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隐魔散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师兄,进‘废兵山’有没有好的建议”。宽面圣士扯着脖子喊道。

    圣使冷哼一声,凝气一阶进“废兵山”活着出来的希望不大。圣剑山没有明令禁止,圣使们也不好拦着。收了血尸后,遁入虚空。

    宽面圣士拿出凝着血气的圣袋,一缕青烟升起,轻易的破开识禁。

    “我晕”!宽面圣士的眼睛差点爆了,圣袋里装着千枚“虚兵魂珠”。

    这些日子,进入“废兵山”的圣者不少,能得到的“虚兵魂珠”不多。一个圣士能得到这么多,确实让人吃惊不小。

    宽面圣士手脚乱搓,死圣士如果没有逃走,死也要把他打活了。

    静寂的夜空里,花影一闪,闪烁着密集星群的夜色里,秦月踏着“花影盾”遁在空中。一阵风儿吹来,花盾闪闪的落在古林前。

    宽面圣士手忙脚乱的跳起,呲着白牙。“秦圣友,魂主来了”?

    秦月站在旋转的花影里,瞄眼变幻的山影。“这就是废兵山”?

    “是,是。果然如魂主所料,废弃的兵魂不少”。

    秦月水灵灵的大眼睛亮了。

    宽面圣士慌了神。“秦圣友千万别进去,这几日不少圣者都没出来”。

    “是吗”?

    花影一闪,远处黝黑的山峰荡起一道波澜。

    嗡!宽面圣士脑袋大了一圈。别的圣者进入“废兵山”并不担心,秦月不行,出了差错,魂主定让他魂飞魄散。

    宽面圣士毛丫子了,取出晶信,匆匆的神识后,弹入空域。

    苍翠欲滴的浓绿里,没来得及散尽的雾气,淡雅的一缕缕地缠绕着咄咄逼人的山岩。阵阵阴风旋过山谷,呜呜的穿过密匝匝的树林。

    岩壁里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摇曳着,在鬼异的风中啪啪的爆着花影。粉光闪过,钝钧、小月出现在花影里,放出魔兽,两道魔光掠空而去。

    “废兵山”内。承影、赤霄和扁乐、古欣两前两后小心翼翼的在乱石兵冢中搜索着。这条冢路残留着虚兵气息,只要炼过“铸兵术”的圣者,或多或少能感应到这种气息的凝重。

    扁乐走着走着,突然停住脚步,一把拉住古欣。赤霄、承影抬起的脚凝在空中,又慢慢的收了回来。

    这处乱石兵冢血气极重,气血清新,没有半点古老的气息。承影目光落在乱石丛中的圣袋上,细指挑起凝着血气的圣袋。

    赤霄脸色煞白,战襟微微的抖动。这条路是赤晓少主走过的,怎么会有血气?此处只有三处兵冢,以少主的境界怎么可能伤到。

    “培行袋”。承影惊愕的看向赤霄。

    赤霄一把夺过圣袋,果然是“培行袋”。

    “退”!四圣这时才感应到此域竟然没有虚兵气息,急忙退回到上处兵冢。

    这处冢内弥漫着虚兵气焰,这种灼烧留下的气息,比其它地域的更重。承影、赤霄能从气息的浓重,感应出虚兵划过的轨迹。

    “少主在此消失了”?赤霄的脑袋又嗡嗡的乱了,心像悬在崖边,冰冷的从脚底嘶嘶的冒着寒气。他比谁都怕,少主如果出了事!肠子都能悔青了。

    “少主......”。

    赤霄急得扯着嗓子吼了起来,把承影吓了一跳。瞪着凤眼瞥着他。“赤霄哥,你傻呀!多大点地方”。

    腾!赤霄的脸涨得通红。一时急火攻心,没想那么多。乱石兵冢方圆不过十几丈,飘的灰尘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何况是三个大活人了。

    “灵晓子应该有事离开了”。扁乐神识着四域,目光落到一处灵力紊乱空域。

    “我回去看看”。赤霄转身要离开。

    承影拉住情绪激动的赤霄。“等会儿”。

    “还等什么”?赤霄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火,一扇子打开承影的手。昔日的自信和洒脱已经被狂跳的心彻底的跳碎了。

    “你疯了”!承影收回手,嫩白的手臂红肿了起来,转眼间就发了亮。

    赤霄被骂得愣了,脑子清醒了些。急忙抓住承影的手,连忙道歉。

    承影瞪着凤目,她了解赤霄的心情,如果是莫邪哥在这里,一样会为自己疯狂。

    微微的冷静,以赤霄大圆满的神识,立即感应到冢域微小的变化。刚才路过此域时,众圣急于飞遁,竟然没有发现此域的差异。

    承影手指尖凝出蓝色光珠,异动的空域在蓝色的闪电中爆出一个黑漆漆的风洞。撕碎空域的风吼声响起,冢内的灰雾被吸空了,空间塌陷向风洞,随着一声狂吼,四道圣影消失在洞中。

