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诡异时空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2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骷髅,不可再杀生”。红光一闪,赤日出现在骷髅影前,挡住箭芒。

    骷髅影神识承影,又看看钝钧、小月。虽然众圣被圣兵神光压制了神识,但赤日、欺天等魂兵里还存在着善良的意识。

    秦姬摇了摇头,骷髅影慢慢的放下粉色骷髅箭。虚影的厉瞳闪着幽光看向电闪雷鸣的天空。

    “住手”!

    嗖!嗖嗖!三支骷髅箭飞回弓弦上。空中只留下白、红交错的光芒。

    骷髅影向前一步,走进血芒笼罩的空域里。虚瞳凝向凌空。“衍天,再这么打下去,只有一个结果”。

    骷髅影要说什么,衍天当然明白。刚才五件利兵虽然打的不可开交,却都尽力的压低了威力。不然,凌空一剑,“废兵山”大阵早就破开。圣剑山都会成为一片废墟。

    “本魂兵没有什么可求,请带我等离开圣域,以免无尽的杀戮”。骷髅影继续说道。

    衍天、凌空凝过威芒,不相信骷髅弓说的是真的,这种以噬血杀戮为趣的魂物怎么可能放弃这样的机会。

    “你想去哪里”?

    “灵域”。

    衍天呵呵的冷笑起来。“骷髅,你也太天真了吧!为祸圣域还不够,还想到灵域去,痴心妄想”。

    骷髅影冷光凝厉。“衍天,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家主人只想到灵域重塑圣身”。

    衍天、凌空扫眼趟在空中,晕死过去的灵然子。虽然“兵灵”一直守在圣兵中,对天下大事无所不知,何况是这位能造出“雷影”的圣祖,其底细,“兵灵”们早就心知肚明。

    骷髅影瞥眼灵然子,知道衍天在想什么。“这躯圣体已经污浊,我家主人无心再夺取”。

    别看衍天镇守圣域,对灵域的事无所不知。原因非常的简单,衍天镇守的正是“灵域之门”。数千万年来,无数的灵者从此门入圣域,带来的讯息何止万千。

    化身境的下一境就是化血境。灵者想修得正果,炼得灵躯,必然修炼化血境,一旦到了此境,灵者要毁去肉身,炼其精华,用灵境的秘物和秘术,重塑灵身。方可修炼更高的境界。

    只是魂者难入灵域,也没有魂者塑身的先例。怎么可能修复正果?

    衍天有些犹豫不绝,他心里明镜的。骷髅影说的事在灵境确实有,但不是魂者。据说,魂者想入灵域根本不可能,没有肉身,灵域风洞能把魂躯撕的粉碎。

    “衍天”?凌空看了过来。刚才一战,凌空有些心寒,虽然没有力攻杀,骷髅箭的威力足以让凌空肃然起敬。他相信,衍天也有同感。魂者能造出与衍天、凌空同阶的魂兵,对圣族来说是莫大的威胁。

