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吞雷之疑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少主”。圣鬼子脸色变了变,收起“无影爪”。

    “圣剑山是何地,身为‘子’爵,竟敢无视圣规”。赤晓冷面如霜,字字如针刺痛着赤霄的心。

    圣云城离别后,赤霄幻想的天国崩溃了,崩溃得踪迹渺然,无声无息。他无法面对现实,更不敢相信感情。甚至相信,琼心的虚伪比赤晓的所谓真情更加现实。

    看着赤晓冰冷的站在面前,赤霄的脸上现出一阵痛苦的痉挛,一种无力的绝望化成无形的大石压住心口,嘴巴不停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他听不清赤晓在说什么?

    圣鬼子满脸红光,惭愧的连连称是。

    赤霄满耳空鸣,目光呆滞。根本听不清赤晓在说什么,盯着赤晓的脸,眼睛化了魂。

    圣鬼子谢过罪,急匆匆的拉着盎然离开此域。

    赤晓正眼未看赤霄,化作流光遁去。

    赤霄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两眼散光,仿佛从云端跌到深渊下,苦痛的心跌得粉碎。

    秦月鬼头鬼脑的遁来,贼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瞄着空域。这些年被盎然追怕了,这颗小心脏呀!实在是受不了了。

    “圣伯”!秦月压低声音,生怕惊动了那个疯圣女。

    赤霄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她怎么走了”?

    “谁”?秦月的心紧成了小疙瘩,脸儿都变了色。急忙神识千里空域。

    “哦!没什么”。赤霄知道失言了。脸儿微沉。“月儿,怎么与盎然结怨了”。

    “我......?与她?我躲还躲不起哪”!秦月把九魂山的事说了遍,至于盎然为什么追杀她,秦月也说不明白。

    赤霄锁起眉头,当年在魂都峰时,只顾着修炼铸兵之术,很少过问秦姬母女,没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对于盎然的事,越多越少听说一些,只是没有再意罢了。如今两事联系起来,有了些眉目。不由得寒战起来。

    “圣伯怎么了”?秦月笑嘻嘻的问道。圣母听说赤霄伯伯加入圣剑山才跟了过来,如今见到赤伯伯,秦月好开心,刚才的不快早就飞到九霄云外。

    “没事!你不知道盎然为何追杀你”?

    秦月脑袋晃得如别浪鼓。眼影都晃没了。“我问过,没人告诉我”。

    “哦!以后离她远点”。赤霄本想说清此事,一想会涉及魂主,她怕秦月使性子,压不住事,反而害了她。只好保持沉默。

    “我离她远多了,只要不在千里内相遇,她抓不到我”。秦月得意的笑着,这些年与盎然对决,别的没学会,逃遁之术练得如火纯青。

    “别贫嘴,来此干什么”?

    “那还用说,去‘万药峰’”?秦月描过空域,神经兮兮的小声道。“魂主让我来采药”?

    赤霄惊得瞪大了眼睛。“他在何处”?

    秦月撇撇嘴,摇摇头。长长的发丝差点抽到赤霄的脸上。“保密!不说了,我要去‘万药峰’”。

    秦月背着小手,晃着身子,脚下花影一闪,遁出三百里。

    赤霄眼睛大了好几圈,急忙跟了过去。

    圣药峰前空空荡荡,晨风微荡之中,花瓣像银色的霜花,亮晶晶的朵朵闪耀人眼,像透明的玉屑,在簿雾里水洗如脂。

    数位圣祖挡住秦月,半眯着眼神,看着这位美得羞花的圣女。

    “何山弟子”。

    “各位师祖,在下师从梦翎子”。

    圣祖们上下打量着秦月。圣剑山只有得到“子”字,才能入圣剑殿,班列殿中长老,如今化身一阶中有:梦、圣、必、青、灵五级,梦翎子在长老中位职首列。

    不过,从来没有听说梦翎子又收了新徒弟,长着这么惊艳,怎么会没有半点的风声。

    几位圣祖八卦的想着,互看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峰门已关闭,等下次吧”!

    “啊!我专程来的,怎么闭峰了”。秦月惊得花容变色,小嘴噘得老高。

    几位圣祖心里好笑,依旧拉着长脸,冷冷的看着秦月沮丧的艳容。

    空域微动,赤霄汗淋淋的遁到峰前。见此情景,抖抖扇子,搧去一身的汗臭。

    “各位圣友,在下灵霄子,可否让在下入峰采药”。

    圣祖们对看一眼,圣剑山圣剑殿“子”位圣祖数十万,“灵”字辈也有近千圣,不过能像灵霄子这样出名的还真少。必竟百年未铸得半件虚兵,怕是不久,就要滚出圣剑殿。

    一位圣祖摇头冷笑道:“谁也不行”。

    赤霄像似被搧了一嘴巴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扇面上闪着两个字。

    众圣祖看到那个两个字,气得脸色蜡黄,嘴唇都发白,胡子一颤一颤的,身在瑟瑟地发抖,指着赤霄说不出话来。

    空域微动,飘来阵阵的清香,这香如同万种花香凝聚,令人神怡。

    赤霄小退一步,眼神想离开,却被那道迷人的身影吸住了。

    “灵晓子少主”。众圣祖毕恭毕敬的见礼。

    山前光门亮起。赤晓走到光门前,侧首问道:“可以吗”?

