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异样温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换了别的圣者,扁乐不出手,泰阿、夏禹也会出手清局的,外人怎么可能让他接近“吞雷神刺”。

    赤霄收回目光。“小丫头,胆了不小呀!只身敢来‘废兵山’”。

    唰!白光一闪,众圣眼界开扩起来。

    宽广的祭台上,只有一只香炉,连个案台都没有。乳白色的烟雾冉冉升起,又沉沉的落下,缓缓地漫过祭台,流下壁坡。

    怎么会这样?赤晓等圣愣在空中。祭冢防御被破,虚兵、残器必在案台上供奉着。此域既然没有祭台?“吞雷神刺”在何处?

    赤霄、承影放开神识,台域无边,空空荡荡,只有轻烟袅袅。

    灵然子怎么会说“吞雷神刺”封印在此,难道这是一座假冢?承影挑着眉,慢慢的走近香炉,她不相信这是一座假墓。

    香炉闪到近前,粗大的香柱上烫着镏金大字。“吞雷祭”。

    承影脑信子嗡的一声,心口沉闷,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吞雷神刺”被葬了!

    赤晓、赤霄也明白了。“吞雷神刺”不是被封印,而是被毁了。谁这么凶狠手辣?一个名字跳入脑海,即是如此,为何还要我等来“废兵山”?赤霄突然预感到危险。

    漆黑的石阶上,走来数十位圣者。幽魂一般来到“刺冢”前。

    “你们在此等着”。

    灵然子只身走入刺冢,数十位圣者看着背影,心里阵阵迷茫。

    黑雾弥漫的冢域内,灵然子瞄眼祭台,嘴角凝出一丝冰冷的狞笑。伸手猛得抓向空域。祭台一闪消失,灵然子手中多了一个黑色的光球。

    “哈哈哈!本祖不想杀你们,想死就由不得我了”。

    祭台消失处,一道碧光闪过,现出一座幻影光门。灵然子狂笑过后,转身遁出冢域。

    密匝匝的剑林闪耀着怪异的光,淡青的光环落到圣士惊喜的脸上,双双贪婪目光凝视着这片碧色的剑林。

    仇剑直了眼,猛的转过身。“各位兄弟请帮我找到剑魂,在下感恩不尽”。

    “我拷!都是破剑,到那儿去找”。于霸看着剑林,眼仁直发热。这么一片残剑,少说也有千柄,这得穿多少个窟窿。

    于霸后悔了,早知道还有么多的残兵,急什么炼化那柄破锤子。

    无涯子看眼仇剑,走入剑林,嘶啦!战襟不小心甩到剑锋上,竟然被割掉一角。

    “好锋利的剑”。干将眼神跳了跳。

    无涯子身上的战甲,比不上圣云服的凝甲,那也是凝气境甲胄,能被残剑锋光割掉,可见剑锋锋利到何种程度。

    丹青急忙裹紧战袍,生怕被剑锋划到。

    “哎呀!我晕”。于霸战镯被割裂,吓得他脸都白了,差点没把手腕削断。

    “小心,小心,大家一定小心啊”!仇剑安奈不住内心的狂喜,叮嘱着,快速穿入剑林里。

    五位圣士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可是再小心也没有用,还是被横七坚八的剑体伤到。

    “那有剑魂”。于霸没气的嘟囔着,巴不得找不到哪!

    “仇剑,在这儿”。无涯子突然喊道。

    唰!唰!唰......!仇剑穿着破烂的战甲出现在眼前,无涯子吓了一跳。不能吧!

    “兄弟!你怎么过来的”。

    仇剑咧着嘴,嘿嘿的傻笑着。“跑过来的”。

    “晕!这不是玩命吗”?无涯子瞪眼仇剑,指指脚下倒在石头上的断剑。

    仇剑眼睛绿了,傻傻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取出魂珠,按在断口处。嘶!一声长鸣。

    啪!一段剑锋砸在无涯子脚面子上。吓得无涯子眼睛差点爆了,脸都灰了。青翠欲滴的剑锋枯树般的断裂开,转眼间洒了一地的绿晶。

    干将、丹青吓得抱头躲在战盾后。于霸眼都直了,躲的心思都没有。许久之后,于霸才哈的一声,跳了一步。

    “孽徒!敢到‘废兵山’内偷盗虚兵”。空域响起怒呵声。二道圣影出现在冢域。

    五圣眼神都直了,掉了魂般看向圣影。

    “啊!化身境圣祖”。

    两位圣祖目现凶光,手中虚光闪动。

    嗵!嗵!两道圣光飞出,重重的落在绿晶珠里。

    “哎呀!我拷,谁敢踹老子”。一位圣士抱着半张塌陷的脸跳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变了调。

