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恐怖梦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9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嗯”!于霸脖子拧了半圈,目光落在那双战靴上。立即两眼放了光。顾不得痛了,飞跑过去,一把抱住战靴。

    “哈哈哈!我说这里有宝贝吗”?

    众圣的眼睛都直了,这于霸是不是脑子坏了。差点没踢废了他,还装疯哪!

    唰!数道符光从指尖凝出,于霸咧着大嘴要封印战靴。

    莫邪看眼抱着靴子的于霸,真是又笑又气。啪!打了个响指。于霸空抱着手臂,直了眼。

    干将等圣回过神来,虽然看不到魂主,即然空域如此鬼异,必是魂主跟来了,忙深行大礼。

    莫邪走到残器前。此物果然是件不可多得虚兵,只是不知到底是何物。枯手伸到断面处,轻轻一拉。断面处黑光闪烁,一把虚影光锤闪现在空中。

    “呵呵呵”!原来那截粗大的象脚,不过是巨锤的一段锤柄。如果凝不出虚影光锤,谁能知道,这件残器是锤子。

    莫邪回头看看定影的于霸。

    “启......”。二十一言启字真诀化成流光飞向光锤,“啪”!一道“启物神光”落下。光锤在空中舞动起来,灵光漫开,整个兵冢清明起来。

    干将看着漫天弥漫的金光,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微微撞了下无涯子。

    无涯子看直了眼,第一次见到能从残器中抽出虚影的,他看过残器,没有特别的地方。干将撞他一下,气得他瞪起了眼珠子。突然又感觉不对,马上明白干将意思。心痒了起来。“娘的,我怎么就没选件残器”。

    “哇”!回过神来的于霸,嘴张得跟瓢似的。伸手想去抓空中光锤。

    唰!神光落尽,光锤一闪飞向于霸。于霸没等反应过来,一个后空翻飞了出去。身子还没落地,于霸手中凝出的虚影光锤,凌空砸去,乱石中的虚兵残体被砸成簿饼。

    “晕”!无涯子等圣大惊失色,好一件魂器,竟然能以无形之物砸破有形之物,何况这不过是件虚兵。

    “请魂主赐兵”。干将带头跪在空域。

    青光一闪,没等跪实的身体被硬拉起来。空中字影闪动。“自寻残兵”。

    干将等圣激动的差点又跪在空域,不用说,魂主同意帮助铸造“虚兵残魂”。小月、钝钧的残兵不用说了,刚才于霸得到的那件虚兵锤影,一锤下去,经过百年锻造的本体都毁了去,可见经过魂主神光锻造的残兵达到何种的威力。

    心里虽然激动的不得了,抬头看到滚滚灰雾,又直了眼。能进入此冢,干将小命差点丢在这儿,那里还有胆子进那些未开启的兵冢。

    “于霸”。风声悦耳。把玩残兵的于霸激灵一下,似从幻梦中清醒过来。

    “哦!对了”。于霸急忙从腰间取出四个圣袋交到无涯子等圣,小声的传授秘术。

    无涯子的牙呲了起来。好你个于霸,闹了半天,你在和我们玩轮子,明明知道其中的奥妙,还在这里演戏。

    “嘿嘿嘿!先知先得吗”?于霸脸皮太厚了,这事对他来说脸不红心不跳。

    莫邪走到灰雾前,抬脚遁入兵冢。

    乱石冢内镶嵌的万点兵光亮起,星星般闪烁着悠悠的光芒,瞬间整个石域变得锋光闪动,耀眼的光芒在寂静的乱石

    中流动着,像滴滴绝美的眼泪,美得令人屏息,让人惊心!

    等了会儿,干将等圣遁入空域,看到这番冢景。惊叹声声。这里那里还有杀气,明明是宝玉堆成的幻境,每一件残破的虚兵都是一座玉雕,闪烁着虚幻的兵体。

    “怎么回事”?干将都看傻了,这些残片没有攻击魂主,而是用残片中仅存的灵气,放射出幻影般的虚影。在虚影下还有无数的星光流动。应该是其它的残体。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收兵魂”。于霸吼了一嗓子。四圣清醒过来,凝出几道符光打在残体上,急忙取出晶珠吸走兵魂。太多了,五圣忙了一裤兜子汗,才将兵魂收完。

    莫邪看着众圣忙碌的身影,凝视着手中的晶球。球面上闪动着十八道影子,有六道影子在山域深处,五道影子在身前,还有七道影子在身后。

    干将擦着额角的热汗,心里阵阵后怕。刚才点好呀!如果遇到这处兵冢。小命真是玩完了。

    莫邪看眼汗淋淋的圣士,闪身遁入下域,即然有这么多的圣者都进了“废兵山”,他也不急了。兵冢内残兵虽然多,想伤到秦月没那么容易。

    灰蒙蒙的兵冢内,五道身影站在三叉路口。

    钝钧感应到,三条路都有圣者灵气,一时无法决定走那一条路。

    小月看向盎然。“怎么办”?

