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软骨头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55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郁郁葱葱,浓荫遍野,数不尽的山峰,带着紫色的暮霭,静躺在雾雨绿荫里。

    数道圣影汗淋淋的遁行,方向与众圣祖背道而行。

    “圣鬼子,速去迎接圣兵”。

    “没功夫”。

    梦空子站在空域傻傻的愣了,按辈份,圣鬼子见面得叫声师叔。凭时二圣有些情份,从来没有这么冷冰冰的。

    “魔女”?有点懵,梦空子还是收了好奇心,作为圣祖,生存法则就是少管闲事。

    酸酸的汗臭味弥漫开,熏得钝钧和小月拿着香帕挡住鼻息。这汗味实在是闻不了,如果不看在盎然的面子,小月能一脚把圣鬼子打发了。

    圣鬼子跟只掉到水里的狗,身湿淋淋的,毛发粘连在一起,发稍滴着汗水。这已经是他用被大的毅力强行支撑着这躯圣体,神识再弱一点,圣体早在两个神识的争夺崩溃了。莫邪分魂并不想吞噬圣鬼子神识,却糟到圣鬼子神识的拼命抵抗,即要操纵圣体,又是防御圣鬼子神识无休无止的攻击。能支持到这里已经是不容易了。

    盎然眼神闪着异光,时不时神识着圣鬼子。

    连绵起伏的峰峦,沉浸在黄澄澄的晓雾里,缕缕飘带缠绕着绿水青山。幽深的峡谷之中,雾濛濛深涧升腾沉烟,转眼,在风动中失去了影子。

    盎然也是第一次来到“废兵山”。看到这奇幻的山影,心里不由得惊异。

    “族祖,你来过‘废兵山’吗”?

    “没有”。圣鬼子生硬的回道。

    盎然嘴角撇了下,转头看向钝钧和小月。“进山吧”!

    钝钧莫名的看眼盎然,五圣消失在幻影中。

    升腾的氤氲山气搅动了许久。梦空子捻着稀拉的胡子,深灰色的瞳仁里迸发着火星,眼白淡淡地泛出蓝色的闪光。

    呵呵了两声,脸上凝出怪怪的表情。一指划开虚空。正要遁入,眼神一挑,看向另一片空域,伸出的半条腿又抽了回来。

    灵然子带着数十位圣祖出现在空域。看到梦空子先是一愣。“梦空子又炼废了件虚兵”。

    “见过少主,我那有这份福气,路......路过这里”。梦空子点哈腰,一脸的殷勤。眼神惊跳着看着灵然子身边的圣女。

    “告辞了”。灵然子笑笑,也不做介绍,带着众圣遁入“废兵山”。

    梦空子捻着胡子,瞪着三角眼,又琢磨起来。“万云洞”洞主白涓怎么来了?越想感觉事情很蹊跷。看看“废兵山”,眉头锁出数道横纹。

    呜—!呜—!急促、雄壮的骨角声传来。

    梦空子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急忙遁上空域。

    “梦空子”。

    圣群中遁出两道身影,一闪停到梦空子身边。

    一股子药气扑鼻而来,熏得梦空子打数个喷嚏。怪怪的眼神瞪着背着大药葫芦的药圣子。

    萧仙子抿嘴一笑。“梦空子也有闲心到‘废兵山’”?

    梦空子眼珠子瞪了瞪。“师祖要去哪儿”?

    萧仙子摇摇头。“药祖要主持兵典,我可没你那个闲心”。

    梦空子听得懂骨角声,只是没想到药祖在召集。不由得自言自语道:“灵然子为何不去”。

    “你说什么”?听到梦空子提到灵然子,萧仙子最敏感的神经被扯动了。

    药圣子也支起耳朵。

    “哦”!梦空子像似无心的把看到的事讲了一遍,有的地方,添了点油彩。

    萧仙子看眼药圣子。药圣子眼皮惊跳。“我去看看”。

    “我去见药祖”。

    两道圣影一分为二,各奔东西而去。

    梦空子长皮了眼,满脑子都浆糊了。看着两侧的空域,犯了难。怎么都怪怪的?梦空子的心也长了草,想了会儿,转身遁向“废兵山”。

    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阴冷,灰蒙蒙的雾气裹着万古的尘土,染得裸露的岩壁、峭石死气沉沉的。

    于霸拧了几下鼻子,打了数个喷嚏。撇着嘴,甩着手上的吐沫星子。

    “哎呀!我娘,这里比老子当年盗的古墓吓人多了”。

    丹青哼了声,对于霸这种下三流的货色,实在是看不过眼,没办法,换了过去,他怎么会和这种人混在一起。

    干将凝着战盾,符光点在盾面上,青光一闪,盾影飞入灰雾。等了数息后,五位圣士才慢慢的遁入下一处兵冢。

    于霸捂着鼻子,撇着嘴。看不起干将、无涯子小心翼翼的样子。“老干头能不能来点魄。我请的都是培行境圣士,怎么说你也是凝气境圣祖吧”!

