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惹事生非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7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这可是个天大的消息”。

    精灵是何物?很难定义,可能是某种树精化之物,也可能是某种物精化之物,但决不等同于,万物修炼而成的灵物。这种精灵不是一物的灵化,而是一类物种的精化。集中万种的精化之气,形成一种奇物。

    得到此物有何好处灵祖们从来不说,一旦有蛛丝马迹,立即大动干戈,不惜刀剑相向。

    水寒见此阵势,躲在花丛中一阵嘻嘻。鬼灵灵的黑眼珠打着转儿,想着鬼点子,遇到这事不搅局是不可能的。

    头一缩,花尊藏到花丛中。从灵袋中取出几枚灵珠,点点画画的忙乎一阵子。鬼灵眼瞥过山域中灵影,嘴角鬼异的抽动着,眼里闪起灵光。

    “去”。灵珠一闪消失了。水寒咧着半笑不笑的嘴,瞒有期待的盯着忙碌的灵影。

    灵士打出白光,将树魂、花魂、草魂逼入空中,神识过后,眼里凝出点怪异的光。捻过重影花魂,打出“分离术”。重影闪动数下没有分开。

    嘶!灵士吸口凉气,好强的魂息,竟然无法分离。接连又打出数道“分离术”,重影还是未开。这下灵士长皮眼了,重影花魂是多种灵域植物寄生在一起。分离开后,魂影自然分辨出来。即是有精灵存在也能分离。此影不可分,可急坏了灵士,咬牙切齿的再次凝术,汗都急得淌了流,还是没分开。

    “大傻瓜”!水寒远远的看着急猴似的灵士,骂了句。想笑又不敢笑。抿着嘴硬憋着,真的想不出就这悟性怎么可能飞升灵域,白瞎了个名额。

    “我拷你骂”!灵士气得跳脚直骂。脸都黑了,手中的重影花魂不知何时爆了花。只留下两只白溜溜的眼仁转着

    “万行”。一位灵士遁到近前,锁着长眉喊道。

    水寒见到此士,笑眯的眼猛得大了,嘴角抽了下,心里暗叫不好。“是董跃”。

    “师兄”。万行捻着残花挖苦着黑脸,差点没哭出来。

    董跃瞄过残花,脸色微沉,战尊回手飞向一域。唰唰!尊内飞出两道神光,化成两道蛇形闪电,击在一处花丛间。

    花丛内数朵奇花闪着灼人的花蕾,碧绿发亮的嫩叶被神光笼罩住。噗的化成一缕清烟。

    董跃阴沉着脸,看着飞回的战尊,不可能呀!这种破骗术太熟悉了。没想到这次让她逃了。

    “姓水的,小脚丫跑的快呀!这次便宜了你”。

    水寒躲在花尊里,哼了声。心里骂道:“你以为本姑奶奶次次上你的当,如果不是孤身深入,这次让你好看的”。

    扒开花枝,看向另几位圣士。噗!水寒差点没笑喷了。“月明宫那儿引来这么多的傻子”。

    一位灵士捂着眼睛,坐在树根间。呲牙咧嘴的哼呀着,高一声,低一声的嚎叫着。

    哼!本姑奶奶就是逗你玩。不然眼睛给你炸瞎了。水寒心里都快笑抽了,不敢再玩。要知道,坏了人家的事,可不是一件好事。

    潜行数息,水寒逃出“巫灵山”。遁出数万里后,按着肚子笑了起来。

    “水寒,你发什么疯”。丽云追上来,看着水寒的样子,知道又闯了祸。

    “没事,没事,你看看,笑死我了”。水寒捂着转筋痛的肚子,笑的话都说不均了。

    丽云看眼影珠,吓得小脸都白了,捂着小嘴瞪着惊慌的大眼睛。

    “死丫头,董跃这个狠荐子也敢惹”。丽云参加过景寒宫和月明宫举行的精英争霸赛,见识过董跃的狠。

    一次赛中,董跃失误败给了景寒宫灵士。赛后,竟然追杀人家百年,直到打服了才罢手。宫内对这种贴树皮都敬而远之。能打过的,都不与之交手,谁都怕惹了事,没安静日子过。

    “快走”。丽云拉着水寒要逃走。

    “想走,晚了”。空中转来冰冷的声。董跃青着脸走出空域。

    丽云见到董跃,耗子见猫般脚都麻了,直嘎巴嘴,没喊出声来。

    水寒止住笑声,俏脸凝重起来。没想到,董跃的鼻子够长的了,能追到这里。“你想怎么的”。

    董跃呲着牙,摆出一副狗掐架的架势。“怎么的,跟回去,向我师弟三拜九叩”。

    “放屁”!水寒也不势弱,撒泼的骂道。

    “你......”。别看董跃强势,骂人的字眼都真不行,被水寒这么一骂,气得无语了,再说下去还一样不就是放屁吗?