    盎然打探过三域,确实与钝钧说得一样,三域兵冢都被破开。

    “族祖”?盎然回头看向冷汗淋淋的圣鬼子。

    圣鬼子白发低垂,斜眼一域。自从进了“废兵山”,他感应到熟悉的气息。即然这条路不是秦月走的,只有是另一道路。

    “走这条”。圣鬼子生硬的说了句。

    盎然移过目光,族祖变得怪怪的,为何声音都变了。

    秦姬脸色微变,杀了圣鬼子的心都有了。她能感应到月儿的行踪。这条路正是月儿走过的路。

    “应该走这条”。秦姬指着另一域。

    小月看看圣鬼子,又看看秦姬。“这条”。

    钝钧点点头,她同意圣鬼子的看法,姜必竟还是老的辣。圣鬼子别看一身的臭汗,经验丰富,应该来过“废兵山”。圣剑山得到“子”字的圣祖,不可能没来过这里。

    钝钧想的不错,圣鬼子真的来过“废兵山”。山中数件虚兵残体就是他炼废的。

    许久,另一群圣祖出现在此域。

    灵然子扫眼三域,转身带着众圣祖走向圣鬼子指的兵冢。

    黑沉沉的空域,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连星点的微光都没有。静寂的,只有空洞的幽冥声。

    黑域动了,三道圣光走出黑域。凝立在无边的静谧里。

    “这是何处”?赤晓环视着山域。

    这山是黑的,石头是黑的,除了黑色,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看到。

    赤晓没来过“废兵山”,这一路走过来,都是灵然子授意的。说是此路能更快的找到“吞雷神刺”。

    “吞雷神刺”是莫邪的成名虚兵,威力十分的恐怖。赤晓一直不解,既然“雷影”已经成为圣兵,为何还有“吞雷神刺”。赤霄和承影为什么想得到“吞雷神刺”。

    “少主,此域怪异”。夏禹遁在赤晓身后,小声的提醒道。

    赤晓当然知道,灵然子告诉她。兵冢有两处,外围是乱石冢,内部是祭石冢。乱石兵冢是埋葬普通虚兵的乱坟岗,没什么危险,但很麻烦,要想通过,化身境圣祖也要费些时日。但有一条暗道可以通向祭石冢。

    祭石兵冢才是真正的虚兵冢,名震圣域的虚兵废弃后都在此建冢,用来祭奠虚兵的战迹。因有外冢保护,此处圣迹罕至,没有圣剑山特许也无法到此域。

    赤晓遁空一步,黑蒙蒙的山域射出万道金光,神速般地撒向天空。

    辉映的金光中,林立着座座祭台,颜色各异,形式奇特,错落有致。在金芒中放射出美丽的光彩,与山体反射的余光相互重叠,显得浑然一体。

    泰阿、夏禹眼爆异光,看到却是另一种景像。祭台间,佳木茏葱,奇花闪灼,清流怀抱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皆隐于山坳树杪之间。

    每座祭台外霞光闪烁,隐形光罩罩住整个祭台,罩上闪动着冰寒的煞气,给人一种肃穆、静谧和森杀的气氛。

    惊愕中,赤晓圣体猛的下沉,强大的吸力将遁在半空的三道圣影拉向地面。秦阿、夏禹大惊失色,伸手想抓住少主战襟,一声轻微的稍音,两只手被抽出长长的肉林。

    三圣落入山腰处盘旋曲折的险峻栈道,数条青色飘带缠绕在祭台间。升腾着山气,挑着几缕赤白色的雾,雾霭里,隐约可见一根青细的长线通向祭台。

    赤晓轻盈的踏上青台。嗡的一声,青台两侧亮起神奇的轻纱帷幔,精致婉约地绘着两副山水画卷,沿着粗旷的山峰栈道蜿蜒而动。

    夏禹看着两侧的幻影,似乎有些面熟。这山、这水、这小桥,在梦中一次次留恋过。桥的尽头,站着婀娜的身影,拿着一枝茉莉花,含情脉脉的凝望着他。

    夏禹慢慢的伸手,抚摸那张俏丽的面容。光影一闪,那景、那桥、那山变得遥远而不可及。

    “影......”。夏禹猛得清醒过来,险些把那个朝细暮想的名字喊出来,急忙捂住嘴。

    秦阿张开双臂,象似要拥抱身侧的石壁,那带兽性的眼睛,贪馋的舔着石头,闪着血性、贪婪的光芒。

    赤晓摇摇头,以秦阿和夏禹的境界,不足以从幻境中醒来。啪!一声响指。

    秦阿汗淋淋的退了步,热血在他的脑里苦痛地汹涌着,头发火热,嘴唇烧得枯焦,一双恶毒的眼睛盯向响指响过的地方。他不想醒来,更喜欢沉睡在那个梦境里,那怕永远,永远。然而他还是醒了,而且是带着恐惧醒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