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惊魂铃声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禁识奴拉回链晶锤,提在手里,精巧的锤头轻轻的摆动,叮铃铃声都静了下来。

    幻影紧随其后,弓满箭劲,两双晶灵灵的双瞳凝视着退去的黑暗。

    秦月看眼“九魂珠”,珠体黑光闪烁。“九魂珠”对魂息感应极强,特别是对强大的魂能感应更敏感。秦月听说于霸在采“虚兵残魂”,只是出于好奇。来到“废兵山”。“九魂珠”无因自鸣。

    赤霄伯伯说:“九魂珠”能吸入九缕残魂。如今珠内有三缕,都是凝气六阶残魂,战力极强。经过魂主凝炼后,“九魂珠”的灵性更强了。不但“剑齿兽”能听懂她的话,还能与她心灵相通。

    “九魂珠”惊鸣。“废兵山”内定有强大的魂息。因此,秦月跟着“九魂珠”一路寻来。竟然没有遇到半点的风险。

    禁识奴晶灵灵的冰眼瞪了瞪,脚步慢了下来。

    秦月心头一紧,阵阵寒意透心而过。

    黑暗中,一座黑色的光罩笼罩有空域,那无边的黑芒从光罩上向外溢出,流水般垂落在地面。符光翻滚着黑色的光芒,飞溅着似玉如墨的符珠,每一珠溅起,闪烁着刺目的黑光,抖出一缕黑烟,万斛晶珠吞没在黑色的狂颠里。

    “被封印了”。秦月看着鬼异的符文,心里没了底。能封印的东西必然是奇物,只是不知封印者的神识如何?

    “冰奴”!秦月喊声瞪着小媚眼的禁识奴。

    “主人”。禁识奴手中流光化成一片弧光,小巧晶锤带着尖哨声砸向黑色光罩。

    噗!一股子黑波腾起。符光颤动的抖出悠悠的昏波,四下荡开,转眼又恢复平静。

    噔噔噔!禁识奴被震出数十丈远,脚下滑出一溜白光。

    秦月俏眉微挑。禁识奴的“链晶锤”有破禁秘技,以他的“寒波识禁”都无法破开封印,可见封印者的神识极强。论神识,除了魂主,谁都不服,从小时就跟着圣母修炼“化魂诀”,如今凝气五阶,四大神识圆满。她真不信了,圣域还有圣者神识强过她的。

    “幻儿”!

    幻影手持“碎心弓”凌空轻轻迈去,啪的一声弦音,“无影透心箭”射中黑罩。符光四溅而起,黑罩向内深陷。罩壁猛的弹开,“无影透心箭”钻入黑芒,消失在黑罩内。

    秦月嘴唇微白,神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中。突然,幻影瞳孔扩大,着了魔似的抖了起来。虚光晃了两个,爆成一缕青烟。

    秦月神识内传出空洞的声音,身子如同秋风中,被狂吹的枯叶飘了出去。

    “主人”。禁识奴抱着秦月坐在空中。

    秦月嗯了声,七窍生起青烟。识域如同针刺般的疼痛。

    “傻主人,你真玩狠的”。禁识奴见秦月抱着头呻吟,惊慌的喊道。

    “我......”。秦月头痛的要命,又被禁识奴这么一气,脑信子绞痛的抽了筋,迸沁着一脸的冷汗。

    秦月想骂骂不出声,禁识奴那一击看似威猛,原来出工不出力。

    “嘻嘻!主人几个像幻影那样没脑子,我留下是为了陪着你”。

    青芒弥漫的石阶上,四道圣影被雷霆声震愣了。

    “影妹!是否神识到声源”。

    承影摇摇头,第一声沉闷厚重,第二声刺耳惊鸣。急骤如雷电风雨,在空中回旋飘过。根本无法分辨声源的出处。

    扁乐神识一闪,沿青阶急遁。

    赤霄也感应到不妥,跟了上去。四位早已进了祭台冢,在剑冢中连破数冢,猛然发现冢中都残剑,只好退出冢地。寻找过数个冢台后,赤霄等圣祖明白了冢地的埋葬方式。出了刺冢,被两声惊雷惊愣。

