗圣友有难言之隐”。

    罗苎咯咯的笑了起来,什么难言之隐,都是无稽之谈。只是那“吞雷”没有圣者可以降伏。想得到它的圣祖不知被伤了多少。

    “赤圣友,听师祖说,‘吞雷’是圣兵的衍生之物,所以性情狂野,根本没有圣者可以降伏,就不要想了”。

    “哦”!赤霄瞳影里闪过一缕晶光,“吞雷”有如此秉性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即然如此,为何要鉴兵”?赤霄装出一脸的费解。

    罗苎笑得腰肢乱颤,身子失衡般倒了过来。雪白的小手搭在赤霄的肩膀上。“试兵!你不知道,那‘吞雷’狂燥的很,不说这些,到时你会知道的”。

    赤霄一头雾水,想不出这里有什么蹊跷?似乎有些事,罗苎不想说。话峰一转,赤霄微笑的与罗苎调起情来,拉着无骨的小手,问起罗苎“为何约他到这里”。

    罗苎打掉赤霄的手,一本正经的道:“别起歹意,本祖想问问真晶的事”。

    赤霄心里有了底。有求就好办,就怕罗苎真是放荡的圣女,那就不好对付了。

    流着清光的“百识真晶”落在桌上,罗苎的黑眼珠小了一圈,卡在肩膀的轻纱滑到后背,雪白峰晕透出大半,再滑下一点就要粉光外漏。

    这春光被清光掩去,罗苎没有心思多想,心绷得紧紧的。心里暗叫:“好精纯”。

    赤霄斜眼看着罗苎,心里明白,罗苎的心思都在真晶,至于其它的事,都是次要的。

    温柔的大手落在罗苎肩上,那躯柔香的身子慢慢的倒进怀里。赤霄隐约的感觉到,罗苎似乎更懂得“百识真晶”。不然身为大圣女,怎么可能这么安心让一面之缘的圣士上手哪?

    “苎儿,你真漂亮”。

    赤霄低头吻向青丝挡住的面颊。

    罗苎没有躲避,眼里闪着清光。任由湿润的嘴唇在面颊上滑落。

    飞唇落在雪白的肩上,尖尖的手指挑住下颚。赤霄的流着口水的嘴被挡开。

    罗苎媚眼看着那双迫近的眼神。“教我凝晶秘术,我永远都是你的”。

    赤霄抬起头,嘴角透着苦笑。“化魂术”是四弟莫邪传授的术法,早已封印了,只能修炼,不能拓印。不然“化魂术”早就传遍圣域。如果想拓印只有一种办法,神识越过封印者神识,谈何容易,莫邪是用窥听觉神识封印的,怕是没有圣者可以解封。

    罗苎出了个大难题,赤霄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本想用色相从罗苎嘴中得到更多“吞雷”的事,提到此事,赤霄万念俱灰。

    “苎儿,你想要真晶,我可以送你两珠”。

    “好了,我就值两颗珠子吗?送客”。罗苎的脸说变就变,轻纱遮住雪嫩的双肩,闪身离开。

    赤霄怀里一阵冰冷,残留的体香都变了味。冰煞的寒意令他不由得打起寒战。心头惊愕,这女人好势利,说变脸子就变脸子。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