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苦命母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1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罗苎说完低首退了出去。只留下赤霄莫名的站着,轻轻的搧着凉风。

    突然,绿影出现在阁门内,门内的背影变成绿野森林。那影子踏着万点花姿,亭亭的站在风中。

    赤霄不敢神识,忙收了“如意扇”,低首行礼。

    “你叫赤霄”。

    “圣祖好记性”。

    “那儿学得‘化魂术’”。

    赤霄心神一动,果然自己露了底。

    “圣祖,在下是莫邪的密友”。

    “难怪神识大圆满,这是长老令,以后留在我身边吧”!

    晶光飞来,赤霄双手接住。轻轻神识一眼,心跳快了些。竟然是圣剑山外门长老令。

    赤霄谢了又谢,激动的差点就跪下了。

    “不用了,不久,本祖找铸器师教你铸术,只要铸成一件虚兵,即可成为内门长老”。

    赤霄清楚,圣剑山内门长老都带“子”字,一旦得到,显贵之极。

    “弟子谢过师祖”。赤霄二话不说,嗵!双膝跪在空域,连连叩头。

    清风扫过,赤霄被扶了起来。

    “本祖没收你”。

    “师祖,谁收,我都得叫你师祖”。

    阁内沉默会,飞出一颗晶珠。

    “这是‘铸兵要术’,先拿去看吧!过些时日,会有圣者教你”。

    赤霄急忙接过来,又是千恩万谢。

    罗苎拉着小脸出现在身后。“走吧!别油腔滑调的”。

    静谧的夜色里,沉浸着银色的月光,罩住了山川、原野。

    赤霄迷糊糊的,这好事来的太快了,一日之间,从一个散圣,成了圣剑山外门长老。不但寝殿变了位置,侍女、侍士都多了几百位。

    “四弟当年不就是这样吗”?

    赤霄不由得寒战连连,总感觉自己也在走入一个大大的阴谋里,只是不知道谁在布局。

    “魂友,此事,你怎么看”?

    “难说,她是化身四阶巅峰圣祖,或许只是假象”。

    境界高,那就不用说了,赤霄虽然看不清阁内的绿影,也能想得到,能让罗苎毕恭毕敬的圣祖,境界低不了。但,赤霄怕的不是这个。

    空域微动,一道晶光凝在空中。

    赤霄一愣,这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晶信。随手捻来,轻轻按在眉心处。

    嘶!不由得吸了口凉气。赤霄的脸上浮起一层阴云。

    “魂友”!赤霄把晶珠弹到空中,一只骨爪凝出,捻住晶信。晶光消失了。

    “好恨呀”!

    殿域凝出三个字。

    赤霄也点点头。“这是在考验我”。

    西方天空的红色朝霞变紫,变灰,变白。转眼化成一团燃烧的火焰......。

    一驾飞车穿破霞云,披着五色彩光衣向远空遁去。

    飞车上,赤霄半倚着,眯着眼睛,轻轻的摇着“如意扇”。车后跟着数十位圣女,个个身材袅袅婷婷,凹凸有致,酥胸俏臀。

    赤霄品口茶,茶盅还没放下。飞车渐停在空中。

    罗苎黑发轻轻的挽着银色丝带,飘在藕色纱衫圣服上,内罩粉色战甲,魔鬼般惹火的双峰,欲从胸甲挤出。修长的大腿爆露在战裙外。

    “罗圣友还是什么吩咐”。赤霄眨巴着火热的眼神,那白腿、白胸真的灼眼呀!

    “圣祖令我协助赤圣友”。罗苎妩媚的笑着,那双勾魂的双瞳看得赤霄直放光。

    “罗圣友,我可没有真晶供奉你”。莫邪大笑起来。

    “哼”!罗苎小脸一拉,遁上飞车,坐到赤霄对面。

    赤霄的眼神变了,明明魂祖坐在对面,难不成罗苎坐到了他怀里,看样子不像呀!

    “看什么,没见过这么白的吗”?罗苎双腿半倚在一起,极力的躲着赤霄火辣辣的目光。

    赤霄那是看她呀!在想着魂祖跑那儿去了。

    “哈哈哈”!赤霄一把揽过身边凝气境圣女,手指在圣女白嫩的大脚上滑过。“这腿没你白吗?我是怕这驾飞车刚刚购来,你坐着不舒服”。

    罗苎轻轻靠在软软座背上,重重的压了下。“是硬了些,赤圣友的眼光差了点”。

    “硬”?赤霄挪了下屁股,很软呀!

