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死亡陷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宽脸圣士又闭上眼睛,翘着脚,打起了拍子。嘴里哼呀的不知道唱着什么小曲,那一脸的得意色,别提多美了。

    “废兵山”内,承影、赤霄站在乱石交错的兵冢前。刚才一役,惊得二圣的心,还在不停的荒跳。

    到了此处,兵冢堆不再是单一的,多个兵冢交错在一起。承影踏入灰雾,立即腹背受敌。如果不是赤霄即时赶到,承影必会被突如其来的变顾伤到。

    赤霄抖着散了架子的“如意扇”,吓的手心淌汗,脚掌、头皮发麻,虚汗淋淋。心嗵嗵的狂跳个不停。

    “影妹,没伤到吧”!

    承影手压着狂砰的心,太危险了!每处兵冢不足十丈。圣者步入,以圣器的攻击速度,很难有圣者能逃脱。好在这些虚兵残体灵气大失,又是残肢碎体。很难伤到化身境圣祖。

    刚才,突然出现数件不知属性的虚兵残体,承影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事,只是心跳的利害”。承影拍着玉胸,深深的吸着气。

    赤霄咧着嘴,苦笑着。心里暗道:“你心跳快,我的心差点跳出来”。

    “没事就好,那个狗日的葬的虚兵,这么不讲究”。

    承影扫眼赤霄。很少听到赤霄哥骂人的。

    赤霄忙用扇子挡住嘴,知道自己失口了。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承影拾起几件乱石中的虚兵残体,灵气注入。嗡嗡嗡!残片抖出数道残光,一闪消失在符光中。

    “赤霄哥,你看到了吗”?

    赤霄移回目光,看着承影手中的残片。看是看到了,也没什么稀奇的地方。轻轻的摇摇头。

    “你呀!这是不同时期的兵冢”。

    “哦”!赤霄拾起一块残片注入灵气,却没有半点的反应。

    “怎么回事”?赤霄挑着眉头,承影拾的怎么有残兵虚影?这片为何没有?又拾起一片,还是没有虚影。

    “咯咯咯”!承影擦着香汗笑了起来。早就听说赤霄在圣剑山不务正业,至今没铸得一件虚兵,在圣剑山早就挂了号。铸过虚兵的圣祖都知道,虚兵残破后,只有主残片会凝结虚影。

    赤霄被笑得一愣愣的,想不出承影在笑什么。傻傻的把虚兵残片丢回乱石中。

    “赤霄哥,虚兵碎裂时,只有一块会‘凝虚’”。

    刻着花影的战盾凝在身前,赤霄推盾遁入下片灰雾。

    唰!三道虚光同时斩到。花影盾轻轻一晃,三朵花瓣挡住虚光。

    虚光未等弹飞,脚下现出黑色巨口。赤霄身子微微一沉,被吸向裂缝。

    弧形扇光从手中飞出,青光斩过裂缝,呲着白光的巨口被斩成四段。

    嗵!又是一声沉重的闷音,花影盾上升起一层黑烟。赤霄退了一步,战盾抡向另一侧。就听得咔嚓。战盾将一段长形碎片砸成两截。灰雾腾空而起,赤霄收回“如意扇”挡住鼻息。

    承影遁入灰雾里,看着乱石中数片残体。竟然有几片是新的断口。承影鼻子哼了声,早就想到了,赤霄哥在众圣友面前有意的装熊。

    赤霄拾起那片最先打在战盾上的残片,嗡!残片抖出黑光,硕大的黑色开天斧凝在空中,符光罩住残片,斧影消失在断面处。

    “影妹,灵然子是不是骗了我们”。

    赤霄封印了三块残片。进到“废兵山”后,赤晓特别嘱咐过,破开兵冢,必须封印刻有名字岩石。承影没有这么做,只封印残片,赤霄想了想,或许封印“凝虚”残片是最好的方法。

    承影摇摇头,应该不至于。如果是骗人,灵然子不应该叫赤晓少主来趟这混水。

    “赤霄哥小心些”!

    赤霄应了声,催动“羽叶清丝盾”遁入灰雾中。

    承影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何时能找到“雷影龙纹匕”,她并不担心,着急的是如果被扁乐、古欣等先找到,就不好办了。

    另一片雾域里,缕缕烟气垂直升起,乱石兵冢残破的散落着。灰烟在几十处黑洞中五环绕,熏得泰阿和夏禹直眨巴眼。

    赤晓少主战力太强了,一口气连破百冢。每冢唰唰两剑,直遁下一冢。泰阿、夏禹同时封印虚兵残片都忙不过来,累得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少......主......发......生......何......事”。

    夏禹擦着汗,断续的问道。

    “差点走错了路”?

    泰阿瞪起粗眉大眼,心里疑道:“这里还有路”?