    二话不说,战尊打入空中。四道光环飞向二位灵女。这董跃也够可以的了,一言不和,管你灵女还是灵士,出手就打,没有半点惜香怜玉的意思。

    董跃的战尊修炼到四级,水寒心里一惊。这老古董是个炼器狂魔不成。

    花尊抖出残影,飞出三支花箭,直射空中光环。

    环影在空中打了旋,立在空中。似乎等着花箭。

    噗!花箭穿入环心,水寒心头一喜,跟着脸儿变了色。知道上了当,再想收术,已经来不及了。花箭眼看穿破环心。

    突然,光环亮起白光,环壁向环心缩去。水寒抽箭不及,听得啪的一声。箭尖被削掉。

    花箭飞回花尊,掉入尊内,短了半截。

    丽云根本没敢接光环,闪身逃出战域。

    董跃没管丽云,收了光环,狞笑的看着水寒。“这点本事,还敢闹事”。

    唰!光盾凝出挡在身前,水寒见花尊内三支花翎箭被毁去一支,不敢大意,凝术要与董跃长期对垒。

    水寒的这点心思,董跃看在眼中。水寒这是要等救兵呀!上次来惹事,就是这么逃走的,这次又想如此。

    “水寒,师哥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回去陪个不是,此事就一了百了”。硬的不行,董跃玩起软的。

    “别把本姑奶奶当孩子,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让我去,不可能”。水寒躲在光盾后,肆意顽抗。

    “好,好”。董跃一连说了数个好,却没有动手。眼神直勾勾的瞥着远空。

    一朵祥云从远空慢慢的飘来,数息后,一位身着白色软甲,逶迤白色拖地空中,抖着波似细纹。乌黑如泉的长发在雪白的指间滑动,长披在弹指可破的香肩上,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清新动人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

    董跃眼神化了魂,直直的盯着灵女,眼皮都未敢眨巴。

    “大师姐,你可来了,姓董的欺负人”。躲在光盾后的水寒,指着董跃喊道。

    董跃的脸抽抽着,露出一丝的苦笑。急忙摆摆手。“没没没!水寒师妹走丢了,我送他一程”。

    大师姐也不说话,瞥眼董跃,看向水寒。“以后记得,见到月明宫的给我往死里揍”。

    “是,大师姐”。水寒收了战盾,跑到大师姐身边。

    董跃长皮着眼,直直的盯着大师姐。一句话也没说,突然见水寒要跟着大师姐走,这下慌了神。战尊一闪,身影出现在一侧。满脸挂着笑。

    “大师姐,我上月送你的‘玉寒晶’可喜欢”。

    水寒眼珠骨碌碌的转着,心里明白了几分,难怪董跃见到大师姐就麻爪子。原来问题出在这里,真是一物降一物,董跃也有怕得要命的人。

    “你说的是这颗吗”?水寒从灵袋中取出“玉寒晶”,把玩着。

    “是,是,喜欢吗”?董跃反问水寒。

    “马马虎虎吧!我袋中多的是”。哗啦!水寒从袋中取出一大把。

    董跃的脸唰的就白了。咬咬牙,又笑了。“小师妹果然富有”。

    水寒撇着嘴,一脸的得意样。“下次送点‘血寒晶’”。

    “是,是,是”。董跃连连拜空。

    大师姐冷面如霜,带着水寒离开此域。

    “大师姐,我过几天把‘血寒晶’送过去”。董跃扯着脖子喊着。

    等二位灵女走远了,董跃的脸青了,额间青筋暴露,双手握的咯嘣嘣地响。突然跳到树丛中,一拳把林间的青石砸成了粉沫,双眼红瞪瞪的看着空域,嘴里响着磨牙声。“水寒早晚我要废了你”。

    嗵嗵!林中石烟飞起,董跃发了疯的砸着石头,边砸边骂。口口声声骂的都是水寒,支字未题过大师姐。

    “死娘们,你拿我的石头”。噗!一股子石烟。

    “死娘们,你还要血晶”。又是一股的烟。

    董跃瞪着红眼珠子,连骂连砸,所有的怒气都撒到石头上,简直就是个疯子。

    “大师姐,你怎么把那个‘贴树皮’降住的”。水寒跟在大师姐身后,嘻嘻的笑问着。说心里话,大师姐除了威严、冰冷的气势水寒学不来,论容貌、论悟性、论人缘都不是水寒的对手。她就想不明白了,董跃怎么就怕了。

    “你呀!别嘴贫,小心点,不长脑子”。大师姐咬牙点着水寒额头。

    “咦!没那么严重吧!我也没惹她”。

    “没惹”。大师姐哼了声,不再理水寒。

    “等等,大师姐,你说明白点”。水寒不解的追了上去,嘴上还嘟囔着。“不就是拿个假的玉寒晶骗骗他骂,有什么了不起的”。

    “对呀”!水寒追上大师姐,拉住大师姐的袖子。“大师姐,拿出来看看,那块‘玉寒晶’是什么样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