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逃遁秘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1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魂友,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追杀我”?

    无声无息空域风声微动,随着必心子惊跳的眼皮抖动着,却没有半点的回音。

    必心子未敢动,那道魂影太近了。五十里,这已经到必心子反应的临界点。但魂者的境界要远高于他,一旦攻击必心子必败无疑。

    石崖上,空空如野,谁都看不清,那里有什么。说是魂者,魂者又在那里。必心子能感应到,一样什么也看不到,别说要定位了。

    莫邪看着被岁月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必心子,心里痛痛的。没想到数百年不见,这位叱咤风云的圣祖,已经老成这样。

    “必圣友‘裂地’哪”?

    必心子牙齿咯的咬合上。眼睛大了好几圈。狂跳的心平静下来。

    “莫魂友是你”!必心子还想说,喉咙一紧,后面的话无法再说下去。还说什么?“裂地”早就丢了。圣祖能把圣兵丢了,传出去,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必心子的脸红里透白,真的是说不出口呀!

    “‘裂地’是残兵,你竟然能丢失。留你还有何价值”。莫邪怒声呵斥道。

    必心子目现凶光。“莫邪,你想卸磨杀驴,本祖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空域中响起刺耳的爆笑。“必心子这么近的距离,你有希望逃吗”?

    必心子脸色铁青,上次也是这样被莫邪逼住。那次必心子还能看到莫邪露出一双腿。如今腿都看不到了。

    “回圣剑山装疯卖傻去吧”!

    “什么”?必心子一愣。

    唰!千里空域外飞来一道晶光。必心子凝出战盾,转身要逃。

    嗯!圣体竟然被定在空中。

    “啊”!必心子脑袋嗡的一声,瞳孔跟着放大了。眼睁睁的看着晶光飞近。

    轰!一团火光在战盾上炸开,必心子像只烤熟的鸭子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空中,滚了数十丈远。

    说是迟那是快,必心子一个高跳起,顾不上身散了架子似的痛,回首打出一技术法。没命的逃进夜空。

    空域微动,赤霄风度翩翩的踏出空域。手中“九魂珠”里飞出三道鬼影。一位圣影带着两条飞豹遁空而去。

    赤霄圣影只留下残影,脚未驻足,“三峰噬血刃”凌空斩出数技。

    数息后,罗苎驾着飞车遁到此域。斜坐在车内神识眼后,小嘴都咧到一边。赤霄竟然能一技击败必心子,刚才被必心子打了一技,罗苎没防备,硬接了下来。两只胳膊都要断了,现在两腿还突突的乱颤,站都站不起来了,只好倒在车中。

    圣祖要她时刻盯着赤霄,如今赤霄早已飞出神识之外,罗苎咬咬牙,驾驭着飞车跟了上去。

    飞车一闪千里,刚停遁,罗苎神识还没有跟过来。嗖!三叉闪电击在防御罩上。飞车光罩咔嚓爆裂,车身被炸出数百丈远。

    啊!啊啊!失去战力的罗苎跟着车体翻滚着,撞了一头的大包。

    等残破的车身停稳了,罗苎挣扎的爬起,扶着车座,几次要跌了下去。这一击,如果没有飞车防御光罩,罗苎比这还要惨。

    “死必心子打架都不按常理出牌,你打你的,打我干什么”?罗苎这个骂呀!连着被偷袭两次,罗苎怕了,再跟过去,第三技打来,自己不死也得扒层皮。看着赤霄的遁影消失在空域。罗苎再也不敢靠近。

    比她更倒霉的还有必心子。必心子技法果然怪异,另的圣者,一术一技,他的不同,一术两枝,一技主攻,一技辅攻,常常令人腹背受敌。一旦对手人多势众,辅攻的技法,比主攻的还要甚,罗苎就是吃了这个亏。只要他进入必心子攻击的范围,辅攻技法必会打向他。

    但这时必心子死的心都有了。神技被魂术挡住,每一技都打不出五十里的空域,即被莫邪击溃。赤霄在百里外,时不时的攻入一技,打得他措手不及。挡又挡不住,攻又攻不出,何时飞车遁近。莫邪才放出一技。

    另看就这一技。赤霄被震退了数十丈,“九魂珠”凝出影魂被打爆了两只,余下的圣影也被斩掉只大腿,蹦蹦跳跳的在冲杀。

    不接招,不知道。赤霄真的看出实力的差距。必心子不愧是让圣族头痛的圣祖,打不死的小强。以赤霄的战力,差得远了。

    如果没有魂祖帮助,赤霄根本就占不到便宜。怎么可能技技令必心子吃尽苦头,就是这样,赤霄想擒住必心子都难上加难。

    必心子都要气炸了肺,以莫邪的境界和战力,数技之内拿下他应该不成问题,但是莫邪防而不攻,把必心子技法防控在五十里内。不但如此,必心子的防御盾,凝出一次,被打爆一次。未等再凝出,百里外的圣士一技打来,吓得必心没命的逃窜,不逃是不行的,屁股都要跌成四半了。

