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祭台雷冢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29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耳边响起微风的絮语。“收敛神识”。

    夏禹、秦阿脸色惨白,有如大病了一场,整个圣体都虚脱了,摇摇的要倒向青石阶。

    赤晓抬手点向二圣的眉心,四只幻化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苍白的脸渐渐的有了血色。

    “多谢少主”。秦阿长吁口气,眼神又变得深沉,如梦方醒,刚才不是少主出手,他早已迷失在幻境里。

    “跟好”!赤晓抬脚踏上另一级台阶。泰阿、夏禹不敢再轻狂,胡乱神识两侧,收敛神识,紧跟在少主身后。

    三圣走到叉路口,两条青石台阶分开,宽窄一致,很难分出那一条那是正路。

    赤晓神识眼左侧的路径。幽光从石壁上亮起。“一剑冢”。

    灵然子说过:祭台冢以器名属性为名,剑冢最多,共有三千六百四十三冢,走错冢域,就等于攻破重重的冢关,这些兵冢不同于乱石冢,乱石冢内残兵灵气殆尽,攻杀只是一次。而祭台冢,长年有圣剑山各族扫墓,灵气充裕,每一关都可能是生死之战。

    “吞雷神刺”非剑、非刀。是虚兵中的杂类,“剑冢”内不可能埋葬。只能在别的冢地内。到底在何处,灵然子也没有如实告之。只说当年封印并非他亲力亲为,是药祖派人封印。

    灵然子的话,赤晓将信将疑。但又不能不信,至少走到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应验了。

    赤晓沿着石阶急行,一连路过数十类兵冢,确没能找到与“刺”有关的兵冢。看着绵长的青石阶,赤晓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

    秦阿、夏禹不敢多言,默默的跟在身后。至于为什么走这条路,不走那条路?不敢多想。神识都收敛了,跟着少主走就是了,只要少主在,不会出任何问题。

    赤晓越是紧张,越是无法压制内心的兴奋,隐隐地感到离“吞雷神刺”越来越近了,有点慌张的牵着她的神经,让她担惊受怕,又被一种莫名的情绪驱使着,激动着。

    又一处叉口闪现,赤晓紧张的神识路口。“一钥冢”、“杂兵冢”。

    赤晓眼神腾的燃起红光,目光凝在三个迷幻的光字上。应该是这里。赤晓激动的差点跳起来,站在青光的石阶上,迟迟未踏入。

    圣剑山圣兵殿内,黑压压的站着数百圣祖,个个面色冰凝,眼神阴沉。

    殿域静的连点喘气声都没有,飘根头发,都能引来数道神识扫过。这空气太凝重了,每位圣祖不敢走动,低首空域,平心静气的等待着。

    药祖坐在宝座上,那张脸挂着厚厚的寒霜,目光从跪拜的圣祖脸上一个个扫过。

    “药祖!我等恪尽职守,未见‘圣兵’回峰”。目光落在一位圣祖脸上,老圣祖吓得连连叩头。

    “药祖,我等也未见到”。各长老见正阳门长老推脱,急忙解释道。

    药祖两眼直放光,气得按在扶手上的手凝出寒杀的冷光。

    殿域微动,萧仙子轻盈踏出虚空。看到殿内的阵势,心里明白了几分。见药祖正在气头上,未敢再火上浇油,小心翼翼的退入班列。

    药祖看到萧仙子来了。“萧仙子”。

    萧仙子咧下嘴,心里打起小鼓。药祖对自己凭时十分照顾,这个节骨眼喝住她,心里也没了底。

    唰!一道青光飞入空域。药祖捻住晶信按在眉心。

    黑烟从脸上升起,药祖慢慢的站了起来,捻着晶信的手微微的抖着。众圣祖感应到药祖的心境的变化,吓得头皮都麻木了。跟着药祖这么多年,见面虽然不多,从来没有见过药祖如此。

    宝座两侧现出清光,虚影走出光域,转身坐在光座上。药祖环视大殿。“四阶圣祖留下”。

    跪地圣祖们长出了口气,虽然不知发生了何事,至少此事出了,救了众圣。

    圣祖们无声的退了出去。药祖的脸阴沉着。啪!晶信碎了,空中光屏上闪现出道道光影。

    低吟的松涛声折磨着山岗,石壁隐隐传来断续的呜咽。数十位圣祖双手背缚,五花大绑的跪在谷中。苍天子、苍行子白发飘飘,肩膀颤动,两行热泪顺着苍白的面颊汩汩地流着。

    “药祖、剑祖、胄祖,我等中了魂者奸计,踏......云......被......夺”。

    话音未落,愣在空中的圣祖们齐刷刷的跪在空域。丢失圣兵是灭族在罪,一旦丢失所有连带者无一可以幸免。光屏中跪的是谁。苍行子、苍天子是圣剑山继承祖位两大族主,剑心子、剑灵子、剑风子等六位是剑族族主,几乎剑字一辈被灭了一半以上。再看后面灵然子竟然也在其中,这怎么可能?

