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神秘跟踪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两道圣影跟着走出雾域。“魂祖,我等是否也要拜入圣剑山”。

    “去吧!记住,你们要办的事”。空域凝出十个篆字。

    两道圣影消失在夜空中。

    莫邪转身飘进山林,沿着暗香涌动的树洞,越飘越深,绕过翠竹林,来一座怪石嶙峋的小山前。在微风中摇曳的花枝让开一条隐秘小路,路的尽头隐约能看到一个山洞。

    “魂主”。于霸遁出洞域。

    一阵幽风吹入山洞,呜呜的进了曲折蜿蜒山洞。

    洞域阴暗,飘了数十丈,洞壁在微弱的光线里现出朦朦胧胧之色。洞路一转,洞域开扩起来,雪花似的竹笋洁白如玉,在柔合的夜晶灯反映着柔和的色泽。

    两位魔女坐在玉白笋椅上,石桌上放着一颗神韵十足的晶珠。

    “魂友发生何事”?钝钧见魂士暴瞳冰冷的飘进山洞,不由得眉尖微挑。

    莫邪默然的飘到石座上,从魂甲中取出魂珠放在案上。

    嗡—!一道光环亮起,赤霄的影像出现在空中。有如真人一般滔滔不绝的讲着。

    钝钧、小月的脸唰的变了色。紧张的紧咬着嘴唇,小月拉住钝钧的手,眼里渐渐的凝起水雾。

    “本魂没有想到会害了她”。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洞域,有如鬼哭儿狼嚎。

    钝钧看着石座上的魂士,虽然看不清魂者的面容。接触久了,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那怎么办,总不能让她疯下去吧”!小月强压着要喷涌的泪水,盎然的惨,让她心痛的发慌。

    “心病还得心药治”。莫邪惭愧的说道。

    钝钧瞪眼魂士,心里怨道:“一切还不是因你而起,心药,让她杀了你吗”?

    莫邪暴瞳扫了钝钧一眼,这么近,圣者微小的心灵波动都能感应到。

    “你不护着秦月,她也不能疯成这样”。小月没好气的数落道。

    莫邪咧咧嘴,心里有苦也说不出,他那里知道魂体内的魂晶会是奇毒。其实莫邪能说出此事,还有别的原因。

    “就是,你应该收回秦月的残兵”。钝钧也做起醋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莫邪瞥眼钝钧、小月。她们那里知道他和小月的关系,如果知道会怎么说,更不好说了。

    晶光闪过,一道颗晶信停在空中。

    钝钧捻过晶信,脸上凝满喜色。

    “魂主,九魂山传来消息,圣剑山依旧未炼化‘魂焚之箭’”。

    莫邪暴瞳冷光闪烁,当年用“魂焚之箭”引去三大圣兵,圣剑山即使能封印箭威,想炼化没那么容易。

    “圣剑山八件圣兵已去其三,魂主攻峰有几分把握”。小月欣喜的问道。

    “本魂,只想找到‘灵域之门’,不想强攻圣剑山,何况,山中还有衍天和凌空,两件圣兵才是镇峰之宝”。莫邪没有半点保留的把心中的疑虑说出,凝瞳看向小月。

    “魂主说的不错,但愿赤霄、承影能找到线索”。钝钧急忙应和,生怕魂主再有别的决断。

    “你们修炼吧,本魂要凝炼第三支箭”。莫邪说完,飘进洞域深处。一道光罩亮起,幽深深的洞口消失了。

    一阵轰隆隆声传入耳中,巨大的瀑布挂在洞壁上,犹如白龙从天而降,水汽扑满整个洞域。

    钝钧凝视着冷风呼啸水瀑,取出“战影晶台”。小月与钝钧同时消失在洞域。洞域暗了下来,尖锐的刺鸣声仿若鬼怪在叫嚣着,冲撞着空洞的石壁。

    “战影”内,钝钧、小月面色凝重。盯着域外漆黑的空域。

    “小月,魂主已经炼成二箭,怎么办”?

    小月小脸阴沉着,魂主的魂箭威力无穷,又有三大残兵掌控在手中,实力已经不容小视。想阻挡魂主找“灵域之门”不太可能。

    “难道反了不成”?

    “不行,欺天、赤日封印在你我识域,反了,魂主轻易可以斩杀你我”。

    “那怎么办,一旦魂主炼成第三支箭,必然会攻打圣剑山,到那时,你我还是一死”。

    “我想找赤霄、承影商量此事,或许能想出点办法”。

    “好,我去联系此事”。小月站起身。

    钝钧一把拉住小月。“等魂主入定之后再说”。

    云遮雾涌的山峰,雾渐渐地越变越浓,皎洁的月光把柔和的轻纱静静地披在卷曲的雾浪上,流泻出清冽的光波。

    朦胧的月亮投下神秘的影子,一道淡影在雾海撒开浮动不定的光。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圣剑山,一切都浸在清冷的银光中。两位黑纱圣女站在青烟一般的月辉里,神情迷惑的凝着月色。

    扁乐瞳光闪闪,近来有很多事想不明白了。竟然在圣剑山见到赤霄、承影、泰阿、夏禹。他们怎么会来到圣剑山,难道为了灵然子?还是为了圣兵?

