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化血药祖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2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走吧!本祖奉命封印此山”。

    盎然心里忐忑,又不得不交出“阵眼”。还想再求二位圣祖。

    剑圣子轻轻甩手,盎然跪着飞出百里外。

    盎然站起身,回首看眼“九魂山”。脚下花影一开一合出现在五百里,尖尖细指轻划空域,遁入虚空的瞬间,一道晶光飞向天际。

    剑风子剑眉猛挑,一道剑光直飞空域。啪!剑影斩在晶光上。

    剑圣子神色微动,手中阵眼随声碎去。

    九魂山外千里空域,九道光珠闪现,数百珠光瞬间形成巨大的雷环。沉雷像猛烈的山崩似的隆隆滚动,斜若的闪电穿过整个天空。电光闪过,闷雷咕噜着,滚动过去。道道闪光化成无数火蛇冲破了黑暗,在天空划开条条裂口,接着一声霹雳震得碎裂的天幕上,飞出脉状的金树银线。

    天空被莫测短长的火网划破了,使人目眩的惨白的光,卷着使人害怕的弯刀把天地一劈两半。

    黑色的雷云裹着火网扑向“九魂山”。只在一息间,九魂山化成了火海。

    圣风子冷哼一声,轻迈出一步,身影出现在大阵外。手中粉光闪过,奇形怪状的栩状刀锋四面八方伸展,千里空域被细碎的红鳞笼罩,滴滴火雨从支离破碎的天空滴落。

    “九天”未挥,灿烂的刀光已经融化了天地。

    刀锋随着火雨落下,困在火海雷霆中九魂山消失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深入魂域。融化的岩浆涌入石缝中,瞬间化成火红的石气。

    幽深的殿域,升腾着神鬼莫测的氤氲气,副副神奇的轻纱帷幔轻轻的晃着。入眼的是道道镂空攀蔓的屏风,屏风后是硕大的光球。周围簇拥着数百位圣祖,神色悲哀的凝视着光盘上黑如枯炭、瘦骨嶙峋的老人。

    圣君子气息微弱的可能不计,在凡人眼中,这已经是一具干尸。但在圣者看来,那怕是一具尸骨,都能有一线生机。

    “圣祖,我回来了”。

    圣月子脸色异样地悲戚、沉痛,严冰一样冻结的目光呆滞着,死死的盯着光球。能想的办法都想过了,药圣子也来看过。留下这鼎药球,匆匆的离开了。

    悲哀、绝望的气息在族内弥漫,族里长老们都预感到什么,纷纷的聚在殿外,眼睛里燃起的火焰,焚烧着这座死沉沉的“圣君殿”。

    众长老神识眼盎然,依然悲切的低着头。此时此刻,也只有心如铁石的魔女才这么没心没肺。怒气在慢慢的漫延,却没有长老呵止。必竟盎然在族中的地位举足轻重。

    盎然双手捧着魂晶举过头顶,跪在空域把魂晶来龙去脉讲得一清二楚。

    众长老惊愕的打量着盎然。此事,族内商量过。解铃还需系铃人,这个道理谁都懂得。但能让魂祖拿出解药,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真的假的”?没有一位长老相信盎然能做到。

    圣月子眼神怪怪的。世孙盎然有超乎寻常的能力,正是族内依重的。捻过魂珠,刺鼻的药香气令人神魂激荡,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死马当作活马医吧”!五日过去了,药圣子还没有回来,圣君子圣体枯黑的如同炭木。圣月子不敢再等下去,即然药晶从九魂山得到,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圣月子轻轻抱起枯黑圣体,生怕动作重了点,把这躯干化的圣体碰碎了。指尖撬开炭化的牙齿,黑光一闪,魂珠飞入圣君子口中。

    啪!圣君子炭化的黑眼皮响了声碎音,黑洞洞的眼珠子暴起一缕黑芒。黑黑的细丝状的烟从眼中腾起,两双黑目变成烟瞳,吞噬圣月子惊愕的面孔。

    双臂一轻,一簇簇的黑色麻屑从圣月子怀中掉落,瞬间被鬼异的风撕成许多碎块,幻化成形状各异的烟雾。

    圣月子顿时变得目瞪口呆,像个泥塑木雕,傻傻的看着怀中的黑雾。嘴唇抖颇两下,却没有喊出声。雪白毛发着了魔一样地冰冷地直立起来,茫然不知所措的脑子像一张白纸。

    咔嚓!一声脆音。圣月子怀抱的双手爆成了黑雾。

    啊!凄冽的叫声回荡在大殿内,圣月子随着爆开的黑雾退去,一闪遁出殿域。

    殿外圣祖们被刺耳喊声吓得魂都没了。伸着脖子看着“圣君殿”。

    忽然一阵轻风习习地迎面吹来,“圣君殿”在风中动了动,摇晃了两下化成一团黑烟。

    这烟着了魔似的扑向众圣祖,没等众圣清醒过来,立即被腾起的黑雾吞没了。

    几位圣祖惊嚎一声,抖落扑来的黑雾,一闪遁出数百里。身形刚现,立即化成黑烟圣影爆在空中。

    盎然站在滚滚黑烟中,嘴唇和面颊惨白的拉长,痉挛的变着形状。道道爆去的黑影在她的瞳孔里渐渐飘走。

    盎然被眼前的惊变吓傻了,族祖圣君子爆成黑烟,连一缕残魂都没逃出。惊退的圣月子逃出数百里,也爆成了一团黑影。

    啊!盎然伸手猛得抓住头发,嘴里发出悲泣的哭喊声。一切都太快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被黑烟吞噬,来不及逃遁,化成了一缕黑烟。