    逃也没用,必心子的遁速没有莫邪快,被困在这片空域里想逃都没有机会。

    必心子还有逃命的方法,现在还不是用得时候,一旦用,必然要付出被击伤的代价。如今,必心子只能玩命的抵抗。

    罗苎看着远域电闪雷鸣,技法冲天。黑空被撕碎,又缝合,再碎去。

    “战的这么凶”?罗苎有气力的趴在飞车内,惊愕的盯着远域的战事。

    罗苎心里阵阵冰寒,没想到赤霄的战力这么强,完可以与化身三阶圣祖比强。当年罗苎接过化身三阶圣祖的技法。比必心子的技法强也强不过那去。

    如今一个时辰过去,战事还不见分晓。罗苎没法想得出来,赤霄怎么能与必心子攻杀这么久。禁不住汗颜,对赤霄佩服的五体投地。

    战到此时,赤霄对这位圣族的叛逆另眼相看,一直以为,同是化身一阶圣祖,怎么也能打个平手,不至于落败。几百技打出后,必心子确实吃了不小的苦头,真是想重伤必心子,真的办不到。

    每一技打出,眼看落到必心子身上。圣影一闪,刃锋斩在虚影的战甲上。必心子险险的躲过,被术法爆破的气波震得退了数步。

    “又没斩到”?赤霄的火腾的上来了。脸色泛红,咬牙切齿的攻击去。一技跟着一技,一术连着一术。原先赤霄多少还手下留情,两打一,怎么说也不是风光的事。如今看来,赤霄就是穷尽术法,也伤不到必心子。

    除了“如意扇”。赤霄用上所有最强的圣器和技法,依然无法伤到必心子。

    战团中的必心子也看出来了。魂祖没有伤他的意思,就是要困住其秘术。远处的笨蛋,才是攻击的主角。嗖嗖!连发数技,都被莫邪挡了下来。必心子也着急了,这样下去,早晚被拿下。

    必心子突然收了术法。神识一闪,一道血红晶珠飞入空中。

    “爆”!血红晶珠裂来三道白缝。刺目的白光射出,一道光柱真插天穹。

    “斩”!必心子大喊一声,抬脚迈入光柱中心。

    莫邪魂识一眼,不知必心子所用是何物。骨爪一伸,抓向中心光柱。

    嗡!十条光剑从光柱分散开,在柱体四周盘旋。横着狡向莫邪的骨爪。

    几声爆音,光剑在骨爪里声声碎去。柱体落入爪心。

    轻用力,莫邪目光定在柱体。“这不是术法”?

    罩在空中的魂术立即消失。魂影随之踏入光柱。

    唰!不远处的虚空,又一道光柱出现,必心子背着手迈出来,眼神带着微笑看向赤霄。

    赤霄脸色一变。暗叫不好。凝出“羽叶清丝盾”,挡上空域。

    啪!一声轻音,又一道光柱出现盾面。必心子笑呵呵的遁出。

    “这......”。赤霄立即傻了眼,两个必心子?

    没等赤霄回过神来。“羽叶清丝盾”爆开,晶光锁链直扣颈部。

    一声轻脆的响声,晶光锁链碎在光中。两只骨爪伸出光柱,一把将必心子捏成一缕青烟。

    莫邪遁出空域,神识落向千里之外。空中凝出个“追”字。莫邪魂影消失了。

    赤霄吓得嘴都忘记合了,太危险了,必心子竟然敢贴身肉搏,如果没有魂祖。早被必心子生擒了。

    又一想,不对呀!这是幻像,其实是遁术。必心子已经逃了。

    赤霄气得直跺腿,化作流星追向必心子逃遁的方向。

    罗苎凝视着远域,瞳影一收。术法冲天的空域静了下来。“拿下了”?

    飞车一闪落到灼热的空域。罗苎的眼睛大了,那里有赤霄和必心子的影子。只有三道光柱立于空中。

    “什么圣器”?罗苎好奇的遁了过去。神识几吸后,迈入光柱内。

    嗡!光柱变换着方位,在空中不停的跳转。几息后,必心子从光柱里走出,手里提着罗苎。

    罗苎象只睡着的小猫,乖巧的耷拉着四肢。

    必心子走出光柱,神识眼远域嘿嘿的笑了起来。“这点本事,也敢与祖玩捉迷藏”。

    必心子得意起来,抱着罗苎遁上“飞车”。

    千里外,赤霄抱着膀子。看着手中的“九魂珠”。珠域内,必心子得意扬扬的驾着飞车,一脚踏在罗苎的肚部,一手拿着茶盅喝着清茶。

    罗苎花容凝白,像一朵冰冻的白莲花,那只红红的嘴唇微微的抖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