    “哈哈哈!我屁股硬”。说着,摇着扇子,挡着嘴偷偷的笑了起来。

    罗苎听得那个刺耳,白了赤霄一眼,拿起茶盅倒了清茶,饮了一小口。

    赤霄张张嘴没说出声。那茶盅是魂祖用过的。

    浩瀚戈壁静悄悄的,在酷热的烈阳下,静得让人窒息。偶尔一股旋风卷起一缕黄沙,悠悠升空形成一道空中的沙河,一股莫名死气在戈壁上漫延开。

    啪啦啦!突然狂风大作,飞砂走石,地下的碎石被卷上天,噼啪的撞向光秃的风石,石面起了一层石雾,狂风携着石雾遮蔽了视线,令人心生一丝畏惧。

    嗖!一道黑影撞开石雾,两双血瞳扫眼雾域,闯过这片飞沙。

    啪!三色环光落在黑影顿足处,缕缕晶线向四域伸出,晶丝越伸越长,转眼间十里空域被晶丝罩住。

    那道黑影身形未停,身后黝黑的骨锋凌空斩向晶丝。

    一声碎响,骨锋被弹开,飞遁的黑影被击得一个趔趄。趴在了石砾上。咕咕咕!后背骨甲上裂开一条深深的血糟,涌出的白血顺着骨甲流下。

    黑影挣扎的爬着,几丈后,黑影真的爬不动了,慢慢的转过身来,一双惊恐的血瞳盯着暴风肆虐空域。

    滚滚石雾像移动的石山,从远处一层层的移来。狂风大了点,吹来一道纤细的身影。

    纤影面戴轻纱,头裹风布。细缝里,只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瞳孔。闪闪的飞环飘在身前,慢慢的转动。石雾被剥开,让出一片清明。

    吱吱!黑影吐着血丝,见过圣女迫近吓得魂飞魄散。

    “交出启识珠,我可以放了你”。圣女细声慢语的说道。

    黑影面色变得狰狞。“启识珠”是什么?那就是虫族的灵慧,没有它不但修为尽失,境界会一落千丈。还谈什么命。

    黑影尖牙紧咬,血躯升起一团黑气。一闪倒在石砾上的黑影消失,黑气中凝出一双又黑又大的黑瞳。两根黑色的触角伸出,轻轻一碰,闪出点点晶花。

    没等圣女看清何物。石砾飞起六道灰影,两只黝黑的弯钳抻到近前,狠狠的钳向圣女脖胫。

    恶虫竟然化出原形,要与圣女死拼。虫族这种玩命的秘术,不到最后关头是不会用的。这可是完舍去修为,死磕的办法。

    圣女似早有防范,身形随着钳影黑光向后退去。手一挥,“五行环”重重的砸在虫头上。

    噗!一团黑血喷出,窜出黑气的虫躯跌到石砾里,砸出一团的灰烟。烟雾落尽后,圣女才看清,死在石坑中的是一只硕大的黑蚂蚁。足有四丈长,混身披着黑鳞,胸部有点小,六条又长又细的鳌足,满是尖尖的刺峰。鼓着圆圆的肚子,还生有一对透明的翅膀。

    圣女伸出晶手,从碎裂的虫头里取出一颗蓝色晶珠。吹了吹,放入圣袋中。

    环视一视,漫空肆虐的石灰雾,撕开一道光门,遁入虚空。

    萧瑟的秋风卷起枝头上的黄叶,片片枯叶虫在冷飕飕风中翩翩起舞,上下翻腾,落在枯草上,肆无忌惮的躺着。

    秃了的古树下,厚厚的枯叶上坐着一位白发老圣士,低着头,凌乱的白发在脸前死命的抖着。

    不远处,一位圣女噘着小嘴,双手拄着压得惨白的面颊,痴痴的凝视着灰色的天空。圣女长得异常的精致,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伏在冰凉的石面上,娇弱得令人心疼。

    空域轻晃,身裹沙的圣女走出虚空。目光落在凝气境圣女身上,柔柔的像似在抚摸。

    “圣母”。小圣女欣喜的跳了起来。脸上的愁云顿时烟消云散。乐得小嘴都合不上了。

    裹沙圣女点点头,转身看向老圣士。从腰上解下圣袋,扔了过去。“这是你要的‘启识珠’”。

    老圣士头也不抬,伸手接过。“嗯!不错!秦月去炼‘真晶’”。

    圣袋飞到秦月面前。秦月撇撇嘴,接过圣袋。

    “我和圣母的那一份哪”!

    老圣士嘿嘿的笑了起来。从身边拿出两个圣袋,扔给秦月。

    秦月接过圣袋,神识一眼,小脸立即就气白了。“老家伙,就给我们留下二十珠”。

    “嘿嘿嘿!小丫头,这已经不少了。我一个不给你,你不还是干看着吗”?

    秦月一听,气得柳眉挑起,黑溜溜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太欺负人了”。

    “月儿,过来,别理他”。裹沙圣女抖落灰纱,清丽白腻的脸庞落下一头青翠的柳丝,显得有些疲惫。竟然是秦姬。

    “别出了圈圈,不然我会不客气”。

    秦姬拉着秦月走向枯林深处。

    “圣母担心死我了。你这一走一年之久”。秦月抱着秦姬的胳膊撒起娇来。

    秦姬走到挂着透明绿果的古树下,拉着秦月坐下,轻轻的理了理秦月的散发。“又瘦了”。

    “没有,就是太想你了”。秦月嘻笑的说道。

    秦姬溺爱的摸了下秦月的脸。“到瓶颈了吗”?

    “到了”。秦月天真的笑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