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清风玉女剑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9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古欣小脸变了变,眼神里闪着惊慌之色。

    圣剑山多次下谕,让古欣和扁乐突破化身境,神识大圆满后,修炼“启物诀”,为圣剑山铸造圣兵。可是想到莫邪因铸兵而变得冷漠。二位圣女都怕了。扁乐怕忘记了仇恨,古欣怕忘记了情。

    “元老息怒,我和师妹一直在努力”。

    剑阵子剑眉高挑,怒声呵道:“凝气六阶数百年了,为何迟迟不见突破。这就是你们的努力吗?进阶粉哪”?

    古欣被这么一问,吓得心里打起了鼓点。那进阶粉从来没有用过,扁乐不让用。说那样会影响今后修炼。古欣很听话,真的没有用。

    “在这儿,我们在等时机”。

    “等时机,你们等得了,大元老能等起吗”?剑阵子几乎爆跳如雷,差点指着古欣的鼻子破口大骂。

    “好了,师弟息怒,让她们再好好想想”。剑心子劝住剑阵子,拉着他出了殿域。

    “老****古欣在心里骂着,回首看向扁乐。扁乐依旧闭目修炼,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剑心子、剑阵子离开大殿,站在淋淋的细雨间。这雨真细,飘飘洒洒,淋不到战甲上,却淋得两目冰冷的眼神更加的冰冷。

    “你看怎么办,不能再等了。大元老都急了。灵然子又在铸兵,萧仙子找到了赤霄,听说已经修炼‘启物诀’,志在‘吞雷神刺’。剑灵子、剑真子也找到两个废物,听说也在赶回的路上。药祖迟迟不动,就是在等机会”。剑阵子神识道。

    “我知道,我也急呀!急有什么用,这两个丫头片子是灵然子圣爱,动又动不得。有什么办法”。

    “没办法也得想呀!不然来个杀一警百”。剑阵子咬牙切齿的做了个动作。

    “不可,再看看”。

    剑心子也着急,急有什么用。自从“神工开物”回到圣剑山后,各势力都在寻找神识大圆满者,谁铸得圣兵,谁将来在圣剑山就有话语权,三大元祖飞升后,就有可能坐到元祖的位置。药祖已经开始物色接班人了,不然,怎么会大动干戈攻打魂都峰哪?

    两位圣祖心事重重的遁行,遁出几十万里,来到一座悬空的大殿。

    这座晶光大殿悬挂在月空中,背对月影,有如月内殿宇衬出月域,流泻出清冽的光波,轻仰慢飘地在清澈的天宇浮动。

    剑心子、剑阵子互看一眼,心里实在没有底,师祖这么急着召他们来,还能为了什么,定是铸圣兵的事。

    剑心子抬头看眼“苍天殿”,摇摇头。沉着脸遁入殿影。

    离此数万里外,九魂山月光如潮,恍若寒冰,光秃的山峰淹没在晶莹清冷的光华之中,看上去像冬日的雪光,满山遍野洒满凛冽。

    山间被冷月遗忘的山洞里,暗淡的水冲刷着石壁,叮咚响着空洞的水钟声。

    洞空上,秦月凌空悬浮,道道旋纹在身周交错。啪啪!旋纹交错处爆开鬼异的符文。符光放大后,又慢慢缩小了,飞入秦月的圣体里。

    莫邪盘坐在空中,点点骨花在眼前爆开,六色火焰包裹着魂骨,几息之间,魂骨就变成小小的鳞甲。

    捻过鳞甲,莫邪暴瞳闪着鳞光,轻轻一弹,鳞甲飞向悬浮在空中的秦月。鳞甲在符文里爆了几点晶花后,没入秦月的圣体。

    秦月长长睫毛微微抖动,似被那片鳞甲飞来惊到了似的。噼噼啪啪!秦月秀发上鳞花飞渐,几息间,幻化成一顶美丽的头盔。

    莫邪暴瞳睁大了一圈。这怎么可能?忙拿出魂镜照照自己,那顶破烂的头盔还是那样的破旧。

    晕!圣与魂的差距就这么大吗?同一种手法,同一种铸术,为什么得到的不是同一种魂甲。自己顶的就是一口破锅,秦月头上的魂盔,那个漂亮,再衬上那白嫩的俏容,简直比以前惊艳了十倍。

    莫邪瞪着暴瞳看着,血瞳都直了。

    “看什么看,再不炼,我可回去了”。秦月突然睁开眼睛,对着空洞的洞域喊道。

    洞风紧了点,空域凝出四个黑字。“好好,马上”。

    秦月对着晶镜愣愣的看了会儿,抿着嘴乐了起来。“魂老头,你真没骗我。不错,很漂亮,我信你了”。

    莫邪呵呵的乐了两声,洞域里响起鬼哭狼嚎声。

    “呀!难听死了”。秦月死命的捂住耳朵,小脸都白了。

    莫邪吓得捂住嘴,心里骂道:“死老头子美什么”?