    众圣祖笑道:“少主当然可以”。

    “我是说......”。

    “少主,这就难为我等了”。圣祖们都低着头,谁不敢直视赤晓。

    赤晓知道众圣祖难处,在圣剑山事事都有规矩,她能进去已经是破例了。再带上赤霄,怕是不可能了。

    赤霄推了下秦月。

    秦月立即明白了,遁到赤晓身边,轻轻欠身,引路走在前面。“少主请入峰”。

    赤晓眼神跳了跳,心里暗笑。“这么多年,还是鬼精的,就是改不了放不下面子的臭架子”。

    众圣祖看看秦月,也不为难。不论是不是少主随从,灵晓子都不说话,不如都瞪支眼闭支眼。、

    赤晓带着秦月消失在山影中。

    哗啦!赤霄抖开“如意扇”,背在身后。哼着小曲,摇头晃脑的遁空而去。

    众圣祖看着扇面上的字,鼻子都要气歪了。

    赤霄行出数万里,回道四域,见无圣者跟随。一指划开虚空,消失在黑色的裂缝里。

    唰!一道冷光射在闭合的空域,停了一息未遁入虚空。嗡嗡嗡!冷光抖着光纹,渐渐的现出银色的梭影。接着冷光闪过,银梭向另一域急遁而去。

    峻拔的峭壁傲骨在幽邃的山谷,滚滚河水在峡谷里腾空飞蹿。丝绒似的在月光下流泻着,银光闪烁,迷蒙得像在梦中。

    月亮的光落在树丫上,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的像是碎条儿挂在树丫上一般。点点莹光长了翅膀在丛树间弥漫开,闪闪的映着一张白净的脸。

    赤霄站在树空中,眼前是淡淡的迷雾。魂主的魂息就在这一片游荡,赤霄琢磨不透,为什么他能感应到魂息,却看不见魂者。

    一直以来,赤霄十分的好奇,魂主是谁?为何要帮助他?

    飞星溅沫,点点细雾在月光中碎去,渐渐的迷漫了山林。

    赤霄收起“魂晶”,凝视着雾潆潆的林域。

    “魂友,可知你的魂晶害了数万圣者”。

    雾域荡开一小片清明,空域中凝出三个字:“不知道”。

    魂主果然就在附近,赤霄激灵打了个寒战。圣者以千丈为防御圈。近了,再强的神识也反应不过来。三个篆字近在百丈内,魂者在何处,赤霄却没有看到。

    迟疑了会儿,赤霄把秦月的事讲了一遍,边讲边感应着树域雾气的流动。

    赤霄刚提到盎然,树空一阵惊风掠起,平静的雾海滚动起来,雾浪一个又一个地慢速翻滚着,犹如汹涛骇浪,卷着漩儿,在耳边百啭千声。

    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翻腾缭绕的雾气中闪烁迷离光芒。“我没有办法”。

    赤霄没想明白魂友为什么说这句话,沉声问道:“魂友,为何不回魂域”。

    “帮我找‘灵域之门’”。

    魂者为什么非要找“灵域之门”?赤霄实在不理解。如果“灵域之门”可以轻易的找到,圣族圣祖们还会留在圣域吗?

    想是这么想,赤霄没有再问。魂主话很少,问多了也只是那么几个字。七个字已经是多的了。

    “魂友,是否可以解开‘如意扇’禁制”。

    “魂兵,解禁必引大乱”。

    赤霄看着八个“篆”字,心里又惊又喜。即是魂兵,怎么会有实体。手中“如意扇”与以前没多大的区别。

    沉吟几息,赤霄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盯着雾空。“魂友可否助我铸得圣兵”。

    雾域风动着,漫漫涨涌起来,夜色慢慢淡了,颜色变白,流动着的透明水纹。空域再也没有篆字凝出,在不远的树枝间现出淡白的影子。

    赤霄惊得脑信子嗡的一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魂主,这影子飘渺迷茫,似乎在何处见过,但又想不起来。

    淡影站了会儿。空域凝出几个字:“找到‘吞雷神刺’”。

    “吞雷神刺”?赤霄心里阵阵惊喜,当年见过“吞雷”,想找到它应该不难。

    “此物性灵,必成惊天圣兵”。

    九个字呀!赤霄差点没跳起来。连连称谢,转身遁离山域。

    空域静了许久,莫邪飘出树域,爆瞳凝神着赤霄的背影。他真想与二哥想认,又不能这么做,如果圣族知道他的存在,赤霄等圣必受连累。他不想刑峰的事再次发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