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化圣丹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06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走了几家后,秦姬紧张了起来。虫首都被收走了,收购它的正是那个黑纱圣女。秦姬疑心顿生,圣族收购虫首多是用来炼器,少量收购并不为奇,如此大量的收购,其中定有原因。

    秦姬不再多想快步向城内行去。十家、百家,越问心越惊,最后秦姬几乎不再问了,一阵风似的在各家圣药店、异族店间穿行。

    从日出到日落,不知道去了多少家,都没有找到黑纱圣女。秦姬坐在桥头,默默的看着渐落的夕阳。

    圣女是谁?为什么收那么多的虫尸?

    夕阳的余辉染红了天角,也染红了秦姬的面容。温温的带着一点冷意。

    为什么?秦姬满脑子都问号。她不是怕圣女把虫尸收购光了,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些什么。这种感觉好紧张,好害怕。不自觉得把黑色的面纱与一个名字联系起来。

    这个名字在她的心里扎根几千年,从来没有淡过,就像这一抹旖旎霞晖,在广裘萧瑟的风里染上清寒。虽然让她感觉到寒意和孤独,却总是在眼前重复着永恒的美丽。

    这些年,秦姬从来没有放弃,反而在心里更加的强烈,那怕有一点希望,她都不想放弃,就像她每次见到赤霄时,都要问同一件事。“有没有莫邪的消息”。

    竟管每一次都是同一个答案,秦姬总是抱着一线希望。赤霄必竟是化身级圣祖,他的信息量比秦姬大多了。秦姬想过自己去打听,圣族圣城百万计,想找一位圣祖级圣士难于大海捞针。

    秦姬已经习惯了,她习惯去依靠。在傀境时一样,圣境也一样。她努力的寻找,就是想找回那种依靠的感觉。她多想那种依偎,那种温柔。她不想放弃,那怕只有一点希望。

    暗香飘过,像似昙花一现,搅动了宁静的幕色。秦姬思绪断了线似的停了下。目光随着那缕暗香飘去,黑色的纱影一晃而过。熟悉的背影挤入桥下楼阁暗影里。

    是她!秦姬跳起,疯子似的追了上去。

    “圣友等等”。秦姬伸手抓去,只抓到一道残影。

    黑纱圣女头也不回,身子微动腾移出数丈。秦姬急跃而去,想抓住圣女,每次都慢了那么一点。

    圣族圣城不准遁空,不准神识。黑纱圣女能凌空微步,行走如风,定是有一定的功力。这不是遁术,而是傀境的轻功。

    秦姬自认功夫了得,深得家父真传。但在黑纱圣女面前,几乎无颜以对。

    一个轻如风,一个快如电。两位圣女在城中捉迷藏似的移动。转眼间出了城门。

    幕色从远山外暗暗袭来,山的轮廓在隐退的白昼里迷人地、优愁地、鲜艳地泛着黑光。山尖的那一缕红霞里,两位圣女凌空而立。

    秦姬面色桃红,嫩嫩的红唇在粉色里点了一点艳色,把那张俏丽的面容,艳得要滴了蜜。

    黑纱圣女黑瞳泛光,即映着退了色的蓝天,也映着红光满面的圣女。

    两位圣女冷冷的相对,从两双黑红的瞳影似能审视出对方的心境。

    对视许久,黑纱圣女冰冷的问道:“以你的境界,想打劫吗”?

    秦姬打量着黑纱圣女,心里有些紧张,也有些怕。她想问,又怕得到想要的结果。听到黑纱圣女这么说,轻轻的摇摇头。

    “圣友,我想问下,收购虫尸何用”。

    黑纱圣女黑瞳红光暗去,声音更加的冰寒。“无可奉告”。

    秦姬的心猛得攥紧了,跳到了嗓子眼。怯声喊住转身要走的黑纱圣女。“你认识莫邪吗”?

    黑纱圣女瞳孔缩了下,冰冷的回道:“不认识”。

    说完,黑纱圣女急速遁去。秦姬想追,又停了下来,黑纱圣女的境界比她高得多。想追上已经没有可能。只好默默的看着黑黝黝的身影落到天边的暗色里。

    秦姬站在夜幕里,久久的凝视着。万物都沉浸在柔和的、晶莹的夜色里,被那从地平线上升起的黑色吞没。

    怀着那份失落,秦姬回到梭域。赤霄还在修炼,秦姬本想过去说说话儿,见到赤霄修炼时微锁的眉头,知道一定遇到难题,这时不能去打扰他。只好默默的退回去,站在光罩内看着寂静的天空,希望消逝的黑夜,能带走偏执的想念。

    水晶似的殿宇,深藏在苍绿色参天古木里,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飞檐上的两条赤鳞金龙欲腾飞空。

    殿内背坐着一位黑纱圣女,长长的黑纱铺开丈许,只隐隐的遮住胸峰下雪白的胴体,那白影太过白腻,凝脂似的透过黑纱,把整个殿域都绣满了春色。

    空域微动,又一位黑纱圣女出现在殿中,黑纱上的黑瞳收缩,眼里满是怨色。

    “灵欣子穿得这么暴露是在卖春吗”?

