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鬼异幻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0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苍行子立即明白了,转头看向玄明子、玄机子,阴森森的说道。“谁也不能说”。

    玄明子、玄机子点点头,他们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天下大乱。

    “药圣友,这事如何处理”?苍行子头痛的要命,太伤脑筋了。

    药鹊苦笑道:“天机以露,事在人为”。说完,转身离开“苍行殿”。

    苍行子犹豫起来,药鹊能把这么天大事告诉他,必然有所打算,只是药鹊不说,苍行子也能想到几分。

    沉思许久,苍行子终于下了决心,去见药祖。

    耸峙的峰峦,险峻的崖壁。古杉、翠竹葱茏、苍翠,盖地遮天。林涛起伏山峰下,湿淋淋洒着水雾,吹动着几道圣影。

    一位圣女穿着翠绿的圣服,背着竹筐,拿着药锄,走在流动的雾气里。晶莹透亮的露珠顺着叶脉流下,滴在圣女翠绿的裙子上,那露水竟然湿透了圣服,把圣女妖娆的身态勾勒得更加的迷人。

    圣女身后跟着两位圣祖的境界吓得死个人,竟然是化身四阶圣祖苍天子、苍辰子。二圣身形微躬,在圣女身后显得十分的谦卑。

    雾气微动,苍行子走出虚空,见到苍天子、苍辰子先是一愣,向采药圣女深行一礼,没敢说话,默默的跟在身后。三位圣祖步子变得十分的协调,走走停停,距离有三丈远。

    圣女采了朵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放在眼尖前嗅了嗅。眼波如电,转向苍行子。

    “何事?说吧”!

    “药祖,那两个小魔士已经带回来了”。苍行子声音如蚊子般说道。

    药祖放下药锄,清冽的眼神看着苍行子。

    “只是出了点小问题”。苍行子停了下,瞄眼药祖的神色,见药祖看着他,接着说道:“被魂者伤了”。

    药祖收回目光,拿着药锄向前走去。

    “是毒伤”。苍行子说话小心翼翼,断断续续,生怕惊到药祖。

    药祖止住脚子,柳眉微微的挑起。闪着灵动的眼神又转了回来。

    “圣城一箭”。

    先前漫不经心的苍天子、苍辰子,惊愕的看向苍行子。

    “药鹊看过了”。药祖柔声问道。

    “看过了”。苍行子不敢隐瞒,把事情经过盘说出。

    药祖嗅着花儿,闭着眼睛。沉思了会儿。

    “不要惊动他,以大局为重”。

    三位圣祖应声“是”,然后又莫不作声的跟在药祖身后。

    苍行子有心想求药祖出手救救几位弟子,看药祖的神色,并没有出手意思,咬咬牙,只好把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树影在草毡上移动,粉色红雾袅袅不断地上升。金碧锦绣大殿外,数百圣者围着两个巨大的花盘,盘中躺着两位圣祖,脸色铁青,透着黑莹。整个圣体碳化般直挺挺的,看不出半点气息。

    呜呜呜!圣者们禁不住哭出声来,空气弥漫着酸涩气息。

    盎然目光呆滞的站在圣群里,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握着,按在冰冷刺骨的晶冰里。巨大的黑眼神里没有了妩媚,悲哀地、绝望地闪着火焰,焚烧得泪都干了。

    圣月子站在花盘边,两眼枯干的没了精神。药鹊来过了,留下两只药鼎就离开了。圣月子心里明白,药鹊也无能为力了。这药鼎不过是用来续命的。

    “九魂山”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如同一根毒刺扎在圣月子心里。圣鬼子讲了一半“九魂山之战”就晕死过去。药鹊说与剑真子和剑灵子师祖的症状相同。

    圣月子不敢想象,两位师兄并没有参加战事,怎么会中毒,而且这么严重。

    “留下十位弟子,都退了吧”!

    盎然含着泪水退了出去,论资格,她没有守殿的义务。

    转了几个弯,盎然来到塔形殿宇前。殿基上守卫林立,每十阶立着一道光门。

    盎然远远的望着殿宇,圣祖带回的两位魔士困禁在这里,她很想知道,魔士是否也中毒了。

    “站住,此殿不可靠近”。凝气六阶护卫挡在盎然面前。

    “师兄......”。

    凝气圣士抬手制止,摇了摇头。“别说了,不可能”。

    盎然咬着嘴唇。她明白,不是师兄不通融。如果是凭时,师兄早就巴结过来了。

    光门波纹闪动,药鹊阴着脸遁出。

    盎然见到药鹊,立即来了精神。“药祖”?

