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追杀必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好”。秦姬拿过秦月腰间的圣袋,看了眼,又还给秦月。

    秦月神识一眼,脸色微微变了。神识道:“圣母,太危险了”。

    秦月没有想到,母亲会猎杀定形境虫者,凝气境圣者想斩杀同境虫者谈何容易,不小心命都会搭上。

    “有了它,你更容易突破境界”。秦姬笑了笑。并没有说这次猎杀的经历,好几次差点被恶虫斩杀。想想,秦姬也有点后怕。

    秦月眼里泪光闪闪。她能想到此事是何等的危险。这百年来,秦姬没有修炼过,为了让她能修炼,即要供应必心子真晶,又要照顾她,每次都只身进入虫域,次次都是伤痕累累。

    “别担心,去修炼吧”!秦姬笑了笑。

    秦月很听话,默默的坐到一边。拿出“启识珠”,开始炼化。

    秦姬看了会儿,取出黑色光珠,身影一缩,消失在珠域里。

    啊!惊碎心的娇哼声在珠域回荡,“战影晶台”里春光一乍。

    秦姬咬着细牙,脱下身上的战甲。翠水薄烟的轻纱落下,细润如温玉的肌肤柔光若腻,美艳的珠域都微微的抖动了。

    乌发如漆,美目流盼,一颦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秦姬眉头挑了挑,妖艳的勾人魂魄。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婀娜的姿态、丰满的肉体和美妙的肩膀,那有弹性的高耸的胸脯,丰满得使轻薄的纱衣都遮掩不住诱人的风情。

    身影一侧,秦姬扶住玉肩,肩后一片血瘀,肩骨竟然陷了进去。

    秦姬嗯了声,脸儿变得煞白。指间红色治气盖住伤瘀处。

    啊!禁不住又叫了一声,太痛了。猎杀蚁虫时,秦姬被骨鳌穿过战甲,差点来个透心凉。如果没有战盾,怕是这次死的就是她了。

    这伤,秦姬疗过数次,以她的治气,只能缓解疼痛。秦姬不敢让秦月看到,如果看到,下次一定不会让她去虫域。但她不能不去。必心子越来越贪婪了,为了修炼神识,把这母女当成了奴隶。

    秦姬只能忍气吞生,以她和秦月的境界,怎么能逃出化身境圣祖的魔爪。

    “妈的,本祖的圣兵呀”!

    突然珠外传来骂咧声。秦姬一愣,顾不上疗伤,急忙穿好战甲。自从必心子丢了“圣兵”后,就变得这么疯痴了。清醒时,还像个人,疯起来,像只疯狗到处乱咬。

    秦姬伸手把秦月拉入“战影晶台”。

    轰隆!珠外地动山摇。枯林化成一片火海。转眼间,整个山峰都融化了,滚滚的岩浆从山上向四周流去,形成百里的岩浆湖。必心子疯了似的在火中跑着,嘴里喊着。“还我圣兵,还我圣兵,我要杀了你”。

    渐渐的天都烧红了,化了似的掉着红色的火雨。

    “在这里。哈哈哈,在这里,我找到了”。必心子伸手抓入岩浆。拉出一条烧红的铁晶,吱吱啦啦!手里冒起了黑烟,恶臭的胡味四散开。

    必心子似乎对痛已经失去了感觉。挥舞着火红的铁晶,四处冲杀。嘴里还阵阵有词。“必炎子,你跑不了了。哈哈哈”!

    “哈哈哈!看我神兵吞噬天下圣兵”。

    秦月躲在秦姬的怀里,惊恐的眼神闪着那道火光。“圣母,必圣祖疯得更重了”。

    秦姬的脸异常难看,罩了一团黑气。这些年有很多机会逃走,秦姬却不敢逃,必心子的情绪时好时坏,说不准何时就疯痴起来。一旦疯了,真对秦月下杀手,后果不堪想象。秦月有那个心,秦姬没那胆。谁敢用生命去下赌注哪?