    “有鬼呀”!另一位圣祖更甚,转身一溜烟的逃遁了。

    两只战靴凝在空中,晃了晃消失在冢域里。

    “乱石冢”外,两位圣祖坐在轻柔的薄纱里,圣体外飘飘忽忽地笼罩着红雾。阵阵呻吟声从雾中传来,两张变了形的脸在红光中变幻。

    “师兄!你看到了什么”?咬着牙的声音从雾里转来。

    “靴跟”。憋了半天,雾中才转出声音。

    “靴跟”?雾里沉默了会儿,似乎在想什么?是不是靴底,想不起来了,只感觉眼前一片血光,飞了出去,至于是什么?没看清楚。

    乳白色的薄纱飘来,阵阵药香冷凝在雾中。药圣子背着大葫芦走近兵冢,瞄眼两团红雾,半眯的眼帘大了。眼神却阴了下来。

    “明雷子,明震子”。

    雾中两位圣祖腾的窜出红雾。见到药圣子,两眼一红,嘴咧到了一边,差点没哭出声来。哽咽了几声,才泣声神识道:“师兄救我”。

    药圣子眼皮跳了跳。因冶气阻挡了神识,没有看清伤势,只能感应到是圣兵所伤,如今看到了,吓了一跳。明雷子和明震子脸上各留半个靴印,合起来正好是一双靴底印。

    “踏云靴”?

    “何圣伤的你们”?药圣子惊问道。别的圣者认不出“踏云靴”,药圣子不同,不但认得此靴,还穿过。这就是玩药的优势。

    “没看到”。明震子哭丧着半张脸,痛得牙都不敢动了,只能用神识了。

    “哎呀!痛死我了”。明雷子再也压制不住,跳了起来。一个高窜了数丈。

    药圣子咧咧嘴,似乎也感觉到痛了。能不痛吗?那可是圣兵伤的,好在只踹了一脚,这要是凝术踹来,别说脸了,脑袋都得削掉一半。

    两颗红色晶珠飞去,二圣接到手里,疯了似的吞入口中。红芒泛起,陷下去的骨骼动了动,瞬间恢复了原来面容。

    明雷子、明震子摸了摸脸,感动的向药圣子连连作揖,口口声声的千恩万谢。

    药圣子摆摆手。“两位师弟可否如实相告”。

    明雷子面容微变,看眼明震子,摸了下光滑的面颊,眼里现出几分愧色。“师兄有此事实难相告”。

    药圣子白眉挑起,好小子,翻脸不认人,忘记刚才求爷爷告奶奶了。

    “什么话”!明震子推开明雷子,向药圣子拱手。

    “师兄,也没别的事,灵然子让我等收拾‘荒兵冢’中几个小兔崽子,没想到中了暗算”。

    药圣子脑袋里一声爆鸣,被明震子的话吓了一跳。连问了几声。“你说什么”?

    明震子被问愣了,挠挠头发,自语道:“我说什么了”?

    药圣子瞪着眼睛,不是没听清明震子说什么,是不敢相信他说的话。能用圣兵伤人的还是小兔崽子?明震子被踹傻了吧。

    “哦!是几个凝气境小圣士”。明震子说到这儿,腾的脸红了半边。心里暗骂:“哎呀!我拷,我怎么被小圣士踹出来了”。

    药圣子眼睛化了魂,真的不信明震子说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不过看到二圣的熊样,又不能不信。

    “走,跟我去会会他们”。

    嗖嗖!没等药圣子说完,明雷子、明震子逃出了兵冢。

    “哎......”!药圣子心里暗骂,看得出来,明震子说的话半真半假,这其中必有隐情。

    药圣子瞄眼灰雾,遁入“荒兵冢”。

    “师兄,你等等我”。明雷子追上明震子,一把拉住他。

    “师兄,为何不回去报仇”。

    “死脑子呀!小小凝气境圣士能伤到你我吗”?明震子拉着明雷子遁去。

    青色石阶上,五道玲珑身影踏着微带寒意的浓雾急行。钝钧、小月看着前方的伟岸的身影,眼神不觉得有些迷离。这影子好熟呀!怎么看都不像那个流着汗臭的糟老头子。

    盎然长发飘在脸前,挡着那张冰寒的面容,透过发缝的那双眼睛,闪动着异色的冷光。

    秦姬默然的跟在最后面,似乎因境界太低,每行一阶都显得十分的吃力。

    圣鬼子停下脚步,回过头来。钝钧、小月不自主的闪开身子。盎然差点与圣鬼子撞上,愣了下,挡在脸上的黑发侧到一边,让开一条路。

    圣鬼子大手一伸,揽住秦姬的腰,拉入怀中。秦姬嘤了一声,却没有反抗,身子反而软软靠在圣鬼子怀里。

    钝钧、小月互看一眼,谁也没说话。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秦姬凝气三阶,境界确实太低了,严重影响众圣的速度。

    盎然猛的转过脸,发丝间闪过愤然的目光,也只是一闪,消失在发影里。

    圣鬼子转过身,抱着秦姬大步行去。

    秦姬偷眼瞄着那张苍老的脸。这脸黑黑的,布满饱经风霜的皱纹,嘴巴微张,呼着微臭的难闻的臭气。那双眼睛深深向里凹进,似因迎风吹迷了眼,眼角含着眼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