    “有圣者破关”。

    黑气滚滚而来,四道圣影几个闪失遁入黑域。瞬间出现黑罩前。看到符光闪动的防御罩,赤霄等圣长出一口气。看来圣者并未得手。

    “进”!承影凝盾飞向符光,蚓形闪光在圣体上亮起,嘶嘶啦啦的,圣影消失在黑罩上。赤霄、扁乐、古欣跟着遁入。

    许久,秦月瞪着贼溜溜的大眼睛走进黑幕,一排白牙咬着手指,脸上凝着大大的问号。有点湿的手指按在黑罩上,符光荡开,手指没入黑域。

    “呀”!秦月惊呼一声,什么破光罩原来是吓唬人玩的。光想着用蛮力破开,谁知,这不过是一种假象。

    禁识奴扭着蛮腰跟在后面,见过此景,冰眼都要眨巴巴爆了,冰红的小嘴张得大大的。“哎呀妈呀!是骗人的”。

    秦月心里狐疑,却亲眼看到赤圣伯和承圣姑进入符光中,本想喊住二圣,看到那位黑衣圣祖,秦月心里阵阵发毛。总感觉,那双黑眼里凝着令人胆怯的寒光。

    身影一缩。秦月影子消失在“九魂珠”内,禁识奴捻过“九魂珠”遁入黑域。

    禁识奴刚消失。赤晓带着泰阿、夏禹急遁而来,一息未停,闯入黑色光罩内。

    黑域内,高崇的祭台下站着一群圣者。见赤晓遁来,微微抱以悦色。

    赤晓神色微变,承影、赤霄等圣竟然先到了这里。

    祭台石壁上龙飞凤舞刻着四个黑光大字:“吞雷神刺”。

    赤晓眼皮跳跳,没想到,“吞雷神刺”会封印在此处。看看祭台下站着的众圣,心里明了。这些圣者都不敢登上祭台。

    祭台冢外有透明启动罩,只要不接近光罩,一切都是安的,启动罩破碎,祭台上的虚兵会苏醒。现在很难说“吞协神刺”是什么样子。

    “你有几分把握”。赤晓走近凝神的赤霄。

    “难说,吞雷是四弟成名虚兵,神识又在我等之上。如果仅仅是封印还好说”。

    赤晓当然明白,进了祭台冢后,已经破过数座冢地。祭台上有封印虚兵,也有残破虚兵。封印虚兵还好,只要神识过强,破开神禁后,虚兵攻杀的可能性不大,就看滴血祭炼能否成功。一旦,虚兵自鸣。成功事半功倍,得到虚兵只是时间的问题。

    冢内是残破虚兵就不同了,煞气极重。虽然有祭台,却未被封印,只是被遗弃在台上。唤醒后,必有一场生死的搏杀,赤晓为此吃了不少的亏。

    承影走近祭台,心里忐忑不安,她不敢想“吞雷神刺”为何被遗弃在这里。如此灵性的虚兵,莫邪怎么会舍得放弃。如果真是这样,灵然子到底是谁?

    赤霄眼放异光,有了“吞雷神刺”,魂主可以助他炼兵。至于“吞雷神刺”为何会在这里没有细想,因为他的心思不在“吞雷神刺”本身的存在上。

    古欣看看扁乐,她与师妹心灵相通,能感应到那颗沉默的心溅起的微小涟漪。“吞雷神刺”跟随扁乐数百载,多少有些心灵相通。不过看扁乐师妹的神色,只有疑惑和失望。

    扁乐微锁眉毛,祭台上空空如野,没有一丝的灵气。不象其它祭冢,远远的就能感应到灵性和杀气。

    看祭台壁上的光匾,确实刻着“吞雷神刺”。

    承影锁定着祭台阶,其它祭冢幻境重重,关卡座座,想达到祭台上,经历数百场生死搏杀,几乎寸步难行。

    赤霄见承影逼近祭台,三步两步跟到身后,抖开“如意扇”,盯住空中落下流雾。赤晓、古欣等圣者也跟了上来。即然找到了“吞雷神刺”,那有不上去一睹风采的。秦阿、夏禹犹豫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秦月远远的看着,这里只有她的境界最低,看到这么多的圣者来争夺“吞雷神刺”。吃惊不小。没敢凑近,眺望着众圣的背影。

    左脚轻轻的落在石阶上。承影凤目忽然发光了,众圣的心也绷了起来,不由得屏住呼吸。眼神随着那一声“噗”,惊跳了数下。

    潮涌般的术法攻击没有发生,四域死一般的静寂。众圣的心没有放松,反而悬得更高了。祭台有护冢大阵没什么可怕的,设阵者境界再高,阵法也不会太高,只要防守住,化身境以下圣者都能破开。但是化身境圣祖们宁可重新铸兵,也不会为了一件虚兵来到“废兵山”。

    一阶、二阶......。众圣踏上一阶,这心呀!悬得老高,神识绷紧的快要断了。

    祭台两壁即无幻影出现,又无术法变幻,一切是那样的平静,静得雾流都成了汹涌的瀑布,响着贯耳的轰鸣。

    古欣抓住扁乐的手,神识道:“师妹怎么回事”。

    扁乐瞄眼古欣因紧张而面颊微红,稍稍摇摇头。至今,她都没有感应到“吞雷”那狂燥的灼息。“吞雷神刺”争强好胜,别说是虚兵,就是圣兵也要斗上几个回合。就算圣祖众多,“吞雷神刺”也不会惧怕。眼看到了祭台顶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似乎有些怪了,这不是“吞雷”的秉性。

    叮铃!不知何处传来风铃声,吓得众圣祖面色僵硬起来,缓缓的转向一侧。

    秦月的禁识奴拉着链晶锤踏上石阶,那铃声就是晶链上风铃,无因在抖动。

    禁识奴瞪大了冰眼,骨碌碌的四下看着。

    扁乐、古欣等圣者不认识秦月,从禁识奴的术法看,心里也能明白个差不多。只有与莫邪关系密切的圣者,才会得到“寒波识禁”这种秘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