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化血要旨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7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浑浑噩噩,魂识空洞,万物时空仿佛在同一时刻静止了,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像梦境幻觉,一切都在清醒又朦朦胧胧中,让人沉睡的梦幻里,过去的一景一目,重复着,回放着,痛苦、挣扎、独孤、愤恨,景景真实的在魂识中慢慢在重复着。一切虽然匆匆,短暂,却又紧紧相扣。

    这就是梦,一场无法醒来的梦,几次想挣扎的醒来,告诉自己,那些都已经过去。可是努力和挣扎都没能让他从混沌的梦中睡来。如此静悄悄,只有片片的场景在伤心的回放。就那么一点点的开始勾漏出那稀少的记忆,到了可怕境遇嘎然而止,一个听得那熟悉的名字在耳边回荡着,心里百般滋味,在苦涩的潮涌着。

    “小灵魂,快醒醒”。压得非常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是那里”。莫邪想挣扎的醒过来,回应耳边的呼唤声,竟管他努力的喊,那声音禁固在喉咙里,怎么用力都无法出声。

    “这是那里......”。

    “这是那里......”。

    莫邪努力的想从梦中醒来,眼皮沉重的无法睁开。

    “别管闲事,快点走”。阴沉沉的,凶巴巴的声音在耳连响起。

    “带上他吧”!

    “你想死呀!快走”。熟悉的气息消失了,莫邪依旧沉入梦境里,一遍遍重复着场景,想看到的,想忘记的,想珍惜的,不停的回放着。

    时间慢慢的流逝着,耳边再也没有响起熟悉的声音。

    “我在那里......”?

    “我在那里......”?

    混沌的魂识里,回荡着无数的疑问,没有人可解答,一切都是那么静,静的只有空洞的回声。

    突然,莫邪打了个激灵,感觉到一丝的危险。似乎有一种可怕的东西在向她移近,呼吸都吓得停止了,梦似乎在此时也清醒了。恐惧弥漫而来,

    莫名的紧张,怀揣兔子似的,砰砰直跳。莫邪感应到恐惧,怕得要命……。

    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他觉得隐藏在黑暗中青面镣牙的妖怪,随时准备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他的灵魂。

    一道影子摇动了一下,猛地打了一个冷颤,脚下一滑,溜出老远。

    “找到了”!欣喜的声音响起,心悬到极点的他,吓得停止了呼吸。

    “沙沙”地响。莫邪想睁开眼睛看看究竟,却又不敢,紧紧收缩着魂识,紧张极了,生怕那团黑影朝他扑来。

    黑影敏捷地蹿过空域,闪闪发光的眼睛瞧着他一眼,消失在梦境之外。莫邪舒了口气,伸手想擦去冷汗。软软的,手上没有半点的力气。

    阴影遮住了魂识,黑暗笼罩着梦境,四周的一切依旧是阴森可怖。莫邪又回到绵长的梦境里。

    嘀哒!凝着香气的冰凉渗面而入,莫邪寒噤阵阵,慢慢的瞪开锐瞳。呼!浩瀚的阴灵之气环绕魂体上,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体内凝聚。

    莫邪惊坐起来,被体内磅礴的异气吓了一跳,急色的内视魂体。并未发现有何异处,莫名的还是感到了不妥,凝瞳能看到五百里外。

    “突破了境界”?莫邪心里阵阵诧异,细细的回想着在“灵域之门”里发生什么,想了许久,莫邪晃着虚影的头还是想不明白,只记得一步跨入“灵域之门”,其中发生了什么,都忘记了。

    这里是灵域,莫邪有一百个放心,灵气与圣气不同,能够感应到有浩瀚的力量在体内凝聚。

    哒!又一滴冰露落在脸上,莫邪又是一个寒噤。突然,锐瞳落在魂体上,吓得瞳影差点爆了。身上“暗云服”、“踏云靴”没了,就连手上的“游魂戒”也消失了。

    嗡的一声,脑信子炸了营。莫邪想跳骂。“谁偷了老子的圣兵”。

    一时又冷静了下来,不可能?三件圣兵都有神识封印,没有人能轻易的取走。“难道是......”?

    莫邪不愿在细想,看来在“灵域之门”里发生了很多事,只是想不起来了。

    唰!又一声细音落下,沉思中的莫邪抬手接住那滴落下冰露。啪!露珠落在手心里,升起一缕青亮的气雾。雾气亮如飞旋,徐徐升起,旋动的气流中心开着一朵奇艳的花朵。

    莫邪急忙抬头看向头顶,小小的碧空凝成豆大的一点。那滴冰露就是从小洞中滴下。托着花魂的手送到鼻前,嗅了几息。这是什么花?竟然从来没有见过,花息凝沉如蜜,略带寒意。

    这花魂没有见过,应该是一朵奇花,竟然能在花露中凝出花魂来。

    魂手一收,花影消失在手心。魂识猛收,锐瞳凝向小小的碧空。

    “灵使,整个巫灵山都搜遍了没有找到精灵”。洞外混厚的声音,震得洞域摇晃了起来。

    “怎么会如此,明明有感应,怎么会消失了。这让我如何向宫主交待”。苍劲的呵斥响起,洞域疯狂的抖动着。

    “妈的,这是要地震吗”?莫邪屏息凝气听着,虽然不知道洞外的灵者在说什么?却担心起自己躲藏的这个山洞了。

    “灵使放心,我等会封印此山,精灵插翅也别想飞出去”。

    “我拷”!莫邪心里骂道。这还了得,如果巫灵山被封,自己不是成了瓮中之鳖了吗?

