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传经布道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92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圣......”。三位护法圣女刚要见礼,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呆了,瞪着惊恐的眼神,倒在黑域中。

    罗苎嘴角挑挑,凝出一丝冷笑。闪着黑光的瞳影凝着墨色的黑域。

    “启......”。怪异的咒语飞出,转眼间就念完二十一言。尾字刚落,一道神光从眉心凝出,唰!直射黑域。

    嗡!黑域里突然鸣起颤音,黑金符纹亮了下,又暗了下去。

    罗苎心头一惊,果然“启物诀”凝成的“启物神光”对“吞雷神刺”有用。

    “启......”。罗苎再次凝诀。即然“吞雷神刺”可以“震鸣”。就可以“震醒”。这“吞雷神刺”果然被沉睡了。

    “啪”!一道神光飞入黑域。刺芒弯曲的黑刺弹了起来。无数的金色旋纹出现小小的刺体上。

    刺目的金芒闪现在罗苎的眼中,黑域仿佛被刺穿了,再也没有黑色。

    罗苎嘴角挂着笑容,伸出尖尖的手指,想捻住尖刺。

    “唰”!一道黑光直刺双目,眼前一片黑光。

    啊!罗苎双手捂住双眼,感觉得神识生硬,整个识域像被刺穿了一般,抱着头飞了出去。

    石壁黑烟爆起,罗苎圣体深深的印入壁内。

    黑域轻晃,一位圣女面戴白纱,身着一袭白衣,上锈蝴蝶暗纹,腰肢纤细,四肢纤长,冰晶玉雕般站在空域。头上的蝴蝶玉晶轻轻的晃着,那面白纱上像飞着一只彩蝶。

    “必心子见了药祖还不下跪”。空域中响起一声怒呵。

    捂着双目在石壁中颤抖的圣影,慢慢的抬起流着血的眼睛。那眼睛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能看到的是黑洞的空域流着血红的流光。

    “见过药祖”。罗苎去了移容术。果然是必心子。

    “你可知罪”。

    必心子颤栗的跪了去。唰!一道光柱在石壁前亮起,跪在石壁里的必心子,身影缩去。

    啪!药祖一指弹在柱体上,必心子消失的身影飞出光柱,又没入石壁中。

    必心子大惊,挣扎的想站起来。石壁轻抖,瞬间合并。必心子被封印在壁内。

    万里外,白蒙蒙的雾点子吞噬的山林里,淡淡的身影站在石洞前。三根光柱环立丈许开外,在越来越浓的雾色里游移着、流动着。

    突然一团微带寒意的浓雾扑来,圣影猛的睁开双目,眼里现出一丝惊慌。惊容未定,圣影一闪,遁入近处的光柱内。

    啪!光柱抖出波浪似的光芒,遁入光柱内的圣影飞了出来。

    圣影一骨碌爬了起来,遁入另一个光柱内。啪!又是一声轻响,圣影又滚了出来。

    “这......”。圣影站在光柱外,死目盯着抖动的光柱,冷汗滴滴的流了下来。

    嗖!圣影遁入第三根光柱。许久光柱内无声无息。等了一会儿,圣影退了出来,一双骨爪锁着圣影的喉咙。

    圣影挣扎抓着骨爪,眼睛通红的突了出来。“莫邪,你要赶尽杀绝”。

    空中凝出黑字。“不,这是个交易”。

    “你......”。骨指凝出空域,圣影神识嗡的响了起来。要说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

    赤霄走出浓滞的雾气,见到空中挂着必心子的圣祖,心里咯噔一下,遁近后,才发现必心子晕死了过去。

    “魂主,这么做是不是太决了”。

    黑色大字凝出。“不这样,圣剑山不会信你”。

    赤霄叹口气,只好提着必心子遁向“莱城”。

    莱城城主殿守卫森严,数百位圣祖将大殿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观其境界都在化身境以上。

    殿内灯火通明,数十位化身三、四阶圣祖分坐在两侧,个个身着战甲,面色冰凝。道道神识凝向殿心光门。

    光门泛起微光,赤霄提着必心子站在殿域内。轻轻将必心子放在地上,向殿中戴纱圣女深行一礼。“圣祖,必心子分身已经擒回”。

    戴纱圣女丽瞳凝向神色萎靡的必心子。

    “验明正身”。

    梦空子面色微白,快步走到必心子身前。从圣袋中取出“圣魂晶”。抬起必心子的头,将“圣魂晶”按在其眉心处。

    嗡!“圣魂晶”亮了起来。一张清秀的圣容出现在晶体内。

    梦空子瞄眼赤霄,向戴纱圣女深行一礼。

    “正是必心子”。

    戴纱圣女拿起案上的塔形圣器,一道红光射到必心子身上。晕迷的必心子缩入塔内。

    四道光芒环塔而落,塔身透明起来,两道圣影被封印在石壁内。

    众圣祖个个喜形于色,立即起身。“贺喜药祖平定圣族叛乱”。

    药祖摇摇手,贺声静了下来。

    “外门长老赤霄,平叛有功,授‘灵’字辈。改名为‘灵霄子’”。惊鸿似的声音回荡在域内,震得耳膜都痛了。

    赤霄听罢,也是一惊。药祖太慷慨了。听说圣剑山内门长老必须铸成虚兵才能得“子”字。

    “多谢药祖”。

    药祖微微点头,坐在宝座上的圣影消失了。

    几位圣祖走了过来,相互介绍后,热情的攀谈起来。

    赤霄是自来熟,更别说有圣祖贴过来。谈得越来越投机,不知不觉的到了深夜。

    殿域里,只留下赤霄和那几位圣祖。梦空子轻轻捻着胡须,眼神鬼异的跳着。

    “灵霄师弟对铸兵可有兴趣”?