    缕缕带血的发丝飞落空域,墨黑的烟团撞出空洞的身影。

    突然,天域亮起,五彩透明光罩凌空压下,万里山域被光罩扣住。咔咔!光罩上碎开无数的细纹。唰唰!数道光罩破空落下。

    药祖踏着彩色的光晕遁出虚空,纤指连点数次,无数符光落到光罩上,碎裂的光罩上流光闪动,滚滚的黑气被封印在罩内。

    虚空不断的闪着,苍行子、苍天子等圣祖出现在空域,看到此景,吓得四肢顿时麻木,大气不敢出的站在药祖身后。

    “玄明子”?药祖喊了声,扫眼空域。身影轻轻晃动,隐入虚空中。

    “化身”?

    众圣祖这才看出药祖身份,长出了口气。看来药祖不在此域。

    夕阳洒下金辉,照在山坳上空红光大殿,披着蝉翼般的金纱殿影,蒙着神秘的色彩。像残辉照在晚露上,幻化出一座海市蜃楼。

    楼影阁窗前映出淡淡的身影,似一位圣女斜依窗栏,沉思在夕阳的余辉里。

    散乱无章的霞片徐徐下沉,蔷薇色的斜晖暗去,一道身影走出撕裂的霞光。

    “灵然子见过药祖”。

    药祖背对着霞光,上下打量着灵然子。对这位极具传奇的圣云城少主,越多越少有些想法。

    灵然子见药祖不语,心里极其的别扭。仿佛那眼神,刀子一般层层的剥着他的面具。

    灵然子一直在圣剑山铸兵,无心管其他事情。他不想参与圣域的纷争,选择了铸兵这种逃避之法。

    剑祖突然找到他,灵然子不得不来到“魂都峰”。

    殿内灵气微动,苍行子遁出虚空。看到灵然子,瞳孔放大了数倍。

    “这个活死人怎么来了”。

    药祖看眼苍行子,眼神变得十分犀利。“苍行子带灵然子去救剑真子”。

    苍行子应了声,却没有动。灵然子是什么货色,他比谁都清楚。主动来救他的族人,这里怎么感觉都不对劲。

    “药祖,这里有几颗药晶,救人的事,还是有劳苍行子元老”。灵然子双手捧着两颗药晶举在空中。

    药祖盯着飘着异味的红色药晶,这药带着苦臭味,刺鼻的异味,令人阵阵作呕。

    苍行子眼皮跳个不停。刚刚经历圣君殿的事,看到药丸子,这心呀!就扑嗵嗵的跳个不停。不论真假呀!都是命悬一线。

    “苍行子”。

    “啊!啊”!苍行子吓得手脚冰凉,整个圣体都僵硬了。看着灵然子手中的红药珠,两眼暴着血花。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接了过去。

    “去吧!我和灵然子还有话谈”。

    苍行子握着药晶,混身冰汗如雨。听到药祖这么说,行了一礼,转身遁出大殿。

    灵然子看着苍行子的背影,眼神怪怪的,难道他也病了?

    “药祖,药已送到,弟子回圣剑山了”。

    药祖沉默许久,精灵般眼神扫过灵然子。“先等数日吧”!

    “是”。灵然子应声后,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

    “等等”!药祖叫住灵然子。

    灵然子停了下来,心里狂跳了数下。不知药祖还有何吩咐。

    自从“雷影”圣兵铸成后,圣剑山圣祖们都对他敬而远之,必竟罩着圣兵的光环,灵然子已经登上圣剑山巅峰,没有圣与之匹敌。

    正因如此,灵然子才感到高处不胜寒的孤独。世祖苍辰子战死在“魂都峰”后,化身一直在修炼,苍辰族一脉已经无法与苍行、苍天二脉抗衡。灵然子行事更是处处小心。

    “灵然子可想另拜师门”?

    灵然子被药祖的话问愣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识海中飞快的寻找着答案。他慌了神,不知道药祖为何有此一问,太突然了,没有一丝的心理准备。

    药祖见灵然子沉默不语。神识道:“你给本祖出了个难题,总得给本祖个交待吧”!

    灵然子一听,更懵了,六神无主的站在那儿,战襟微微的抖着。

    在圣剑山,三位元祖活了几世,没有圣者知道。众元老一个个飞升灵域,三位元祖依旧坐镇圣剑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