    见到秦姬后,莫邪被秦姬的痴情感动,看到秦月,莫邪又差点疯狂了。他没想到,秦月是自已的女儿。秦月?秦月?莫邪冥冥中想起,每每与秦姬相逢的日子都是月圆之夜。月就象秦姬那颗心,透明的能看到那个爱字。

    莫邪跟着赤霄,原想还有很多事要做,见到秦月后,莫邪放弃了,把部精力都放到了秦月身上,他要陪着她成为圣域的强者,他要为她铸造一件惊天的残兵。许多许多的想法,莫邪都想去做。

    呼!六色阴、阳之火燃起,千缕“阳凝魂骨”飞入火中。

    秦月捂着耳朵等了会儿,怯生生的放下手。那声音太难听,耳朵都要震穿了,心都要震碎了。如果不是母亲告诉她要相信这缕魂息,她早就跑了。

    老魂头铸的魂盔真的不错,秦月摸摸头上的魂盔,美滋滋的闭上眼睛,继续炼化真晶。

    空域微动,洞壁上亮起一道光门。秦姬轻轻的走了出来,看到秦月头上的盔甲,愣了下。立即脸上挂满了笑容。

    远远的看了会儿,秦姬取下圣袋,轻轻的放在石壁边。光秃的石壁上多了一块突起的石头,上面放着数个圣袋。

    秦姬神识过后,拿过一个圣袋挂在腰上,回首看看秦月,又看看空荡荡的空域。

    “还没有打听到他在哪里”。

    洞内回荡着秦姬甜甜的声音,却没有圣者回答她。只有那水滴在叮咚的落着。

    秦姬等了会儿,恋恋不舍的转过身,进入光门里。光门一闪消失了。

    莫邪看着波光微动的石壁,慢慢的闭上眼睛。他知道秦姬说的什么?似乎也想到秦姬感应到什么,但他不想回答,他不想让秦姬证实在这里的魂者就是他。

    嗖嗖嗖!六道流光从天际飞来,瞬息停在这片荒凉的山域。

    两位圣祖背背斜剑,一个面留长髯,身着残云服,足蹬流云靴,风姿飒爽的站在空域。一个面如芙蓉,粉纱裹甲,脚踩莲花。身后跟着两位化身一阶圣祖,手里提着两个披头散发的圣者,半黑半白的头发挡住了圣者的脸,很难看出是圣士,还是圣女。但从着装看应该是圣士。

    剑灵子神识着这片荒芜的山域,眼神变了变。

    “师兄,这是九魂山”。

    剑真子拿着晶轴看了会儿,点了点头。“是九魂山,只是变化很大”。

    剑灵子嘴角抽动了下,他早就感应到了,这座地处魂、圣交界的山峰,魂气极重,应该有魂者在此寄居。

    那来的魂者这么大胆,圣剑山早已在魂都峰屯兵十余载,“九魂山”应该算是圣域内峰,怎么会有魂者寄居在此。

    剑真子明白剑灵子的想干什么,今天还有要事,不能在这儿耽误了时间。

    “师妹,回来再说吧”!

    “回来,我道想看看魂族魂者那来的胆量,敢在圣剑山大军背后安个钉子”。剑灵子剑眉一挑,娇呵的说道。

    剑真子眼皮长了。对于这位师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使起性子来,他根本就劝不住。身后的两位半死不活的小圣士,就是师妹从魔域中抢回来的。

    一道青光闪过,剑灵子背后飞剑腾空而起,剑锋唰的流过青光,阵阵煞气聚在剑尖。

    剑真子凝视着“清风玉女剑”。这剑陪达摩一起久了,似乎占了不少的灵气。那剑锋流露的威压更重了。

    剑灵子身影闪了几下,绣足踏入九魂山域。

    莫邪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缕魂烟裹住了魂体,消失在洞域。

    剑灵子神识着光秃的九魂山,嘴角噙着冷笑。从来没有见过魂者这么放肆,占了山域,还敢吸光山间的灵气。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魂者在哪里”?九魂山已经踏在脚下,剑灵子却没有感应到魂者在何处。难道是魂者已经逃了?

    莫邪站在剑灵子十里之外,凝视着眼前这位化身四阶圣女。看其服饰,莫邪认定出是“圣剑山”圣祖。不过,没有见过。

    剑灵子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一时间进退两难,魂者的气息她能感应到,却看不见魂者在何处。应该就在山中。

    符光一闪,“清风玉女剑”轻挥长空,剑峰飞出两道青光,直斩“九魂山”。

    即然没有发现魂者,剑灵子不想被师兄和师侄们笑话,小性来了劲,要力斩魂山。

    我晕!站在近处的莫邪吓了一跳。这圣女疯了吗?拿山峰撒什么气,本祖在这儿哪?

    “对了,她看不见我”。

    魂骨爪伸出空域,五道骨光撒开碧空,一把抓住斩下的“玉女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