    赤霄转过头,笑了笑。“灵霄子”这个名字听得有些逆耳,这一日叫得多了,也听得习惯了。

    “当然,师弟才学肤浅,如果梦空师兄能帮衬,我也想试试”。

    梦空子乐了,与几位师兄弟互换了下眼色。“好,明日师弟可以到殿内商讨此事”。

    “谢师兄,那今日就到此吧!几位师兄,改日师弟再登门拜访”。

    众长老站了起来,目送着灵霄子离开殿域。

    梦鑫子锁着眉头。“梦空,邀他前去,是否不妥”。

    “师兄,灵霄子神识大圆满,不比灵然子差多少,他能铸兵,我等为何不能,何况,想觉醒‘吞雷’,只有他可以”。

    梦翎子摇摇头。“难说呀!灵然子都办不到,他怎么可能行”。

    “试过就知”。

    空荡的寝殿内,赤霄面色冰凝。回来后他一直再想,梦空子为何要急着教他铸兵。在“吞雷洞”内,必心子用过“启物术”,令其震惊不小。听魂主的意思,必心子应该得到过“天工开物”。

    “秦姬见过圣兄”。

    赤霄转过头来,见秦姬进了殿域。

    “弟妹别客气,快坐”。

    秦姬面色潮红,羞涩的象朵粉色的桃花。飘到晶台前,跪膝而坐。

    “多谢圣兄赠送虚兵”。秦姬柔媚的说道。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赤霄本想说是魂主,突然想起魂主的话,又变了个说法。

    “喜欢吧”!

    秦姬点点头,脸儿又红了起来。

    赤霄眼神怪怪的。“弟妹有事”。

    秦姬脸上涨起又一层红晕,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深深地吞了一口气,似乎在镇静惊涛骇浪的心境。腼腆地一笑。

    “我......我想问问莫邪的事”。

    赤霄脑袋嗡的一声,心里打起了鼓。自从见过秦姬母女后,已经躲了好几日了。

    “四弟呀!自从圣云城分别后,近千年未见了”。

    秦姬眨着期待的眼神,等着后话。赤霄咽了口吐沫,反而没了下文。一转头,见秦姬还在等着。只好一五一十的把当年的事讲了一遍,只字未提“刑湖”的事。

    秦姬听得入神,未对赤霄的话没有半点怀疑。天真与赤霄揣测莫邪去了何处。

    赤霄阵阵苦笑,心里那个痛呀!听承影说,莫邪就在圣剑山,名为“灵然子”。但赤霄不敢说,他也没见过。难说这个灵然子是否就是莫邪。

    二圣聊到深夜,秦姬茫然若失的离开。

    赤霄失神着望着夜空。

    这夜变得支离破碎,这夜变得寒风刺骨。寒冷的冰碴掉到心里,冰漉漉的寒意浸透着,心的感觉变得迟钝。

    迷离的眼神里凝出一行黑字。“此夜非彼夜,此山非彼山,离时空对月,聚时莫伤寒”。

    赤霄瞥眼,知道魂主就在身边,刚才的话,他当然听到。

    “莫名其妙”。

    这日清晨,云霞托着白光,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撩开轻纱似的薄雾。

    赤霄摇着“如意扇”,坐在青色玉石上,周围聚着数十位圣女,或坐,或站,瞪着灵光的丽瞳。

    晨课,自从赤霄来到“灵霄殿”。每日清晨都在殿外林间布道讲经。久而久之,各殿弟子只要无事都会聚到这里,听灵霄子讲道。

    赤霄也殷勤,讲的术法也多,从来不再乎谁来听。各殿弟子更高兴,早早的聚到灵霄殿。在圣剑山,各圣祖只带本殿弟子,讲的多是铸兵之术。很少有圣祖,讲攻防之术。何况又不收学费。

    “圣祖,药祖有令,明日去‘圣魂城’”。

    赤霄刚讲完“闪影术”。圣使才小心的禀报。

    众弟子一阵惊嘘。“闪影术”才讲了开头,术法要义还没讲,谕令到,意味着数年内都没有机会聚到一起。

    “都散吧!回去准备起程”。

    赤霄这话比药祖谕令还有力度,众弟子连忙起身告辞。

    等弟子聚尽后,赤霄神秘的笑笑。神识道:“魂主可得到信息”。

    流动的雾空静寂无声,魂主没有回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