    夏禹眼神闪闪,刚刚一路急遁,未发现灰雾中有路。到处都是兵冢,那来的什么路。

    赤晓提着“帝影月明剑”。一头乌黑的秀发随着垂直的灰雾飘动,目光斜视着另一角。

    泰阿、夏禹转身看去,不由得愣了。什么时候灰雾中出现一条黑色烟道。阵阵灰雾旋转的吸入黑色烟洞中,似乎在烟洞的深处有种莫名的力量在吞噬灰烟。

    “应该是这里”。赤晓脸上凝满笑意。

    夏禹嘴角挑挑,浅藏着一冷笑。少主就是少主,果然知道“废兵山”的秘事。

    身影一闪,三道身影吞入黑洞。

    银色的山域,密麻麻的插着断兵,刀、剑、枪、锏、钥、斧,横七竖八数不胜数。刺目的兵锋交错着寒光,把山域的灰雾都照化了。

    扁乐捂着胸口,嘴角流着血丝。乱石兵冢已经过去,没想到眼前会是这番景色。漫山遍野都是残破的虚兵,战盾刚送入灰雾,就爆了体。扁乐连送十面战盾,被震得口吐鲜鱼,才破开这片兵冢。

    进来一看,差点没吓傻了。如果不小心落入此冢,必死无葬身之地。

    古欣扶着师妹,两双媚眼昏暗。

    “师妹,有人想害我们”。

    扁乐额头滑下滴滴冷笑,眼神也变得怪怪的。这些残破的虚兵威力确实一般,但太多了。神识扫过,有近千件,每一件都相当凝气境圣者力一击。千件同时凝聚别说一位圣祖,十位也会被灭杀在此。

    古欣牙齿打起了寒战,她比扁乐更能感应到此冢的可怕。

    扁乐眼神凝冰。啪!捏碎手中晶珠。

    光影急闪,两道圣影出现在光环中。

    唰唰!数面战盾挡在身前,光环中的圣影猫腰躲到战盾后。

    “灵霄子”。

    赤霄眼珠一瞪,“如意扇”挡着脑门,从战盾上露出两双疑惑的眼睛。

    看到是扁乐和古欣。赤霄长长吐了口气。

    “灵乐子,你想吓死人呀”!

    古欣看着扇子上几缕炸起的头发,嘴用力的抿着,差点就笑喷了。

    承影混身裹着蓝色闪电,看着满地的残兵,眼睛都惊大了一圈。

    “灵霄子,你看此冢”。古欣指着密麻麻的残兵。

    赤霄当然看到了,刺得眼睛都迷成缝。“啊!看到了”。

    “这是何处”?

    “‘废兵山’里另一处兵冢,我们已经过了乱石冢”。古欣指着身后的灰雾,生怕赤霄不相信。

    “嘶”!赤霄吸了口冷气,牙根都痛了。太可怕了,眼神落到扁乐身上,他不相信扁乐和古欣能破开此冢,这么多的虚兵残体,怎么可能凭一已之力破开?

    古欣把想法说了出来。赤霄和承影脸色阴了下来,互看一眼,神识中同时闪过一个名字。

    “赤晓少主哪”?

    四位圣友突然意识到什么?赤晓说过只要捏碎此晶,会瞬间传送到一起。

    “不好”!赤霄的脸一刹时变成灰色,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身都麻木了。

    “退”!承影一声惊呼,四圣同时退入灰雾,急速向回遁去。

    数十位小圣者被掠空的急风吹得连滚带爬。回头看向凌空飞落的晶花。妈呀!炸了营似的跟着逃逸,没了影。

    许久又有几位圣影出现,鬼鬼祟祟遁入灰雾。

    远处山峦、湖面上的薄雾渐渐消逝,湖水泛着绿光。急雨继续飘飘洒洒,云海飘渺过后,溪流惊魂一样从脚底万丈深渊的石口处涌出。氤氲的峡谷白色云雾环绕的山峰,逶迤而青黛,与朦胧的天空相处。

    宽面圣士翘着脚,拍着肚皮看着眼前变幻的山景。嘴里不停的嘟囔着:“怪,怪,怪”。

    呼啦,幻境中冲出数十位圣者,到了宽面圣士面前,急匆匆的换了晶石,四处散去。

    “哎!本祖有的是晶石”。宽面圣士看到圣者们都走了,高声的喊道。

    空域里没有一个圣者回头,几闪消失在晨光中。

    “娘的,一群胆小鬼”。宽面圣士盯着空域,不屑的骂着。

    幻影云飞雾动,咔嚓!裂开一道黑缝,硕大的黑影从裂缝中跌出。

    呼!血气熏得宽面圣士直哼鼻子。逃出空域的血影挣扎的想爬起,一口精血喷出,血淋淋的圣体从空中坠落。

    宽面圣士脸色煞白,被眼前这一幕,吓得愣了会儿。急忙遁到血尸前。仰面倒在草中的圣体,瞪着可怖的眼神,圣甲被穿了数十个血洞,股股的黑血喷着腥热的血水。

    “小子,你也真贪呀”!倒在血中的圣士已经没有救了,能逃出来,留个尸已经是幸运的了。宽面圣士栽下血尸腰间圣袋,换上另一个圣袋,走回粗根树,又翘起二郞脚。

    不久,三位圣使出现在林外,看眼血尸,狠狠的瞪眼宽面圣士。“废兵山”没有镇守使,自然会有一些贪婪的弟子前来寻宝,看来这一位也是等着送死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