    三祖面面相觑,镇压魂兵由苍行子、苍天子主持,动用了五件圣兵,圣剑山精兵尽出。如此庞大的阵势,灭杀魂族都绰绰有余,怎么会被夺了圣兵。

    “谁”?

    苍行子、苍天子伏跪空中,泣不成声。哽咽数声,才说出两个字。

    “莫邪”!

    晴天一声霹雳,三位圣祖都愣了。“莫邪”这个名字当然听过,如雷贯耳。这次镇压魂兵就是因其而起。但以其一已之力怎么可能夺走圣兵?

    “何兵”?药祖惊问道。

    “剑祖,六件神兵在空中混战,我等无法靠近”。

    “问你何兵被夺”。药祖怒声吼道。

    “踏云”!

    药祖愣了下。“不好,莫邪进了圣剑山”。

    剑祖转过头,两眼灵光闪动。“你是说‘灵域之门’”。

    “不错”。

    萧仙子激灵打个寒战。“灵域之门”意味着什么?圣剑山核心元老们都清楚。

    “三位族祖。弟子有事禀报”。

    药祖看向萧仙子,不由得锁起眉头。

    “族祖,灵然子带数十位圣祖进了‘废兵山’”。

    药祖盯着萧仙子。“菩新子”。

    “族祖,我等未接到申请”。

    “查”!

    菩新子惊了一头的汗,“废兵山”隶属于废兵殿。为了不引起族内弟子注意,山域无圣者把守。但不等于没监视。

    晶光闪过,菩新子拿出晶轴急速的划动。嘶!不由得吸了口冷气。

    “族祖”!菩新子忙将晶轴放在晶案上。

    药祖扫了一眼,眼里凝满了杀气。“两位师兄,你我不得不出手了”。

    剑祖、胄祖盯着晶轴呵呵了两声。“我也想会会此魂”。

    奇峰如檬拳击天,青阶似狂魔斩剑,万座祭台雄峙山域,吸吮天地之灵气。

    秦月站在青阶上,仰视通天的石阶,望山兴叹。

    山路崎岖,围着座座石冢,远远看去,漫山的青雾里,青衣圣士岿然傲立,铁塔一般威风凛凛守卫在冢前。

    秦月伸了伸小舌头,沿着青石阶行去,只要不神识祭台,青石雕像不会举起手中石鞭。

    看过石碑上的字。秦月一溜烟的跑上石阶,“剑冢”、“刀冢”看都不看一眼,小脚踏得石阶咚咚的响。

    跑过“杂兵冢”时,微微停了下,细眉细眼的看了会儿,眼里凝着温柔的火焰,脸蛋上露出两个可爱的笑窝,拍拍白嫩的玉峰,长出了口气。理理跑乱的发丝,笑嘻嘻的沿着石阶跑上去。

    灰白色的雾从乱石纵横的山谷里冉冉的向上升腾起来,在山巅上凝成沉重的云层,顺着狭窄的山路压下来。山峰隐没了,路也看不清了,四周一片昏黑。

    咚咚的跑步声停了下来。秦月头发凝着雾珠走出雾道。

    唰!隐在雾中的黑影动了下,雾空飘出碎玉般的晶光,尖利的寒气飘来,秦月头上升起的热气瞬间结成冰甲。

    秦月微微一愣,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微笑。转眼又凝重的起来,拿出“九魂珠”,轻轻一点,一道圣影牵着两只“剑齿虎”飞出空域。秦月走了两步,来到叉路口,又停了下来。亮晶晶的媚眼看了会儿叉路上的迷雾,心里又发虚了。

    叮呤呤!阵阵銮铃声,冰奴拉着宽头圆底的链晶锤遁出空域。嘶!一阵长长的吮吸。迷重的沉雾化成飘飘雪晶,盈盈洒洒的落下。

    “哎哟!主人,好浓的寒气”。

    秦月斜眼禁识奴。圣母一直不让她用此术,也不知为什么?一再叮嘱她。“不到万不得已,不得使用”。今天应该没事吧!空旷、恐怖的冢地不会有圣者看到的。

    身影微灵,一道虚影从身后走出。禁识奴见到幻影,小嘴立即噘了起来。

    “虎儿守住谷口”。

    两只“剑齿虎”遁到谷口,一左一右石狮般屹立。两双血瞳怒瞪,拉开腾跃之势。

    秦月得意的扭着身子,“碎心弓”持在手中。别看“九魂珠”已经被魂主铸成魂兵,但秦月还是喜欢“无影透心箭”。

    “冰奴走”。

    “哼!回回都让我打头阵”。禁识奴拉着冰白的小脸,一脸的不乐意,嘟囔两句,拉着链晶锤遁入岔路口。

    幻影二话不说,持着晶光闪闪的弓影跟了进去。

    秦月手中“九魂珠”轻轻一晃,虚影圣士变成四个,守住秦月四方。准备好后,秦月这才遁入岔路口。

    黑光一闪,一侧石壁现出两个黝黑的大字。“雷冢”。

    秦月左手轻拉弓弦,一支晶光小箭闪在弦上。不由得紧张起来,小心的沿着石阶步步行上。每踏一步,脚下青光向两壁漫去,黑暗变得灰蒙蒙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