    风口慢慢的缩小,转眼间没了踪迹。只留下微小的波动。

    恐怖的爆音扭动着灰雾,千点晶光穿破空域,一道轻盈的影子飘出空域。乱石被狂劲的冲力扑倒在地上。失去灵性的虚兵残片在风中狂怒地滚着,发出刺耳的尖鸣。

    影子在花形盾中转了几圈,停遁在空中。唰的热汗冰凝在俏丽的脸颊上,冰得脸形有点扭曲。

    秦月惊了一身的汗,没想到会掉到虚兵乱葬坑里。没有盎然教的“花影盾”,早被千件虚兵残片穿成了筛网。

    揣着免子的胸狂跳着,秦月心胸起伏,大口喘着惊兰的气息。太惊险了,惊恐未定的她,有种重生的欣慰。细牙打了阵寒战后,惶恐的走到灰雾边缘,想了想,咬牙进入乱兵冢。

    流萤闪烁在林梢,忽出忽没,像树叶里藏着晶晶莹莹的蓝宝石,把夜色点缀得分外瑰丽神奇。

    午夜的月辉,犹如一块透明的面纱,轻轻地遮掩了远远近近的一切,只有与月光、星光交映的晶莹,在树荫下闪烁着幽沉、朦胧、迷幻。

    两只魔兽停在轻纱夜色里,阴霾笼罩着迫近的光影,一座恒古的黑影,在黑暗中随着夜色从各方升起来。

    “那就是圣剑山”?

    两位魔女凝望着山影。魂主闭关时,一再叮嘱要照顾好秦月。昨日收到于霸有晶信,钝钧和小月都吓坏了,顾不得细想,来到“圣剑山”。

    “怎么还不来”。钝钧焦急的眺望着黑墨的山峰。

    黑压压的古林被风吹得呜呜直响,树叶发出萧萧飒飒的响声,像是在悲哀地哭泣。

    钝钧神识被掠过山域的身影吸引,千里外的夜幕闪动了两下花影,两道纤影凝立在夜风中。

    一位圣女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抹胸,腰系百花玲珑甲,手挽薄雾般绿色轻纱,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

    另一位乌黑的披发过膝,单眸闪烁如星,紧紧的盯着轻纱圣女。发中细长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冷冷的笑意。整个细致清丽的面庞从吹开的发缝间露出。

    “谁教的你‘花影盾’”?

    “秦月是你什么人”?

    “她在那里”?

    披发圣女连问数句,垂在身侧的手闪动起黑色光芒。

    轻纱圣女转过身,嫣然一笑。“盎然,天下的术法仅你一家吗”?

    “别跑题,回答我”。

    “我如果不说哪”!秦姬撩过绿纱,文静优雅看着狂燥的圣女,果然月儿说的不错,盎然就是个疯子,为了让月儿去“废兵山”。秦姬不得以把盎然引出“圣剑山”。

    “别愿我手下无情”。

    秦姬咯咯的乐了起来。“盎然,你说笑话吧!以你的实力,挡不住我”。

    盎然气的头发丝微微的抖着,从圣剑山一路追杀出来,未占到半点便宜,都是“花影盾”。根本无法用遁速压制秦姬。

    啪!绿色碧环从盎然脚下向外延伸,瞬间将秦姬困在冲天碧波中。

    数百里外,钝钧、小月看到此景,又惊又喜。正着急怎么进圣剑山,竟然在此随到了盎然。那个美艳的圣女虽然不认识,似乎以秦月有些关系。

    魔光划破黑域。

    咔嚓!五道黑色的闪电斩破虚空。突如其来的巨变,迫使钝钧、小月凝出魔盾,挡住斩下的尺光。

    破光的黑光停在空中,圣鬼子阴着长脸走出虚空。微微抬手。“两位魔友事管得太宽了吧”!

    钝钧和小月早就神识到老圣士的存在,没想到他会出手。

    盎然眉毛微挑,流光泛彩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凝着杀气的眼神变得异常的柔和。

    “族祖,让她们过来”。

    圣鬼子看眼盎然,身子向一侧让开。冷冷的目光落到秦姬身上。

    “盎然”!

    钝钧、小月遁近,想拥抱盎然,又被她身上泄露的疯狂的气息惊住了。

    秦姬眼皮惊跳,预测着当前的处境。四位圣祖级修者?这下不好办了。

    “钝钧、小月,你们怎么来了”?盎然惊问道。这句话竟然看不出半点疯痴。

    钝钧看眼小月,编出一段意想不到的理由。

    “你说的是真的”?盎然理起长发,白嫩的脸儿凝起火烧的红晕。

    “不错,你看”。钝钧将晶信交与盎然。

    盎然神识一眼,这一眼,满眼的辛辣痛得眼仁都红了。牙齿咬得咯咯的响,恨得牙根直发麻。

    钝钧、小月心里惊得不得了。盎然为何这么狠秦月,此时也想不了太多了,只有想办法进入“圣剑山”,才有办法救回秦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