    药鹊点点头,算是答应过。盎然脚下花影一缩一放,追到药鹊身边。药鹊眼里没有半点惊奇,盎然修炼的秘术了得,即有圣术,也有魔术。小小境界能追上他没什么稀奇的。

    “药祖,魔士怎么样”。

    药祖头也不回。“中毒了,还死不了”。

    盎然停在空中,看着药鹊消失在林立的殿宇间。“九魂山”这个名字又响了起来。圣祖回来,盎然必去迎接是。特别是圣鬼子,见不到盎然,火爆的脾气就会上来,谁都惹不起。每次见到盎然来了,乐得胡子只翘。送宝物,送奇珍,那都是平常事,还要拉着盎然讲故事。这次才讲了半段就人事不醒,盎然吓得,嗓子都喊哑了。

    “九魂山”。盎然细牙咬得咯咯直响,脸上升起一层的粉晕。脚下花影一闪,出现在一座雕花殿宇前。

    “少主”。几位侍女迎了上来,嬉笑的把她围在中间。

    盎然冰着小脸也不说话,闪身进了殿域。侍女愣了下,不知道发生何事,平常少主不会这么冰冷。今天怎么了。侍女们脸儿一拉跟了进去。

    唰!盎然出了殿域。

    侍女又跟了出来。“少主等等”。

    “不要跟着我”。盎然温柔尽失,嘶哑的喊了声。

    侍女吓得停在空中,脸儿都白了。“快去报长老”。

    夜色中的山域,只有微风与云的翻动,衬出宁静的气息。山是黑的,星星是亮的,细碎的铺过浓墨的空域。

    在盎然眼中,并非如此。她能看清山中的一草一木,那怕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遁过一座小小的山峰,盎然停了下来。千里外就是“九魂山”,盎然不敢再走,她见过神识大圆满的圣士,千里内风吹草动,叶落露滴,都在其神识的窥视之下。

    盎然轻摸圣袋,手掌里多了一颗黑色的珠子。唰唰几笔,在珠上画了三道符文。珠内爆起黑光,像似一片星晨困在珠内。

    轻轻一弹,黑珠飞入空域。

    “死魂士看我弄不死你”。盎然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沿着山域边缘飞去。每飞一段,打入空中一颗黑珠。天色蒙蒙亮时,盎然围着“九魂山”飞了一圈,设下一千三百余颗黑珠。

    盎然飞回原地,看着晨光中光秃秃的山域。脸上现出一丝的喜色,一直担心设阵时会惊动魂者,所以才躲得这么远。

    天际放亮,秃树在晨风中瑟瑟发抖,渐渐被雾气吞噬了。千里山域,只留下九魂山那一点山影。

    神识了一会儿,盎然落到山崖的突石上,战裙轻撩,坐在粉红的晨光中。

    满山青翠的古树在风前翻滚跳动,猎猎作响。陡峭的悬岸上,修长的茅草高举着无数矛枪在风中飞舞晃动。

    盎然嗅到远处的浊气,那是风里带来的土石的气息,混着死亡的腐臭味儿。几分寒意刺骨的混在其中,那是盎然搏杀前冷酷的战意。

    在魔域混了几千年,盎然原有的那点温柔早已被魔气魔化了,虽然身上魔气失,但那种磨炼出来的虐杀本性,却没有被炼化。

    几千年前,盎然是那样的天真,看到一只小虫都能幻想出笑容。而今一切都变了,她不再是盎然,而是另一个血腥的盎然。

    嘎!嘎!几声磨牙声接踵而来。盎然的眼神变了,她仿佛看到了那座小山,那道身影,那片难以入目的山林。

    嘶拉!玉影上的衣物撕裂开,玉体猛的一沉。数千计的血点飞来,粘在一丝不挂的血红胴体上。在黑昏的树空中,闪着血色莹光。光滑血玉的肌肤透着几份光泽,在黑幕中仿佛有细细的血珠在凝成。

    那双寒光闪闪的晶目渐渐近了,目光落到天使般血莹莹的圣女脸上,眼神里充血的双峰,柔嫩而巍巍的闪着红光,丰腴的曲线散发着魔幻般的绝丽。

    啊!盎然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惊得一头的冷汗。牙齿哒哒的寒战起来,冻着似的裹紧了战甲。

    这样的梦,一直困扰着盎然,时常在那种可怕的林中赤裸的挣扎着,呼喊着,呻吟着。

    一阵清凉的风吹过,盎然微微颤抖着。擦着脸上的汗水,大白天的,怎么又出现了幻境。这幻境太可怕了,一次次的重复着,每次都吓得半死。

    天已经黑了下来,盎然摇晃的站了起,大病了般,脸儿白白泛着光。凝视过气滚滚的山域,盎然再次下定决心,要为圣祖报仇。闭上眼睛聆听会儿,鬼异的声音响起,时远时近,时而大,时而小,很清晰,又很恍惚迷离,捉摸不定。

    那是什么?盎然的眼神灵光闪闪,仿佛看到九魂山里,有一道影子在恍动。不是,那不是一道,是两道。只要静下心,他能听到空灵,曼妙的声音,似乎有一种魔力,一下子让身心脱离了恐惧,不得不向那里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