    灵欣子转过头,一张圆脸深陷着酒窝,会说话眼睛笑了起来。

    “灵乐子,人家好寂寞,就不能让人家思春吗”?

    “去去,古欣跟你说,另一副难耐寂寞的样子,让那个老**看见,别把我连带着害了”。

    “是,师妹,谁都知道你是有名的石女,我认识你真的倒霉,思春都有人管着”。

    “思......好好思,这是你要的,快点炼化,早些突破化身境才是正事”。

    “这么多,你花了多少晶石”。

    “管哪!反正不用我们花”。扁乐说完,坐到一边,拿出圣袋取出一颗真晶,就要炼化。眼神凝着真晶又停了下来。

    古欣歪着头走了过来,转着眼珠看了会儿,笑嘻嘻的打断了扁乐的沉思。

    扁乐慢慢的闭上眼睛,眉心锁起,侧侧头。猛得睁开眼睛。吓了古欣一跳。

    “怎么了师妹,你好怪呀”!

    “今天,我遇到个熟人......”。扁乐把遇到秦姬的事讲了出来。在傀境时,扁乐是黑风谷谷主,各门派的事了如持掌,在城内见到秦姬时,她立即认了出来。没想到秦姬也怀疑上她,只是为什么会问莫邪的事。

    这个名字,对于扁乐来说又恨又怕。想起来,心痛得如针扎了一般,滴着血,有种要窒息的感觉。扁乐至今都不相信她爱上莫邪,那怕是同床共枕时,她都认为自己在等待时机。

    古欣听说秦姬问起莫邪,小脸儿有点挂不住了。瘪着嘴,咧着嘴角,一副要哭的样子。哽咽了会儿。“师妹,我们回去吧!灵然子应该就是莫邪”。

    扁乐闭着眼睛轻轻的摇着头,从那天起,无论是与不是,她都不想再回去。在她的心里,埋藏着两颗种子,一个是仇恨,一个是爱情。她怕见到那双勾魂的眼神,见不到他,那颗复仇的火焰就会燃烧,只有那样,她才感觉对得起师哥。一旦见到他,那爱情的火焰烧得她体无完肤,她再也没有勇气去恨他,会像只温柔的羔羊躲在他的怀里,渴望着他的爱抚。

    怕了,扁乐真的怕了,她不敢回去。也怕回去。她要为曾经的爱的誓言去燃烧那颗仇恨的火焰。

    古欣见扁乐又在逃避,轻轻的叹了口气。她理解师妹的心境,这么多年,为了逃避,她陪着她浪迹天涯。可是她真的想莫邪。虽然灵然子为了铸兵渐渐的冷寞,但,他的怀抱总是暖的,那温暖的感觉,古欣闭上眼睛就能体会到。

    “好了,别想太多了,老色鬼说了,再不突破境界,就送我们回圣剑山”。

    “那道是好了,我正想回去”。

    扁乐猛的睁开眼睛,狠狠的瞪眼古欣。她了解古欣的心思,她想灵然子。只是因为有她,所以古欣放弃了爱情,陪着她逃避现实。

    古欣撇着小嘴,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有什么办法,这么多年,她与扁乐同生共死,情同手足。无论是腥风血雨,她都不曾离开过她。她的生命是她给的,就连她的爱情都是因她而来。

    “你真不想用‘化圣丹’”。

    “不用”。扁乐咬牙切齿的回道。

    “师妹,我真的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化圣丹’是莫邪送的,你不想用,但是你会的很多秘术就不是莫邪送的吗”?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不能因为恨他,逃避他,而委屈自己,折磨自己。这是老**的晶信,你看着办吧”!古欣拿出晶信重重的放在扁乐手中。

    扁乐握了握,她不用看,也知道什么内容。无非是威胁,再威胁。

    扁乐摸了下圣袋,那颗“化圣丹”还凝着莫邪的体温,她想用,又怕用了后,心里又多了一份愧疚。也更怕那爱的雨露会把仇恨永远的浇灭,让她再也恨不起来。

    “给我点时间”。

    古欣深深的叹了口气,这话扁乐说了无数次。这时间太久了,百年、千年。她依旧没有找到可以下决心的时间点。

    空域轻晃,古欣回过神来,忙用战甲裹住圣体。

    剑心子、剑阵子拉着老脸进了殿域,贼溜溜的目光从古欣身上滑过,面无表情看着冷冰冰的扁乐。

    古欣心里骂了句,还是起身行了大礼。

    剑心子清了清嗓子。“你俩听着,大元老已经不耐烦了,再不突破境界,怕是要怪罪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