    每每这时,秦姬都慌了神,紧紧的抓着秦月的手,生怕把秦月弄丢了。

    “月儿别怕,必心子伤不到我们”。

    以其说秦姬是在给秦月打气,不如说是给自己吃定心丸。必心子就是再有本事,能伤到“战影晶台”。几乎是不可能。

    突然,疯痴到极点的必心子抓着火红的铁晶愣愣的停在空中。噗!火晶随着流动的岩浆流到手臂上,嗞嗞的把皮肤烧的火红。远远的都能嗅到烤肉的味道。

    必心子伸着细长的脖子,耳朵支上天。眼睛瞪得圆圆的,那张瘦白的长脸红通通的。

    脚跟微动,必心子退了一步。那根握在手中的火晶抖了起来,滴哒的掉着火星。

    未等火滴掉下空域,必心子一转身,身形化成流星逃向远域。动作之快,愣站在空中的残影还没有消失,必心子的身影已经逃没影。

    巨大的火炉烧烤着空域,渐渐的烤化了那道残影。数息后,一道飞车停在岩浆湖上。车上走下两道圣影。

    咳咳!“呛死人了”。罗苎抱怨着,细眉颦到一起。

    赤霄搧着“如意扇”,一双勾魂摄魄的眼神,凝视着灼热的空域。浊气聚成丝,飞入搧动的气旋里。赤霄轻吸一口,眼神慢慢的扫过空荡的空域。

    “是他吗”?罗苎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赤霄没有一丝把握,虽然窥味觉神识和窥痛觉神识大圆满,依旧无法拿捏住,刚刚逃走的圣影是谁。但是有一样,赤霄嗅到了。在这片火热的空域里,有种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始终没有消失,一丝丝从某个神秘的空域渗透出。

    “追”。罗苎像打了鸡血似的遁进“飞车”。赤霄回首神识一眼,摇着扇子不紧不慢的进跟了进去。

    “快点”。罗苎急得喉咙都干哑了。看见赤霄这个时候还在玩潇洒,眼珠子都翻没了。

    飞车急速追去,数道光梭一息未停的消失在天域。

    数刻后,秦姬、秦月走出火烧火烤的空域。发丝粘在汗淋淋的额角,眼里布满的惊慌。

    “月儿,我们走,这里太危险了”。秦姬拉着秦月向虫域遁去。在秦姬看来,到虫域比圣域更为安。

    “啊”!秦姬、秦月同时惊叫一声,停遁在空中。

    缭绕的烟雾里,淡淡的身影若隐若现。谁都没有看清,这身影何时出现,怎么出现。仿佛就是那缕烟幻化成的,下一刻就会飘走。

    然而那身影,并非是影子,就是一位圣士。黑发在烟中飘渺,幽暗深邃的冰眸子,噙着一抹不拘的微笑。

    秦姬挡在秦月身前,目光冰凝。她不知道圣士要干什么,能突然的出现,不露半点的踪迹,可见其修为的可怖。

    “见过圣祖”

    “跟我走”。幻影微笑点点头,也不作太多的解释。

    秦姬更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得出来,这位圣祖就是刚才玩扇子的圣祖。他怎么回来了。

    秦月紧张的拉着秦姬的手,事到如今只好跟着,很难说出事情的好坏,但至少不用和那个必疯子为伍。

    赤霄幻影背着手,慢慢的遁行,与秦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三圣忽东忽西,遁行数十万里后,停了下来。落到一片湖域。

    秦姬、秦月怯生生的站着,不知道圣祖为什么来这里,心里打起了鼓。

    “月儿,情况有变时,立即进入‘晶台’”。秦姬神识道。

    “坐吧!在这儿等会儿”。赤霄幻影笑呵呵的看过来。

    秦姬、秦月吓得头皮嗡的麻木了,以为圣祖听到神识波。小心翼翼的倚着树根坐下。

    赤霄幻影也不解释,神识着暮色天穹。

    月上枝头。萧萧的夜风打着惺松的脸,月光、星光交映的树荫下,流萤闪烁,忽出忽没,像树叶里藏着的晶莹,点缀着分外瑰丽的神奇。

    飞车停在幽沉、朦胧的夜色里,像一座浮在空中的花亭,闪着晶白的光芒。数十位圣者忙碌着,分工精细,有条不紊。

    赤霄、罗苎坐在晶台两侧,品着圣果。

    “赤长老,必心子近在咫尺为何不捉拿”。罗苎放下圣果冷冰冰的看着过来。

    赤霄笑笑,这个贱骨头终于忍不住了。“急什么,你能肯定这不是陷阱”。

    罗苎眼神变变,心里咯噔一下。想想必心子是何等的圣祖,当年圣族百万大军都未能将其狡杀,这么容易就遇到了,是有些怪,何况看必心子的状态,果然疑点重重。

    赤霄漫不经心的吃着圣果,他的心里更乱。他没有想到晶珠中要捉拿的圣者是必心子,这个叛逆名声响誉圣族。怎么会被圣剑山轻易的锁定,并把这个成名的机会给了自己。一时赤霄想不明白了,问过魂祖,回答是“等一等”。

    应不应该出手,出手胜算有多大,赤霄心里也没了底,必竟他刚入化身境,必心子到化身境数千年之久,修炼的底储极深,赤霄胜算不大。能看得出来,一旦交兵,罗苎不可能出手相助。那必然是一场生死之战。

    数万里外,月光如注,寒气袭人。这山域在夜色里十分寒冷,树叶闪着冰一样的光。

    阵阵寒意迫近,浓重起来,仿佛寒气随着夜色同时升起,向四域伸出魔爪。

    唰!林域里反射出一片默淡的白光。

    必心子猛得睁开眼睛,锁住远处那片石崖。啪!身前未炼化的真晶爆碎了。炸开的晶光在瞳影中闪动。激灵!必心子牙齿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慢慢的站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