    莫邪想飞出洞口,看看灵者长什么样。想想又怕了,一旦被灵者发现有魂者躲在洞中,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想了想,还是没有勇气出去,只要不塌陷,躲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两位灵者在洞外窃窃私语了一会儿,静了下来。等了许久,再也不见有声音。莫邪这才敢放开魂识。

    初到灵域,莫邪不敢造次,必竟在灵者面前,这点境界如同蝼蚁一般。何况,三件圣兵都丢了,对了,禁识奴哪?莫邪这才想起,雪奴也没了。

    “我晕”!莫邪这个郁闷,如果雪奴在,怎么也能有个跑腿的,真想喊两声。“雪”字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凝望着小小的洞口,莫邪痴痴的等着。数缕危险的气息不知掠过多少次,每次都令其吃惊不小。灵者的境界无法感知,但那灼人眼目的气息,足以令莫邪胆寒。

    等了不知多久,碧色的洞口暗了下来。莫邪心里欢喜,终于等到天黑了。借着黑暗,莫邪想找个机会逃出巫灵山。这里太可怖了,多呆一天,都像似在刀尖上跳舞,不知何时就会有大灵者来到这里。

    熄去手上的花魂,莫邪飘向洞口,到了洞边,阵阵凝香扑鼻而来。

    嗖!花魂飞出洞口。莫邪竟然来了个最古老的方法:“投石问路”。

    噗!洞外一片青光爆起,漫看天青辉照亮了洞口。头没等伸出洞口,莫邪被青光吓了回来。心里骂道:“我拷!这下完了”。

    嗖嗖!数道可怕的灵影出现在空域,凝视着这片星辰花。

    “谁他妈贱手,都星辰点燃”。有灵者气呼呼的骂道。

    “师兄是我,小解去了,不小心碰到了”。灵士从花丛中遁出。

    “晕,潵泡尿还用得着这么多人保驾吗”?

    咯咯咯!空域里传来灵女的娇笑声。跟着是几个傻傻的憨笑。

    “不是,不是,不小碰到了”。

    “行了灵兄,丰涛师弟守护巫灵山很认真的”。

    “走吧”!数道灵影消失在夜色里。

    莫邪的头嗡的一声大了数圈,耳朵里尖鸣起来。“娘的,这不是把老子囚禁起来了吗”?

    愿以为洞外没有灵者,却大错特错。有灵士在小解,竟然没有感应到,如果出去了不是自投罗网吗?那个孙子把老子囚禁在这里。莫邪真的要骂娘了。

    守在洞口,能看到更广阔的天空。灵域的山夜,没有明月,山风萧瑟,青光影绰。望见洞外乌黑的古树干,挺直着腰身插入黑暗的天空,阴森森的。

    是否要出去,莫邪一时没了勇气,他就想不明白,穿越到灵域都会如此吗?是不是老子太倒霉,又掉到了不应该进的禁区。

    莫邪支着脑袋,靠在洞壁上,稍远的离开洞口,没敢再飘近。灵使出现时,莫邪就停在这里,即然没有被发现,看样子还是很隐蔽的。至少此时可以相信这洞内弥漫的花魂,足可以掩藏魂者的气息。他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这个巧合,还是应该骂这种囚禁。

    灵域的夜晚有一种不一样的声音,似乎是微风与云的翻动,反而更衬出宁静的气息。远处是深深的黑暗,朦胧地泛出诡异的光晕。

    莫邪没敢动,就是这么守望着。突然有这么一个时刻静了下来,有了一种莫名的思念和期待。来到灵域,莫邪就想着如何可以化血,在习得《神工开物》时,偶然得到一种秘术,名为《化血要旨》。

    旨中记载:“天地万物之灵,生生相化,魂者非魂,魄者非魄,只得一滴精血,即可化血为躯,永生不灭......”。等等云云。

    莫邪看得心惊魂跳,不用过深的理解,也能想出个大概。即然如此,何必为一身皮肉你争我夺,抢的不亦乐乎。当务之急,是要加速修炼,早日到化血魂息之境,再找到秦月得到传承的那滴精血,依《化血要旨》中的“化血神功”,铸造灵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