    古欣撇着嘴,两个深深的酒窝微微的移动着。她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自从与师妹相依为命,一切都听她的。就连那个爱的要死的男人都是师妹的。只要她爱,古欣就跟着爱,她不爱,古欣似乎也恨不起来。

    “师姐,明日你去灵然殿探探虚实”。

    “还我去,我都怕死了”。古欣一脸的不高兴,明明是爱的要死,师妹就是端着架子。每次都要她去,看到灵然子的眼神,古欣就身不由已。

    “你不去”。扁乐瞪起凤眼。

    “好了,我去”。古欣没有办法,遇到点事,总是她服弱,要不然,师妹说不理她,十年都不会和她说一句话。这一点,古欣是领教过了。

    晨雾极淡,在霞光中草叶上,花瓣间,凝结着一颗颗晶莹的露珠。点着头儿,抖着灵光。

    灵然子跟在承影身后,身子微侧,笑呵呵的引着路。

    “影儿昨晚休息的可好”。

    承影微笑的点了点头。“还好,从‘万药峰’回来后,休息的最好的一夜”。

    灵然子手指动了动,想拉住承影的手,伸了下手指,又缩了回去。他想抱住承影,不知为何?现在连拉下手的勇气都没有。

    “好,如果喜欢,影儿可以在此多住几日”。灵然子满心欢喜的说道。

    “好呀!我正好想多了解圣剑山的事,不然总让圣友们笑话”。承影捻掉粘在小草嫩嫩的叶儿上晨露,轻轻一搓,手心里凝满了花香。

    灵然子笑得心花怒放,粉红的面堂映红了露珠。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张了两下嘴。“影儿,看这儿的风景”。

    “哇!好漂亮的荷园”。承影身影一虚,已经站在荷花间。捧着大大的荷花,丽目微闭,深深的嗅着花香。

    唰!一道晶光停在身前。承影微睁醉目,捻过晶信。

    灵然子眉头趋起,凝视着承影的面容。

    “啊”!承影惊大的眼睛,扫眼灵然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邪!族内有事务还没有完成,已经催我了”。

    灵然子淡定的笑笑。“去吧!事务要紧”。

    “我走了”。承影深情的看眼灵然子,转身遁入空域。

    承影刚走,夏禹出现在灵然子身边。

    “你有几分把握跟住她”。

    “少主放心”。夏禹身影轻轻一晃,化成虚影。

    灵然子盯着清烟似的影子,果然是一种了不起的隐术,如果不是窥感应神识大圆满,无法感应到他的存在。灵然子嘴角跷起,神识着那道影子消失。

    朦胧的雾中,呈现几丝淡淡的云彩。承影轻盈的遁过凝结在霞光中的云朵,擦出一段渐亮彩虹。

    赤霄为什么急着找她,令她十分不安。难道魂主来到圣剑山?承影越想越心慌,遁速达到了极限。

    虹弧掠空,落下朵朵冰凌的雪花。

    日落时分,承影赶到了灵霄殿。峰门一闪,数位弟子出现在峰前。

    “承长老,殿主正在等你”。

    承影拿出晶镜,整理下面容。消失在域门内。

    域门内光芒刚暗,一位弟子拿出小小的晶珠,打入几道符纹,眼前的圣峰卷起团团雾气,转眼内消失在雾海中。

    数百里外,一道虚影现出身形。夏禹擦着淋淋大汗,凝视着被禁制的山峰。

    山峰被禁,想破开只有两种方法。神识远超施禁者,或是强行破开。夏禹神识一眼,只好知难而退。施禁者的神识与他不相上下,夏禹没有把握轻易破开。

    夏禹嘴角无限的拉长,冷冷的盯着雾气腾腾的山域。一道淡影飘到近前,轻轻一晃,虚影变成实体。

    “你怎么来了”。

    “少主,让我盯着承影”。夏禹冷冰冰的说道。

    “怎么回事,他的疑心太重了”。泰阿一脸的愤怒,眼神却平静无波。

    “呵呵!人总是要变的”。

    泰阿未吱声,脸色瞬间怒色失,仿佛那不过是一个随机应变的表情。

    “有何发现”?

    “还是老样子,天天围着美女后屁股转,前几日,竟然为了个小美女与个疯子打了起来”。

    夏禹冷笑两声。这也没什么稀奇的,不为女人活着就不是赤霄了。

    泰阿、夏禹神识会雾域,脸上凝满无耐之色。赤霄和承影本来就是挚友,有什么好跟踪的,想不出少主脑袋那里缺少一根筋。难道能发现什么奸情?就这么守着,有奸情也发现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