    何况,暗云、踏云背叛圣族,雷影、游魂又离心离德。单以凌空和衍天想平定魂兵是不可能了。九天、达摩、混元远水解不了近渴,如今连点讯息都没有。

    “好!只要你不为祸圣域,我送你入灵域”。衍天白芒凛凛,寒杀之气弥漫空域。看得出来,下了很大的决心。

    “一言为定”。骷髅影虚光一闪消失在空域。

    “嘿嘿嘿!大哥,小弟跟着你,魂主自然跟着你”。踏云狡诈的笑着。抬靴,放过靴下的药祖。

    “凌空,守住此域”。

    暗云鬼影伸手揽过众圣者。赤霄等圣象贴画一样印在怪面鬼头盾上。

    衍天白芒闪过,他没想到暗云会来这一手。刚要开口阻止。

    踏云又嘿嘿嘿的笑起来。“魂主说了,这些小家伙都要带走,不能留在这里做俎肉。圣剑山的人心太狠了”。

    衍天知道踏云说的是何意,当年莫邪就是跳进圣剑山设下的圈套,才被骗到圣云城,遭此劫难。不然圣域将有一位雄才圣祖,圣剑山将再创不世之功。

    哎!早知今日,圣剑山是不会帮助圣云城的。

    “要走的,终得走,留也无用”。

    衍天闪着白芒消失在银色的裂空中。

    踏云嘿嘿两声,裹着暗云消失在银光里。游魂看眼凌空,无声的跟过去。

    雷影虚光一闪消失在虚空。

    激灵,剑祖、胄祖打了寒噤。恍若隔世般清醒过来,回顾四域有些懵逼了。除了晕死过去的药祖和灵然子,整个空域空空如野。

    剑祖收起凌空,疑惑的看向胄祖。

    胄祖摇了摇头。他只记得师兄剑指空域,余下的一片空白。

    剑祖看眼银光漫射的空域。那里有衍天镇守,没有灵宫的谕令,没有圣者敢近其域。看来魂者知难而退了。

    剑祖抱起药祖,胄祖提起灵然子。懵头遁出“废兵山”。

    银光如潮,恍若寒冰,晶莹清冷的光华里朦胧的银盘投下神秘的影子,浮动不定的光像水一般从天空泻下来,一切都浸在清冷清澈的银光里。

    银光如水,涂着柔和的色彩。一柄紫背宽刃的霸气刀影斜挡银光前。

    “这就是衍天”?暗云、踏云、游魂站在银辉中,凝视着耀眼的银光,这光从刀锋上弥漫开,长了翅膀般飞散下来。

    别看同为圣兵,暗云等从来没有见过衍天的真容。“好帅,难怪稳坐圣兵头把交椅”。

    银光疾驰,衍天似从遥远的天际踏空而来,兵体渐大,有直插天地势。来到近前,突然缩去,将漫天的银光吸入锋芒,天地一时暗了下来,淡淡的光环悬在空中,在云隙间架起一座颤动着的银桥。

    衍天插在桥头银白色的晶石上,炫耀着它灼人的光芒。

    桥头一侧石墩上刻着三字晶光大字:“通灵桥”。

    暗云等惊愕时,骷髅影从虚空中现身,凝视着在银光晃动的桥影。

    “灵域之门”?莫邪不敢相信千辛万苦寻找的“灵域之门”竟然是一座通天的桥。

    “此桥通向灵域,本兵只负责镇守,桥上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衍天兵识慢慢的解释道,说得很轻松,听得却令人毛骨。

    这话里有话呀!踏云兵识再不灵光也能听得出来。

    莫邪走近踏云,穿上战靴、战甲,戴上游魂戒。怪面鬼头盾挡在身前,紧握煞光幻影剑,二话不说踏步行上“通灵桥”。

    衍天寒光凝在黑色的背影上,除了那张空洞的脸,很难分辨是魂者还是圣者。此时衍天似乎明白了,为何暗云和游魂要跟着魂士,怕是当年与莫邪一起成长时,就已经被他炼化了。

    “该走的终会走”。衍天只能如此的宽慰。心里虽然叹惜,却无力改变现实。

    银光一闪,黑影被桥域吞没了。

    莫邪身影出现在虚幻的桥面上。脚下云霞万丈,光影迷幻。桥身无限的在向前延伸,道道银光从桥的远端飞来,极速的消失在身后。

    桥面有如时光的隧道,不用遁行,身影被吸向光端的另一头。

    啪!一声微响把莫邪从恍惚中惊醒了。手中的晶珠爆开,数件战甲从爆光中飞落,跟着掉向桥面的圣袋炸成一股清烟,无数的圣物飞向流动的光影,转眼间,消失在光流里。

    莫邪惊得爆瞳圆睁。躲在晶珠中的承影等圣友被流逝的光流反向吸入光道,速度之快,瞬间消失在魂识之外。

    圣者身上穿戴的圣物,无法承载时光的侵蚀,从身上一件件掉落,背向光束流逝方向,向后飞去,化成光中一段波影。

    莫邪看到承影、秦姬、钝均在光影那双可怖的眼神,一闪被吸向光道的另一端。莫邪伸手想抓住秦姬伸来的手,魂爪透过手指,只留下一双眷恋的神光。

    莫邪想加速追赶,却无法打破光流原有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看着赤霄等圣友穿着一件内甲飞入光流深处。

    “这是......”?莫邪急忙摸身上的“暗云甲”。呼!长出了口气。暗云、踏云、游魂都在,为何承影等圣的战甲和圣袋都爆了?

    “魂袋”。魂爪拍在腰际,莫邪的魂识嗡的一声,魂嘴咧得老大。腰间的魂袋消失了,千年来搜刮的无数圣物、魂物都没了。

    莫邪看看腰际唯一留下的一件魂物,竟然是那根从圣魂城偷来的“魂骨”。

    “魂骨”在流逝的光影里,闪着磷白的光芒。

    莫邪眉头锁起,因承影等飞逝而沉落的心境布满了疑问。这“魂骨”似在吸收流动的光,越发的显得有灵性了。

    惊疑时,莫邪感到流动的光慢了下来,魂躯渐渐的沉重,脚下灌了铅般越来越重,身上的暗云甲被一种无形力向前拉扯着。如果,莫邪魂识再弱一点,战甲、战靴、战戒能飞出魂体,被光流吸走。

    此时,莫邪才发现,他之所以能在光道中遁行,不是光流在吸引他,而是在吸引三件圣兵。一股莫名的力量反向拉扯着魂躯,只是先前光流吸引圣兵的速度太快,没有感觉到反向拉力的存在。

    如今,随着进入光道的深处,两种力量渐渐的均衡了。反向拉扯魂躯的力量更加的明显,速度也随着反向力量增大,慢了下来。

    啪!莫邪被定格在光流中的某一点,流光从身边飞过。无法再拉动魂躯。

    低头看看身上圣甲,闪闪的鳞甲立起,嗡嗡的在空中抖着细音。莫邪恍然大悟,原来没有圣兵,他不可能进入“通灵桥”,也不可能在流光中飞遁。如今到了临界点,引力和吸力平衡了,自已被定格在不知名时光隧道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