    “你先请”。干将呵呵两声,打了个手势。

    “我,我不行,我得收‘虚兵残魂’的”。于霸摇摇头,嘿嘿的干笑。“废兵山”什么样,他心明镜,只想将他一马。干将还真不吃这一套。

    于霸那里知道,干将等圣在傀境时,那都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阅历丰富,行事自然小心。不然在圣境怎么可能混到今天。

    投石问路。是个江湖老手都明白的道理,干将如此,扁乐也如此。那是于霸这种圣者能理解的。

    嗵!一声闷音。干将口吐鲜血飞了出去。乱石堆里腾起一股子血雾。

    “师父”。丹青遁入乱石冢,抱起灰土土的干将。

    于霸这回直了眼,伸着舌头。“妈呀!真危险”!

    仇剑瞪着怒瞳,几次想抬脚将于霸踹入兵冢,咬咬牙,点下脚尖。

    “这有药晶”。无涯子麻木的从圣袋里取出晶珠,交到仇剑手中。身前战盾轻轻一推,飞入灰雾中。

    干将吃了药晶,灰白的脸有了血色,长吁了口气,口中吐出个血块。

    “我晕,舌头都咬断了,大哥,你太猛了”。于霸瞪起了眼,盯眼乱石上的血块。

    “闭嘴”!月影勾指向于霸的鼻子,仇剑再也压不住怒火。

    于霸撇撇嘴,嘿嘿的笑了。伸手轻轻的压下勾锋。“生什么气,我就是调节下气氛,怕你们太紧张”。

    “滚”!丹青骂道。

    “没戏胞”。于霸走到无涯子身边,撞了下肩膀。“兄弟,进不进”。

    “嗵”!于霸的屁股生起一团灰烟,飞入灰雾里。

    无涯子弹弹战靴上的灰尘。“满嘴屁话,不如干点实事”。

    “师兄”。仇剑想阻止,已经晚了,只能看到无涯子靴上的一缕灰烟。

    “放心,他死不了”。无涯子跺跺脚,背着手遁入灰雾。

    “哈哈哈!老子这回发了”!兵冢内,于霸趴在乱众中,抱着象腿粗的黑色怪器,尖声狂叫着。

    “娘的,你发春了”。无涯子没好气的骂道。走到怪器前,琢磨起来。这兵器除了大,没什么稀奇的地方,看到于霸猫叫着,撇着嘴骂了两句。

    干将被扶进兵冢,瞪了会眼睛,也没看出大象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大了点。

    于霸哼了声,心里暗骂着。“一群无知的狗眼”。

    数道符文落向怪兵,兵体上泛起青纹,嘶嘶啦啦的将怪兵包裹。

    无涯子收搜一圈,再没有找到其它虚兵残体。说也怪,其它兵冢中都有数个兵冢重叠,此冢就一件,难怪于霸当宝似的抱着。

    “你能不能行”。仇剑见于霸满头大汗,累得跟王八犊子似的。又好气又好笑。

    “行,你放心我行,再等我一会儿”。于霸打着符文,一点点刻印着,累得要命,心里喜欢得不得了,时而偷着乐两声。

    四位圣士都看毛了,仇剑撞了下无涯子。“是不是,你那一脚把他踹傻,我怎么看他这么慎得慌”。

    无涯子摇摇头,木木的回道:“说不准”。

    干将脸色缓了过来。“看来我们走错了,秦月未走此路”。

    “不错,我们回去再找”。丹青打起退堂鼓。刚才师父被残器击伤,下一处兵冢又如何。

    “好”!无涯子也明白,硬拼不是办法,即然有那么多的圣祖来过,必然有可行的通道。

    “等我会儿”。于霸急了起来。别看这是一块破碎的虚兵,想封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走,别管他”。无涯子转身遁出兵冢。

    于霸见众圣友真的要走,这下慌了神。一咬牙,抱着怪兵,呲牙咧嘴的扛在肩上。晃晃悠悠的遁向灰雾。

    咔嚓!一道霹雳从空中落下,数百道直射而下的金光罩来。于霸顿时吓傻了,一点躲的意识都没有。

    啪!一只大脚飞来,于霸抱着怪兵飞了出去。金光落在脚上,消失了。

    干将等圣被眼前的突变吓愣了。金光落尽处,悬着两只战靴。一只高了点,正是踢于霸屁股的位置。

    “这是......”?六只眼睛直勾勾的,又遁回来的无涯子也懵了。

    那双战靴走到乱石丛中。于霸倒栽葱的趴在怪兵上,脑袋被压在乱石里,没有半点的气息。

    “拿开”。粉色篆字凝在冢域,干将等圣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急忙遁近乱石堆,七手八脚的拉出于霸。

    “呼”!于霸喷出一鼻子灰。哼呀的醒了过来。

    “哎哟!我的老腰呀!哎!脖子要断了”。说不出那里痛了,于霸东摸一下,西摸一下,叫苦连天。甚至还掉起泪来,气得无涯子真想再给他一脚,最看不起这种软骨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